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玄宗的師祖,似乎沒有那麼強的實力,充其量,也就是個仙人境界,哪怕成就了仙聖亦或者仙王,都未必有這般對用劍之道如此清澈的認知吧?

若是真的如此,那這個人就很不簡單。 至少,她應該在前世聽過他的名諱。 可印象裏面,卻沒有一個人能夠與他的特殊性高度吻合的。 「汪汪汪汪......」 難不成是這條狗? 女帝聽到了李天然的叫喊聲,突然下意識地認為是這條狗。 隨即小臉一紅。

若是真的如此,那這個人就很不簡單。

至少,她應該在前世聽過他的名諱。

可印象裏面,卻沒有一個人能夠與他的特殊性高度吻合的。

「汪汪汪汪……」

難不成是這條狗?

女帝聽到了李天然的叫喊聲,突然下意識地認為是這條狗。

隨即小臉一紅。

嗐,天吶,我究竟在胡思亂想什麼呢?

天然就是一隻普普通通的狗狗,以前還認為它能夠成為修行路上的一大助力呢,沒想到到頭來居然會是一個累贅。

它怎麼可能是那位前輩高人啊?

我一定是腦子用過度了,變得混亂了。

「我餓死了啊,這個主人,大清早起來也不給我準備好早餐,看來我又要到寵物商店買狗糧了,不過那個牛肉味的狗糧餅乾可是真的好吃!」

李天然搖晃了一下自己的狗腦袋,然後對着女帝搖了搖尾巴,一下子就跑遠了。

「天然,你跑什麼啊?等等我!」

女帝看着它如同火箭一下就躥了出去,哪裏有心情繼續跟這林興繼續說什麼師祖的事情,馬上就跟在了它的後面。

「什麼?師祖竟然一句話都沒有要對我說的?」

此時的林興備受打擊,自然也就不管這女帝跑遠了的事情。

一下子就癱坐在了地上。

雲蘭在遠處,沒有聽到這兩個人的說話,只看見了這兩人的肢體動作。

還誤認為這兩人發生了什麼摩擦。

於是乎,急忙爬起來,走到林興的身邊,對着他好生安慰道:「宗主大人,您若是寂寞長夜無人陪伴,人家也是可以的。至於這蘇師妹嘛,雖然長得是比人家好看一些,但是淘氣的很,您看看,這才多久功夫啊,她就負氣跑遠了,讓您多難過啊!」

「啥?」

林興有些懵逼,他明明是在懊惱師祖不待見他。

怎麼到了雲蘭這兒,就變成了他寂寞了?

「嘿嘿,宗主大人,您別難過了,我先扶您起來吧。」

他瞪大了眼睛。

看着相貌平平的雲蘭,以及並不突出的小山丘,他是一點兒興趣都沒有。

若是女帝這般說。

說不準,他還真的會半推半就地就煥發第二春了。

可這雲蘭嘛。

雖然長得還行,不太丑,但是比起女帝來說,還是太平庸了些。

甚至連嬴櫻雪的層次都夠不到。

「撒開你的臟手,本座乃是一宗之主,哪裏會有哪些齷齪思想?倒是你,身為縹緲峰的大弟子,不能做出表率作用,反而一肚子裏面的男娼女盜,難不成,我們太玄宗的教義被你學到狗身上了?」

「啊?宗主大人,您莫要生氣了,雖然我撞見了你和蘇師妹……」

「啪!」

林興一個大嘴巴子,直接將雲蘭從山巔給抽到了山腳。

疼得她渾身上下的肌膚青一塊,紫一塊。

「本座警告你,本座十分潔身自好,自從小藍走了之後,對其他女人並沒有什麼異樣的想法,還有,你雲蘭身為縹緲峰的大師姐,就應當自重,給師妹們做出好的榜樣!最後,你在勾引別人之前,首先看看自己有沒有勾引他人的資本,撒泡尿照照自己,配嗎?」

他正在為師祖不待見自己而煩惱不已呢。

這時候的雲蘭上前獻殷勤,不是曹阿瞞尋鄒氏,自找苦吃嗎?

「雲師姐您沒事吧?」

「是啊,我們一起來就聽到宗主如此怒斥你的聲音,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啊?」

「師姐,您就跟我們講一下吧!」

「好!」

此時的雲蘭一雙眸子裏面充滿著憤怒,她並不知道這一切是她自己理解錯誤所造成的,對於宗主如此懲戒她,她非但沒有生氣,更沒有怪罪宗主。

反倒是一個勁地埋怨起了女帝來。

「是這樣的……」

「什麼?那蘇暖暖為了得到明天比試的第一名,竟然不惜用身體去引誘宗主!然後宗主大怒之下,將整個縹緲峰給打成了兩半?」

「可是,師姐,為什麼宗主還那麼說你啊?」

「唉,是我太過於莽撞撞破了他們的這件事,然後誤會了宗主,被宗主這般責罰,也是應該的。」

雲蘭嘆了一口氣,說話間,一條歹毒的計劃,突然在她的腦海中浮現了出來。 ,

第698章

宋三喜,雙眼裏,含着兩片柔和星光似的,笑了。

「我經歷過太多的事情,人世的滄桑,人心的變幻,大抵,還是能察覺到的。」

褚艷點點頭,「三喜哥,你真厲害」

隨後,兩人來到休息區,坐下來。

這裏,是程映雪的實驗室生活區,比較私·密。

和其他的生活區,也是分開的。

這是程教授及其助手,不一樣的待遇。

宋三喜泡了咖啡。

褚艷擦乾了眼淚,嫩·臉透著純。

雙眼,早已哭紅。

她,講了自己的故事。

要說,褚艷也算是個奇人了。

北方人,26歲。

少數民族,本名都不叫這個。

只是為了上學方便,才取了這個名字。

她,沒有北方女人普遍的大骨架、粗獷,皮膚超好。

看上去,跟20歲的大學生似的,特別年輕。

人,也很聰明。

十六歲,就考上了中海醫學院,師從程映雪。

本來,在老家,她有一個幸福的家庭。

上有爺爺奶奶,父母雙親,下有懂事的弟弟。

還有,老家一直在等她的男朋友。

父母都只是工廠的普通員工,日子,也還行。

前年,當地的惡霸,醉酒,駕車。

撞翻了她父親的車。

車上,爺爺奶奶、父母,當場身亡。

但,惡霸找人頂了包,準備賠一筆錢,然後逍遙法外。

褚艷男朋友和弟弟不服,找人家鬧事,發動親戚關係,去上·訪。

結果,發生了大規模衝突。

北方那個小城,少數民族為主,民風極為彪悍。

男朋友和弟弟,在被惡霸帶人一頓毒打的情況下,激情殺人。

惡霸有四個跟班,被他們殺死。

男朋友為了保護弟弟,重傷,不治身亡。

弟弟,被關進去了。

事情鬧的很大,民間都知道。

但,惡霸家勢力驚人,捂得嚴實。

褚艷家的親友、男朋友家的親友,抓的抓,判的判。

弟弟,更是判了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對方說了,兩年之內,兩千萬,再加上褚艷嫁給那個惡霸。

她弟弟不死,所有的親友,都可以提前出來。

所以,褚艷,渴望金錢,卻沒有任何辦法。

她,當然不想說趙老頭的事。

只是,說現在的男朋友很愛她,家裏很有錢。

只是,男朋友想做點事業,成功之後就娶她。

離兩年的期限,還有不到半年了。

對方,不時就會打電話來催錢。

褚艷,一天天心憂如焚。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