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敲門聲傳來,許嬌容神色一喜。

鐵冰蘭道:「你看,我說的不錯吧,肯定是李大哥和許大哥回來了,我去給他們開門。」 許嬌容冷著一張臉道:「開什麼門,他們不是很厲害嗎?讓他們自己進來。」 「好了姐姐,你就別嘴硬了,我去開門。」 鐵冰蘭小臉有些微紅,急匆匆的出了房間,朝大門的方向走去。 「啊……」

鐵冰蘭道:「你看,我說的不錯吧,肯定是李大哥和許大哥回來了,我去給他們開門。」

許嬌容冷著一張臉道:「開什麼門,他們不是很厲害嗎?讓他們自己進來。」

「好了姐姐,你就別嘴硬了,我去開門。」

鐵冰蘭小臉有些微紅,急匆匆的出了房間,朝大門的方向走去。

「啊……」

剛打開門,就發出一聲驚呼,然後就沒了聲息。

「蘭妹妹?怎麼了?你沒事吧?」

許嬌容聽到驚呼聲,感覺有些奇怪,連忙跑出房間查看,剛出來房門,就看到鐵冰蘭被兩個穿着銀白色長衫的年輕人制住,正笑眯眯的看着她。

「沒想到這小妞竟是個淬體二重的武者,幸好我們兄弟厲害,嘿嘿嘿……」

說話的人稍胖一些,一說話就帶着滿面笑容,乍一看,還挺風流瀟灑的。

「咳咳咳……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花非花,這位制住小娘子的人,是我弟弟霧非霧,我們兄弟倆向來喜歡與貌若天仙的女子談心,特別是晚上,促膝長談。」

花非花唰的一下打開紙扇,慢慢向前走去,許嬌容則慢慢向後退,很快四人來到房內。

霧非霧控制着鐵冰蘭,隨手關上了房門。

「大哥說的不錯,我們不僅喜歡談心,還喜歡深入交流,觸及彼此靈魂的深入交流。」

「兩位小娘子,貌若天仙,正是我們兄弟倆喜歡的類型,我們先做下來聊聊吧,等會兒在深入交流一下。」

霧非霧制住鐵冰蘭坐下,許嬌容無法,只能坐下,陪着兩人。

「對了,千萬不要大喊大叫,不然,我可能會不小心把你們的腦袋摘下來了,嘿嘿嘿……」

「你們要做什麼?你可知她是誰?她是鐵戰的女兒,如果你們……」許嬌容色厲內荏道,她一個弱女子,怎麼可能不怕?

「哦,你不用介紹,我們兄弟知道,你是許嬌容,被人稱為許神醫,還有一個老相好,叫李公甫,對吧。」花非花戲虐道。

「李大哥可是捉妖師,你們如果敢傷害我們,肯定會後悔的。」聽到李公甫的名字,許嬌容好像有了底氣。

「捉妖師啊,上次就是捉妖師壞了我們的好事,好像就是這個叫李公甫的,我一直記着呢,這次就讓他死,你說好不好?如果他死了,你會不會傷心?」花非花似笑非笑的看着許嬌容。

「你……」

「不要急,長夜慢慢,無心睡眠,我們先聊天,等過會兒,我們再深入交流,你們肯定會喜歡上與我們深入交流的,我保證。」

花非花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濃,眼中的光芒越來越亮。謝謝寶貝兒們這麼長時間以來的支持,編輯大大通知我明天就要上架了。我知道會有很多朋友會因此離開,不過也有新的朋友會繼續陪伴。

沂感謝所有看過本書的小夥伴,只要看過就是本人的幸運。

文文也不貴,而且大半部分本人都是免費寫得,大半年來沂也分毫未掙。

明日上架一定爆更,也不辜負追更的各位寶貝的信賴與支持。

可以加下書友群821383423,會有很多驚喜番外哦~也可以與我討論劇情。

最後,柳辰沂祝願看到這兒的小夥伴們每天的快樂健康! 時鳶這一覺又睡了很久。

期間,陸霆之說話算話,真的寸步不離地守在時鳶跟前,連去個洗手間的功夫都不超過兩分鐘,生怕時鳶醒了第一時間看不到他似的。

時鳶一直都睡得很沉,直到中午的時候,才悠悠醒過來,這對於大家來說,絕對是一場更大的煎熬,生怕她這一睡又睡好久。

而時鳶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沈悅和商衍剛好出去吃飯了,病房內又只剩下陸霆之一人。

「寶貝,你醒啦?」陸霆之驚喜起身,激動上前。

「這一覺我睡得好飽呀!」時鳶含笑看著陸霆之,「老公,我想喝水。」

「好,好,我這就去給你拿。」說完,陸霆之手忙腳亂地在病房裡一通翻找,終於找到了一根吸管,「你喝我的,老婆。」

說著,他把自己的保溫杯拿了過來,用吸管餵給時鳶,結果一杯水直接被時鳶全部喝了進去。

「感覺夠嗎?不夠我再給你倒。」陸霆之眼神熱切地看著時鳶問道。

「夠了老公。」時鳶現在覺得嗓子舒服一些了,也有講話的欲.望了,「我在睡夢中明明聽到了媽媽和商叔叔的聲音,怎麼不見他們的人?」

「他們去吃飯了,一會兒就回來。」陸霆之捂著時鳶的手,放在心口,視若珍寶一般。

這時,病房的門開了。

「鳶鳶!」沈悅一推門,就看到了睜著眼睛的時鳶,連忙上前,「鳶鳶,你醒了,你還認識媽媽嗎?啊?」

時鳶被沈悅緊張的模樣給逗笑了,繼而道:「媽媽,您別緊張,我什麼都記得。」

「好孩子,鳶鳶是媽媽的好女兒!」沈悅說著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商衍上前,眼睛也有些濕潤。

他摟著沈悅的肩膀,安撫她道:「花花,別激動,我們平復一下心情,再跟鳶鳶聊。」

「嗯。」沈悅乖乖地點頭,繼而坐了下來,目光卻一直未從時鳶的臉上移開。

「老公,我們的寶寶呢?」時鳶突然道。

陸霆之認真點頭,「一會兒讓岳母和商先生給你抱過來看看,他們長得很好。」

「真的是龍鳳胎?」時鳶眼睛亮亮地問道。

「嗯,龍鳳胎,女寶寶像你,男寶寶像我。」陸霆之笑道。

時鳶被他這奇怪的稱呼給逗笑了,「什麼女寶寶男寶寶?難道你還沒有給我們的寶寶起名字嗎?」

陸霆之面露慚愧之色,「沒有,寶貝,我……我想等你醒來,由你親自給他們起名字。」

「哦?那好啊!那我一定好好給我們的寶寶們想個好名字。」時鳶開心地道。

這時,沈悅和商衍一人抱著一個寶寶回來了,徑直來到了時鳶跟前。

兩個小傢伙此刻都在睡覺呢,白白胖胖的,被包得很妥當,一看就是被照顧得很好的樣子。

「好可愛,媽媽抱得是女寶寶吧?跟我小時候的照片真的很像啊!」時鳶咧開嘴笑得十分開心,「不如我們的小公主,小名就叫詩詩吧?詩歌的詩。」

「詩詩,好,好聽!」沈悅將詩詩湊近時鳶,讓她能夠看得更清楚這個小奶團。

「我們的小王子的小名就交給你了老公。」時鳶沒有厚此薄彼,沒有忘記她家的另一個男寶寶。

陸霆之看著商衍懷中的男嬰,繼而道:「他既然是哥哥,就大飛吧!」

「大飛?」商衍若有所思,「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裡,我們大飛可以帶飛妹妹,好!」

。在成功拍下了星辰石之後,齊星河沒有在停留,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那些交易的事情,萬慶國自然會幫他辦好。

他拿出下午煉製的三個祛病法器,再次煉製了起來。

收了萬慶國這麼大的禮,齊星河不好意思只給他那麼點東西,他打算把三件法器也加上防護功能送給萬慶國。

……

《都市修仙大佬》第83章神秘的地圖殘片 夕陽西下,燥熱了一天的天氣總算是涼快了下來,這種時候,村裏的三姑六嬸最喜歡湊到一塊兒閑話,議論各家的家長里短、奇聞異事。

這不,隔壁的張嬸家裏又聚了一堆人,正搖著蒲扇坐在搖椅上一邊磕著瓜子,一邊扯著嗓門議論紛紛。

「聽說了沒有,隔壁的李家村有貓妖出沒吶,都丟了好幾個青壯了,都是十七八歲的俊哥兒,嘖嘖嘖,真是可憐呀。」

這世界上哪來的那麼多精怪,都是世人臆測而已。

蘇湛玉緊了緊懷中抱着的小傢伙,不屑的撇撇嘴。

蘇湛玉的懷裏抱着的是一隻白色的小貓咪,說是貓咪也不盡然,這隻小傢伙脖子的毛格外的長,尾巴不像一般貓咪那般修長,反而又粗又長,更像狐狸的大尾巴。

蘇湛玉也弄不明白這是什麼品種,就姑且叫它小貓咪吧。

這隻貓咪渾身的皮毛光滑亮麗,煞是好看,小腦袋埋在蘇湛玉的臂彎里,一雙耳朵卻是立起來,仔細的聽着外面的聲音。

「你這是什麼時候的消息了,早就過時了。你們不知道,那些丟了人的人家湊到一塊兒去請了青雲山上的仙師,仙師一出手,就把那隻貓妖給滅了,聽說那隻貓妖美艷的喲,那些被抓的小哥兒個個捨不得,哭的那叫一個傷心。」

小貓咪的耳朵下意識的抖了兩下,滅了姑奶奶,那個臭道士還真是敢說。

要不是姑奶奶怕誤傷那些小哥兒,就是腿上那點傷都不會有。

還算那些小哥兒有良心,還知道為姑奶奶哭,唉,就是可惜了我的洞府呀。

好不容易才尋到了一個看得上眼的住處,竟然給那個臭道士毀了,要是有機會,我非好好教訓一下那個臭道士不可。

想到憤恨處,小貓咪呲了呲牙,頭上一雙溫暖的大手覆上,溫柔的揉了揉自己的頭。

「怎的,傷口又痛了?」蘇湛玉雙手支在小貓咪腋下把她抱起,仔細的瞅了瞅她腿上的傷口。

你個臭小子,往哪兒看呢?

小貓咪想到自己的肚皮被蘇湛玉看了個精光,就忍不住想要捂臉,但是兩隻前腳被蘇湛玉牢牢的握住,半點掙脫不得。

算了算了,反正姑奶奶現在是原身,渾身雪白,臉紅了也看不出來。

小貓咪閉上眼,一副認命的樣子。

蘇湛玉卻彷彿猜出了小貓咪的想法,單手把小貓咪圈進懷裏,用手點了點小貓咪那小巧的鼻子:「你這個小傢伙,難道是害羞了不成?」

聲音里的笑意輕輕淺淺,像羽毛一樣滑過小貓咪的心間,小貓咪只覺得一股熱流從耳朵蔓延至自己的心底,把腦袋往蘇湛玉的臂彎里埋的更深了些。

蘇湛玉被小貓的動作逗樂了,忍不住笑出聲來,一邊笑一邊推開自己小院的門。

「咯噔」一聲,是盆子掉落在地的聲音,緊接着就聽到張嬸的怒吼:「你個小蹄子幹嘛呢?讓你端盆水你還能把盆子砸了。」

張嬸的閨女春花站在自家門口結結巴巴的說道:「笑了,蘇公子笑了。」

張嬸大步邁出,就看到春花獃獃的看着蘇湛玉的院子,嘴角掛着傻笑。

張嬸不客氣的伸出手指狠狠的戳了戳春花的腦門:「你個小妮子,這是魔怔了吧?那個姓蘇的傻小子會笑?十里八鄉誰不知道姓蘇的是個自小不會笑的,若不是一張臉生的實在好看,怕是早就被人當成妖精趕出去了。」

撿起地上的盆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又塞回春花懷裏:「還好,盆沒砸壞。趕緊的,再去打一盆水來。你小姨子拿了好幾個上好的桃過來,大夥兒都等着你這盆水洗桃子呢。」

春花揉了揉發紅的額頭,心不甘情不願的答應了一聲,拿起盆子朝村裏唯一的水井走去,一邊走還一邊回頭,只是那個小院的門關的緊緊的,半點蘇湛玉的身影都看不到。 他早就知道,她穿婚紗是一等一的漂亮。

七年前,他有幸見過。

她給白胭張羅婚禮,自己也試穿了一下。

他以前忽視她太多太多,她們結婚的那一年,她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了最低,連夏日的螢火蟲都比不上。

以至於,他根本不重視不在乎,從不過問她的需求和感受。

他以為自己的婚姻,平靜無波,死氣沉沉,根本不知道她到底做了多少努力。

她在很努力很認真地愛著自己。

一個人在發光發熱,將自己的感情小心翼翼的掩藏。

如果從一開始她就宣洩出來,讓他注意到那該多好。

在封晏的印象里,從離婚後,他反而更多的關注了她。

知道她有血有肉,知道她是個嬌滴滴的小姑娘,知道她討喜,知道她倔強……

可這一切都是離婚後發現的。

誤以為她死了的那四年。

他也瘋魔了四年。

去過無數次海邊,永遠忘不了那倒春寒刺骨的海水。

唐柒柒這個名字,就像是最短的咒語,纏繞自己的神經,融入骨血。

蹉跎了那麼多年,她終於還是自己的妻子。

他補了一場婚禮,但還遠遠不夠。

他欠她的豈止是一個婚禮。

神父宣誓完誓言,台下起鬨,讓新郎新娘熱吻。

「快快快,上去蹭照片。」

封景趕緊抱著妹妹上去了,兩人就坐在腳邊,對著鏡頭笑。

封晏掀開頭紗,熱情的擁住她,熱吻落下。

下面的人趕緊拿出手機瘋狂拍照。

「她今天很美,大叔,我已經錄下全過程了,等你眼睛好的時候慢慢看。」

季歆月溫柔地說。

「好。」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