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這位肯定就是大金翅驕子,既然扶桑神樹就是他夜晚休息的地方,也就等同於是主人回來了。因此,衛風在一刀擊退對手之後,展翅飛出了戰場。

如此同時,那些圍攻衛風的眾天神,見是大金翅驕子來了,也趕忙收手退到一旁,等待着上司的命令。 只有太乙天尊,依舊是假裝着不知道,加緊向涉水發起了進攻,恨不得趕在大金翅驕子發飆之前,迅速解決掉對手。 那隻九頭怪獸,見到自己的主人依舊還在戰鬥,壓根就無視金翅驕子的存在,繼續與榆木糾纏着

如此同時,那些圍攻衛風的眾天神,見是大金翅驕子來了,也趕忙收手退到一旁,等待着上司的命令。

只有太乙天尊,依舊是假裝着不知道,加緊向涉水發起了進攻,恨不得趕在大金翅驕子發飆之前,迅速解決掉對手。

那隻九頭怪獸,見到自己的主人依舊還在戰鬥,壓根就無視金翅驕子的存在,繼續與榆木糾纏着。

這讓大金翅驕子怒不可遏,只見他無比憤怒地呵斥道:「太乙天尊,你若是想要殺人的話,還是請你換個地方,別玷污了我休息的地方!」

「大金翅驕子可能是錯怪本尊了,是這三個人率先跑來,汲取扶桑神樹的靈力,本尊奉神帝玉旨前來阻止,而不是前來殺人的,還請大金翅驕子明查。」太乙天尊一邊回應着,一邊絲毫沒有放鬆對涉水的較量。

「嗯,是嗎?」大金翅驕子瞅了瞅衛風,猶豫地繼續問道:「你不就是那個凡人衛風嘛!怎麼又跑到這裏來鬧事啦?」

衛風見對方主動詢問,便趕忙上前回應道:「回稟金翅驕子的問話,眼下地魁人境正遭受着妖人的陰謀破壞,特來藉助火性神木扶桑,去拯救黎民百姓,如有冒犯之處,還請你原諒。」 第二天,在張若塵的帶領之下,一行人,向黒木原的深處行去,很快就遇到樹人一族的一位王者。

這一株樹人,高達一百三十二丈,宛如一尊參天巨人。

它已經生長了三千四百多年,堪比一位魚龍第三變修士的實力,在樹人一族,足以被稱為「樹人王」。

「呼!」

見到張若塵,樹人王頓時暴怒,大吼一聲,霎時間,整個山嶺之間,湧起呼嘯的颶風。

「域外死神,你屠殺我族的族人,今日,本王要將你碎屍萬段。」

經過昨晚一夜的發酵,樹人一族遭到大肆屠殺的消息,早就已經傳遍黒木原。

這一株樹人王,帶領了兩株千年樹人,還有數百株百年樹人,就算專門前來對付張若塵這個域外死神。

樹人王卻不知,張若塵也是專門來找它。

殺死一株魚龍第三變的樹人,可以積累十萬點軍功值,只是想想,就讓張若塵頗為興奮,充滿戰意。

魚龍第三變和魚龍第二變,看似只相差一個境界,實際上,有着巨大的差距。

即便是裴紀那樣的強者,能夠輕鬆擊敗魚龍第二變的修士,但是,他若是遇到魚龍第三變的修士,也只能逃命。

張若塵倒是與魚龍第三變以上的修士交過手,但是,那是借住舍利子的第一重封印的力量,暫時獲得強大的力量。

舍利子第一重封印已經解開,力量也已經耗盡,張若塵想要再次獲得那種力量,就必須要突破到魚龍境,解開舍利子的第二重封印。

所以說,這一次,是張若塵真正意義上第一次與魚龍第三變的強者交鋒,到底能不能擊敗那一株樹人王,就算是張若塵也沒有絕對的把握。

大戰一觸即發,站在樹人王後面的兩株千年樹人,先一步沖了出去,攻擊向張若塵。

兩株千年樹人,生長了兩千多年,堪比魚龍第二變的修士。

「唰唰。」

其中,一株千年樹人,控制了七根藤蔓,就像是手持七根鞭子一般,不斷抽擊出去。

藤蔓的表面,覆蓋着一層耀眼的火光,發出「啪啪」的聲音。

不是普通的藤蔓,而是修鍊千年的藤精,火蔓藤。

七根火蔓藤的力量,與千年樹人的力量,相輔相成,形成巨大的破壞力。只要是被藤蔓擊中,就連數十米高的石壁,也會在瞬間,轟然垮塌。

張若塵不斷施展身法,避開藤蔓。

突然,他向前一衝,不停變化身形,穿過七根藤蔓,飛落到千年樹人的一根樹枝上面。

「給我去死。」

在那一位千年樹人的控制之下,七根火蔓藤,就像是七條擁有靈性的火蟒,在樹枝間穿梭,將張若塵的雙手、雙腳纏了起來。

藤蔓,越纏越緊,將張若塵的身體包裹得密不透風。

那一株千年樹人大笑一聲,控制數十根尖銳樹枝,就像是數十根長矛,露出鋒利的尖部,向被藤蔓包裹的張若塵刺了過去。

突然,那一團藤蔓之中,發出一聲刺耳的劍鳴。一道劍光衝出,隨後,無數劍氣向四面八方涌了出去。

「嘩」

七條火蔓藤全部斷裂,變成一截截碎木,飛了出去。

張若塵手持沉淵古劍騰飛了起來,隨後,急速轉身,一劍向那一株千年樹人劈了下去,只聽見「哧哧」的聲音。

下一刻,張若塵已經站在千年樹人的下方,而那一株千年樹人卻被劈成兩半,向左右兩邊倒了下去,灑落下大片鮮血,就像血雨一樣,將大地染紅。

另一株千年樹人,看到域外死神竟如此兇悍,頓時被驚嚇住,停下腳步,道:「樹人王,域外死神太可怕……」

「是嗎?你閃開,我來會一會他。」

樹人王的速度很快,眨眼之間,就衝到張若塵的面前,揮動兩隻磨盤那麼粗的樹枝,向張若塵擊了過去。

張若塵縱身一躍,從兩根樹枝之間傳過去,飛了起來,道:「樹人一族的防禦力的確很強,但是,攻擊力卻很弱。樹人王,你不是我對手。」

「可惡的域外死神,速度太快了!」

樹人王感覺到不小的壓力,不僅調動樹枝,將樹根也給調動了起來,就像是化身為一個千手千臂的巨人,不斷向張若塵發起攻擊。

樹人王雖然沒有修鍊過武技,但是,能夠活三千多年,對天地規則肯定有很強的認知,任何一次攻擊,都會帶有目的性和殺傷性。

「不愧是樹人王,攻擊力也如此強大。」

張若塵並不和樹人王比拼力量,而是,不斷揮劍斬出去,想要借住沉淵古劍的鋒利,斬斷樹人王的樹枝和樹根。

但是,樹人王卻十分聰慧,每一次攻擊都刻意避開劍鋒,直接攻擊向張若塵的肉身,不是擊向後背,就是擊向頭部。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施展御劍術。」

張若塵將沉淵古劍打了出去,穿過一根根樹枝,直接攻擊向樹人王的樹榦。

「嘭!」

一根水桶粗的樹根,從泥土中衝起來,揮了過去,擊在沉淵古劍的劍背上面,將沉淵古劍打飛了出去。

張若塵冷哼了一聲,伸出一根手指,調動精神力的力量,向樹人王點了過去。

「哧哧!」

天地靈氣立即轉化為一縷縷紫色的電光,電光相互交匯,形成一條巨大的閃電,劃破蒼穹,擊在了樹人王的身上。

頓時,樹人王發出一聲慘叫,全身變得焦黑。

它攻擊出去的樹枝和樹根,也在此時,變得遲緩了一下。

就這一瞬間,張若塵抓住機會,衝到樹人王的下方。

「嘩!」

沉淵古劍飛了回來,落入他的手中。

張若塵毫不猶豫,一劍斬了出去,將樹人王的樹榦,攔腰斬斷。

「不……」

樹人王大吼了一聲,在臨死的那一剎那,控制兩條樹根,向前一擊,打在了張若塵的胸口。

「嘭嘭!」

樹人王的臨死反擊,蘊含了它的畢生力量,擊穿張若塵的護體天罡和龍珠的防禦力量,將張若塵打得口吐鮮血,倒飛了出去。

張若塵單膝跪地,捂著胸口,嘴裏不斷湧出鮮血,只感覺五臟六腑火辣辣的疼痛,就像是火焰在燃燒一樣。

「大意了!樹人王的實力,何等恐怖,我居然沒有想到它臨死之前的反擊,今後,一定不能再犯這樣的錯誤。幸好有龍珠護體,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還好將那一株樹人王擊殺,十萬點軍功值到手……咳咳!」

張若塵咳了兩聲,再次,咳出鮮血。

那一株千年樹人看見張若塵遭受重創,立即沖了上去,現在是殺死域外死神的最佳時機。

「嘩!」

它分出一根最為粗壯的樹枝,劈了下去,擊向張若塵的頭頂。

張若塵的眼睛一凝,壓制住傷勢,揮劍一斬,一道劍氣飛出去,將擊落下來的樹枝斬斷。

千年樹人再次分出兩根樹枝,繼續攻擊過去。

「不知死活的東西,難道不知,本皇在此。」

小黑的身上,散發出黑色的光芒,體內響起「噼里啪啦」的聲音,身軀不斷膨脹。

片刻之後,小黑就變得足有十丈高,而且長著一對巨大的雙翼,宛如一座黑色的小山,露出鋒利的爪子和牙齒。

「唰!」

小黑雙爪同時伸了出去,將千年樹人從地底拔了起來,一口咬了下去,咔嚓一聲,將千年樹人的樹榦攔腰咬斷。

隨後,它將那一株千年樹人,全部吞進腹中。

看到這一幕,橙月星使震驚到了極點,「這……這只是一隻蠻獸……」

變身之後的小黑,哪還像是一隻貓,簡直就像是一隻莽荒神獸,抬起頭,可吞日月,踏出一步,可以跨過江河。

它的雙目,就像是兩顆雷球,怒吼一聲:「本皇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

張若塵的目光,向遠處眺望了一眼,看到一片黑壓壓的森林,就像是潮水一樣,向這個方向湧來。

張若塵道:「我們必須儘快離開此地,一大批樹人趕過來了,而且,還有很多千年樹人。若是被它們合圍,就逃不掉了!」

「還不快逃。」

小黑身上的氣勢,瞬間消散。

它的身軀,立即縮小到原來的大小,化為一道黑色的殘影,先一步向遠處逃去。

「組長,你受傷了,我背你。」敖心顏關切的道。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我沒事,你去帶上橙月星使。我們沒必要與樹人一族硬碰硬,先離開這裏。」

張若塵運轉真氣,將受創的臟腑護住,施展出身法,沖了出去。

「轟隆隆!」

沒過多久,這一片林區,響起驚天動地的聲音。

上萬株樹人,就像是一片森林潮水,趕到此地,停了下去。

領頭的五株樹人,皆實力強大,全部都是生長了三千年的樹人王。

「來遲了一步,塔基樹人王,已經被域外死神殺死。」其中一株樹人王冷哼了一聲。

「可惡,給我追,一定要將那一個域外死神給除掉,不然,不久之後,就是我們樹人一族的末日。」

在五株樹人王的帶領之下,樹人大軍繼續追殺上去。

(加更一章,今晚有事,凌晨12點沒有更新,明天白天更新。) 滴滴滴——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