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士卻把左臂橫在管效忠面前攔住去路,說道:「郎總督有令,軍門府中安心養傷,不可輕易出門。」

管效忠還沒開口,武世權上前就給了那衛士一個大耳光。這一巴掌打得極狠,只聽得「啪」的一聲,那衛士被打得沒站穩摔倒在地,口中鮮血直流。 武世權大罵:「瞎了你的狗眼,管軍門還是江南的提督,用得著你這個狗崽子在這裡啰里啰嗦的?少他媽的狐假虎威!滾!」 幾個衛士見了衝上來要打武世權。武世權

管效忠還沒開口,武世權上前就給了那衛士一個大耳光。這一巴掌打得極狠,只聽得「啪」的一聲,那衛士被打得沒站穩摔倒在地,口中鮮血直流。

武世權大罵:「瞎了你的狗眼,管軍門還是江南的提督,用得著你這個狗崽子在這裡啰里啰嗦的?少他媽的狐假虎威!滾!」

幾個衛士見了衝上來要打武世權。武世權在李存真面前雖是一副搖尾乞憐的模樣,可終究護主心切,不得已而為之。其跟隨管效忠多年,官拜江寧副將,絕非無能之輩。更兼從小練武,功夫高強,「戳腳」的功夫在軍中無人能比。當下瞅准衝上來的位置,提起腳來,一腳一個,全都踢翻在地。有一個衛士被踢中了面門,滿臉是血,捂著臉哀嚎不止。

那衛士叫了一會,便捂著臉想要爬起來,還沒站穩。武世權對著那衛士又是一腳,把他踢飛出去。那衛士高高躍起,旋即便噗通一聲摔在地上。其餘的衛士趕快過去攙扶。武世權指著幾個人罵道:「你們這幾個王八羔子,我告訴你們就憑你們幾個給軍門提鞋都不配,要不是看在郎總督的面子上今天就讓你們幾個全都丟了耳朵。管軍門養傷這幾天讓你們在這裡看門那是看得起你們。告訴你們,你們幾個就是狗,看門狗!沒讓你們吃屎就不錯了,媽的,還要跳起來咬主子!還不快滾!」武世權一陣臭罵,幾個衛士狼狽不堪,連連道歉,而後抱頭鼠竄而去。

管效忠和武世權出了府,便來見蔣國柱。管效忠和蔣國柱兩人早就認識,這一次同病相憐,命運把二人栓在一起。

蔣國柱,漢軍鑲白旗人,其父蔣筌,官至佐領,即牛錄章京。蔣國柱身高一米六八,濃眉大眼,相貌堂堂,更為難得的是有一把好鬍子。世人常常誇讚蔣國柱俊傑有為。

出身漢八旗的蔣國柱,順治初年便出仕為官。歷經多年摸爬滾打,順治十六年調任江寧巡撫。鄭成功兵發南京,管效忠被打得大敗,丟失鎮江。此時的蔣國柱剛剛過長江。

等到鄭成功南京戰役失敗的時候,蔣國柱第一時間就料想到鄭成功會攻打崇明島,於是急忙命令崇明守將回師救援,可惜清軍不善水戰,雖然蔣國柱聚積了大批清軍戰船,但是還是被鄭成功的水師擊敗。而後再次遭到李軍水師的沉重打擊,損兵折將,長江水師幾乎全軍覆沒。

由於缺少戰船,清軍沒有辦法救援崇明,導致李存真在鄭成功失敗之後及時攻打崇明得手。這讓蔣國柱十分氣悶。不久之後,他又聽說梁化鳳被李存真擊敗生死未卜,心中且喜且憂。由於李存真在江南作亂,清廷暫時沒有頒密旨捉拿蔣國柱,但是他心中仍然憂心忡忡,既希望早點知道消息,又怕有什麼消息,最後只能安慰自己,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蔣國柱在府中坐卧不安,突然聽說管效忠來訪,便知道事來了。但是,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也只能硬著頭皮接了。

管效忠一入府來也不客套就把事情一五一十地都跟蔣國柱說了。臨了還說:「巡撫大人,這李賊索要六十萬兩銀子,如何是好,給還是不給全憑大人做主。」

蔣國柱心道:我怎麼做主?萬一換不回人來,又沒了銀子怎麼辦?

————————

作者:今日三更,一會還有一章。三更是極限了。

。 倆人說着說着,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反倒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

「我說你們倆是不是太過杞人憂天了,你們覺得以語汐和昭霖的對孩子們的愛,能讓他們吃多少苦?」

「我們哪有杞人憂天,語汐雖然沒有在我們身邊長大,但你看看她如今的成就是一蹴而成的嗎?不是,這其中她付出多少努力和艱辛,承受多少負累……

在看看我們的景暄……」

夫妻倆誰也不服誰,都各自擺出自己的觀點。

「要我說,煜哲說的對,孩子的聰慧是先天的,是父母的給予的,後天的負重同樣也是父母給予的,取決於孩子的同時也取決於父母,有些人就因為孩子聰明,給他們加註了太多的期許了,

給孩子太多的壓力,讓不得不負重前行。」

劉玉韶很不給面子的剜了自家老公一眼,「你這不是廢話?有幾個父母對自己的孩子不飽希望,沒有期許的?」

某人悻悻的摸摸鼻子,很不服氣的說道:「要不然我們來打個賭好了,我賭霖兒他們更希望還有有個快樂的童年,而不是一天到晚的學習。」

「你這不是廢話嘛,我才不跟你打賭。」

劉玉韶忍不住白眼。

她又不傻,自家兒子兒媳對孩子有多疼愛她有不是看不見。

更何況,兒子兒媳倆人都沒有美好的童年,肯定更注重這點,跟他打賭不就是擺明了讓他贏嘛!

「親家母,我們別理他們,走,一起去看看孫子們幹嘛去了。」

邵夫人果斷的找了個借口拉着劉玉韶離開,讓兩個男人繼續留下來絮叨下去。

浪漫的燭光晚餐過後,自然是一室漣漪,第二天,楊昭霖輕手輕腳的起床洗漱,換好衣服,躡手躡腳的走出卧室,拿上父母的衣服,來到樓下。

此刻,管家已經開始安排傭人做事並開始擺放餐具。

「楊伯,先不要放餐具,我不在家吃早餐,昨晚我們休息的比較晚,楊伯吩咐下去,一一醒來之前任何人不要上二樓打掃衛生。」

「好的,少爺。」楊伯抿唇,臉上掛着淡淡的笑意。

楊昭霖點點頭,急着要去給父母送衣服,並沒有注意到楊伯臉上的神情,不然的話他仔細看看,不難看出楊伯的想法。

家裏雖然已經有兩個小少爺,也挺好的了,但要是在增加個小公主,湊成一個好字,老爺子在天上也該心安了。

楊伯收了老爺子的救命之恩,把整整一身都奉獻給了楊家。

不然憑他的才智膽識和能力,不論在哪都能闖出一片屬於他自己的天地。

「江玲,你這麼早準備去哪?」

邵家

楊昭霖給父母送衣服正巧碰到了準備出門的江玲,兩人即將擦肩而過,霎時想到了一件事,他回頭叫住了她。

「我和姐約好了,去琳琳姐那裏一起寫劇本,正好瓶頸的時候還能一起討論討論。」

「今天取消。」楊昭霖沒頭沒腦的丟下一句,一個解釋也沒有就準備離開了。

好在江玲及時的反應過來,連忙轉身追上去。

「姐夫,你什麼意思?是我姐說取消的還是你說取消?」

楊昭霖腳下的步伐依舊,頭也不回,散漫的回了一句,「你姐昨晚睡的比較晚,現在還在睡覺,今天應該是沒空出來和你赴約了,你們改約。」

「沒事,我先去琳琳姐店裏等著,晚點給我姐打個電話就好了。」

之前一一跟她說過,如果自己睡過頭,遲到了,她是可以打電話催催她的。

江玲把話記在了心上,自然的聽到說一一還在睡覺,沒有多想只想着晚點打個電話催催就好了。

可是沒想到這卻引起了楊昭霖過度的反應。

「站住。」某人陰沉沉的周身的氣壓急速的下降,嗓音更是低沉的恐怖。

江玲回頭看到一臉陰鬱的楊昭霖,嚇得不由自主的縮了縮脖子。

「姐……姐夫」聲音顫抖,弱弱的叫了聲姐夫。

意識到自己嚇到她了,楊昭霖平息了下,調整呼吸,平靜的說道:「今天讓你姐好好休息,明早我送她過去和你見面。」

「哦,好。」

有了剛剛的情況,某人已經不敢在多說什麼,乖巧的答應。

「我爸媽他們起床了嗎?」

「好像還沒。」

「那你幫我把這些拿給我媽,我就不進去了,你跟他們說下,晚上我們回來吃飯。」

楊昭霖收回腳步,把手中的袋子遞交給江玲,叮囑了兩句便離開了。

「外公,大舅,大舅媽。」

「咦,玲玲你不是去見一一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姐夫說姐姐還在睡覺,說今天的約會取消,還不讓我打電話給姐姐……」江玲噘著小嘴,鬱悶的控訴楊昭霖的霸道。

蘇曉抿唇隱忍着笑意,「昭霖來了,人呢?」

「又走啦」江玲絲毫不覺的可惜,反倒有種開心,她抬起右手,「喏,這是姐夫讓我拿進來的,說是給楊叔叔楊阿姨的。」

「衣服嗎?給我吧,我給他們拿上去。」蘇曉從外甥女手中接過袋子,走了兩步,停下,回頭「玲玲,舅媽知道你是個好孩子,別生你姐夫的氣了,他不是故意凶你的。」

雖然心有不滿,但是被舅媽這麼一安慰,心裏瞬間舒適多了。

她重展笑顏,重重的點點頭,「嗯」了一聲,「對了,大舅媽,姐夫說今晚他和姐姐回來吃晚飯。」

「好,我知道了。」

蘇曉邁著輕盈的步伐跑上樓。

楊博程和劉玉韶夫妻倆其實早醒了,他們就就等著兒子給他們送衣服。

這不,衣服一到,夫妻倆急忙換上,洗漱下樓。

「衣服嗎?給我吧,我給他們拿上去。」蘇曉從外甥女手中接過袋子,走了兩步,停下,回頭「玲玲,舅媽知道你是個好孩子,別生你姐夫的氣了,他不是故意凶你的。」

雖然心有不滿,但是被舅媽這麼一安慰,心裏瞬間舒適多了。

她重展笑顏,重重的點點頭,「嗯」了一聲,「對了,大舅媽,姐夫說今晚他和姐姐回來吃晚飯。」

「好,我知道了。」

蘇曉邁著輕盈的步伐跑上樓。。 咔!

咔!

一瞬間,羅特內心全部幻想,就好似被打碎的鏡面出現裂隙最終化作泡影。

他就直挺挺的站在原地,眼睜睜的看着貝爾跟在塔卡王的身後走進茅屋。任由來往的風,吹拂着他眉前棕灰色的長發。

「唔,咱們回王城吧。」

待到貝爾和塔卡王走進茅屋,埃米爾也甩了甩手臂聳肩看向身旁。

「你們要一起么?」

穿着著比基尼鎧甲的艾莉走到埃米爾的身旁,另外一名穿着戰甲的女魔族,也是副統帥之一的切爾西也走了上來。

眼看着艾莉和切爾西都到了身邊,埃米爾最後看向銀髮魔族女子。

「拉雅,你不跟我們一起么?」

「別問了,她什麼時候跟咱們一起過,她不一直都是獨來獨往的么?」比基尼鎧甲的艾莉輕聲開口,旋即就看她雙手十指交叉,仰面看着頭頂的天空,「咱們趕快回王城吧,我要請地精工匠給我好好打造一套盔甲,到時候去貝爾統帥那裏聽課,我可是好期待呢。」

「那我更建議你應該穿一套便裝。」切爾西聳肩。

「切,你懂什麼?」艾莉很是沒好氣兒的翻了下白眼,看向切爾西時一臉嫌棄,「你那麼會建議,怎麼不看你抓個男人回來?」

「不想。」

「切……」

艾莉撇嘴,也沒有多爭論,只是雙眼卻是都已經泛起了桃心,怎麼看都是一副春心蕩漾。

「唉。」

突然間,埃米爾神情黯然的嘆了口氣。她一直在等拉雅的回應,可是到最後她也沒有聽到拉雅說一個字。

一直到她離開,她也沒有對埃米爾說一個字。

「都說了,別管她了。」艾莉抿著嘴唇瞥了一眼拉雅離去的方向低語,「她這樣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幹嘛要給自己添堵?」

「還想着要是一起走,能稍微拉近一些感情的說。」埃米爾可惜道。

艾莉和切爾西聽到這番話對視了一眼都攤手聳肩,她們的這位公主大人總是如此,就是喜歡期待那種沒有結果的事情。

「那……羅特,你要一起么?」

讓艾莉和切爾西怎麼都沒有想到的是,埃米爾竟然又去邀請了羅特。頓時,這兩位副統帥都瞪大了眼睛,艾莉更是伸手捂住埃米爾的嘴,壓低着聲音低呼。

「我的公主大人,你能不能看一下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啊?!」埃米爾一臉無辜,艾莉眼睛笑成月牙,朝着羅特輕輕抬手示意,「羅特統帥,我們就先回王城了。」

話落,艾莉和切爾西也不管埃米爾什麼想法,拽着她就從茅草屋前離開。

自始至終,羅特一言未發。

他就死死的看着那間茅草屋,那處阻隔了他看向貝爾和塔卡王背影的木門,許久就那樣默默的看着。

大概幾分鐘后,他突然咧著嘴大笑了出來。

他到底在什麼?

就在剛剛他竟然真的去幻想自己成為統帥后的畫面。

殊不知,從始至終他就是個小丑,還是最可悲的跳樑小丑。若是他沒有在意都還好說,可笑的是他真的嘗試着去爭取。

這樣更讓他無地自容!

緊緊的握住雙拳,羅特又深深的看了一眼茅草屋,旋即整個人化作殘影從屋前消失不見。

就在他離開后沒多久,草屋的草簾被掀開。

站在窗前的不是塔卡王,不是貝爾,竟然是自詡為救世主的廖化。他朝着外面看了一眼,隨之回頭看向塔卡王。

「塔卡王大人,羅特統帥已經走了。」

「走就走了,你以為本王是在等他離開么?」塔卡王輕哼了一聲,旋即眼中閃過森然,「這個羅特實在是太自以為是了,若非是他背後有宗族的支持,這副統帥的位置他都坐不上。」

「宗族牽制王室,任何一個王城不是都有的情況。」廖化笑道。

「牽制王室,他們分明就是在挑釁本王的王威!本王不在地窟才多久,他們就敢勾結本王的嫡子,甚至在做決定的時候直接越過本王。」塔卡王大發雷霆,旋即又長嘆了口氣,「廖先生,你當時的建議是對的。在本王登上大位的時候就應該果決一點,將那些宗族的權利都收回來。就算最開始本王的王位坐的不會太穩,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受到鉗制。」

面對塔卡王的怒斥聲,廖化只是站在塔卡王的面前仔細聆聽。

他確實有提議讓塔卡王廢掉宗族。

那也是在塔卡王剛剛上位時,廖化給出的建議。那個時期塔卡一脈的幾個嫡系王子為了爭奪王位使得王室動亂,各各宗族也都各自有支持者,最終塔卡王上位,在那個時期絕對是最適合廢除宗族權利的時間點。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