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晏憫緣就讓她頭疼,都嫁給了太子還針對她。

葉瓏嘖了一下,重重的咬了口包子:「都說女人是紅顏禍水,我看侯爺也分毫不差。」 不過葉瓏還是很放心易衡覺的。 他二人是兩情相悅,葉瓏更相信易衡覺的人品。 他要是真的有心,也不會現在後院還空空如也的。 想到這裏,葉瓏就跟吃了定心丸一般:「她們就算有心,易衡覺也無意

葉瓏嘖了一下,重重的咬了口包子:「都說女人是紅顏禍水,我看侯爺也分毫不差。」

不過葉瓏還是很放心易衡覺的。

他二人是兩情相悅,葉瓏更相信易衡覺的人品。

他要是真的有心,也不會現在後院還空空如也的。

想到這裏,葉瓏就跟吃了定心丸一般:「她們就算有心,易衡覺也無意,不必太過憂心的。」

見葉瓏這般的有恃無恐,洛禽霜語重心長的道:「瓏姐,就算咱們相信侯爺的人品,可是也得提防著啊,萬一有人也像那個晏憫緣似的。」

啪,葉瓏定心丸的藥效瞬間就沒了。

一炷香后。

葉瓏和洛禽霜到了城內最大的布莊,這裏有最時興的布料,還有許多新花樣的裙衫。

葉瓏看着裏面人擠人的樣子,想着是不是應該換個時辰再來。

只是此時想走,也沒了機會。

二人被生生的給帶了進去。

「瓏姐,你到底想要給老夫人送什麼啊?」

「這邊這邊。」葉瓏拉着洛禽霜,便來到了一堆布料前,拿起一塊頗為素雅的拿了起來。

洛禽霜看着這布料的顏色和花紋:「這要是拿來給老夫人做衣裳,怕是太過素凈了吧。」

「不是做衣裳。」

侯府家大業大的,還缺她這件衣裳嗎,更何況,葉瓏也不會做啊。

「是做蒲團。」

「老夫人常年在佛堂裏面待着,是日日都能用刀這個蒲團的。」

從前去佛堂的時候葉瓏聞到過,老夫人的蒲團是錦布包的,雖然柔軟,但是永久了就會變形。

葉瓏摸了摸手下的布料,覺得甚是滿意:「老夫人的年紀大了,我再配製個藥方出來,做成內芯,對夫人的身體也好。」

「這個禮物好,老夫人一定會喜歡的。」洛禽霜稱讚道。

買到了稱心的布料,二人便急匆匆的從布莊裏面出來了。

「你們聽說沒有,今夜可是十二樓選花魁的正日子。」

「張兄,此事滿京城都知道了,還用你說?」

前面幾個男子鬨笑起來,洛禽霜卻是來了興趣,拉着葉瓏放慢了腳步。

被反駁的男子似乎很是沒有面子,便急切道:「那你們可知道今夜這十二樓還請了誰嗎?」

笑聲夏然而至,身邊那幾個人催促道:「張兄,可別賣關子了,趕緊說說吧?」

「哼,今夜這十二樓啊,可是請了菡萏姑娘。」

「菡萏?那不是南曲班子的名伶,只賣藝不賣身的嗎?」

「是啊,菡萏姑娘的四時景名滿京城,今夜也去選花魁?」

「何止啊,今夜還能開嗓一唱,咱們啊,得早些去佔個好位置……」

葉瓏聽着那幾個紈絝子弟聊天,身邊的洛禽霜卻是跟炸開了鍋一樣,晃着葉瓏的手臂只道:「瓏姐!是菡萏姑娘!」

「菡萏姑娘?」

「對對對,是南曲的名角。」

看洛禽霜的星星眼,彷彿追星少女提到了偶像一般。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洪禮築的眼皮跳了跳,突然有了種不好的感覺:「那林總你來這裡是要做什麼?」

林懷塵抬抬手,示意葉清。

葉清將懷裡整理好的合同遞給了李慶:「這是我們公司前不久跟正鑫工廠簽下的合同,聽說貴公司將正鑫收購,為了不耽誤工程進度我們就親自過來對接了。」

如果收購這個廠子,那麼連工廠之前未完成的合同全都都得接手。

不過正鑫工廠之前的生意非常不好,根本沒幾個大單。洪禮築也就沒有特別關注這個方面,只是讓李慶跟趙廠長問了問,也沒聽說他跟林家還有合作……

「洪總您也應該知道,我們公司最近正在進行一個大工程,之前也跟趙廠長簽下了合同。最近工程正開始籌備,這個廠子突然被您收購了,不知道您這邊能不能立刻開始合作呢?」林懷塵捻著手指,十分平靜地問道。

洪禮築聽得一頭霧水,但他也意識到肯定出了什麼問題,連忙翻開合同。可這一翻看,洪禮築的眼珠子差點瞪出來:「……這是什麼合同,我之前怎麼都沒聽說?」

旁邊站著的李慶也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看到洪禮築隱忍怒意的樣子也湊上前迅速閱覽起來。

「怎、怎麼——」粗略看過合同的李慶,覺著自己的嗓子眼兒都緊住了。

「趙陽寅怎麼可能用市價的2倍收購天林工程的所有廢料?怎麼可能用市價的一半,給你們出售材料?!」饒是向來沉穩的洪禮築,也忍不住氣血上涌。

這合同明擺著就是姓趙的跟林懷塵這小子合夥做了個局!

林懷塵收購這個廠子,原本就是為了新工程的實施更加方便,順帶賺點錢。這廠子買到手還得重新整頓、安排生產線,對於不擅長做廢材加工廠的天林而言,如果只是為了盈利,必要性不大。

現在可倒好,他花高價買下了廠子,還得辛辛苦苦運營,本想著說不定還能從林懷塵身上撈一筆,現在看來前期還得他自己搭錢!

「今年年底,天林的新工程就會開始動工,您這邊到時候也會正式開始運營吧?」林懷塵的臉上雖看不出得意,但那副認真又懇切的模樣更讓人憤怒。

「這合同我們得重新——」李慶忍不住開口想要抵賴,就算打官司也得把這塊膏藥扯下去,天林的那個新工程實在太大了,正鑫又是在重建的前期,如果接下這一單絕對會被搞垮!

卻不想,洪禮築打斷了李慶,還轉移了話題:「林總身邊這位,就是您的新秘書助理吧?」

林懷塵微微頷首,表情逐漸冷峻起來:「這跟洪總有什麼關係?」

「只是一開始沒認出來這是葉家小姐而已。」洪禮築將合同都合上,放到了一旁,「幾年不見,你們的關係還是那麼好啊。」

這話里話外,似乎在威脅著什麼。

「不過,林總也不用擔心。年底我們會正常開始運營,只是現在我們需要重新確認一下這些合同,不如就讓葉小姐跟我對接吧。」洪禮築盯著葉清,微微笑了下。

恍惚間,葉清似乎又回到了上一世,洪禮築成為她第一位超百萬的大客戶時,也是這樣……

擺著一副虛偽又噁心的笑容。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她喜歡皇甫司寒嗎?

開玩笑,她怎麼可能喜歡…皇甫司寒。

夜醉心的手突然有些發涼,她什麼時候開始沒辦法堅定的說出來不喜歡皇甫司寒這句話了?

心中有一抹情愫悄然而生,腦海中浮現了一幕又一幕的畫面。

月下飲酒,夜空遨遊,迷情的吻,琥珀血鐲…

這個冷漠又霸道的男人不知道何時已經在她的心裡已經有了不可動搖的地位。

「我想可能真的喜歡上他了…」

夜醉心突然無奈一笑,這句話說出來之後整個人有些輕飄飄的,渾身酥酥麻麻。

妙婧托著下巴歪著頭,看著突然有些小女兒姿態的夜醉心。

「哪裡是可能啊,小醉心,看你的眼神早就陷進去了,竟然還不自知。」

夜醉心勾唇一笑,或許是吧。

不過皇甫司寒肯定對她沒有這種心思,他那種性格的男人,神秘又霸道,哪裡會喜歡女子。

想到這,她的嘴角又揚起了一抹苦澀。

「我曉得你在想什麼,之前我也是這般。」

妙婧看出夜醉心的情緒有些微妙的變化,拍了拍她的肩膀。

「不過後來我想通了,只要他沒有喜歡的人,我就可以向他走去,因為太喜歡了,所以有了向前走的勇氣。」

妙婧笑的極其燦爛,即使窗外的驕陽都要遜色半分。

因為太喜歡了,所以有了向前走的勇氣。

夜醉心因為這句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鼓舞,就連前世的那段情傷也緩解了許多。

「若我有機會見到長公主的心上人,定然告知有一名女子在西夏國等他。」

夜醉心輕笑起了身,時間不早了,她該回去了。

「稍等!我這裡有封信,小醉心若是能見到他,一定要幫我交到他的手上,我身在皇宮,多有不便。」

妙婧立刻去梳妝台前翻找,找出了一封信塞進了夜醉心的手裡。

「若有機會,定不負所望。」

說罷,夜醉心走出了房門,腦袋還有一些輕飄飄的。

「娘娘,妙婧長公主與你說了什麼啊,怎麼這般開心?」

見著夜醉心臉上隱藏不住的笑意,綠芽有些摸不著頭腦。

夜醉心笑而不語,徑直往前走去。

天註定她要遇見這個人,就這麼放手也太過遺憾了。

皇甫司寒,醉心要毫不猶豫的奔向你了,你只要回頭便能看見我。

回羿王府的路上,夜醉心滿心歡喜,心裡盤算著如何回禮。

手上的琥珀血鐲沒想到如此珍貴,她定要好好的保存。

「娘娘,葯茗樓重新開張了啊。」綠芽的聲音從馬車外傳來。

夜醉心揚起了帘子一瞧,果然,遠遠地瞧去有一抹熟悉的白色身影。

「停車。」

馬車應聲而停,夜醉心帶著面紗走了下來。

她方才瞧見了月少茗的身影,恰好問問他有沒有見過紫幽草。

紫幽草能治皇甫司寒的失眠症,以這個回禮倒是個不錯的選擇。

「娘娘可是要買葯?」綠芽上前攙扶了一下。

「在這裡等我。」夜醉心點頭,走了進去。

月少茗正在一層與新來的掌柜說話,一扭頭便看見了夜醉心。

即使她帶著面紗,他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