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宇說:「卧槽,你怎麼玩cosplay,扮演唐僧?」

二當家說:「主人很痛,我打扮成唐三藏的樣子,讓主人開心,減輕疼痛。」 林宇豎起大拇指:「你對我娘子的忠誠度,比對至尊寶的忠誠度高出十倍!」 春三十娘產生陣痛,尖聲大叫。 與此同時,牛魔王率領眾多牛兵,押送白晶晶,抵達盤絲洞。 趁牛兵不備,白晶晶擺脫控制,甩掉了

二當家說:「主人很痛,我打扮成唐三藏的樣子,讓主人開心,減輕疼痛。」

林宇豎起大拇指:「你對我娘子的忠誠度,比對至尊寶的忠誠度高出十倍!」

春三十娘產生陣痛,尖聲大叫。

與此同時,牛魔王率領眾多牛兵,押送白晶晶,抵達盤絲洞。

趁牛兵不備,白晶晶擺脫控制,甩掉了牛魔王。

白晶晶飛快地跑到密室區域,聽見嬰兒的啼哭聲,她忙躲在石柱子的後方。

只見春三十娘抱著一個嬰兒,靠在林宇的懷裡。

二當家蹲在旁邊,清洗盆內的毛巾。

春三十娘說:「孩子出生了,給他起個名字吧。」

林宇笑呵呵地說:「你既然喜歡唐三藏,兒子就叫唐三藏吧!」

白晶晶嗖地襲來,藐視春三十娘。

林宇驚呼:「白晶晶,你沒死?」

白晶晶冷笑:「師姐,你動了凡心,跟林宇好上了,還生出孩子!」

春三十娘說:「確實是我生的孩子,不過,不是跟林宇,而是跟至尊寶!」

「什麼?」白晶晶的臉色劇變!

春三十娘說:「林宇,你告訴她,孩子是誰的?」

為了推動劇情的發展,林宇只得撒謊,刺激白晶晶的神經:「這孩子,是春三十娘跟至尊寶所生!」

猶如晴天霹靂,擊中白晶晶。

她站立不穩,暈倒在地。

嘩啦啦……牛魔王領著眾多牛兵,氣勢洶洶地趕來。

牛魔王狂笑:「哈哈哈……唐三藏轉世了,我老牛的運氣好,終於找到唐三藏了!」

春三十娘一驚:「你……你說我的孩子……是唐三藏?」

牛魔王說:「正是!吃了唐三藏,我就能長生不老,成為神仙!哈哈哈……」

春三十娘不由地低頭,看著懷內的嬰兒。

林宇忙提醒:「娘子,他是你親生的孩子啊!」

春三十娘萬萬沒想到,夢寐以求的唐三藏,居然投胎轉世,成了她的親生骨肉!

虎毒不食子,妖怪也不例外。

更何況,春三十娘是修鍊成精的千年蜘蛛,她法術高強,道行頗深,具備理智。

「唉……」春三十娘無奈地嘆了口氣,「造化弄人!這輩子,我吃不了唐僧肉……」

林宇的心裡踏實幾分,擋在春三十娘的面前!

「娘子!你帶孩子先走!我對付牛魔王!」

春三十娘果斷地把嬰兒遞給林宇:「你保護咱們的孩子!我來搞定牛魔王!」

林宇說:「不行!你和白晶晶聯手都打不過牛魔王,現在單槍匹馬,肯定被牛魔王狠虐!我不能眼睜睜地看你去送死!」

「少廢話!快走啊!」春三十娘抽出寶劍,撲向牛魔王!

林宇忙把嬰兒交給二當家:「你抱著孩子,找機會躲進密室!」

說完,林宇騰空而起,使出丐幫絕學《降龍十八掌》,攻向牛魔王!

。 飛機入雲霄。

空姐時不時過來送吃的,褚澄都一一堆在王美兔的面前。

王美兔不喜歡吃零食,褚澄在旁邊一一記錄到手機忘備錄里。

還沒等褚念橙回信,王美兔已經在靠墊上睡著了。

空調冷氣涼呼呼地吹,她冷得縮了縮脖子,把衛衣帽子帶到頭上。

沒一會兒,感覺有什麼包裹住了她。

強大的意念使她想要醒來一看究竟,但終究還是抵擋不住困意,時間像是過了一個世紀之久,她才掙扎著起來,發現自己身上多了一條毯子。

毯子的另一端被攥在褚澄手裡,男人也在睡覺。

鴨舌帽壓扁了他的頭髮,乖順地貼在腦袋上,像是有汗似的。

他的五官其實不算多少好看,但是整體來看,卻是一個睡顏乖得要命的男孩子。

溫野和他相比,無論是單論五官還是長相,都顯得鋒芒太盛了。

耀眼地讓人覺得不真實。

不然怎麼說人就是天生吃明星這碗飯的呢。

若要是有人想要獨佔他,都覺得是褻瀆。

褚澄就剛剛好。

刨去出身,就是校園裡長相頗為好看的男孩子,追求他的人會很多,也很適合談戀愛。適合給波瀾不驚的校園生活增添那麼一點小漣漪。

反觀溫野,他身上的光芒太盛,普通人根本罩不住。

自身帶著生人勿近的氣場,大多人會覺得有距離感,不敢輕易靠近。

王美兔有時候的心情和溫野的粉絲是一樣的,她也很想知道,溫野往後會找什麼樣的女孩子相伴一生。屬於天之驕子的女朋友會是什麼樣的。

王美兔想著翻了個身,眼睛眺望向茫茫白霧。

時禕到底是怎麼回事?

方陽在眾人眼裡已經是舔、狗的最高境界了,怎麼他們倆之間還能有什麼仇什麼怨。

總不能是因為褚念橙?可是他們仨按照道理來說不是早認識么。褚念橙又比大家都小那麼多。王美兔的思緒一下子回到褚念橙剛來劇組的那個夜晚,從她和方陽說話的態度來看,確實對時禕的印象應該不太好。

可是別人的事情,要她怎麼管呢。

她正想著,旁邊突然響起窸窸窣窣一小陣動靜。

褚澄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醒了,拿著手機正在發獃。

王美兔他的手機聊天界面,瞬間想起什麼來,低頭去解鎖自己的手機。

褚念橙已經回她信息了。

-截個圖給我哥

-方陽和溫野那邊不好說,讓我哥替他們注意點

-不好意思,性單戀,沒有談戀愛的興趣

-美麗姐,商人本性還是唯利是圖,如果你作為我的嫂子出面,看在你的面子上,家裡可以隨便捧一個

-但是如果單純是歐陽自己的話

-一個過氣男星,還要維持他頂流時候的資源,世界上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你這次去他省的影視城可以看看,每天有多少人為了夢想在等那麼一個出頭的機會

-比他年輕比他帥比他有前途比他有能力的數不勝數

-除非有戶口本上的關係,不然我再喜歡一個明星也不可能拿別人的資源開玩笑,給一些人走後門

-當然,事情也不是沒有商量餘地的

-除非你讓溫野的商業約簽到橙光,買一送一,歐陽簽了橙光之後,自然也不會虧待他

-但是要是想和溫野同資源也是不太可能的,除非他「老當益壯」?

事情的發展和王美兔想得完全不一樣。

她還以為憑褚念橙的性格是會一擲千金的那種,誰知道,人家比「包公」還鐵面無私。

王美兔:那算了

對面秒回,褚念橙:也不至於啊。雖說商人重利,但是你要是加把勁,可以跟我哥閃婚啊。到時候橙光不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或者……

-你去搞定我哥唄,他要是因為你去求我媽,穿金戴銀女士肯定答應,到時候我還能回公司看看偶像,一舉兩得

王美兔:穿金戴銀?

-好形象!

褚念橙:我爸媽其實平時不這樣打扮,這不是因為要見親家,圖個吉利,可把我給逗的

王美兔納悶:為什麼搞定你哥可以,你不可以

褚念橙:因為家產是要傳給我的,我爸媽從小就教導我,不能為了自己的享樂而不顧底下人的死活

-我哥就是領分紅的公司股東,小股東平日里真要想走個後門,明裡暗裡還算過得去的,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哈哈哈

-意義不一樣你知道吧我好難呀哈哈哈哈哈哈

王美兔跟著她笑,沒一會兒又問:那將來你對象呢?要資源什麼的,也一概按嚴處理嗎?

褚念橙:讓他回自家要去。徇私枉法,老娘要休夫

王美兔:哈哈哈哈哈

收起手機,王美兔臉上的笑容就漸漸收斂了起來。

褚澄放大截圖把手機放在她面前。

「什麼時候知道的?」

「啊?」王美兔不知道他具體在問什麼,她明明白白和褚念橙說得是登機前,時間地點都交代清楚了。難道她沒有截圖完整嗎?「就,在休息室的時候遇見的,就今天。」

褚澄疲憊地揉了揉太陽穴:「我不是問這個事,我是說,喜……喜……當……算了,我再睡會兒。」

那天晚上完全是個意外。

褚澄知道人心不古,尤其是面對時禕這個從小別有用心的女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