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瘋狂的嘶吼著。

葉天傾哈哈大笑。 天豹是在用激將法,故意的刺激葉天傾。 他想的是葉天傾若是上當的話,那他近身戰鬥肯定能夠將這個半步帝尊活生生打死。 所以他很希望能夠近身戰鬥,很希望葉天傾能上當。 「你敢和我近身戰鬥嗎?」 「你這個知道到在遠處偷襲的膽小鬼。」

葉天傾哈哈大笑。

天豹是在用激將法,故意的刺激葉天傾。

他想的是葉天傾若是上當的話,那他近身戰鬥肯定能夠將這個半步帝尊活生生打死。

所以他很希望能夠近身戰鬥,很希望葉天傾能上當。

「你敢和我近身戰鬥嗎?」

「你這個知道到在遠處偷襲的膽小鬼。」

「你這個廢物,沒用的廢物。」

天豹怒吼著,他不斷的刺激著葉天傾,試圖將其激怒。

但葉天傾的戰鬥經驗也是無比豐富,他豈能不知道天豹的想法。

他面無表情。

只是不斷都將雷霆轟擊過去。

周圍圍觀的眾人,則是不斷的驚呼起來。

「哎,看樣子天豹要完蛋了啊。」

「是啊,這天豹真夠悲催的,誰能想到一位半步帝尊如此強大那,」

「實話實說啊,在此之前我都不敢相信,半步帝尊能有這般戰力,若不是親眼所見的話,打死我我都不相信。」

「是啊,莫說是你不相信了,就算是我也不信啊。」

「我也不相信啊,聖主和帝尊有着鴻溝般的差距,那怕是半步帝尊也不行,可今日這傢伙卻是顛覆我的認知了,這半步帝尊也是可以斬殺帝尊的啊。」

眾修者驚呼著。

而此刻葉天傾已經是成為所有修者眼裏的戰神級人物。

。 不過很顯然,對於華曉萌和蕭謹言的事情,邵家人是完全不知道的,他們沉浸在自己編織的美夢裡,已經是徹底迷失了。

邵父將渾身濕透還在咳嗽的邵小華放到岸上安置好,感受到周圍人傳來的各種譏諷不屑的視線,他一張臉火辣辣的,老淚縱橫,哆哆嗦嗦拍著腿喊:「造孽啊!」

不遠的地方邵母依舊在不顧一切的發泄,「呸,想讓我給華曉萌道歉,做夢!」

下一秒,她卻是看到邵父大吼一聲,衝過來,抬手就給了她一巴掌,「你鬧夠了沒有!」

邵母直接被這一下給打傻了,她愣愣的盯著丈夫看,滿眼都是不可置信,吶吶的道:「你打我?你竟然打我?你竟然敢打我?」

圍觀的眾人。

「打得好!」

「該打!」

「就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打得輕了。」

……

邵父沒有錯過這些幸災樂禍的話,他悲哀的看著眼前的妻子,囁喏著道:「夠了,咱們回去,不想那些不屬於咱們的東西,好好的過日子,一切還和原來一樣!」

「和原來一樣,怎麼一樣,你希望咱女兒和兒子一輩子就像個普通農民一樣,吃不飽穿不暖,就因為個雞毛蒜皮的小事也要計較半天嗎?」

邵父心尖顫著疼,可這有什麼辦法啊,依靠蕭家改不了命運的,他們惹了不該惹的人,日子能過的像原來一樣就不錯了。

「農民怎麼了,咱們有點兒骨氣,生活就是一點點的小事堆起來了,老婆子,回去吧,咱們回去,什麼都不要想了。」

「我不!」邵母還在那裡堅持。

邵父實在是忍不過,咬牙切齒又狠狠甩了一巴掌過去。

啪的一聲響在空氣中傳開,聽著就很疼。

邵父平日里看起來老實,真的生氣起來,紅著眼睛怒瞪著你的時候,也實在是嚇人的很,就連邵小華看到都被駭的長大嘴巴,動都不敢動了。

邵母被打的狠狠摔倒在地上,她的哭聲更是戛然而止,抬頭驚恐的看著目光兇狠的丈夫,話都不敢說了。

「我說,回去,你聽不到嗎,別忘了,我還是一家之主!」

話落,他伸手用力的將妻子從地上拽起來,拖著就往家裡的方向走的,離開前還不忘提醒傻住的邵小華。

「還嫌不夠丟人嗎,滾回來!」

邵小華狠狠打了一個哆嗦,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踉踉蹌蹌的就往回走。

有人不忘問一句,「你們走是走了,道歉的事情怎麼辦?」

「就是,總該有個交代吧!」

邵父的悲涼的聲音遠遠傳來,「我們會道歉的!」

「這還差不多!」

「邵小華的爸爸總算是有個男人樣了。」

「害,之前慫的跟什麼似的,我還以為他是死的不會說話呢!」

……

不管怎麼說,這件事情總算是落下了帷幕,幾天之後,邵家人信守承諾,當著媒體的面,道了歉,沒多久,邵偉也從學校退學了。

其實邵母和邵小華還是掙扎了兩天的,可在經過蘇軟軟和沈如白兩人堅持不懈的騷擾之後,終於是妥協了,保證以後再也不會找華曉萌和蕭謹言麻煩了,錢是好,可命沒了就什麼都沒了啊!

當然了,網友們也依言將他們家牆上亂七八糟的東西去了,變成了很是好看的圖畫,只不過,這都是后話了。

華曉萌和蕭謹言到達Y國的時候,是Y國清晨六點,時間還早,一行三人直接是回了華曉萌的別墅。

大小白的感官特別的敏銳,華曉萌剛剛進門的時候,這兩隻就從屋子裡衝出來了,大白看到蕭謹言,還衝這人呲了呲牙。

華曉萌將這隻站起來比她都高的大貓抱了個滿懷,人都被撲倒了,蕭謹言想去將小女人拉起來,結果被幾乎要駭破膽的沈翔給阻止了。

「老闆,老闆,別別別,被咬到了就不好了。」

蕭謹言表情不愉,一直大貓都敢來和他爭寵,放肆!

沈翔明顯是讀出了老闆表情裡面的意思,他有些心塞塞的抹了一把冷汗,老闆真的是什麼醋都吃啊,他該說什麼好呢,感嘆老闆對老闆娘感天動地的愛意嗎?

華曉萌在回來之前就通知這邊了,所有家裡沒有什麼人在,只有兩個貓咪,只不過兩隻的食盆是滿的,家裡也被打掃的乾乾淨淨。

大白哼哼唧唧的在她身上來來回回的蹭,不肯起來,華曉萌只好連親帶哄的哄了好久,看得蕭謹言在那嗖嗖嗖的冒冷氣。

大白只是撇了站在旁邊不遠處的男人一眼,要不是見過這個人,也知道對方和主人的關係不一般,它早就咬過去了。

小白也在華曉萌身邊來來回回的轉,它和蕭謹言倒是熟悉,還去男人腿邊繞了繞,表示親昵。

至於沈翔就沒有這個待遇了,他只能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怕被大白給惦記上了。

「好了寶貝,媽媽回來了,哎喲喲,之前是媽媽不對,不該丟下你們這麼長時間!」華曉萌揉揉大白身上的毛髮,由著大寶貝輕輕的咬她。

蕭謹言看得額角青筋突突直跳,這豹子下口沒輕沒重的,咬傷他媳婦兒怎麼辦,蕭大總裁給自己找了一個完美的借口,黑著臉提醒。

「膩歪夠了,快起來,早飯還沒吃呢!」

華曉萌想到旁邊的兩位可是餓了一路了,有些不舍的擼了大白一把,又反手摸摸小白的腦袋,緩緩起身,道:「早餐應該已經準備好了,在餐桌上放著,走吧!」

蕭謹言心裡感嘆華曉萌身邊人做事的周到,伸手想要去牽媳婦兒的手,結果大白卻是扭著屁股插道兩人中間,尾巴搖到飛起,一步不離的粘著華曉萌,跟著往屋裡走。

看到這個情況,蕭大總裁臉上的神色別提多麼的精彩了,這豹子是不是找打?

他實在是沒忍住,對著華曉萌說:「不能讓大白自己去玩嗎?」

華曉萌沒有察覺到蕭大總裁的不對勁,眨巴眨巴眼睛,道:「它好久沒見我了,肯定要黏糊一陣子的,跟著吧,多討人喜歡?」

蕭謹言:「……」哪裡討人喜歡了,啊?

沈翔看自家老闆一臉吃了屎的表情,有些想笑又不敢笑,老闆肯定已經有燉了大白的想法了,他費勁巴拉的將手上的兩個行李箱往裡拖,其實想問一句,就沒有人幫我一下嗎?

蕭謹言正在和大白較勁,當然是不可能幫他的,至於華曉萌嘛,她正興奮呢,早就將沈翔忽略了。

將行李放好,桌子上果然已經是擺放好了三份早餐。

而且還是豆漿油條,還有肉包子,熱乎乎的,分量很足。

沈翔還以為華曉萌這邊會準備牛奶麵包這些沒有味道的東西,看到豆漿油條,放心下來,饞蟲也被勾起來。

「洗手吃飯,吃完飯休息休息,我還有地方想要去!」

蕭謹言倒是沒有問華曉萌想要去哪,轉身去了洗手間,沈翔連忙跟上。

吃完早飯,華曉萌給沈翔分配好房間,帶著蕭謹言直接去了自己的卧室,洗個澡睡覺。

這一睡就睡到了下午,簡單吃過午飯,拿了禮物去舅舅家。

華曉萌婚禮的時候,舅舅一家都去了,可由於葉家的兩個雙胞胎還要上學,所以這一家人是在華曉萌之前回來的。

老爺子倒是留在了北國,葉寒安排了人照顧。

由於是周五,他們到葉家的時候,葉軒和葉琪已經回家了。

葉家人沒有想到華曉萌和蕭謹言會突然來,小兩口進來的時候,正在打遊戲的雙胞胎驚喜的直接從沙發上崩了起來。

葉琪大喊一聲:「啊,萌萌姐,姐夫,你們回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葉軒匆匆喊了一聲姐,直奔著蕭謹言就去了,「姐夫,嗷嗷嗷,Black,車神,偶像,又見面了。」

蕭謹言臉上雖然沒有什麼表情,可他和華曉萌在一起的時候,身上那股子漠然勁已經消散的差不多了,沒有那麼難以接近,再說之前見過了,雙胞胎也不害怕。

他倒是被葉軒的熱情給嚇到了一跳,這邊還沒回應呢,那邊葉琪就道:「萌姐和軟姐也是車神的好吧!」

葉軒想要去抱蕭謹言,不過到底是有些不敢,怒視回去,「Black無敵!」

華曉萌失笑,上去捏他的臉,「臭小子,當著你姐的面,公然投向你姐夫的陣營,也不怕挨揍!」

葉軒被他捏痛了,連忙求饒,「姐姐姐,放手,疼疼疼!」

蕭謹言不留痕迹的將媳婦兒的手拉下來,故意道:「可不能這麼對待我的小粉絲。」

聽到偶像為自己出頭,葉軒的眼睛更亮了,小心臟撲通撲通的,嗷嗷嗷,他真的好愛姐夫啊!

舅媽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看他們聊得好,也跟著笑,招手道:「快過來坐,吃點兒水果,站在門口像是什麼樣子。」

舅舅也從樓上下來了,見到來人,挑眉問一句,「度蜜月不去玩,怎麼回Y國了。」

華曉萌笑笑,「在哪裡玩不是玩呢,開心就好!」

說著沖後面的沈翔打個眼色。

一直被忽視的沈翔差點兒淚流滿面,你們終於是注意到我了嗎?他上前一步,將提著的各種吃的喝的還有禮物放到沙發上,隨後又恭恭敬敬的來到蕭謹言身後,還在想用不用自己去車裡等。

葉寒像是察覺到他的想法,淡淡的道:「既然來了,就一起坐下吃個晚飯吧!」

沈翔一臉的受寵若驚。

華曉萌拍拍他的肩膀,咧嘴笑:「不用拘束!」

沈翔簡直要被華曉萌親昵的動作給嚇死了,他真怕老闆一不高興了,將自己的肩膀給削下來,哆哆嗦嗦的往後退。

蕭謹言給了他一個算你知趣的眼神。

。 一月之後。

傳令兵返回日月城,帶來了大汗帝國大勝的軍報。

萬山灘一戰。

白起,李靖,項羽,帝辛,冉閔五位統帥,再加上漢帝劉邦,蕭何,韓信等人一起前往。

這一役。

大汗鐵騎潰不成軍,損兵折將至少二十萬眾。

大戰結束后。

白起五人商榷之後,先後向日月城和蒙古郡發出兩道軍報。

前來日月城的傳令兵,當然是將大獲全勝的消息給楚帝送回來。

而前往蒙古郡的傳令兵,則是帶着白起的親筆書信,前去交給衛青,霍去病,趙匡胤三人。

白起有意通知衛青所部大軍,與他們一起並肩作戰,對大汗帝國形成兩面夾擊之勢。

軍報傳入皇宮時,楚帝欣喜不已,看着掌中軍報,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

對於白起五人行軍,他好像從來都不曾懷疑過,就好像房玄齡,狄仁傑坐鎮中書令一樣。

有他們在,楚國根基穩如磐石。

楚帝傳令讓典韋帶着傳令兵下去領賞,抬手將戰報放在案牘上,心下暗想道,大汗危機已經清除,相信很快劉邦就會有所表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