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我束手無策,念了驅鬼咒也是無濟於事,毫無變化。

怎麼辦?怎麼辦?我現在猶如遇到了鬼打牆一樣。而且能幫上我的忙的人根本就沒有,就算趙軍現在進來也幫不了我。 但是周圍的鬼怪也沒有做出什麼舉動來,是記在我身上的鬼靈嗎? 雖然他們沒有做什麼危害我的事情,但是現在我也沒有任何辦法,我也不能隨處走動,因為在這個謎團里不知道哪邊才是正確的方

怎麼辦?怎麼辦?我現在猶如遇到了鬼打牆一樣。而且能幫上我的忙的人根本就沒有,就算趙軍現在進來也幫不了我。

但是周圍的鬼怪也沒有做出什麼舉動來,是記在我身上的鬼靈嗎?

雖然他們沒有做什麼危害我的事情,但是現在我也沒有任何辦法,我也不能隨處走動,因為在這個謎團里不知道哪邊才是正確的方向,看來這些鬼怪是想活活把我耗死在這裡。

就在我苦苦思索對策的時候,突然兜里的瓷片發生異變,它產生了一個吸力,把周圍的黑煙全部吸到了瓷片里。

隨著瓷片的吸收,周圍慢慢的清澈起來,我可以看得清周圍了,原來我沒有動,只是還是在衛生間的門口,我看了看周邊真是令人頭皮發麻,衛生間里可以說是數10個鬼仔。

看來這個廢棄的倉庫里衛生間有很多少女,不小心懷上孩子之後,選擇了在這裡墮胎,或者是把死胎扔在了衛生間里。

嬰兒鬼本來怨氣就極深,加上在的陰氣之地,而且還是很數十幾個會合在一起,產生的怨氣之大,令人心悸。

雖然說黑暗消失了,但現在我還是沒有對錯啊,只能選擇跑了嗎?但是看這群鬼怪,他也不會給我跑的機會。突然一個鬼在向我發難而來。 首先,黑市中魚龍混雜,可以打聽到很多有用的消息。???.?

鎮獄古族與不死血族的這一戰,必定會驚動整個元府,乃至於天台州,到時候,各種消息肯定會在黑市中快速流傳。

因此,張若塵即便不去冥王劍冢,也能知道他想要知道的一些事。

其次,張若塵前往黑市,也是想要購買更高級別的聖元丹,為突破三階半聖做準備。

只有修為越高,才能掌握更大的主動權,要不然,在朝廷和不死血族的面前,他會一直十分被動。

一旦突破到三階半聖,張若塵即便是遇到高階半聖,也能從容應對,不至於只能疲於逃命。

經過五天時間趕路,張若塵、大司空、二司空終於跨越廣闊的地域,來到元府的府城。

白天趕路,晚上張若塵便會進入圖卷世界中修鍊,煉化神血,努力提升自己的修為。

如今,他已經將二階半聖的境界,徹底鞏固下來,並且又有一些精進。

同時,他修鍊的九生劍法、真一雷火劍法、刻度八變,也在穩步提升。

天台州的三十六府,元府足以排進前十,自然是極其繁華之地,歷史悠久,磅礴大氣,有着諸多名勝古迹。

街道上,車水馬龍,人來人往。既有華麗的車架,由雪白的蠻獸拉車,從街道中央奔騰而過。也有一些長得頗為猙獰的半人族修士,背着戰兵,結伴而行,像是剛剛從某處險地歸來,帶回不少礦石和靈藥。

大司空和二司空都是第一次進城,一切都顯得格外新奇,幸好張若塵將他們看住,才沒有鬧出不必要的麻煩。

踏入黑市前,張若塵使用無形無相三十六變,改換了自己的容貌,變成林岳的模樣。

因為兵部的大力宣傳,通緝畫冊傳遍整個元府,因此,張若塵的容貌,早就已經是家喻戶曉。

在中域,林岳的容貌,卻很少有人見過。

若不是萬不得已,張若塵根本不想改換自己的容貌,只想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活着。

但是,對普通人來說,相當簡單的一件事,對他而言,卻太過艱難,一切都是那麼身不由己。

相比於府城的繁華和喧囂,黑市中,卻多了幾分陰沉,給人一種處處殺機的感覺。

街道上,也有不少行人,這些人大多都有一定的實力,身上背着戰兵,其中一些人更是渾身浴血,顯然都不是善類。

「嘩啦啦!」

就在這時,有着拖動鐵鏈的聲音和微弱的哭泣聲響起。

街道後方,兩排身穿血袍的邪道修士,押解近百個奴隸,走入進黑市。那些奴隸的穿着頗為華麗,身着綢緞、錦絲,顯然並不是貧苦之人。

其中,年輕美貌的女子,佔了七成。剩下的三成,全部都是修為達到地極境以上的精壯男子,修為最高一人,更是達到魚龍境。

這是一批高等奴隸,每一個都可以送入進拍賣場,賣出極高的價格。

黑市中,有着各種貨物,「奴隸」就是其中頗為重要的一種。

奴隸也分很多類型,比如:苦力、貧奴、戰奴、女.奴。

其中,戰奴的價格最高,魚龍境修為的戰奴,無論是在什麼地方,都能賣出驚人的價格。

除此之外,美貌絕倫的女.奴,也是那些大家族的紈絝子弟,十分鐘愛的玩物。

來到黑市,見到成群結隊的奴隸,其實,一點都不奇怪。

「我是玄境宗的內門弟子,你們血龍殿的邪人竟敢將我抓捕,宗門的長老,一定不會放過你們。」

奴隸人群裏面,一位年輕男子說道。

「啪!」

旁邊,血龍殿的修士中,一位身高兩米的刀疤大漢,騎着蠻象背上,將手中的一根燃燒着火焰的鞭子,揮了出去,打在那個玄境宗弟子的臉上,將他的左半張臉打得血肉模糊。

那個玄境宗的弟子,抱着自己的臉,不停哀嚎,顯得極其痛苦的模樣。

其餘的奴隸,全部都渾身顫抖,露出恐懼的神色。

刀疤大漢冷笑一聲:「玄境宗勾結不死血族,已經滅宗,你們的那些長老,估計都已經變成死人。還想等一群死人,給你們出頭?哈哈!」

一位頗為美艷的女子,立即反駁道:「玄境宗不可能勾結不死血族,絕對不可能。你們血龍殿與朱聖門閥才是真正在相互勾結,專門陷害各大家族和宗門,掠奪修鍊資源……」

「啪!」

刀疤大漢又是一鞭子抽了出去,打在那個女子的背上,打得她捲縮在地上,不停顫抖。

「若不是看你還有幾分姿色,可以賣一個好價錢,剛才那一鞭子,便能將你的身體劈成兩截。」刀疤大漢道。

不遠處,二司空問道:「師叔,這是怎麼回事,那些人為何要欺凌弱小?」

在路上,張若塵向大司空和二司空解釋自己為何精通龍象般若掌,並且,也給他們講了一些關於金龍的事。

二司空固執的認為,張若塵乃是金龍的傳人,與因陀羅大師屬於同輩,因此,也就一定要叫張若塵為師叔。

張若塵的目光,盯在那群穿着血袍的修士身上,並不想招惹麻煩,只是簡單的解釋了一句,道:「這就是黑市,弱肉強食,沒有道理可以講。」

「貧僧去跟他們講道理。」

二司空顯然是十分看不慣,大步向街道中央走去。

二司空的修為極高,踩出的步伐,相當玄妙,可以縮地成寸,張若塵阻止他的時候,他已經站在那個刀疤大漢的前方。

二司空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

刀疤大漢坐在一頭蠻獸的背上,看到攔在前方的那個布衣和尚,頓時感覺到有些晦氣,笑了一聲:「今天到底是怎麼了?我居然在黑市中看到了和尚。」

「施主,你應該明白眾生平等的道理,貧僧認為你應該放他們自由,不該如此對待他們。」二司空的神情頗為木訥,一本正經的說道。

刀疤大漢先是略微一愣,隨即反應過來,眼神變得頗為冰寒,爆喝一聲:「和尚,你是來找事的嗎?」

「我看他是來找死。」

另一位血龍殿的修士,提起一根黑色的龍頭長槍,從蠻獸的背上飛躍起來,一槍刺了出去,擊向二司空的心口。

二司空僅僅只是站出來,隨口說一句還算公道的話,他卻下如此殺手。可以看出,此人定是一個心狠手辣之輩。

「嘭!」

二司空站在原地,紋絲不動,鋒利的槍尖擊在他的身上,發出一聲金屬撞擊的聲音。

「金剛不壞之體?」

那位血龍殿修士,露出震驚的神色,正要收回長槍,立即後退。

「嘩——」

一圈金色的佛光,從二司空的身上散發出來,蘊含一股強勁的力量,將長槍震碎成鐵塊。

鐵塊倒飛回去,擊在那位血龍殿修士的身上,打出密密麻麻的血孔。

嘭的一聲,那位血龍殿修士,墜落到街道的邊緣位置,因為傷得太重,直接昏厥過去。

「阿彌陀佛!」

二司空雙手合十,又念出一句佛號。

血龍殿的修士卻都是大驚失色,立即沖了過去,將二司空圍了起來,拔出戰兵,如臨大敵的模樣。

街道上,很多邪道修士都停下腳步,站在一旁圍觀。

「居然有人敢挑釁血龍殿,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別小瞧那個和尚,修為很強大,沒看見他使用暗勁,將一件真武寶器都震成了碎片,估計擁有魚龍第七變以上的修為。」

「再厲害又如何?血龍殿在黑市中的勢力,何等龐大,與他們作對,無疑是找死。」

「沒看見血龍公子的轎子,停在那邊。血龍公子可不是好惹的人物,等著瞧,那個和尚的下場,肯定很凄慘。」

血龍殿的修士之間,有着一座十六人抬的轎子,三長高的轎身,垂下金絲紗簾,猶如是一座移動中的小型宮殿。

血龍公子從轎中走了出來,左右兩隻手,各自摟着一個衣着暴露的嬌媚女子,聲音有些邪氣,道:「陳旭,你不立即將新到的奴隸,送到拍賣場,怎麼還在這裏拖沓?」

刀疤大漢滿頭大汗,承受着不小的壓力,轉過身,緊張的道:「公子,有一個和尚攔在前面,想要救人。」

血龍公子譏誚的一笑,道:「還需要本公子教你怎麼做嗎?立即將那和尚收拾掉,別耽擱了本公子的時間。」

「是。」?刀疤大漢的目光一沉,運轉聖氣,注入進手中的赤焰犼鞭,鞭子上的火焰,變得更加熾熱,發出哧哧的聲音。

手腕一抖,赤焰犼鞭甩了出去,形成一圈圈氣浪,卷向二司空的脖頸。鞭子上的風勁,比刀刃更加鋒利。

然而,赤焰犼鞭還沒有抽在二司空的身上,刀疤大漢卻先飛了出去,胸口的位置,出現一道尺長的爪印,不斷湧出鮮血。

爪印的力量,將他全身經脈都震斷,一身修為盡廢。

張若塵站在街邊,手指輕輕的摸著下巴,道:「看起來十分木訥的和尚,戰鬥的時候,倒是一點也不含糊。」

大司空搖了搖頭,嘆道:「還是年輕還小,不太懂事,師叔放心,等他回來,我一定會教育他。」

張若塵並不反對二司空的做法,只不過,如此一來,必定是會得罪血龍殿。

倒要看看,接下來,事態又會如何發展?(未完待續。) 庄嵐的母親柳湘蓮,看出蕭何跟庄嵐關係不一般……

她心裏已經認定陳遠當自己的女婿,所以也把蕭何當成了敵人,這個時候對蕭何說話才會這麼不客氣!

「媽,你在亂說什麼?蕭何是我朋友!」庄嵐有些不滿,沖着她母親吼道!

「蘭蘭,別被人騙了!」柳湘蓮低聲對她到:「這人一看就不是好人,他肯定是來騙錢的!」

一旁庄文聽到這話,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蕭何堂堂邊荒統帥,來這裏騙錢?這要傳聞出去,肯定會把人笑死。

他小心翼翼打量蕭何,發現蕭何並不計較后,這才放心。

「蕭大哥,你去看看我奶奶的病吧!」庄嵐喊道。

蕭何馬上就答應了。

她虧欠庄嵐太多,一直在找機會彌補,不管庄嵐叫他做什麼,他都不會拒絕。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