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

「啪嗒」、「啪嗒」、「啪嗒」……… 一隻只冰冷、僵硬的黑色手掌穿過了那層濃郁的白色霧氣,直接覆蓋在了霧氣裏面那隻厲鬼的身上。 每隻手掌的掌心之中都有黑色液體在不斷涌動,那是蘇慕白身體里鬼骨的靈異力量,同樣有着壓制厲鬼的作用。 除此之外。 一道高大的黑影悄無聲息

「啪嗒」、「啪嗒」、「啪嗒」………

一隻只冰冷、僵硬的黑色手掌穿過了那層濃郁的白色霧氣,直接覆蓋在了霧氣裏面那隻厲鬼的身上。

每隻手掌的掌心之中都有黑色液體在不斷涌動,那是蘇慕白身體里鬼骨的靈異力量,同樣有着壓制厲鬼的作用。

除此之外。

一道高大的黑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教室之中,始一出現,就直接覆蓋在了講台上那隻厲鬼的身上。

這一刻,蘇慕白身體當中的鬼手、鬼火、鬼骨、鬼影的靈異詛咒同一時間爆發,即便是恐怖程度再高的厲鬼,也會受到一定的影響。

果然。

那層覆蓋在厲鬼身上的白霧逐漸消散了,露出了裏面的身影,顯然是那隻厲鬼被蘇慕白眾多厲鬼拼圖的靈異給影響到了。

白霧消失后,出現在蘇慕白身前的是一道極其詭異的身影。

之所以說它詭異,是因為它的模樣在男與女以及老人之間不停的變換著。

也許上一秒是一個女子的模樣,但下一秒可能就變成了一個中年男子的模樣,再下一秒模樣又變成了一個年過七旬的老人。

變換的不止是五官長相,還有它的身形,以及身上所穿的衣物。

當人影變成女子時,那麼她身上的衣物就會變成一件紅色旗袍;當人影變成中年男子時,那麼他身上的衣服就會變成一件白色的長褂;變成老人時衣服則是一件黑色的長衫。

但不論是紅色旗袍,還是白色長褂,亦或是黑色長衫,衣服的樣式都不是近代的,而是民國時期的款式。

隨着蘇慕白的觀察,他發現不論人影最終變化成了什麼樣子,它們身上都有共同點。

那就是它們的身上都有一道猙獰恐怖的傷口,只不過傷口並不一樣,位置也不在同一處地方。

女子的傷口在上半身。

她的上半邊身子幾乎全部都被劈開了,皮肉外翻,可以清晰地看到裏面的內臟和肋骨,場面極其血腥恐怖,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身穿白色長褂的中年男子的傷口在頭上。

他的腦袋不知被什麼利器砍成了兩半,整個腦袋從上到下被砍成了兩半,裏面的紅白之物已經混合在了一起,噁心至極!

老人的傷口則在胸口。

他心臟部位的左胸口已經被洞穿了,透過那道傷口,可以看到老人的心臟已經消失不見了,原地只留下了一個偌大的血洞。

教室講台上,那道人影的模樣不停的在「女子、中年男子、老人」三者之間轉換著。

三個身影除了身體全都帶傷以外,不論是女子,還是中年男子,還是老人的面部表情都十分獃滯,雙目無神。

值得一提的是。

白色霧氣消失后,黑色鬼火竟然沒能覆蓋這道詭異的人影,不止是鬼火,隨着白色霧氣的消失,那密密麻麻的黑色鬼手竟然同樣消失不見了。

「咔~咔咔咔~!」

似乎是蘇慕白的襲擊引起了厲鬼的注意,剛剛轉變成老人的厲鬼緩緩轉動了脖子,看向了站在教室後面的蘇慕白。

隨着老人的扭頭,一股強大的靈異力量瞬間湧現,原本覆蓋了整間教室的黑色鬼火開始逐漸消失。

不僅如此,覆蓋了厲鬼身體的高大鬼影在這一刻彷彿也受到了壓制,身形開始不規律的扭曲了起來,最終遠離了老人的身體。

401教室當中,蘇慕白與厲鬼的第一波對抗彷彿是厲鬼勝利了,蘇慕白的厲鬼拼圖全都受到了壓制。

甚至就連蘇慕白自身的靈異都受到了影響,教室里那濃郁的黑色霧氣正在退散,蘇慕白的鬼域受到了干擾,霧氣在逐漸退離教室。

「有點意思!」

看着眼前的結果,蘇慕白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眼神在一瞬間變得冰冷無比。

下一刻。

濃郁至極的黑霧翻湧。

踏踏、踏踏踏………

一陣陣沉悶的腳步聲響起。

如墨般的黑霧中憑空出現了一道道人影,密密麻麻的,很快就佔滿了整間教室,就連教室外面的走廊上也站滿了人影。

黑青色的死人頭,冰冷空洞的眸子漆黑一片,這些人影正是鬼嬰,其中站在教室里的全都是第四階段的鬼嬰,足有41個!

與此同時。

大京市。

上午十點。

伴隨着飛機的順利着陸,這座城市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來人正是大昌市的負責人,代號鬼眼的楊間!

之前楊間在跟總部約定好來大京市的時間后,又在大昌市發現了一起突發的靈異事件。

然而在經過了一番探查,卻沒有找到任何結果之後,楊間果斷選擇了將那起靈異事件推后,先來大京市處理自己的事情。

因為楊間感覺身體里的無頭鬼影以及鬼眼都開始逐漸躁動了起來,隱隱開始有了種不受控制的趨勢,這說明距離自己厲鬼復甦的時間越來越近了,所以他打算來大京市尋找解決方案。

畢竟馭鬼者總部就在大京市,說不定就有什麼風險低,回報高的方法呢。

雖然此時的他手中有能夠解決自己靈異復甦的方法,就是來自人皮紙的方法,但楊間覺得那個方法太過危險,不確定性很大,所以他想先來總部這邊看看有什麼保險點的方法。

實在不行,楊間寧願再駕馭一隻厲鬼,使自己的身體達到一種新的平衡,也不願拿命去賭人皮紙上那個一看就不靠譜的檔方案!

踏踏踏!

很快,提着一個旅行包的楊間就從一個特殊通道走了出來。

值得一提的是。

楊間之所以會走這個特批通道,還與他背包里所攜帶的東西有關。

他所提着的背包裏面除了一些隨身物品以外,還帶有兩把手槍,一把狙擊手,三個手雷以及好些個裝滿了子彈的彈夾。

之前過安檢準備登機的時候,他所鞋帶的這些東西直接驚動了整個機場的安保人員,一些路人也都目瞪口呆,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要搞什麼恐怖襲擊呢。

當時,還引起了不小的騷亂。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楊間要因為這些東西牢底坐穿,甚至要吃一粒花生米的時候,讓他們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楊間先是臉色平靜的出示了自己的證件,隨後又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緊接着機場的負責人就接到了一個電話,隨後就直接撤銷了警報,還讓楊間從特殊通道登機了。

不僅如此,連同那些槍支彈藥也一起讓他帶上了飛機,這讓其他所有乘客都在心裏犯嘀咕,猜測楊間是什麼身份。

「喂,我已經出機場了,你人呢?」

走出飛機場的楊間拿出特質的衛星定位手機,找到接線員劉小雨的電話就撥打了過去。

畢竟,像他這類特殊人員總部自然會安排專門的人員服務,而規格也相當的高,安排了專門的酒店入住,還有專車接送,甚至外出的話都有專門的司機,還有陪同人員。

當然,待遇好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不想馭鬼者在大京市出事。

幾乎大部分的馭鬼者都存在着某種缺陷,無法以正常人的思維去揣測,如果總部全都放任不管的話,說不定會釀成大麻煩。

而楊間這是作為馭鬼者以後第一次來大京市,總部則安排了他的接線員劉小雨接待,這事在他登機前就已經提前通知過了。

原因很簡單。

馭鬼者們都生性多疑,如果是安排的其他人接待很有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在這種情況下,與馭鬼者實時對接,朝夕相處的接線員就是最好的接待人員,能夠最大程度的取得馭鬼者的信任。

「我已經看到你了,你往左手邊看,就能看到我了,路邊停著的這輛白色的bm就是我的車。」

劉小雨那甜美的聲音從電話之中傳來出來。

楊間順着提示看去,確實看到了一輛掛着特殊牌照的白色車輛已經停在路邊等待了。

楊間隨即掛斷了電話,然後走到白色bm的旁邊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一上車,楊間就看見最左側的位置上坐着一位身穿連衣裙,梳着兩根長長的馬尾辮,身材嬌小,模樣可愛的女孩。

楊間看着眼前這名可愛少女,皺了皺眉,開口道:「你就是劉小雨?」

「當然了,如假包換!」

劉小雨轉過頭,一雙明亮的大眼睛不斷的打量著楊間,彷彿在看什麼稀奇動物一樣,上下不停的掃看着,任何一個細節都不放過。

楊間聞言點了點頭,隨後話鋒一轉道:「你的這身裝扮………說吧,你是不是入侵過張偉留在我家電腦房裏的那台電腦?」

「沒有!你別污人清白,入侵別人電腦的事情那是正常人能做出來的么?我可不是那種喪心病狂的人,你別用這種眼神盯着我呀,我可以發誓!」

劉小雨幾乎想也沒用的就一口否決了,開玩笑,這種事情怎麼能認?這要是認了她以後可還怎麼混。

楊間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隨後緩緩開口說道:「你的這身連衣裙,雙馬尾都很不錯,只可惜,你的胸太小了,不符合我的審美點。」

「以前就算了,從今天開始別再入侵我家的電腦了,要不然的話,我會很不高興的!」

楊間的語氣非常認真,並且臉色有些冷。

他有一份儲存個人靈異檔案的資料也放在了電腦裏面,不過幸好那台電腦沒有聯網,要不然的話已經被總部的人調查的清清楚楚了。

說完,楊間也不等臉色有些窘迫的劉小雨回應,接着開口詢問道:「車裏的這是什麼味道?」

在上車的一瞬間,他就聞到了一股奇特的香味,不算濃,也不算淡,恰到好處,讓人感覺很舒服。

只不過之前他的注意力放在了劉小雨的身上,所以才沒有第一時間詢問這股香氣的來源。

「這是檀香!大多數的馭鬼者身體都出現了問題,身上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類似於屍臭的異味。」

劉小雨繼續解釋道:「大京市畢竟是比較特別的地方,如果一個人散發着屍臭味走在大街上的話難免會引起別人的懷疑,甚至是害怕,所以總部就想到了用檀香來遮掩!」

「原來如此………」楊間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隨後,就在劉小雨準備跟司機打招呼,讓車子啟動的時候,楊間卻突然暴起,猛地伸手掐住了劉小雨那細嫩的脖子。

楊間手上的力量大的出奇,直接讓劉小雨的腦袋撞在了旁邊的玻璃上,同時鬼影順着他的手臂瞬間就侵入了她的身體里。

劉小雨一驚,臉蛋瞬間就漲紅了,嘴裏開口求饒道:「楊間,你幹什麼?放手,你瘋了?快放手!」

楊間聞言不僅沒有放手,反而掐的更加用力了,同時開口道:「你不想解釋一下這輛車是怎麼回事么?」

話音落下,楊間伸腳一踹,瞬間,車頂凹陷,裝飾用的材料破碎,裏面露出了金色的鋼板,

「整輛車都是特製的材料,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只需要一個按鍵,整輛車就會封鎖,這是一個移動的裝屍袋,是為我準備的?」

「你先鬆手,鬆手我再給你解釋,我是你的接線員,不會害你的,難道你連我都信不過么?」劉小雨拍打着楊間的手背,一副快要窒息的樣子。

「相信就不代表就要放鬆警惕,而且我對你有幾分信任才問你,如果換做是一個陌生人,你以為你還有命和我說話?」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