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在一旁商量了一陣,也沒個頭緒,乾脆不商量了。

「我去找乘風,說一下明天雷鳴要和他見面的事情!」諸葛長空一甩手走了。 「那我也先走了。」北海濤畢竟現在和他們屬於同一陣線,這件事便和他一起商量,見諸葛長空走了,北海濤便自覺告退,帶著在外面等著的北海奇和徐隊長回家了。 幾人最後決定,以不變應萬變,還是讓楊旭五人繼續完成他們這個月的

「我去找乘風,說一下明天雷鳴要和他見面的事情!」諸葛長空一甩手走了。

「那我也先走了。」北海濤畢竟現在和他們屬於同一陣線,這件事便和他一起商量,見諸葛長空走了,北海濤便自覺告退,帶著在外面等著的北海奇和徐隊長回家了。

幾人最後決定,以不變應萬變,還是讓楊旭五人繼續完成他們這個月的訓練內容,並派人時刻在驛館周圍晃悠,看看是否有人和雷鳴接觸。

訓練場上,楊旭五人很快進入訓練狀態,只是飛雪和諸葛長空沒空看著他們,只留下張得勝和阿大督促他們練功。

「雪兒…」

楊榮榮見眾人都離開了,飛雪還是坐在一旁沉思,突然覺得自己這些年和自己老婆慪氣有點不值得,萬一這次他們被議會給定罪了,可能未來好幾年他和飛雪都見不一面。

「雪兒……這幾年都是我的錯,咱們和好吧!」楊榮榮走到飛雪面前站定,年齡帶給楊榮榮的是沉穩和帥氣,此時他和飛雪站到一塊,任誰看到都會說是一對璧人。

「呵!你是不是以為我來這裡幫你出主意是為了你,你想多了,我是為了咱們女兒和兒子不被你連累才,為了師傅這些年的心愿不因為你而毀於一旦。」

見楊榮榮湊了過來,飛雪心裡的怨氣便不打一處來。

本來兩人感情很穩定,但是自從他晉陞到先天境界以後,楊榮榮便開始了小心眼,總是能找到理由和自己鬧彆扭,後面小事成大事,乾脆便回到摘星學院不回來了,省的自己那天心情不好,一巴掌把楊榮榮拍死!

現在看到楊榮榮低頭,心中的委屈和生氣一下子就爆發出來,眼睛瞬間開始霧氣瀰漫,罵了楊榮榮兩句便頭也不回的走出書房,直接回到自己房間。

楊榮榮看著飛雪離開,也沒心情想其他的,自己回到房間打坐練功去了。

「乘風,你幫我分析一下怎麼回事,雷鳴幾人今天的問話明顯就是虎頭蛇尾嘛,怎麼問到最後問了兩句就讓旭兒走了。」

諸葛長空很是納悶。

「哈哈,你想知道為什麼啊?」李乘風搖搖頭笑道:

「那你得去問你的好徒孫,是他把雷鳴給嚇到了。」

「嗯?怎麼回事?」諸葛長空感到疑惑:「旭兒怎麼可能嚇到他們!」

「不應該是這麼說,如果我猜的沒錯,他應該是把你徒孫當成了我,所以才不問了。」李乘風摸摸下巴的鬍子,笑著說道。

「至於到底怎麼回事,你真想知道的就去問你徒孫,不過我覺得還是別問了,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問太多反而不好。」

「嗯?……」

諸葛長空腦海中全身問號,都牽扯到秘密了,算了,不問了

諸葛長空決定將這件事暫時放在一邊,等到以後找個合適的機會再問問楊旭怎麼回事。

「那明天什麼時候去見見這個雷鳴。」

「時間你定,到時候我過去就是了!」

李乘風揮揮手,給諸葛長空倒了一杯茶,兩人難得有閑暇時光能聚在一起,便以茶代酒,聊了一下午。

晚上,眾人吃罷晚飯看著楊旭幾人加餐修鍊。

一名護衛飛快跑到楊榮榮身邊,在楊榮榮身邊耳語幾句,楊榮榮把護衛打發走,走到諸葛長空身邊:「師父,司馬峰過來了,要見你!」

諸葛長空一聽,眼睛瞬間發亮,也不看楊旭五人訓練了,和楊雄、飛雪說了一聲,帶著楊榮榮便把司馬峰接了進來。

此時的司馬峰正在書房中走圈圈,看見諸葛長空兩人到來,兩步迎了上去

「諸葛叔叔,您需要我們查的東西都在這封信裡面,你看一下吧!」

司馬峰拿著一個厚厚的信奉,看著諸葛長空,沒有遞過來的動作。諸葛長空心裡跟明鏡似的:「放心,答應你的事情,我一定會做到!」

「您客氣了。」司馬峰臉上閃過一絲激動,將信封遞了過去。

諸葛長空打開信封,看著裡面的內容,臉上怒色一閃而過。

「果真如此!」「咻,咻,咻!」。

懸崖之上略微騷亂了一陣,旋即一陣箭雨猛然破空而出,對着空中的藍鷹急射而去。

望着那射來的箭雨,林洛臉色冷冷一笑,剛欲出手將之震退,腳下的藍鷹,卻是雙翅…

《斗破:蟄伏十年,未婚妻雅妃!》一五八章空振!(不訂閱,後悔別怪我!) 「那主人,我也繼續恢複本源之力了。有事叫我就行。」炎龍進入深層恢復后,幽冥玄虎也繼續要恢複本源之力了。

「嗯,你也去繼續恢復吧。等會兒我繼續向中心區域靠近,然後等炎龍化獸后,我們再離開這。去暗夜之森。」

「好的,主人。那長蟲這次把威壓給擴散了。以它魂神級別的威壓,這附近的魂獸和人類應該是不會出現了。所以,主人,你也不用擔心這裏有什麼危險。好了主人我就回去了。」說完就化作了一道黑光回到了戰天殤左手背的六芒星里。

戰天殤感受着體內的兩個曾經的神獸不由的搖了搖頭。

「唉,又剩下我孤家寡人一個了。算了,繼續走吧。對了還有血魔呢。」

戰魂看着火堆旁的血魔,戰魂笑着走了過去。

當戰天殤走過去后,血魔立刻就被驚醒了。一對血紅色的眼睛迷惑地看向了戰天殤。

「那個,血魔啊。剛才給你的兩個魂技你能學學嗎?」

血魔點了點頭,然後就把眼睛又閉上了。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后血魔的全身肌肉也和幽冥玄虎一樣蠕動了一下,然後又冒出了七色煙霧把它包圍住了。當煙霧散凈后,血魔出現在了戰天殤的眼前。神奇的是血魔並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

「額。這是什麼情況。怎麼一點變化都沒有。血魔你要是學會了能不能把你的翅膀收起來,把你四階黃獸的氣息給隱藏掉。偽裝成一匹普通的馬?」

那血魔聽見后,甚至眼睛都沒有睜開,一對翅膀就慢慢的進入到身體里了。然後消失的七彩煙霧又再次出現把血魔給包圍住了。下一刻七彩煙霧散凈后血魔的氣息完全消失了,和一匹普通的馬沒有什麼區別了。

「原來是學會了,不過為什麼幽冥玄虎只是一小會兒就學會了。而血魔要需要差不多一個小時才能學會啊?算了管他呢,只要學會了就行了。」

其實戰天殤不知道的是血魔能學會這兩點血脈魂技已經很幸運了。這兩個血脈魂技都是神獸級別的,而神獸級別的血脈魂技只有擁有神獸血脈的魂獸和它同類的魂獸才有可能學會。

而血魔本身擁有的是聖獸血脈,正常情況下聖獸血脈的魂獸是不可能學會的。但是血魔的體內是擁有魔王的血脈,魔王的血脈是神獸級別的血脈。這才讓血魔可以學會。

「好了,血魔。起來我們走,繼續向中心區域前進。」

當戰天殤說完后,那血魔還是在地上趴着,眼睛都沒有一點要睜開的意思。

「哎呦我去,這血魔好厲害,鳥都不鳥我。」看着沒有服從他命令的血魔,戰天殤頓時感覺到了一絲的不爽。

就在戰天殤準備動我契約力量的時候只見血魔的身上紅光大放,這情況戰天殤當然認得了。正是和昨晚上情況一樣,血魔又再次進階了。這次進階就是五階黃獸級的了。

當血魔進階完成後就立刻起來了,當起來后看着身前的戰天殤又用臉在戰天殤的身上蹭了蹭。然後扭頭示意讓戰天殤坐上去繼續出發。

「差點誤會它了,原來它是到了即將突破的境界點了。這才抓緊時間的煉化精血,看來是我錯怪它了。」戰天殤想通后不由的有些內疚。「我就說嘛,一隻這麼單純的魂獸幼崽認主后又怎麼會不理主人呢。」

戰天殤搖著頭笑了笑,便跳到了血魔的背上,拍了拍血魔的脖子。血魔會意繼續向那最後一座山走去了。

……

當走到那最後一座山的山腳下后,血魔突然嗅了嗅空氣。然後向旁邊的一片野果林走去了。

戰天殤騎在血魔身上看着血魔突然改變了方向雖然感到疑惑,但是這次並沒有一點不樂意。

因為,自剛才的事情后。戰天殤發現他根本不了解血魔,所以他現在不會幹涉血魔的行動。最重要的是戰天殤知道血魔不會害他。

「這次也可能是那邊有什麼吸引它的什麼東西吧。」戰天殤看着野果林深處走過去的血魔不由的想着。

當他們走到野果林的中間后在一棵野果樹下,戰天殤終於找到了血魔來這的目的。

在那棵樹正側躺着一隻小小的魂獸,而這隻魂獸的樣子分明是一隻小狐狸。只不過現在好像已經昏過去了。

這隻小狐狸加上尾巴大約也只有半米長,樣子像極了戰天殤以前在地球上看到的北極狐的樣子。只不過它的耳朵上的毛是火紅色的,還有就是它的尾巴尖端十分之一都是和姚海送他的那枚空間戒指上的空間之石的顏色是一模一樣的。都是黑色上面泛著點點星光的。

而在這個小狐狸的旁邊正有一個野果子和十幾顆魂晶散落在它的四周。而它的身上正在散發着很不穩定的氣息。

這正是當初搶走戰天殤魂晶的那隻魂獸,戰天殤也終於明白為什麼血魔會走到這來了。原來是為了出口氣啊。

「幽冥玄虎,醒醒。看看我們發現了誰。」

「幹嘛啊,才剛睡着。」幽冥玄虎剛一出來就忍不住開始發牢騷了。「呦,原來是它啊。這小子不是跑的挺快的嗎?咋在這就睡下了。」

「幽冥玄虎,你認識這是什麼魂獸嗎?怎麼跑的那麼快?」

「額,主人。這你不是欺負人呢嗎?我都說過了,我對這裏的魂獸不了解。不過我雖然不認識它是個什麼魂獸,但是從它吃了二十幾顆魂晶現在隨時會突破和它現在正用的血脈之力抵抗那長蟲的威壓來看,這絕對是一隻擁有聖獸血脈的魂獸。」

「至於為什麼跑的那麼快,從它尾巴後面的顏色就可以看的出,這應該是一隻空間屬性的魂獸,而它應該用的是空間跳躍,才可以跑的那麼快。只不過因為那長蟲的神獸威壓再加上它現在的情況很不穩定才還被那長蟲的威壓給擊昏。」

「聖獸血脈?那我可不可以把它也當收做契約魂獸呢?」

「當然可以,當初只不過是讓血魔屈服才用了我和長蟲的本源之力,現在它已經昏了過去。自然以我神獸之名可以幫主人你完成起誓了。」

「那事不宜遲。來吧。」戰天殤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另一個聖獸血脈的契約魂獸了。

「好的主人,你先把血滴到它的魂印上。」

戰天殤迅速的從血魔背上跳下來,走到了那小狐狸的面前,滴了一滴血在那小狐狸的魂印上了。

「我玄冥,在此以神獸之名為主向契約神起誓。」

「願我主戰天殤,和眼前的這隻魂獸結成主僕契約,即可生效。」

然後就和上次一樣一條紅線把戰天殤和那隻小狐狸連接到了一起。

「好了,主人那我回去了。有事叫我。」做完契約后幽冥玄虎就又回去了。

作者說0/200

2000-2020中文在線 轎車在杜梅岬莊園的貝殼別墅前停下,西蒙沒有立刻下車,而是對身旁的莎拉道:「我讓人送你回去。」

莎拉·米歇爾·蓋拉愣了下,疑惑中帶着失望的望着西蒙。

西蒙對前排的司機吩咐了一句,見女孩很快轉為可憐兮兮的表情,伸手捏了捏她的小下巴,道:「今晚不太方便,有時間的話,帶你去歐洲玩。」

莎拉依舊不太明白,卻是抓住西蒙收回的大手握了握,道:「那麼,西蒙,我們說定了。」

西蒙笑着點頭:「當然。」

司機在外面拉開車門,見西蒙要下車,女孩小身子又湊過來一些,道:「可是,西蒙,我怎麼聯繫你啊?」

「我會聯繫你的。」

西蒙說完下車,再次對司機囑咐了一句,就像別墅走去。

莎拉·米歇爾·蓋拉很想鼓起勇氣追出去,只是還沒有動作,司機就將車門關上,她只得重新坐好,透過車窗望着西蒙走向那棟經常出現在報紙雜誌頁面上的貝殼別墅。

前排司機禮貌地問詢打斷了莎拉的怔怔出神。

女孩連忙回應着,待車子發動,看不到那個男人,又有些嚮往地打量這座夜色中註定只能驚鴻一瞥的莊園。

西蒙清楚自己身邊一直都有一些眼睛盯着,這裏是加州,莎拉·米歇爾·蓋拉卻只有15歲,即使女孩本人願意,也難保將來不會被人抓住把柄做文章,惹一些風波出來。

身邊根本不缺少女人,沒必要埋下這麼一顆定時炸彈。

其實也是最近太忙,否則今晚可以像以往那樣帶女孩飛去其他州,美國各州法律是不同的,諸如猶他州或者華盛頓州等很多區域,12歲就可以結婚。

A、B、D三女在東海岸,杜梅岬這邊最近是娃娃臉的佐伊·帕克斯和胸脯很惹眼的伊莎貝爾·鄧恩照料西蒙日常。

西蒙進入別墅,伊莎貝爾就迎了過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