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小青不由在為雷凌祈禱,在她的世界裏,雷凌是她唯一的親人,她不希望雷凌有事。

…… 直到二天清晨。 巫山縣一夜大雨過後,漸漸轉為小雨天氣,可三溝里水流還是那麼的洶湧。 一夜未眠的士兵,畢竟已經全部聚集在山坳,進行地毯式搜索李天虎的下落。 李天虎,可是最高將領,又是三軍總司的兒子。 所以,無論如何他們都要把李天虎找到,活要見人,

……

直到二天清晨。

巫山縣一夜大雨過後,漸漸轉為小雨天氣,可三溝里水流還是那麼的洶湧。

一夜未眠的士兵,畢竟已經全部聚集在山坳,進行地毯式搜索李天虎的下落。

李天虎,可是最高將領,又是三軍總司的兒子。

所以,無論如何他們都要把李天虎找到,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不然絕不誓不罷休。

「你們去那邊看看!」

一批批士兵,各自三五成群,沿着河流兩岸進行搜索。

此時,山裏地面濕滑,水流漸漸變小,眾多士兵徹夜未眠,就為了尋找李天虎的下落。

同時,忙碌一晚上的雷凌,聽到李天虎不幸落水下落不明,在天亮后就馬不停蹄,跑到李天虎落水處,幫忙進行尋找。

「雷凌,這可如何是好?」

「李天虎如果真的有什麼意外,珊珊與她的父母會不會怪在你的頭上?」

陪着雷凌的花小蕊,此刻心裏十分緊張害怕。

李天虎遇險,她反而擔心會引起李庭雲一家人怪在雷凌身上。

「救人本就是他份內的事情。」

「出了事情,跟我有什麼關係?」

「我們只要問心無愧就行,要不是看在珊珊份上,我才不會跑到這裏來找人。」

雷凌搖頭。

花小蕊想的太繁瑣,李天虎身為軍人,又是這次救援行動指揮官,他出事與自己有什麼關係?

事到是這個事,可花小蕊還是覺得不踏實。

來到河邊的雷凌,閉着眼睛驅動精神力,覆蓋了方圓十里,以精神力來洞察十里以內的景象。

這是大能的先天本領,一個人就可以將方圓十里看的一清二楚。

隨着時間推移,不知不覺天空烏雲散盡,雨過天晴。

經歷了三天兩夜的大雨侵襲,讓巫山縣家破人亡,流離失所,怨聲載道。

好在,雨停了,後方支援隊伍也陸續出現,此時已經在大規模搜索落難者,與倖存者。

雷凌,站在河邊一站就將近一個小時。

一旁的花小蕊心緒不寧,看天晴了,還沒有李天虎的消息,她就覺得對不起李珊珊。

「嗯?」

在花小蕊情緒焦急時,閉着眼睛的雷凌,突然發出聲音來。

「怎麼了?你找到李天虎了嗎?」花小蕊看雷凌緩緩震開眼睛,她光芒急切的開口問向雷凌。

「我沒找到李天虎,但我看到水流下方有一個地穴,流淌的水,大部分都流入地穴里了。」

雷凌搖頭,隨後看向水流下方,面露幾分凝重說出表面看不到的事情。

「地穴?」

「你是說,李天虎很有可能被沖如地穴裏面了對嗎?」

聽雷凌這麼說,花小蕊就明白了雷凌的意思。

這也就解釋清楚,為什麼到現在所有士兵,還沒有找到李天虎的原因。

「我也不太肯定。」

「不過我想下去看看,萬一李天虎真的在裏面怎麼辦?」

雷凌神色凝重,既然決定要找到李天虎,就不能放掉任何一絲希望。

「不行!」

「現在所有的水,都流向地穴裏面,你下去那不就是等於去送死嗎?」

花小蕊聽到雷凌要下水,她一口否決,面露緊張抓住雷凌胳膊。

失去一個李天虎,大不了被責怪,又不能要了他們的命。

可雷凌如果出了意外,她怎麼活?

又怎麼向李珊珊交代?

所以,面對這件事,她絕對不能妥協。

如果李天虎真的被沖入地穴,那也是九死一生,希望十分渺茫了,她不能讓雷凌為了一個極有可能死去的人,而搭上自己的性命。

雷凌看花小蕊這麼緊張的樣子,他也不好再堅決下去。

只是,這萬一李天虎真的在裏面,他該怎麼跟李庭雲交代?

嗡嗡……!

在雷凌難以取決時,他頭頂上空傳來嗡鳴聲。

雷凌與花小蕊同時抬頭看上天空,見一架直升飛機衝天降落,隨後放下繩索。

雷凌皺眉,拉着花小蕊隨後,只見飛機上從天而降一道身影。

「伯父?」

雷凌、花小蕊看到下來的人,竟然是李天虎的父親李庭雲,兩人神色微變。

在李庭雲平穩落地后,上空飛機又一道身影順着繩索滑了下來。

她正是哭着喊著要跟來的李珊珊。

「小蕊?雷凌?」李珊珊下了飛機,第一眼就看到花小蕊與雷凌,她激動的笑了,主動跑了過來。

「珊珊?你怎麼也過來了?你可是還懷着孕呢?」花小蕊吃驚,看李珊珊居然跑到巫山縣來,她不由的擔心起來,急忙上前攙扶著李珊珊。

雷凌心裏一沉。

李庭雲下了飛機后,竟然一直盯着自己看,他沒敢與李珊珊說話,就邁步來到李庭雲面前。

「伯父。」

雷凌開口,喊了李庭雲一聲伯父。

「你是成了英雄,可我兒子李天虎卻成了烈士!」李庭雲臉色陰冷,看着雷凌居然氣不順的訓斥起雷凌。

因為,這次主張救援的是雷凌,李天虎只是奉命支援互送物資,最後就在巫山縣組織士兵救人。

雷凌沒有吱聲。

李庭雲痛失愛子,此時心情他能夠理解,若他兩句又不能死,所以也就忍了。

「說吧!」

「現在情況怎麼樣?是否找到了李天虎屍體?」

李庭雲氣不順,但眼下他又能怪得了誰?

經過一晚上的風波,自己兒子李天虎根本就沒希望倖存,所以他才這麼直接。

「伯父。」

「人還在繼續找,不過我到發現在河流下方有暗流,我怕李天虎被暗流帶走,所以正在想着怎麼才能下去。」

雷凌到沒有隱瞞,將自己發現的事情,告訴了李庭雲,看李庭雲準備如何處理。

李庭雲臉色陰晴不定,聽雷凌說喝水下方有暗流,他邁步上前,沿着岸邊觀察了許久。

果真,他看到在水流下方出現了一個漩渦,那就是雷凌說的暗流入口。

只是,暗流很急,如果被沖入下面,誰都活不了,跟別說活人怎麼下去了。

想到這裏,李庭雲咬了咬牙,搖頭嘆息以不抱任何希望了。

「先不管了,如果再找不到人,就等著這河水下去,在做打算吧!」

李庭雲不可能拿活人來冒險。

暗流下方情況不明,無論誰被衝下去,都別想上來。

聽李庭雲這麼說,雷凌只是點了點頭,並沒有向之前那樣提議要下去。

「爸?我二哥他……?」

聽雷凌與自己父親對話,李珊珊急忙走了過來,面色蒼白的看着自己父親問道。

「他……恐怕回不來了。」李庭雲黯然神傷,面對自己女兒的詢問,他又何嘗忍心看到這樣的結果?

但他心裏,認為自己兒子死的光榮。

雖然不能死在前線,但能為做到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就沒有個個他們李家丟人。

「報……!」

李珊珊目瞪口呆,如晴天霹靂一般傻了眼時,忽然遠處跑來一位士兵,向李庭雲高聲喊到。

「什麼情況?」李庭雲皺眉,儘管白髮人送黑髮人,他還是要以大局為重。

「報!」

「我們在河流最下方,發現一個被水沖刷出來的洞口。」

來人士兵向李庭雲敬禮,面露嚴肅彙報他們最新發現。

「洞口?」

李庭雲神色古怪,他還以為士兵找到了李天虎的屍體。

「洞口位置在哪裏?」

雷凌聽到士兵彙報,他反而有些反常,急忙開口問向士兵洞口的位置。

「就在這水流下方。」

「可因為水流太急,我們的人無法靠近,不過裏面好像有異響傳出。」

士兵認識雷凌,也就沒有知無不答。

雷凌順着士兵的手,看向山坳下方,他神色古怪,尤其聽到士兵說洞內有異響傳出,他更加懷疑,那是不是他發現的地穴出口?

。魏徵見勢不對,趕緊拱手道:「陛下,您可不能偏聽偏信啊!」

「文成公主雖然天資聰穎,但年紀尚小,仍需磨礪,陛下萬萬不可拔苗助長!」

尉遲敬德與程咬金此時也顧不得文武之別,皆鼓噪道:

「陛下,您這麼做,太讓一干老兄弟寒心了!」

「文成公主再怎麼聰明,也還是個孩子

《大唐:落魄皇子,李二偷聽我心聲》第227章她逃得掉么? 望著重新回到桌上的靈石趙信抱著肩膀長嘆一聲。

至於么?!

注意到趙信神情的朱治,一臉無奈。

「朱兄,真不是我說你,小了!!!」趙信忍不住回頭指著桌上的極品靈石,又搖了搖頭。

「什麼小了?」

「你說什麼小了,格局小了!」

趙信手拍在桌上的那些極品靈石上,眼中儘是痛心疾首。

「你和我之間是什麼交情啊,你自己是怎麼說的,好好想一想。我拿你當摯友,你需要極品靈石,我啪一聲二話不說就把極品靈石都給你了,是也不是。」

「是,可……」

「噓!」趙信抬起手指,朝著他搖頭,「你別說話,讓我說完!我拿你朱治是當親兄弟,所以我才能毫不猶豫的就把極品靈石都給你。我要做比大買賣,你如果想要入股就入股,你不想入股不強迫你。你又何必一句靈石燙手?」言至此處,趙信砰砰砰的拍了自己三下胸口,「你傷我心啊!」

「趙兄,我……」

「你什麼啊?」趙信苦笑一聲,「得了,我不強迫你,我從頭到尾也沒說過要強制你必須投個幾百億,是你問我,我才說的吧。你若是不問我,我可曾跟你提過一句。我有什麼好事兒都想著你,你竟然覺得我給你的靈石燙手。你是想說,這是個燙手山芋,我會以此要挾你么?」

「趙兄,你能不能讓我說完!」朱治喊了一聲。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