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看着元茶這樣,也是很為難。

「茶茶,我們知道你對長風的情義,可法不留情,這殺了人是要償命的。」 元茶哭得聲音都抽噎,啞了任然還在替顧長風狡辯道:「即便是長風哥哥殺的,村長,你抓茶茶吧,茶茶願意替長風哥哥頂罪。」 就這一句話把顧長風殺人的事坐實了。 潘金翠罵罵咧咧跑了過來。 「你們胡說八道

「茶茶,我們知道你對長風的情義,可法不留情,這殺了人是要償命的。」

元茶哭得聲音都抽噎,啞了任然還在替顧長風狡辯道:「即便是長風哥哥殺的,村長,你抓茶茶吧,茶茶願意替長風哥哥頂罪。」

就這一句話把顧長風殺人的事坐實了。

潘金翠罵罵咧咧跑了過來。

「你們胡說八道,我兒子根本就不是殺人兇手,你們是耳朵聾了還是眼睛瞎了,沒聽茶茶說是她殺的嗎?」

「我兒子好心好意幫茶茶埋了準備了事,就被你們揪住了,你們這些人真是好狠毒的心啊!」

大家可不是傻子,這顧家人平日的作風大家又不是不知道,一出事就往人元家人身上抹黑,還好元大壯卧病在床起不來,不然還不得又被攪和了。

「潘金翠,你給我住嘴!」

村長一聲怒吼,嚇的潘金翠心臟一抽搐。

「現在人證物證具在,你當我們大家都是蠢子是不是,誰不知道你兒子和鄰村好幾個姑娘好這事就人茶茶還蒙在鼓裏,我從來沒見到你們這麼不要臉的一家人。」

「吃人家的,用人家的,現在自己做出這種喪盡天良的事,還在陷害栽贓在別人身上,潘金翠聽到人在做天在看,你們一家人這樣,遲早要遭報應!」

元茶眼眶又濕潤,她咬唇看着顧長風道:

「長風哥哥,村長說的都是真的嗎?」

顧長風現在煩死了,他怒吼道:「男人有個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嗎?我可是未來的狀元郎,怎麼可能自有你一個女人?」

顧長風都死到臨頭了,他那骨子的自傲還是沒能放下,剛剛那語氣里似乎還有一種暗諷元茶不知好歹的意思。「嘿嘿嘿,我們先回去找鍾離先生!我奶奶的筆記裡面寫過,他是個很靠譜的老男人!」

陳無歪著頭,戀戀不捨的將目光從那邊說書人的位置移回埃梅利身上。

「哎~好不容易讓埃梅利多猶豫了一會,剛看了這麼一小會說書,又要離開了!」

心裡無奈嘆氣,腳下卻被埃梅利拉扯著,一路飛奔回了

《原神:我在提瓦特開了家武器店》第102章我的料理也能發光哦! 余卿卿再次忘了和某人的約定,一覺睡到了生物鐘準點把她折騰起來。腦袋昏昏沉沉地還沒想起來自己忘了什麼。

昨晚的踐行宴,整個聚蓉公司鬧騰到很晚。

因為近段時間公司忙着余卿卿的事,一個月連軸轉都沒時間休假。現在工作終於告一段落,輕鬆下來的大夥放肆嗨到了凌晨三點多。

從晚餐的酒店吵吵鬧鬧到酒吧,作為一群職場白領,全完拋卻了該有的職業模樣。一路上被路人指指點點,完全不自知。

自然作為踐行宴的主角,余卿卿被聚蓉職員們合起伙來輪番轟炸,不是敬酒就是八卦。大有餘卿卿不給他們一個交代,就不讓她放下酒杯的勢頭。

而這群人中,打頭起鬨的當然少不了喬安娜這個頭號八卦份子。

她的問題雖然沒有網友問得那麼糟踐,但作為具有敏銳八卦嗅覺的聚蓉內部狗仔,問問題的水平也是相當能體現她當狗仔的潛力。

關於宏暉太子爺許多不為人道的私密和習慣,若放在網絡,一定會激起太子爺的粉絲的狂熱追捧。

不過很可惜,這些小道消息,是他們最為不屑且不恥的太子爺前女友爆料。不知道清楚內幕後的他們,會不會有種吃蒼蠅的感覺。

余卿卿真的不太想聊太多關於竇楠的話題,但最終拗不過眾人快戳穿人的小眼神,只得含糊著滿足宏暉日化小粉絲的心情。

好在眾人雖然鬧騰,但都知道余卿卿受過情傷,她與竇楠的感情問題,倒是都繞開了。問的全是些無傷大雅的民間八卦。

可余卿卿的個人情感史始終是個謎,總要抓個壯丁來充充數,滿足大夥的好奇和意淫。

而備受牽連的寰宇執行總經理,再次被拎出來炮灰。

其實要說可輿論對象,好像青蔥執行總裁更有料。而且余卿卿被交換去青蔥,青蔥執行總裁對余卿卿的事親力親為,滿滿都是八卦氣息。

但可能因為布萊迪京華亮相語不驚人死不休,把余卿卿完全推到了他粉絲的對立面,而迫使聚蓉在後續應對粉絲圍攻上,處理得相當吃力,這一糟糕初印象。

所有人都默契的對青蔥執行總裁敬謝不敏,完全不想把這種狡猾的職業商人,跟自家善良可愛的老大套上關係。

而威柯的柯未然跟自家老大那點事兒,大家都清楚。根本沒想過他倆能傳出那種是是而非的緋聞。

結果所有人的目標,就鎖定在了那個神秘的寰宇執行總經理身上。

要說這位神秘的寰宇高層,幾乎全聚蓉上下,毫無印象。

沒印象不是說見過與否,而是在各型商務的新聞和雜誌報紙中,完完全全沒有提到過此人。而寰宇其他層級的管理者,或多或少都留有一些訊息,供大眾參考。

這位寰宇執行總經理,簡直就像憑空出現,是所有人的認知盲區。那個空白對象,就因為那晚住余卿卿隔壁,而被爆料加揣測。無端遭殃。。 一切來得太突然!

等到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薛品之的身體,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樣,狠狠的砸進大殿一角。

隨即!

慘叫聲響徹殿宇,震得瓦礫都在嗡嗡作響。

「柳無邪,我要殺了你啊!」

薛品之從地面上站起來,半邊臉都腫起來,誰會料到,柳無邪突然出手。

而且出手的速度,快的令人匪夷所思。

只見寒光一閃,柳無邪消失了。

這種速度,堪比高級洗靈境,薛品之躲不過去,倒也正常。

「之前我不打你,因為我還不是帝國學院學員,現在我們身份一樣,學院不禁止打鬥,你要是再敢蹦躂,信不信我一掌拍死你。」

一股恐怖的殺意,從柳無邪身軀之中釋放,瀰漫整個殿宇。

許多先天境學員,嚇得瑟瑟發抖,這股氣息太可怕了。

如同一尊浴血戰神,身軀中蘊含的殺意,可以影響一個人的神智。

隱忍了他兩天時間,柳無邪徹底爆發了,真以為他是軟柿子,可以任由薛品之揉捏。

考核沒結束,還不算帝國學院學員,做起事情來,束手束腳。

范野平說的很清楚,學院不禁止打鬥,只要不鬧出人命就行。

這種垃圾,柳無邪來一個拍死一個,來一雙,拍死一對,來一群,部打死。

劉括還有其他天才班學員,一臉懵逼,這是什麼情況。

「這小子瘋了吧,公然打了薛品之的臉,以後他不想在學院立足了嗎!」

整個殿宇,變得亂鬨哄的,薛品之抹去嘴角的血跡,一步步朝柳無邪走過來。

「拒絕了天才班,又打了薛品之的臉,看他怎麼收場吧。」

四方傳來陣陣幸災樂禍的聲音,剛拿到帝國學院學員身份,柳無邪得罪了一群人。

不僅得罪了地字型大小三大天才班,打了薛品之一巴掌,等於打了薛家的臉,以後在學院,必定寸步難行。

陳樂瑤小手捂住了嘴巴,柳無邪強勢扇了薛品之的耳光,讓她震驚在原地,這也太瘋狂了吧。

周圍那些人指指點點,都在猜測,柳無邪如何化解這一次危機。

前幾次被他成功躲過去,這一次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薛品之一定會聯合天才班,廢掉柳無邪。

白宇跟劉括暗中交流,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只有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別人聽不到,他卻懂得唇語,白宇的每一個字,盡收眼底。

劉括點了點頭,突然走出來「小子,你死定了,敢打玄字型大小學員,拒絕天才班招攬,今天我就廢了你!」

正如所有人所料,劉括不會放過柳無邪。

將他廢掉,第一名的獎勵,順利落在白宇的手裡。

天才二班以及天才三班的學員一起圍過來,堵住柳無邪,他們已經達成了某種協議,三種獎勵,每個天才班,都能分到。

柳無邪笑了,一絲冰冷的殺氣,形成一道直線,落在劉括還有白宇等人身上。

右手摁住儲物袋,不能殺人,那就廢掉他們的腿筋,從此以後跪著走路。

「誰敢動我們高級七班的學員!」

這個時候,一道冷喝聲,打斷了所有人,負責高級七班的招收學員,從人群之中走出來。

一胖一瘦,一高一矮,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而且兩人一臉懶散,還真是符合高級七班的風格。

「趙程,李生生,就憑你們兩個也想阻攔我們。」

劉括目光落在兩人身上,發出一道輕蔑的笑聲,高級七班每個月考核,就算不是墊底,名次也僅僅比那些初級班略高一些。

天才班各個實力強大,加上薛品之,單憑他們兩人,還真的無法阻擋。

「我沒辦法阻攔你們,但是這個行不行!」

李生生拖著肥胖身體,往前走了一步,從懷裡掏出一枚黝黑的令牌,狠狠地拍在面前的桌子上。

「導師令牌!」

劉括眼神一縮,這是一級導師的令牌,見到令牌如同見到導師,必須要行大禮。

普通導師教導地字型大小,一級導師教導玄字型大小,明星導師教導天字型大小。

高級七班的導師,就是一個另類,放著玄字型大小不教,偏偏跑來教地字型大小。

「沒錯,這是我們導師的令牌,他老人家日理萬機,平常沒時間教導我們,班級大小事情,就交予我們來處理,學院規矩,見到令牌如同見到導師,我倒想要看看,誰敢動我們高級七班學員。」

李生生嗓音很大,極具穿透力,還有一絲渲染情緒蘊含其中。

劉括差點一頭栽倒「我呸,還日理萬機,我看是躲在某個地方睡大覺吧!」心裡一陣暗自腹誹,只是暗中說說而已,還不敢背後議論一級導師。

「小師弟,你放心,加入我們高級七班,以後就是一家人了,有金導師在,誰敢欺負我們,打回去便是。」

李生生沒有理會劉括那吃人般的眼神,墊著腳尖,拍了拍柳無邪肩膀,高級七班導師,出了名的護短,但也出了名的懶散。

柳無邪一頭黑線,看著面前的一坨大肥肉,聯想到了滄瀾城松陵,性格跟李生生極其相似。

「多謝李師兄教誨!」

不管如何,李生生能站出來替自己出頭,柳無邪還是很感激,抱拳行禮,以示感激。

兩人談話的功夫,趙程早已填寫好了表格,以後柳無邪就是高級七班的學員。

「師弟,我們走,獎勵要到明天才能發下來,我先帶你去宿舍!」

沒有理會劉括還有薛品之殺人一般的表情,李生生帶著柳無邪離開殿宇。

留下眾人站在原地發獃。

「劉學長,你剛才為何不出手?」

白宇很不理解,他是新晉學員,這時候對柳無邪出手,容易留下把柄,況且他跟柳無邪之間沒有直接衝突,師出無名。

劉括則不一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