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對的人,就緊緊抓住。線要是斷了,風箏也就遠了。」沉默片刻,凡妮莎說,「就當做是來自學姐的提醒。」

線和風箏的關係嗎?看著那個酷酷的女孩,莫凱澤心裡冒出了以辰問過卻沒有得到明確答案的一個問題:你喜歡她嗎? 飛機起飛了,眾人不再說話,默默地做起自己的事,用餐、睡覺、工作等,溫暖怡人的頭等艙氛圍分外安靜。不行! 江枝拚命地搖了搖頭,把這種想法給甩掉。 她怎麼能夠因為這樣的

線和風箏的關係嗎?看著那個酷酷的女孩,莫凱澤心裡冒出了以辰問過卻沒有得到明確答案的一個問題:你喜歡她嗎?

飛機起飛了,眾人不再說話,默默地做起自己的事,用餐、睡覺、工作等,溫暖怡人的頭等艙氛圍分外安靜。不行!

江枝拚命地搖了搖頭,把這種想法給甩掉。

她怎麼能夠因為這樣的事情就揣度人家好好的一個姑娘是壞人呢?

「今天就先說到這裏吧,等你回去之後,把劇本的大概框架設計出來,我再看看要不要簽約。」江枝只能用這樣的方式先讓自己冷靜下來,起身送了秦和季出去。

秦和季全程都表現出十分隨和的狀態,顯然對這次的會面十分滿意。

只有江枝,一直在心裏想着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江枝嘆了口氣,回到自己的方向整理自己的思緒。

晚飯的時……

《穿書後男主逼我改結局》第九百二十二章不舍 整個礦島都沸騰了,今日竟有神秘強者在挑釁城主府的威嚴。

太久了,從八年前馬霸天登上城主位起,接連兩年時間,不斷的有煉魂強者出手,想將馬霸天斬死從而強佔城主之位,但無一例外,全都被馬霸天強勢鎮殺。

十八煉魂強者的屍骨,鋪就馬霸天在附近三十島的赫赫威名,從六年前起,便沒有人敢與馬霸天一戰了,而今日,一個少年,卻是帶着原城主之子向城主府而去。

他們想要去做什麼?不用多說,當這少年強勢出手,讓小武虐殺包括馬江在內的一眾城主府之人開始,他們雙方的仇怨,便已無解。

太多人跟隨在林凡等身後,都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林凡,這少年到底什麼來路?

竟然在殺死城主府那麼大票人之後,還不想辦法第一時間逃走,而是向城主府而去,簡直是在自找死路。

「怕嗎?」林凡看向小武。

小武臉色依舊蒼白,卻是搖頭:「不怕。」

林凡笑了笑:「敵人都是紙老虎。」

小武呆了呆,隨後點頭,覺得自己這師傅說的很有道理。

前方,便是城主府,與這礦島上普遍的石頭房不同,巍峨壯觀,城牆都有上百丈,只見一個滿臉陰翳的中年男子,站在城牆之上,居高臨下的俯瞰著林凡,他便是這礦島之主——馬霸天。

「我一手代表友誼、一手代表戰爭,很不幸,你選擇了戰爭。」馬霸天陰狠無比的看向林凡。

林凡輕飄飄的道:「螻蟻而已。」

所有人聽見林凡這話語之後,都是楞了楞,這少年、瘋了么?

莫非他以為這城主是浪得虛名?

或者,是八供奉之流?

不然的話,怎麼敢說出這等不知死活的話來?

馬霸天聽見林凡的話語之後,怒極反笑:「我縱橫三十島無數歲月,見過許多狂徒,卻是沒見過你這麼囂張的小子。」

「那今日、你便見過了。」林凡笑了笑,隨後他扭了扭脖頸:「我不喜歡仰視別人,一向都是別人仰視我。」

馬霸天大怒。

好多年沒人敢這麼和他說話了,這小雜碎,在殺了自己兒子之後,竟然還敢這麼囂張,簡直忍不住。

城主府的那些供奉、或者是兵士,都虎視眈眈的看着林凡。

這少年雖然年輕的離譜,但是煉魂強者,不是他們能對付的,但是不妨礙他們嘲弄與諷刺。

「城主、與他多說什麼?他不是說不習慣仰視別人么?便將他的頭顱斬下,讓他仰面朝天,永久仰視我礦島城主府的大旗!」

大供奉開口,在獰笑。

「這個想法好!」

其他人符合,全都在爆笑,這少年,好不知死活。

馬霸天點頭,隨後陰森森的道:「我覺得他們的想法很好,還有、本島主我習慣俯瞰別人。」

「哈哈哈……城主,和他多說什麼?直接一腳踏下,如踩踐螻蟻般將他直接踩死!」

「哪裏來的小子,敢來我礦島耍威風,城主會讓你有來無回!」

一群狗腿子在哪裏叫囂,礦島之上的原住民也都搖頭,這少年,果真是年少輕狂,初生牛犢不怕虎。

能在這個年紀成為煉魂強者,天資了得,但可惜了。

其他人的想法,林凡不知道,也不會去管,只是抬頭,輕蔑的看向馬霸天,眼中狠辣之色一閃:「犬吠夠了么?」

馬霸天怒吼:「小雜碎、你說什麼?」

「我說、讓你滾下來!」林凡爆吼。

馬霸天臉色陰狠的道:「本島主倒是想要看看,你怎麼讓我下去!」

其他人也滿臉嘲弄,馬霸天傲立蒼穹上,十道規則之力瀰漫,給人一種可單臂撐起蒼穹的感覺,但這小子,竟說讓他滾下去,何其可笑。

但見林凡抬頭、舉手,隨後壓落。

他的每一個動作,都是那般的清晰與明白,每個人都能夠看清,只是簡單的動作,但卻像是擁有道韻,有一種說不出的美感。

馬霸天所立的蒼穹上空,一隻比成人手掌大不了多少的金色手印轟然而成,隨後緩緩下壓。

「吼!」

馬霸天狂嘯,在這一瞬間,他竟然感到很強的壓力,鎮壓向他,他也出手,十種規則凝成巨掌,拍向蒼穹。

林凡保持一手下壓的姿勢,看向馬霸天:「感覺如何?」

「螻蟻之力罷了!就這點本事,還敢來我礦島撒野?」馬霸天很強硬的回擊。

城主府上的供奉、兵士等也都哈哈大笑:「那便是你這小子領悟的規則么?有沒有兩三種?」

「哈哈、從未見過煉魂強者出手,聲勢如此之小,簡直如城主說的般,不過螻蟻之力!」

「垃圾一個,還來挑釁,城主,虐殺他,展示你無上的風姿,將他的頭顱釘在城牆上,警告一切膽敢來犯者!」

馬霸天哈哈笑着,從金色的手掌上,他真的沒有感知到任何的壓力,不過如此啊。

「看我殺你!」

既然已經確定林凡沒有什麼威脅,推翻心中的某些猜想,自然要出手,虐死林凡,就在他準備大攻伐之術,虐殺林凡的瞬間,卻是見,那一直舉着手掌的林凡,狠狠的下落。

「轟隆隆!」

金色的手掌之上,十八中規則之力赫然爆發而出,大道之光耀眼無比,秩序神鏈鏗鏘作響。

「那是什麼?十八種大道之光?我是看錯了嗎?」

「天吶、這少年到底是那個大勢力的俊傑,竟然這般強悍,也許金榜上都有其名吧?」

「馬霸天縱橫一生,總算是載了!」

「有眼不識泰山,有眼不識泰山啊,這少年,不是在找死,而是真正的過江猛龍!」

圍觀者震撼大叫,只因,那十八種規則之光太耀眼。

而馬霸天的臉色,卻是赫然蒼白下來!

他急惶惶開口,哪裏還有先前的囂張與放肆:「慢!你可知我是代表魔神宮駐守此地?」

而那些剛剛還在聒噪的城主府之人,則是一臉驚恐!

他們剛剛說了些什麼?

在冒犯未來的島主?

「我說了讓你滾下來!」林凡爆吼一聲,手掌猛然拍下。

只聽咚的一聲巨響,整個礦島,似都顫了顫,花崗岩的地面,出現一個掌印,裂痕蔓延四方,而有慘嚎聲,從掌印深坑中響起。SG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包括這位二當家。

所以,在路上,秦蒼穹便已經,震碎了他的五臟六腑。

這位二當家甚至來不及掙扎一下,就已死絕,下黃泉了。

……

而,與此同時。

張鋒集團,頂樓。

董事長辦公室。

張山港口太子爺,張鋒,正一身西裝筆挺,面色冷厲,坐在老闆椅上,淡淡品著茶。

他,在靜靜等待著手下的消息。

今早,他便已經調動人馬,前往吞龍集團,要挾秦蒼穹那個瘋子,前來喝茶一敘。

說是喝茶。

但,那就是個下馬威…!!

讓那秦蒼穹,不得不趕過來,面見自己!

想到這裡。

張鋒冷笑一聲,翻看著文件,面色冷漠森然!

他,要讓那秦蒼穹,吐出所有的錢后,在絕望中死去…!!

派出幾千人。

足以,讓這人過來一趟了吧?

此時,他在靜候佳音。

那秦蒼穹,縱使單兵作戰能力再強,縱使三頭六臂,也絕對逃不出自己的五指山!

今日,那秦蒼穹來也得來。

不來,也得來!

此刻,張鋒的心中,倒是泛起一絲好奇。

這個傢伙,到底是蠢貨,還是什麼?

在這片江南,已經很久沒人,敢招惹他張家,張鋒了…

現在,忽然有人跳出來。

還讓人,有點不習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