哪怕是宗瀅的也高興不起來,

挎著一張小臉點了點頭。 「那十場全是我輸的。。。」 「別灰心~你才真正開始戰鬥多久?哪怕是那種情況能贏墨萊也不是輕鬆的事情。」 墨韻當然知道宗瀅的想法摸了摸她的頭安慰到, 「雖然說範圍大了她其實更好發揮,但你其實也有大範圍的應對手段吧?」 她可沒有忘

挎著一張小臉點了點頭。

「那十場全是我輸的。。。」

「別灰心~你才真正開始戰鬥多久?哪怕是那種情況能贏墨萊也不是輕鬆的事情。」

墨韻當然知道宗瀅的想法摸了摸她的頭安慰到,

「雖然說範圍大了她其實更好發揮,但你其實也有大範圍的應對手段吧?」

她可沒有忘記宗瀅那門大炮,

雖然看起來那沉重的大炮並不適合宗瀅,

但既然王玥把那玩意給了宗瀅當做應對的手段,

肯定是研究過怎麼樣配合宗瀅的能力發揮的。

況且那門大炮可不像表現出來的那麼差勁,

至少墨韻覺得打妖王可能差點意思,

但打大妖精級別的估計隨隨便便了。

宗瀅看了看安慰自己的墨韻,

然後點了點頭,

「阿玥讓我重點研究了感應結界,現在能開大概半徑五十米。」

當然宗瀅因為自己的慘痛回憶沒說自己還在入夢球里被殘酷的練習過如何計算炮擊提前量,

現在只用看的就能知道五十米內炮擊達到位置需要多久,

也就是說,

在五十米內,

宗瀅可以把妖魔炮當狙擊槍用,

還是百發百中那種,

又快又准。 林家。

得知林羽安然無恙的歸來,沈雨農立即帶着家裏幾個人過來竄門。

雖然他們都知道林羽「被革職」的原因,但終究還是要見到林羽才會放心。

眾人在林家小坐一陣,林羽卻遲遲沒有現身。

「你們先聊,我打電話問問小羽什麼時候回來。」

宣雲嵐沖眾人微微一笑,馬上拿出手機撥打林羽的電話。

然而,電話撥打過去,林羽卻是關機。

「怎麼回事?怎麼還關機了?」

宣雲嵐皺眉,自語一句,又馬上撥打了沈卿月的電話。

「宣姨,什麼事啊?」電話接通,裏面傳來沈卿月的聲音。

「卿月,小羽跟你在一起嗎?」宣雲嵐詢問道。

沈卿月回道:「沒有啊,他把我送到公司,跟我聊了幾句就走了,算算時間的話,現在應該到家了吧?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他手機關機了……」宣雲嵐匆匆拿起手機走去一邊,低聲問道:「你有跟他說莫家那邊的事嗎?」

沈卿月再次回道:「沒有!一路上我還擔心他問我這事了,但他提都沒提。」

「嗯,好,我知道了,你先忙吧!」

說着,宣雲嵐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的瞬間,宣雲嵐臉上不禁露出苦澀的笑容。

她猜到了,兒子肯定知道莫家那邊的事了。

兒子沒有向沈卿月詢問,肯定是向那些人詢問了。

只要他開口詢問,縱然自己給暗七他們打過招呼,他們肯定也敢隱瞞兒子!

畢竟,他們都是兒子的人。

「唉!」

宣雲嵐長長的嘆息一聲,緩緩回到客廳坐下。

見她神色不對,沈雨農不禁擔心的問道:「雲嵐,你這是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宣雲嵐搖頭苦笑,「小羽手機關機,應該是去莫家了……」

說着,宣雲嵐又沒好氣的瞪林淺一眼。

都是這臭丫頭多嘴!

這下好了,小羽知道莫家的事了,莫天樞父子,肯定沒好果子吃!

搞不好,連命都保不住!

雖然她也覺得莫天樞父子該死,可是,那畢竟是婆婆的家人啊!

迎著母親的目光,林淺連忙起身道:「我去準備後天開學的東西去。」

還沒等宣雲嵐說話,林淺便匆匆開溜。

看着溜得比兔子還快的女兒,宣雲嵐頓時氣得直喘粗氣。

沈雨農沖宣雲嵐微微搖頭,輕聲嘆息道:「其實吧,這個事,你不可能瞞得住小羽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小羽的能量……」

「我知道,我是不想看到他奶奶傷心。」宣雲嵐長嘆一聲,苦笑道:「我本來還說,晚上跟他好好聊聊,好好的勸勸他,但這臭小子,連手機都關了!」

沈雨農抬眼看着宣雲嵐,認真的說道:「他關機,就是不想任何人勸他,這也說明,他的態度非常堅決!」

宣雲嵐點點頭。

她有何嘗不明白這一點呢?

只是,唉……

宣雲嵐心中不住的嘆息,臉上露出濃濃的憂色。

沈雨農面色異常嚴肅,沉聲道:「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小羽真的出事了,沒有這些人保護你們了,莫家,會如何對你們?」

宣雲嵐微微一窒,「我……」

「小羽不是沒有給過莫家機會!」沈雨農打斷宣雲嵐的話,語重心長的說道:「而且,莫家已經將莫韶容逐出家族了!她跟莫家,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

「雲嵐,你是個善良的人,但也見過世人的惡!」

「我希望你能明白,善良並非是婦人之仁!」

「小羽的身份,註定了他會有很多的敵人!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我想,你絕對不希望小羽哪天因為你過分的善良而栽大跟頭吧?」

沈雨農說得格外的嚴肅,也格外的認真。

這麼長時間以來,他還是第一次這麼嚴肅的跟宣雲嵐談一個事。

聽着沈雨農的話,宣雲嵐不禁陷入沉思。

過了一陣,宣雲嵐輕輕點頭,「沈叔,謝謝你,我明白了!你放心吧,這個事情上,我不會再干涉小羽的決定了!」

「明白就好!」沈雨農臉上重新露出笑容,「雲嵐,你是小羽的母親,我理解你的想法,但是,小羽比你想像中的要成熟得多!他做任何事情,都會經過深思熟慮的,作為母親,你可以勸說他,但千萬不要干涉他的決定。」

「多謝沈叔的教誨,雲嵐明白了。」宣雲嵐認真的點點頭。

沈雨農擺擺手,笑呵呵的說道:「談不上什麼教誨不教誨的,我這都一把年紀了,這輩子也沒有太多的追求了,只希望咱們大家都好好的。」

宣雲嵐再次思索一陣。

良久,她的臉上終於露出釋然的笑容。

見她似乎想通了,沈雨農心中的那塊大石也跟着落下。

直到他們聊完,閻蟬才好奇的問道:「莫家那邊,到底出什麼事了?」

假道士也同樣一臉好奇的盯着他們。

沈雨農和宣雲嵐在那裏說了半天,他們都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呢!

既然決定不去干涉兒子的決定了,宣雲嵐也不再隱瞞,將莫家的事一股腦兒的告訴兩人。

聽完宣雲嵐的述說,閻蟬和假道士不由面面相覷。

自作孽,不可活啊!

見過找死的,沒見過這麼找死的!

正當兩人暗暗感慨的時候,假道士突然站起來,興沖沖的說道:「不行,我得去莫家看看熱鬧!」

眾人聞言,臉上頓時一抽,一臉黑線的看着假道士。

這有什麼熱鬧好看的?

「你給我坐下!」閻蟬一把拽住假道士,沒好氣的說道:「你要顯得沒事幹,去把你的輕功交給林淺!這個她肯定喜歡學!」

「她沒這個天賦。」

假道士想也不想的拒絕,鼻孔朝天的說道:「你以為我這輕功這麼好練啊?我給你說,我才三歲的時候,那死老頭子就開始訓練我了……」

接下來,假道士開始洋洋洒洒的描述自己練輕功的時候有多麼艱苦。

聽着他那些話,閻蟬頓時打消了讓他教林淺輕功的念頭。

「停、停!」見假道士一說起來就沒完,閻蟬連忙止住他,「既然你沒利用價值,就趕緊滾蛋,別在這裏打擾我們聊天。」

假道士微微一窒,氣呼呼的看着閻蟬,「你這是過河拆橋!」 經過一段整理材料的忙碌時光,楊峰終於閑下來了,每天就是和麒麟李月打趣等等。

有時候蘇白就在想,這三個人為什麼從來都不考慮競技場的事,難道真的想卡在四次競技者以及五次競技者?

甚至他還問過楊峰,卻只換來一個意味深長的表情,顯得蘇白特別沒有見識的感覺。

從此他就不再詢問這個事情了,畢竟通過第三次競技場后,自己也是第四次競技者了,並且走前人進化經驗,應該可以知道些什麼。

剩下的時間,蘇白基本上就是把自己泡在訓練室中,偶爾出來吃飯,也是滿臉的疲勞,吃著吃著就會睡著的感覺。

可即便如此,他依然選擇繼續訓練,可見拚命程度。

楊峰三人此時已經完全將蘇白當成了自己人,既有心疼,又覺得很欽佩。

可實際上,這種體驗最深的依舊是劉香香。

現在的她已經沒有之前那種心事重重的樣子了,每天都會十分活潑的找蘇白說說話,發發通訊。

只是那種既心疼又驕傲的感覺更加濃烈。

二人依舊沒有戳破最後一層窗戶紙,但心中卻依舊是莫名的親近。

天空城,菱形公會大廈。

白鬍子老頭面露凝重的看著屏幕中的信息,一改往常和藹的面容。

此時的屏幕中,一共羅列著85是個競技者的信息,比較蘇白獲得資料還要詳細一些。

「夜魔公會竟然也在行列中,要不要通知避讓?」突然,一個嘶啞的身影從後面傳來。

空氣彷彿扭曲了一下,黑衣人憑空出現,同樣看著屏幕。

白鬍子老者聽聞,拿起手邊的通訊器,有些遲疑,思考片刻后,又將其放回了原位。

「我還是相信我的直覺,如果是這樣,我們不妨玩個大的。」說著,十分乾脆的關掉了屏幕,像是做出了什麼決定一樣。

「你是說?,可是茹兒那邊?」黑衣人彷彿很驚訝的樣子,繼續詢問道。

白鬍子老者的臉上肉眼可見的糾結,卻也只是一瞬,便做出了決定:「茹兒我去說,這事就這麼定了,這小子可能會給我們個驚喜。」

說著,老者的身影漸漸淡化,最後消失在房間中。

次日,蘇白起床后,一種前所未有的充沛好席捲全身,經過不懈努力,他終於在昨天將精神力量完全掌握。

現在的他,比較剛出競技場時,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甚至他有信心,再回到二次競技場,面對穆清白的三角形,絕對不會像當初那樣狼狽。

說道三角玉,蘇白最近還真的抽出點時間來研究,最後發現,這個玉的控制方式非常簡單。

就是以自己的血液獻祭,三角形便可以爆發出強烈的精神力為自己所用。

根據之前穆清白的表現,多半是獻祭的越多,爆發的精神力越強。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