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圖發揮起自己的直覺作用,讓它來決定出這條路要不要走,該不該走。

直覺在創造活動中有極其優勢的作用體現,能幫助我們在當下狀況時作出優化選擇,並有創造性的預見。 走! 姜汪在思索過後,就得到了這樣一個直覺回答,隨後便低聲道:「路就在前方,朝前走好了。」 先別管會遇到些什麼,出現在眼前的路就只管朝前走就可以了。 聽到這話后,大家

直覺在創造活動中有極其優勢的作用體現,能幫助我們在當下狀況時作出優化選擇,並有創造性的預見。

走!

姜汪在思索過後,就得到了這樣一個直覺回答,隨後便低聲道:「路就在前方,朝前走好了。」

先別管會遇到些什麼,出現在眼前的路就只管朝前走就可以了。

聽到這話后,大家幾人就又開始繼續沿著道路向前走去。

平坦的路就是好走許多,他們不多會就已然走過了好幾百米。

地勢跟著逐漸變得陡峭了起來,傾斜度也在變高,他們來到了上坡路。

地面的沙土變得松垮打滑了,路開始變得難走了好多,互相開始手拉手一塊走。

廖李伸出手輕拍了拍力奴的手臂,抬眸看向前邊不時打滑的女人們,示意他過去抓住這個機會。

力奴也不算太笨,一點就透了,加快腳步跟上去,跨上一個陡坡后回頭停住。

他踩穩一個落腳點,向下伸手,輕聲道:「美女們,讓我來拉你們上來吧。」

走在最前邊的唐欣悅看著面前的那只有些粗糙的手,猶豫地看向了姜汪。

他並沒有關注到後頭的情況,而是自顧自地拉緊了咕朵的手,朝上走著。

見他這樣,她也只能是讓力奴幫忙了,總不能開口讓肖默扶自己吧。

這事簡直堪比登天,不過心裡還是有些羨慕那個頭髮亂糟的女人。

即便不得見其真容,但能得到一個像肖默這般優秀男人的特殊對待,足以見其優秀了。

一個平日拒絕女人靠近的男人,忽然對女人友善了,她又何止是優秀可以形容的呢。

力奴開心地把每個女人都拉了上來,在輪到最後一個是王曉琪時,他心裡就有一種握住了就不想要放開的濃厚想法。

兩人互相觸碰時,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心跳急劇變快,換而言之那叫動心。

如果說是害羞的話,他在拉唐欣悅,莎姐等人時卻是沒有那樣的反應。

在成功上來之後,王曉琪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卻發現對方沒有鬆開。

她輕咳一聲,「那個,謝謝你把我拉上來阿,現在可以讓我自己走了。」

那樣的小陡坡,自己嘗試一下還是有可能一個人爬上來的。

只是那樣的話,衣服可能會臟掉,身上背的東西也有可能滑落。

最主要的就是莎姐她們都同意了讓力奴拉起,自己要是拒絕的話,感覺會顯得有些特殊例外了。

力奴收緊了自己的手,有些緊張地開口:「前前前,前邊路還是滑,我拉著你一塊走吧。」

王曉琪正想拒絕呢,就被莎姐轉頭來了一句。

「這上坡路變得難走了許多,大家就兩兩拉著走,都互相幫助一下吧。」

莎姐就近拉上了慕思白的手,唐欣悅跟顏語嫣站得近,自然而然組到一小隊里。

力奴看到大家每個人都各自有伴,相互拉著彼此前進,微笑著開口:「這會剛好了,我們兩個組成一隊。」

人一旦走運起來阿,連身邊人都全在幫著自己了。

廖李對於兩人組隊的說法自是不反駁的,但似乎莎姐將他給漏掉了,不知這樣的分配方式會讓自己落單嗎。

看著就近拉著手的力奴與王曉琪,互相害羞不敢看對方的模樣,他也實在不好說自己落單了的話。

。 真的不愧是珍貴的藥草,單單是形狀就能看出來。

薛維小心翼翼的拿起一株黑星靈草,那通體冰涼的觸感直接傳遍了薛維全身。

根據鬼草百錄所講,黑星靈草性屬寒,附帶一定毒性,如果人吃下去之後輕則會中毒,重則會導致冰寒而死。

但是對於煉藥煉丹來說,黑星靈草又是難得一見的寶物!

黑星靈草有一個特性十分逆天。

開拓。

極大的開拓任何生靈的潛質,吃下黑星靈草,身體的所有機能都會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所以黑星靈草也是通慧丹最為重要的一味藥材。

「林教授果然厲害,連這種極其珍貴的黑星靈草都能找到,不過煉製通慧丹也用不了一整株黑星靈草,只用其中的三分之一即可。」薛維笑道。

林德風撫了撫長須。

「哈哈哈哈,薛維,你真的是給了我一個太大的驚喜,沒想到竟然在這時候我還有練成通慧丹的機會。」林德風笑道。

薛維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心裡自然知道林教授說的什麼意思。

只是薛維很好奇,林德風都已經準備成為傳說中的神仙了,為什麼還要煉製這種丹藥?不過算了,如果能幫林德風練成通慧丹,自己在林德風的印象中一定會更為提升吧。

至於李志,誰管他呢。

「那林教授,不如我們現在開始煉製?」薛維問。

林德風不斷點頭。

現在不煉更待何時?

兩個人收拾了一番,尤其是薛維,將丹爐里的火焚燒到了一個更高熔點階段。

整個丹爐甚至都散發著陣陣的熱量。

「當丹火預熱到一定階段,將南星放入,南星屬寒,被高溫熔化後會特別不穩定,所以第一步的時候一定要用精神力控制好,南星化液體,放入澤蘭…..」

薛維完全按照聊天群的步驟一步步的來。

這可是把林德風給震驚到了。

原來就是這麼煉製的么?

薛維的額頭上已經出現一滴滴的汗水。

畢竟如此的靠近丹爐,他現在不過是一個普通人而已,現在他怎麼可能承受的住如此的高溫?

而且他還要不斷注意丹爐里的藥草的情況。

很快,通慧丹煉製到了尾聲,林德風的臉色逐漸變得興奮起來。

一次性煉製成功?!

已經有一股濃厚的丹香味瀰漫了出來。

薛維拿出一株黑星靈草,分開一點后小心翼翼的放在丹爐里。

但是剛剛放入,丹爐里直接變得十分不穩定,一陣陣的熱浪不斷朝著周圍瀰漫。

薛維臉色一變。

打開丹爐一看,哪裡還有剛才的藥液,現在早已經變成了一堆藥渣。

薛維和林德風變得無比沮喪。

薛維也是一陣陣的疑惑。

不可能啊,他完全是按照我不是葯神的思路來的啊,為什麼放如黑星靈草就會有這麼大的反應?這絕對不對勁。

林德風也是不斷安慰薛維。

「薛維,沒事的,你已經很厲害了,而且就差最後一步。」

薛維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再一次升起丹火開始逐漸的放入藥材。

兩個人幾乎全神貫注的盯著丹爐。

但是每到放入黑星靈草的時候,丹爐里就會十分不穩定,到最後都擺脫不了變成藥渣的結局。

這讓薛維感到了一陣陣的挫敗感。

接連嘗試了四五次,結局都是以失敗告終。

現在所剩下的黑星靈草只剩下了一份,這次連林德風都有點猶豫了。

薛維倒是摸清了一點門路。

這幾次一次比一次的時間要長,就拿最後一次來說,那丹香味道是最濃郁的。

「林教授,還嘗試嗎?」薛維看著林德風。

畢竟這可是林德風的東西,所以最後的決定一樣是由林德風來選擇。

猶豫了幾秒鐘后,林德風一咬牙。

將最後一份黑星靈草直接給薛維。

「煉吧!我相信你!畢竟我也沒有抱太大的希望。」林德風笑道。

薛維認真的接過那一份黑星靈草。

「林教授,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薛維重新升起丹火。

這一次的薛維可比任何時候都要認真。

首先按照聊天群里的步驟一步步的來,很快,便來到了最後一步。

薛維手持黑星靈草深深的吸了口氣。

黑星靈草性屬寒,所以如果丹火此時太過旺盛,那麼一定會失敗,前幾次就是這樣,這次薛維並沒有太著急。

反而等到火勢變小的時候,看準時機直接將黑星靈草放入丹爐。

薛維全神關注盯著那黑星靈草,額頭上的汗水不斷滴落下來。

這一次丹爐里的火勢變得很穩定,完全不像之前那樣紊亂。

薛維和林德風開始興奮起來。

半個小時候后,一陣濃郁的丹香不斷瀰漫著。

丹爐里的火焰也早已消失,打開丹爐,一共四枚墨綠色的丹藥靜靜的放在丹爐中。

通慧丹!

煉製成功了,而且一次性煉製了四枚通慧丹!

林德風和薛維滿臉興奮。

這對於現在的世界來說,根本不可能煉製出來的啊,現在沒想到竟然被一個年輕人煉製出來了!

林德風有些迫不及待的將通慧丹拿出來。

糾結了幾秒鐘,林德風將一枚通慧丹遞給薛維。

「薛維,很感謝你,如果沒有你,我還真的沒有辦法煉製出來通慧丹,這一枚丹藥就贈送給你當做報酬。」林德風鄭重的說道。

這次薛維可是幫了他大忙。

薛維也沒有客氣,直接接過通慧丹。

「林教授,那我就不客氣了。」

但是這時候,一陣剎車的聲音響起。

薛維和林德風一同朝著外面看去。

一輛奧迪a6緩緩的在林德風的院子門口停下來。

這輛車薛維認識。

李志的車。

作為鬼差的候選人,李志自然是需要不斷來和林德風交流感情。

鬼差再小那也是神仙啊!

李志幾乎一下就看到了薛維,本來臉上還有點輕鬆的笑容直接陰沉了下去,為什麼這個傢伙也在?。。 開什麼玩笑?囁告篇帙出錯的可能性就和宇宙現在立馬毀滅一樣,一點可能性都沒有。

本條二亞對於囁告篇帙的信心就是這麼強。

「真的不可能出錯?」穗乃宇疑惑的看了一眼本條二亞,囁告篇帙的力量肯定是有缺陷的,那麼就絕對會有可能出錯。

「當然了。」本條二亞瞪了一眼穗乃宇。

對穗乃宇懷疑她的囁告篇帙很是不滿。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