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靜軒嗤笑一聲,上下打量一眼喬天羽:「你放一百八十個心,我對你這種發育不良的小身板,沒興趣!」

喬天羽上下摸摸自己的身體:「發育挺好的啊!該凸凸,該翹翹,哪有不良啊?」 夜靜軒滿頭黑線,連忙移開視線。 這孩子,發育不良的是腦子吧? 在男人面前,摸自己?! 卻聽喬天羽說道:「我真心覺得我發育挺好的,你不喜歡正好,宋哥哥喜歡就行!聖經上說,上帝創造了一個人時

喬天羽上下摸摸自己的身體:「發育挺好的啊!該凸凸,該翹翹,哪有不良啊?」

夜靜軒滿頭黑線,連忙移開視線。

這孩子,發育不良的是腦子吧?

在男人面前,摸自己?!

卻聽喬天羽說道:「我真心覺得我發育挺好的,你不喜歡正好,宋哥哥喜歡就行!聖經上說,上帝創造了一個人時,必定還會創造一個忠貞不渝愛她的人。所以,宋哥哥就是那個忠貞不渝愛我的人!」

夜靜軒:……

狗糧,竟然無處不在!

他擺擺手:「你快去找你的宋哥哥去吧!」

喬天羽卻上前挽住他的胳膊:「二哥哥,你幫了我,我也幫你好不好?」

夜靜軒警惕地望着她:「你怎麼幫我?冒充我女朋友?不可能!我媽知道我不喜歡你!」

喬天羽一笑,說道:「二哥哥,你不就是現在不想相親,不想結婚,卻又無法說服你媽嗎?這樣,你領一個家室不俗,漂亮,而且你很喜歡的女孩,到她面前,打動她,不就行了嗎?」

夜靜軒無語:「如果有這樣的女人存在,我還用發愁嗎?」

喬天羽笑道:「二哥哥,我可以變成一個,滿足你媽所有要求的女人啊!你要相信我的化妝術!」

夜靜軒一怔,驀地想起,第一次見喬天羽的情形。

她那時候,臉色蒼白,眼神無光,就像是一個毫無生命力的布娃娃,和現在活靈活現的她,簡直判若兩人。

他眼睛一亮,遲疑地問道:「能行嗎?」

喬天羽一拍胸脯:「包在我身上!」

夜靜軒遲疑道:「如果我媽真看上了,逼着我們結婚怎麼辦?」

喬天羽怔了下,說道:「也不是什麼難事,大不了我把自己變小一點,未成年。你這不就有理由,把婚禮往後拖幾年了嗎?」

夜靜軒眼眸一亮,瞬間感覺眼前出現一條光明大路。

只是這樣騙他媽,真的好嗎 「哥哥!」

武松聽到武大郎的凄叫聲,一聲大喊,瘋一般的沖了過去。

吳用暗道一聲:「不好!」

也急忙大步沖了過去。

到了監房門口,映入吳用眼帘的,是一幅血淋淋、慘不忍睹的場景。

潘金蓮全身赤裸、渾身傷痕纍纍。

額頭上一個觸目驚心的大傷口,血肉模糊。

脖子上,喉嚨口,更是被割開一條長長的傷口,正在不停的,向外噴著血柱……

地面上,已經流了一地的鮮血。

讓人目不忍視。

武大郎抱住全身僵硬的潘金蓮,悲天蹌地、泣不成聲。

「劉成老狗!」

「老子非扒了你的皮!」

武松怒髮衝冠,瞪著發紅的雙眼,撿起被扔在牆角的,潘金蓮的衣服,遞給武大郎。

轉身衝出監房,一把揪起那名小官,怒吼道:「劉成老狗在哪裡?」

那名小官見武松一副吃人的模樣,嚇得連尿都出來了。

張了幾次嘴,卻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吳用在監牢里轉了一圈,沒有發現劉成的蹤影。

這所監牢是臨時監牢,只是用來在斷案時,關押案件審理過程嫌疑犯的臨時場所,所以,平時只要沒有審理案件,裡面就都沒有人。

突然,吳用發現,在走廊末端牆角,有一個用來排水的小洞,洞口被人用刀磕開,剛好可容一個人出去。

吳用頓時明白,劉成十有八九,就是從這裡逃出去。

急忙喊來武松,指著洞口,告訴他,劉成已經逃出去,現在可能已經搬來救兵,正往這裡趕來。

隨即,也急忙叫武大郎節哀,先衝出衙門,再去追殺劉成報仇。

在吳用的勸說下,武大郎強忍住內心的悲痛,止住哭泣。

輕輕的給潘金蓮穿上衣服,抱著她,臉色蒼白的走了出來。

武松連忙上前,想攙扶武大郎,卻被武大郎推開。

武大郎抱著潘金蓮,雙眼無神,面無表情,一步一步的往出口走去。

武松和吳用,也都黑著臉,默不作聲的跟在他後面。

在監牢外面守衛的西門慶,看見三人走出來,連忙迎上前去。

「有沒有抓到……」

西門慶剛開口,卻見武大郎抱著死去的潘金蓮,一下頓住。

問了一半的話,硬生生吞了回去。

「西門兄弟,是劉成殺了嫂子。」

「劉成跑了,支援的官兵可能馬上就到。快通知王教頭、欒教頭,立刻從西側出衙門,往城門方向撤!」

西門慶聽后,應道:「好!」

看了眼武大郎懷裡的潘金蓮,欲言又止。

轉身跑去招呼王進、欒延玉。

吳用、武松護著武大郎,大步往衙門外衝去。

衙門內的官兵,剛才已經被他們幾個殺的七零八落,所剩無幾。

僥倖未死的,也早已逃離衙門,或者找地方躲了起來。

幾乎不見有人,出來阻擋他們幾個。

連兩位身負重傷的都頭,朱仝、雷橫,也不知躲到哪裡去?

很快,王進、欒延玉、西門慶,也跑了過來,與吳用、武松、武大郎會合,準備一起衝出衙門。

王進、欒延玉,剛才已經有聽西門慶說,潘金蓮被劉成所殺。

此刻,見武大郎抱著死去的潘金蓮,知道武大郎此刻心如刀割,深仇大恨,不共戴天。

二人便靠近武大郎身邊,叫武大郎節哀。

武大郎一聲不響。

那神情,就像聽不到有人說話一樣。

西門慶咬牙切齒道:「大郎哥哥,我西門慶就是找到天涯海角,也要找到那畜生,將他千刀萬剮,替哥哥報這血海深仇!」

武大郎依舊沒有開口。

武松對西門慶道:「多謝西門兄弟!」

吳用自始至終,沒有對武大郎說一句安慰的話,他知道,現在說再多,也安慰不了武大郎。

只有找到劉成,砍下他的頭,祭奠潘金蓮,才能稍解武大郎心頭之恨。

一眾好漢衝出衙門后,便往城門方向撤回。

他們當然不是就此回去。

往城門方向撤回,並非直接出城,各自回家。

而是要到城樓守衛據點,尋找劉成,為武大郎報殺妻之仇。

對吳用、王進他們來說,這次,本來是要幫武大郎、武松,去救潘金蓮。

卻沒想到,歷經生死,救回的,卻是一具被殘忍摧殘、殺害的屍體。

劉成用如此兇殘,沒有人性的手段,摧殘、殺害一個女人,連畜生都不如。

劉成這樣做,已經嚴重觸犯吳用等人的底線。

今天,即使不是為了武大郎,他們也照樣,要將這個畜生不如的敗類,斬首示眾,為民除害!

突然,吳用聽到前面一陣喧鬧。

伴隨著大隊人馬的腳步聲

吳用知道,是劉成,帶領守衛城門的官兵趕過來了。

「來得好!」

吳用大喝一聲。

轉頭看了眼武大郎,見對方此刻仍舊神情獃滯,雙目無神。

已經是萬念俱灰、生無可戀。

不要說去上陣殺敵,就連有人拿刀砍他,估計都無法躲閃。

便對武松道:「武松兄弟,你負責保護大郎,不要讓人傷了他。」

武松劍眉直豎,恨不得立刻衝上去,一刀砍下劉成腦袋。

但看到身邊的武大郎,懷裡抱著潘金蓮,直愣愣的站著,雙目無神,心裡一陣酸痛,一陣擔心。

便朝吳用點了下頭,表示明白。

吳用對武大郎道:「大郎放心,我們會替你報這血海深仇!」

說完,便揮舞手中鏈條,迎著大隊官兵沖了過去,口中喊著:「為大郎報仇!殺!」

「殺!」

「殺!」

「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