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你們先別廢話了,趕緊救孟詩雪老師啊!」

不明真相的同學們,聽著謝苗苗這麼說,一個個是急的不行。 特別是那些男同學,更是急得快要抓狂。 要知道,孟詩雪本就比他們大不了幾歲。 在學生時代,可是這些男同學的夢中女神。 現在和蘇七鋒這樣一個刑滿釋放的人關在一個洗手間里,他們怎麼可能不著急? 「把門

不明真相的同學們,聽著謝苗苗這麼說,一個個是急的不行。

特別是那些男同學,更是急得快要抓狂。

要知道,孟詩雪本就比他們大不了幾歲。

在學生時代,可是這些男同學的夢中女神。

現在和蘇七鋒這樣一個刑滿釋放的人關在一個洗手間里,他們怎麼可能不著急?

「把門踹開!來來來!大家一起踹門!」

眾人紛紛開口喊道。

接著。

四五個男同學同時一起猛烈的踹門。

雖然說這門相當結實,但是被這麼多人猛烈踹了一分鐘,也承受不住,直接被直接踹爛。

眾人破門而入。

可是裡面的畫面展現出來后,卻是令所有人都傻眼了。

這情況,和他們想象的有些不一樣! 可以訂閱,不要看,半個小時候刷新,再看!

北風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

十月的鄯州已經開始裹上了棉襖,不要說夜裡了,單單是白天敢出去走一遭渾身直打擺子。

現在韓元最喜歡乾的事情就是站在那黃土堆積的城牆上望著那連綿不斷的帳篷發表一些感想。

自從韓元第一次登上城牆時候,孫司馬等人聽到那些軍士們說萬年候在城牆上神秘兮兮的念叨著什麼,好像是詩句之後,孫司馬又給自己找了一個事情。

那就是收集韓元的詩詞,當然這時百騎司下達的命令,可以當做是李二的命令。

「老孫,你說著場雪過去,草原上還會有多少人?」韓元望了一眼不遠處的牛羊圈,開口問道。

「你怎麼會想起來這個問題呢,草原上剩下的人越少對我們豈不是越好?」

「這豈不是沒用人能夠對我們產生大的威脅了?」孫司馬把本子揣進了懷裡,有些不解的說道。

韓元輕笑一聲,望著那白茫茫的一片感嘆道,「這片草原見證了多少部落的興亡,在陷入低谷之後,總會有一個屬於他們的雄主引領著他們。」

「對於我們來說,讓他們部落減少並不好,只有讓他們勢均力敵,才是對我們最好的。」

孫司馬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等他回過神的時候,韓元已經邁著步子往城裡走去了。

在鄯州城韓元是親身體驗到了這群戰士們的善意,特別是他們知道韓元阻止了瘟疫蔓延之後。

哪怕是韓元走在街上遇到一群軍士買東西,也會毫不客氣的往韓元懷裡塞一些,搞的韓元很是不好意思。

自己又不能拒絕,這些率真的漢子們表達善意的方法很簡單粗暴,因此韓元都會回贈一些小東西。

哪怕是身上沒有帶,也會記錄下那個營房的,等到回去之後,便會讓人送回去。

韓元漫步在鄯州城的街上,今天是個難得的晴朗天氣。

關塞的天氣十分的詭異,有時候天空正放著晴,忽然就狂風大作起來。

就在韓元路過一家雜貨鋪時候,正打算進去看看有沒有什麼特產,自己回去時候也好帶一些回去。

「紅花遍地百花殘,刀劍寒光將軍散。」一句別具的詩聲突然傳入韓元的耳中,韓元剛停下腳步,正打算看清楚那吟詩人的模樣時候。

一道黑影從韓元面閃過,等到三子等人圍攏上來時候,那人已經消失不見了。

韓元的手中多了一個信封,這讓韓元先是一怔,隨後便興奮了起來。

這難道就是失傳已久的輕功?

牛逼啊!

「軍師,你沒事吧?」三子急忙湊上來正打算上手上下檢查一下韓元呢。

韓元直接推開了三子的手,把手上的信封塞到了袖口裡面,一臉興奮的看著三子問道,「三子,這是不是輕功?」

三子:「……」

軍師你這關注點怎麼那麼奇怪呢?

現在不應該擔心那人對你下黑手了沒有嗎?

「問你話呢?」韓元有些不耐煩的拍了拍三子的肩膀。

「是。」三子還是很老實的點了點頭。

「行,我知道了。」韓元嘿嘿一笑,雜貨店也不去了,直奔臨時住處而去。

經過剛才那一遭三子等人也不敢有一絲的馬虎,急忙跟了上去,把韓元護在了中間。

回到住處的韓元打開了那封信紙,看著信封上的紅花無奈的搖了搖頭。

「什麼癖好。」

隨後打開了信封,入眼還是一張空白的紙張,老掉牙的把戲,沒意思。

「三子,端盆水進來。」韓元沖著門口喊了一聲。

不一會三子就端著一盆水走了進來,他小心翼翼的把盆子放在了地上。

「軍師還是老樣子,六分溫。」

韓元:「……」

我尼瑪,要熱水幹嘛?

嘶,自己好像還沒有試過熱水能不能讓這玩意顯色呢,要不試試?

不過韓元還是放棄了探究科學的想法,畢竟就這麼一份,玩意不行就徹底不知道內容了。

重新讓三子端了一盆水之後,韓元把紙放進水裡,那字體再次浮現了出來。

「客安呼?開始。」

韓元一臉狐疑的翻了一下紙張,仔細的看了一下背面,發現上面沒有一點字跡后,一臉無語的丟在了一邊。

「真有錢。」

這群老鼠還真是無孔不入,就連戒備森嚴的鄯州城都有他們的人。

要知道鄯州城早已經戒嚴了起來,無論白天還是晚上都有巡邏隊巡邏,要想混進來難如登天,而且他還能時刻關注自己的情況。

這紅花衛的勢力有些恐怖了吧?

等到韓元把自己的推測給三子講了一遍之後,三子那直冒冷汗。

在自己和一群兄弟眼皮下面,還能讓人窺探到軍師的情況,而且今天更是在他們眼皮子下把信送到了軍師手裡。

這要是對軍師動了殺心話,那豈不是直接可以悄無聲息的把軍師腦袋給割下來嗎?

「軍師,要不咱們把這事告訴他們吧,這裡畢竟是他們的地盤。」三子猶豫了一下,試探著問道。

韓元聽到這話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三子一眼,這貨竟然願意和唐軍打交道?

要知道這群人不但對李世民恨之入骨,更是連帶上大唐的官員。

「三子,放心,這些人並沒有打算動我,如果有的話,今日你看到的是我腦袋和身體已經分家了。」

「而且這是我和他們之間的較量,若是貿然讓外人知道,我豈不是壞了規矩,到時候才會出現問題。」

「現在他們並沒有這個想法,只是單純的想要和我打擂而已,這是比試,或者說是學術上的較量。」

「既然他們不怕死,那我就陪他們玩玩吧!」

韓元隨後便坐在了椅子上,拿起毛筆蘸了一點墨水,開始龍飛鳳舞的書寫了起來。

「你好,能不能做個人,知不知道這樣會嚇死人啊,人嚇人嚇死人,鬼嚇鬼嚇死鬼。」

「下次有事讓人來通知過,還吟詩閃現送紙,我看你是瘋了。」

「行了,廢話不多說了,浪費墨,你儘管出招,我接著就是了。」

寫完這些之後,韓元放下了筆,隨後覺得哪裡不妥,便直接撕掉了。

然後從旁邊的抽屜之中小心翼翼的掏出了一個木盒子,打開之後,裡面全是一瓶一瓶的液體。

韓元翻找了一會,隨意的拿了一個乾淨的毛筆蘸了一些,然後重新拿了一張紙,再次寫了一遍。

做完這些之後,韓元便把紙重新裝進了那個帶著紅花的信封。

讓你們裝逼,裝逼遭雷劈!

「看見門口那個樹了沒有,掛在上面,我倒要看看他們能不能在你們眼皮子下面把東西給偷走。」韓元把東西給三子。

「哎,終於來了,要不然我都快無聊了死了。」

韓元打開了一旁捆起來的地圖,伏在上面仔細的看了起來,時不時拿起毛筆在上面畫出了一個圈。

「嘿嘿,伏允你個老東西,你肯定在這裡吧。」

「就算有紅花衛的影響,你的本能還是讓你在這裡。」

「不要跑,這裡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三子按照韓元的吩咐把信封掛在了門口的那顆梧桐樹上,然後帶著幾個兄弟躲在了附近的角落。

他倒要看看這群是什麼人,竟然在自己眼皮子下送信。

北風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

十月的鄯州已經開始裹上了棉襖,不要說夜裡了,單單是白天敢出去走一遭渾身直打擺子。

現在韓元最喜歡乾的事情就是站在那黃土堆積的城牆上望著那連綿不斷的帳篷發表一些感想。

自從韓元第一次登上城牆時候,孫司馬等人聽到那些軍士們說萬年候在城牆上神秘兮兮的念叨著什麼,好像是詩句之後,孫司馬又給自己找了一個事情。

那就是收集韓元的詩詞,當然這時百騎司下達的命令,可以當做是李二的命令。

「老孫,你說著場雪過去,草原上還會有多少人?」韓元望了一眼不遠處的牛羊圈,開口問道。

「你怎麼會想起來這個問題呢,草原上剩下的人越少對我們豈不是越好?」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