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一直陪着你,或者一直想陪着你的人。」

「一則小故事,一幅大師的字,果然是魅力無限,太震撼了。」 「我不認識你,你為什麼牽我的手……臭流氓!」 評委席上,四位評委這時也是連連的點頭。 鍾秀青更是有些眼角濕潤,「其實,越是我們這種年紀大了的人,越是看不得這些文字,聽不得這些故事。」 「老廖確實功力深厚

「一則小故事,一幅大師的字,果然是魅力無限,太震撼了。」

「我不認識你,你為什麼牽我的手……臭流氓!」

評委席上,四位評委這時也是連連的點頭。

鍾秀青更是有些眼角濕潤,「其實,越是我們這種年紀大了的人,越是看不得這些文字,聽不得這些故事。」

「老廖確實功力深厚,先拔頭籌了,接下來,就看楚塵。」張石說道。 晚上九點,宋娉婷正在輔導女兒做作業,突然接到工地出事的電話,她臉色瞬間煞白。

陳寧從書房出來,見到宋娉婷這模樣,皺起眉頭問怎麼了?

宋娉婷俏臉蒼白,顫聲的說:「陳寧,工地出事了。塔吊不知道怎麼傾倒了,還砸在工人們的臨時宿舍上。具體傷亡情況,還不知道。」

陳寧聞言,首度露出凝重的表情,沉聲說:「我們先趕去工地看看具體情況。」

宋娉婷嗯了一聲,讓她爸媽先照顧女兒,然後跟陳寧匆匆忙忙的出門。

兩人驅車來到工地,發現有不少警車跟救護車在,正在忙著把受傷的工人們送往醫院搶救。

讓陳寧跟宋娉婷意外的是,現場竟然有無數媒體記者。

記者們見到宋娉婷這個寧大公司的老總,也是海棠廣場項目的負責人出現。

立即紛紛圍攏上來,噼里啪啦的對著宋娉婷一頓拍照。

同時記者們還紛紛拋出尖銳的問題:「宋總,工地出事,你是不是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宋總,據說你以前是服飾行業的。這次負責海棠廣場項目,出現這樣的重大事故,是不是因為你不專業管理造成的?」

「宋總,工地出現重大事故,你這個老總有什麼對受傷工人或者其家屬說嗎?」

陳寧見記者們如同見到血的食人魚般圍攏上來,他沉聲的說:「對不起,無可奉告。我們來是要處理這次事故災難的,請各位不要阻撓我們,謝謝。」

陳寧說完,強勢的推開面前的記者們,護著宋娉婷進了工地。

工地已經被警方封鎖,工地內,醫生護士們,還有不少消防隊員,正在把傷者送往醫院搶救。

宋娉婷望著傾倒的塔吊,還有被塔吊砸成廢墟的臨時宿舍,以及那些渾身鮮血被抬出來的傷者們,淚水一下子就迷濛了眼睛。

此時,工地的負責人洪大祥,滿頭大汗的跑過來,顫聲說:「宋總!」

宋娉婷反手抹掉眼淚,她知道現在不是哭泣的時候。

很多事情等著她處理,很多傷者等著她救命,她堅強的說:「老洪,怎麼回事?」

洪大祥哭喪著臉說:「不知道怎麼回事,好端端的,塔吊竟然傾倒了,還砸在工人們的宿舍上。」

宋娉婷:「傷亡情況如何?」

洪大祥臉色慘白的說:「具體數據還沒有出來,暫時沒有死亡者。」

「不過幾十個傷者之中,有幾個傷得非常嚴重,瀕臨死亡。已經被送到中海醫院搶救,也不知道能不能搶救回來。」

天啊,這麼嚴重!

宋娉婷說道:「不惜任何代價,要用最好的醫療條件,救治所有傷者,一切救治費用全部由公司負責。」

「另外,安撫好工人家屬們的情緒。這次受傷的工人,我跟公司會負責到底。」

洪大祥點頭:「是,宋總。」

這會兒,一個穿著黑色夾克的領導,帶著一幫屬下還有一幫警員過來了。

這個黑色夾克領導正是中海的二把手,市尊之下的市長,馬建濤。

馬建濤臉色也很凝重,他過來就對宋娉婷說:「宋總,你負責的工程項目,出現這樣的重大事故,這件事你要負責。」

宋娉婷咬咬嘴唇:「是我的責任,我絕不推卸,不管是賠償或者坐牢,我都願意承擔。」

馬建濤見到宋娉婷身邊的陳寧,語氣緩和了很多,低聲的說道:「這起事故發生的原因正在調查當中,只有調查清楚了,才知道是誰的責任。」

宋娉婷點頭:「我一定配合調查。」

馬建濤嘆氣道:「沒想到工地出現這樣的安全事故,現在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暫時沒有死人。」

「不過我很擔心在醫院搶救的那幾個重傷者,如果死人了的話,尤其死亡超過三人,那性質就嚴重了。」

「我有可能被問責,宋總你也要有心理準備。」

宋娉婷堅強的說:「我不怕負責,我只希望受傷的工人能夠挺過來,對他們的家庭來說,真是太悲劇了。」

千千 仙域討伐化骨龍神在即。

無數強者重裝上陣,千聚雷並沒有拒絕他們一起破滅化骨龍神老巢的請求。

雖說他的實力已經非常強大,對於擊殺化骨龍神並不在話下,但是在斗羅大陸上,他卻存在束手束腳的限制。

可以說,現在的千聚雷,只要是動起手來,一旦使用些什麼神技,直接就像是「核彈爆破」一樣,亂星河裡和火凰王打打架也就罷了,在斗羅星上如果得到展現,恐怕誰都別想活了。

但儘管如此,化骨龍神也必須得清除掉。

作為長期影響影響著千聚雷身邊人安危的化骨龍神,如果放任他這麼存活下去,就像是腫瘤一樣,越來越難以根治。

只是,哪怕是曾經萌芽狀態下的化骨龍神,諸神都沒能徹底鎮壓,最終只得封印在凰族結界之地。

而現在,千聚雷的目的,則是要將化骨龍神,徹底拔掉。

對於這種決心,千聚雷歷來都是有的,當然,為此他也是製造了大量的周密計劃,否則,也不可能輕易離開仙域,往斗羅星極北深淵而去。

而千聚雷這一去,勢必會帶走星斗仙域數之不盡的強者。

這一場硬戰,絕對不會簡單。

然而,就在千聚雷與眾人悉數離開了仙域之後,星斗大森林的虛空中,一道黑影掠過,然後,以一種極端犀利的空間穿透術法,進入了仙域之中。

即便是千聚雷帶走了無數強者,但是除了遠赴極北深淵的強者之外,仙域內部,照樣還擁有相當規模的魂師。可即便是他們,都沒有一人,發現這個黑影的存在。

而這道黑影速度之快,彷彿對仙域內部構造極其了解,根本沒有瞎走,徑直就朝著千塵的中心庭院而去。

他的目的,赫然在此。

然而此時,即便是守護在此地的千仞雪,竟然都未曾察覺。

也不是千仞雪馬虎大意,而是這黑影虛幻未定,很難察覺出來,即便是他就在你眼前掠過,也彷彿沒有任何氣息,就像一溜煙閃過一般。

此人,為「龍神暗影」,正是化骨龍神的影子,他幾乎有著化骨龍神一般的實力,而且極其善於影藏自己。

能夠藏匿於虛空,偽裝成太陽光,更能融合到萬物的陰影之中,活脫脫就是一個超然追蹤者。

可以想象,千聚雷打造的仙域,即便是神明都不能硬闖,而他卻可以直接瞞過仙域結界進入其中,可見其手段相當非凡了。

此時的千塵,正在閉目養神,幼小的他,刻苦鑽研修鍊的樣子,簡直比過去幼年時期的千聚雷,還要努力一分。

為了早日橫渡虛空,回到故鄉,千塵自然需要好好努力。

而且,就算他想要懈怠,仙域中快節奏,也容不得他停下來。

從他三歲開始,就除千聚雷與千仞雪以外的,更多的老師培養他的成長了。

可以說,但凡你想得到的人,都對千塵有過指導,包括隱居未出的毒斗羅,都曾在千塵三歲時,為他手把手教學了煉丹手法。

至於其他的老師,獸神帝天,深海魔鯨王,柔骨兔,天青牛蟒,劍斗羅,七寶琉璃宗,藍電霸王龍家族……

千塵的學習範圍之廣,加上他自己很多地方,都能夠一點就通,簡直比千聚雷小時候還要全能,若不是他所在的星斗仙域安靜安全,他恐怕也能走出父親千聚雷那樣驚天動地的大事。

這刻的千塵,凝神修鍊狀態下,赫然將腦海中的系統形象展現了出來。

他腦海中的系統形象,竟然是一條金龍,不斷的在千塵腦海中盤旋著,彷彿不累一樣。

就在突然間,千塵心頭一動,他的氣息突然一沉。

「升級了!終於啊!」

千塵心頭一喜。

他現在不過六歲,升級為85級魂斗羅了,可以說這種程度在斗羅大陸非凡天才了,但是他卻感覺是自己拖了後腿一樣。

升級之後,千塵深深吐了口濁氣,周身氣息也直接凝實了一層。

「一定要趕在母親和父親回來之前突破封號斗羅,給他們一個驚喜!」

千塵暗暗想到。

不過,就在他打算繼續修鍊之時,突然,他那幼小澄澈的雙眼,突然無意識的看到了身前的虛空,扭曲了一下。

「誰!」

千塵猛地站了起來,警惕的說了一句。

與此同時,千塵身上的氣息也是瞬間爆發了出來,身體表層上,瞬間湧現出了濃濃火焰,赤焰火凰王武魂,更是直接浮現在幼小的千塵身上,赫然是一隻展翅欲飛的火鳳凰。

鳳吟聲不止,此地空間瞬間溫度攀升,濃烈的鳳凰火焰,直接將隱藏在虛空中的龍神暗影給逼了出來!

「我縱橫神界都未曾被人察覺,今天竟然在你這個小鬼面前失了手!」

這時候,虛空中一個滿臉憔悴的男子浮現,此地的溫度攀升,讓他無所遁形。

男子眼眶深陷,雙眼布滿血絲,頭髮有些凌散,就在站在千塵旁邊的一株盆景所在,當隨著火鳳凰的火焰蔓延過來時,直接烤得那男子頭髮倒卷。

「此子才六歲,竟然就有如此驚心動魄的實力,該死!」

龍神暗影可以與化骨龍神本體直接交流,甚至,他的視野可以共享給化骨龍神本體。

在這一刻,化骨龍神也是微微驚嘆,隨後給龍神暗影,下達了謀殺任務。

千塵必死!否則化骨龍神無法安心!

如果是剛剛出世時千塵,化骨龍神還曾想著將他擄到龍神深淵來自己培養,未來成為一方大殺器,甚至可以代替或者超越曾經的火凰王。

但是由於千塵出世以及隨後的六年時間,千塵身邊時時刻刻都有千聚雷保護,更有數不勝數的強者,里三層外三層的庇佑,即便是化骨龍神,也沒有機會得逞。

直到千聚雷眾人離開星斗仙域,龍神暗影終於行動。

可是現在六年過後,一切已經晚了,看到千塵的時候,他的眼中,也就只剩下殺意了!

不過,龍神暗影不是傻子,就這麼單純的在千塵所在的地方對他進行正面對抗的話,只怕會引起很大動靜,到時候就得不償失了。

所以,為了安全起見,他張開雙臂,目光微凝:「寂靜領域!深淵法則!」

一瞬間,整個房間,乃至整個庭院,直接安靜得沒有一絲的聲音,死一般的沉寂。

(本章完) 話音剛落秦維傑心一橫,直接衝出了幾人構建起來的『守護屏障』。

「維傑!!」

身後傳來幾聲驚呼,是湯姆與伊蓮娜的聲音,但秦維傑此時完全當做沒聽見,一股腦的沖了出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