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不得瀛姬的答話,這次也連出來見都沒見,龍王只覺無趣,說完便走了。

但,殊不知,一直留在屏障後面的,早就是一具分身,木偶一樣的分身,那是瀛姬用一條尾巴換來的,就算什麼都不能做,單靠氣息,也瞞得過龍王了。 很快,蘇小敏把陳寧、童珂還有典褚三個,帶到一件雅緻的小包廂。 上茶點菜之後,蘇小敏讓陳寧等人稍等,她就拿著菜單去廚房安排了。 童珂則對陳寧

但,殊不知,一直留在屏障後面的,早就是一具分身,木偶一樣的分身,那是瀛姬用一條尾巴換來的,就算什麼都不能做,單靠氣息,也瞞得過龍王了。 很快,蘇小敏把陳寧、童珂還有典褚三個,帶到一件雅緻的小包廂。

上茶點菜之後,蘇小敏讓陳寧等人稍等,她就拿著菜單去廚房安排了。

童珂則對陳寧道:「姐夫,你們先坐,我去一下洗手間。」

陳寧點點頭:「去吧!」

童珂從包廂出來,去洗手間洗了手補了妝。

但是,她回來的時候,經過金玉滿堂大廳門口。

一個渾身酒氣的紅臉大漢,正沖著一個飯店領班發脾氣:「他娘的,讓你們安排幾個美女陪酒,你們安排的怎麼都是庸脂俗粉,知不知道我們今晚招待的貴客是誰,是喬將軍!」

「他們他娘的就安排這種庸脂俗粉伺候喬將軍喝酒?」

「立即換人,換美女,知道嗎?」

飯店領班滿頭大汗,苦笑的道:「蔡老闆,我們飯店其實是不提供陪酒這種服務的,這幾個陪酒的小姐,也是按照你們要求,我們才從附近的會所找來的佳麗。」

「現在你不滿意,要換人,我一時間也不知道去哪找美女換給你們呀!」

蔡明怒道:「他娘的,有錢還能找不到美女,你是怕老子不給錢你么?」

飯店領班連忙的道:「我不是這個意思,確實這些陪酒小姐都是從附近會所借來的,您不滿意,我一時間很難再找別的……」

蔡明聞言勃然大怒,剛剛要發飆,忽然瞥見從旁邊經過的童珂,立即眼睛一亮。

他伸手就攔住童珂的去路,眯著眼睛對飯店領班道:「你小子還騙我,這不是青春靚麗的美女?」

飯店領班傻眼,連忙的道:「別別別,蔡老闆,這位真不是陪酒小姐,她是我們的顧客……」

啪!

蔡明抬手就是一巴掌抽在領班的臉上,惡狠狠的罵道:「你他媽的騙誰呢,我們今天可是把你們飯店包場了的,哪還有別的客人?」

「我不管這女的是陪酒公主也好,是你們這裡的服務員也好,甚至她是你們老闆的小姨子都好。」

「我就要她進去當今晚的陪酒小姐,伺候等下到來的喬先生。」

「膽敢不答應,老子今晚拆了你們的飯店。」

陪酒小姐?

童珂被攔下的時候是愣住的,但聽到眼前此人要她當陪酒小姐的時候,她俏臉瞬間因為憤怒而漲紅了。

正好!

此時有服務員端著托盤從旁邊經過,托盤上是幾杯斟好的紅酒。

童珂眼疾手快,拿起一杯酒,直接就潑蔡明臉上,罵道:「畜生,你媽才是陪酒小姐,你全家女人都是陪酒小姐。」

蔡明猝不及防,被童珂潑了一臉酒。

他愣了半秒鐘,旋即怒火蹭的上來了:「臭三八,你竟然敢用酒潑我,你活膩了。」

說完,他抬手就想要打童珂。

但是此時,一道人影迅速攔在童珂面前,正是剛剛從廚房出來的飯店經理蘇小敏。

蘇小敏驚叫道:「蔡老闆千萬不要——」

「滾開!」

蔡明一巴掌抽在蘇小敏臉上,直接抽得蘇小敏嘴角溢血的跌倒一邊。

余怒未消的他,惡狠狠的要再次對童珂動手。

但是,他的手剛剛舉起來,還沒有落下。

耳邊就傳來一個冰冷的男子聲音:「膽敢打下去,你這隻手就別想要了。」

蔡明一驚,猛然回頭。

然後就見到一名身材修長的男子,帶著一個身材魁梧的手下,正在走過來。

剛才開口警告蔡明的,正是陳寧。 透過縫隙看去,娜梅麗莎的屍體已經被啃得面目全非,幾隻肥碩可憎的大老鼠從她血肉模糊的腹部里探出頭來,發出齜牙咧嘴的憤怒叫聲——

見到這般情形,艾德連忙後退兩步,可那幾隻老鼠竟不依不饒,從縫隙中張牙舞爪鑽了出來,鼠毛針刺般炸了起來,奮不顧身地沖向艾德。

一、二、三、四、五……五隻老鼠。

艾德抬起手杖敲過去,直接搗碎了一隻老鼠的喉管,血沫四濺。成為非凡者之後,他的動作精準度有了不小的提升,幾隻老鼠根本稱不上是威脅。

望見同伴慘死,另外四隻卻毫無懼色,繼續向著艾德發起自殺式的攻擊。

艾德反手便敲死一隻、踢翻一隻,還有一隻竟然彈跳而起,向著他的肩膀飛來,被他在空中用手杖擊落。

最後一隻抓在他的鞋上,想要順著褲筒鑽進去,艾德連忙用手杖將它戳住。被死死抵在鞋上的老鼠還在拚命反抗,啃著艾德的皮鞋,留下一塊深深的齒痕……

杖尖一擰,艾德隨手結果了它的性命,心中卻升起了朦朧的疑惑。

這些老鼠連體型超過百倍的人類都不怕,彷彿忘記了何為恐懼。五隻瘋老鼠固然對非凡者造不成實質性的威脅,可假如要是達到剛剛那個數量級……

想到這裡,艾德感覺自己手背上的寒毛直立了起來。

他翻開腐爛的柵欄,裡面竟然是個可以容納一人俯身通過的隧道。

通過依稀殘留的細節,艾德可以確定這隻死貓便是娜梅麗莎。它或許是沿著老鼠的蹤跡發現了這個地方,結果不想竟喪命於獵物之口。

好奇心害死貓啊……艾德搖頭嘆息道。

看來這五鎊錢與自己算是無緣了。

他倒也不光是為這筆錢嘆息,這隻貓顯然對唐斯頓先生非常重要,這樣破破爛爛地回去交差,自己未免臉上無光。

就算他告訴唐斯頓先生「娜梅麗莎是被老鼠咬死的。」,唐斯頓先生也未必會信,甚至還有可能影響偵探社的口碑,那自己可就太對不起伊頓先生了。

要是自己能夠調查出這些老鼠反常的原因……

一個大膽的想法浮現在心中,似乎好奇心不光會害死貓,也同樣在折磨著艾德。

當然了,貿然鑽進去是不可能的,他還沒傻到那個份上。

儘管『傀儡』秘文的特性不擅長正面作戰,但獨眼蜘蛛為他帶來的信息優勢是無可比擬的。

艾德取出綁在腰帶上的獨眼蜘蛛,丟進隧道里,隨後用『傀儡』秘文操縱它朝深處爬去……

得益於獨眼蜘蛛那奇特的亮黃色魚眼視角,他在通道的微光環境下依然有著良好的視野。這裡的路徑錯綜複雜,稍有不慎就會迷路,這讓艾德想起了亞瑟提到過的「鼠徑」——

以古代精靈遺迹為基礎拓展而成的地下網道,用於從事各種非法活動。亞瑟曾經懷疑地鐵大屠殺的食屍鬼是從鼠徑進入的,如今看來也不無道理。

一路轉轉悠悠,不知深入到了何處,忽然,他看到一團模糊的光亮。

獨眼蜘蛛順著光亮爬去,只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提著燈穿行在遍布碎石的甬道里——

蒂婭?!

我妹妹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他的心臟震顫了一下。本來自己只是想觀摩一下這久仰盛名的「鼠徑」,沒想過要蹚這趟渾水……

可是現在他無論如何也得下去一趟了。

艾德摸了一下藏在腰后的撅把式轉輪手槍。這是他從當初那矮個子的屍體手裡拿過來的,一直藏著沒有上繳。

事後伊頓先生也並未追究,不知是默許了還是因為沒有注意到,總之艾德算是撿了個便宜,多出一個自保的手段——

要是對付成群結隊的老鼠,這東西自然沒用,可難保下面不會有其他危險。這柄槍保養得還算不錯,鋼鐵表面尚有槍油的痕迹,正常擊發應該沒有問題。

他平復心情,掰開彈巢,將保險缺口旋轉至荷彈位,手指抵在扳機側面,俯身鑽進了通道里……

隧道陰森而促狹,必須以半蹲的姿勢彎腰通過。但裡面並沒有他想象得那麼潮濕腐臭,相反,他能感覺到外界的空氣隱隱從隧道中流過,輕撫過久遠的支撐木架和砂岩壁裂痕……

這裡太黑了。

艾德右手從口袋裡掏出了打火機,用拇指旋開連著銅鏈的蓋子,搓了一下燧火輪,火苗騰地燃起,眼前稠如濃墨的隧道亮了一些。

自打在控制室吃了大虧以後,艾德就隨身備了一個打火機,儘管自己不抽煙,但總歸是有備無患。

為了趕上蒂婭,他儘可能迅速地通過隧道,但還是在沿途的牆壁上做了一些記號,以確保自己還能原路返回。

隨著不斷深入鼠徑,隧道的內部空間越來越寬闊,已經足夠容納人站立行走。終於,他找到了懸挂在石壁頂部的獨眼蜘蛛,正好停在T字形的兩道交界處。

蒂婭消失的位置就在右手邊,空氣中夾雜著一絲不詳的血腥味道。

千萬別出事,千萬別出事……艾德收回獨眼蜘蛛,默念著快步跟了上去。

昏暗的火光中,他隱約看見一具橫在地上的屍體——

「咯……」

突然,一隻手猛地鉗住了艾德的喉嚨,將他抵在牆上。在那恐怖的力道與速度下,艾德只來得及從喉嚨里發出一絲聲響就被徹底壓制。

他甚至有種預感,只要對方一用力,自己脖頸就會橡皮筋一樣斷掉。

要是死在這種鬼地方,恐怕就連神調局也找不到他的屍首。

艾德正想要抬手扣動扳機拼個魚死網破,卻發現打火機映出一對熟悉的眼睛——

光焰璀璨,宛如暗紫夜幕下流轉的金色極光。

「艾德……?」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個不難,那三鎮會剿,將軍有何辦法?」阮元問道。

「所謂三鎮會剿,便是我定海、黃岩、溫州三鎮,於海盜北犯之際,統一調度,一併遵從號令。眼下之勢,若三鎮各自為戰,只有被賊人一一擊破一種結果。但若是三鎮能從中擇一人總領其事,到時候將三鎮戰船一同調遣,一鎮出戰,則另外兩鎮在旁策應,一鎮不利,則另外兩鎮隨時救援,被賊人圍攻的可能,就會大大減少。到時候,隨機應變,關鍵在我不在敵,掌握了主動,即便人數不如賊人,也至少能多支撐些時日。只是……」李長庚分析起來,一字一句皆切中海戰要害,阮元聽了,也不禁連連點頭。

「只是現下尚不知,若是三鎮會剿,總領其事之人,竟是何人,對嗎,李將軍?」阮元道。

「正是,其實在下想著,岳鎮台是八旗出身,戰事經驗豐富,資歷也是三鎮之最,所以……」

「不必多言,眼下這總領之任,除了將軍,再無第二人能及。」卻不想阮元在這個時候,竟打斷了李長庚的話語:「將軍之前也說過,海戰不同陸戰,必須要有足夠的海戰經驗,才能獨當一面。眼下論資歷,胡鎮台不如將軍,岳鎮台資歷固然足夠,卻並不以海戰見長,眼下能精於海戰的提鎮,只怕大清綠營之內,也無人能勝過將軍了。此時乃危急之時,便無需如尋常一般再拘執於資歷長幼、八旗綠營之別。舉薦將軍之事,我單獨上奏皇上,定會將將軍實情,一一說明,到時候,我相信皇上也會讓將軍總領這三鎮水師的。」

「可是中丞,這……」李長庚似乎也有些不放心。

「無需擔憂,若是將軍認為此舉對岳鎮台略有不敬,我替將軍去勸說岳鎮台便可。岳鎮台為人通達,多半也不會計較這些,若是此戰我軍能獲全功,封賞之時,再將首功讓給岳鎮台就好了。但這一戰,除了將軍總領其事,再無第二人能擔此重任。為了東南沿海,還請將軍無需多慮了。」阮元也非常堅決的和李長庚說道。

「那……那我這便北上,整頓兵船,隨時準備南下!」李長庚看阮元對他信任如此,心中自也是無比激動。

就在這時,忽聽得府衙之外,竟有陣陣嘈雜之聲傳來,阮元聽著,一時也不知發生了何事。過得片刻,一名衛兵方才從府衙門前跑回廳上,對阮元道:「稟告中丞,外面……外面有些不妙,好像是……是一群保甲鄉民,與所在村中總保不睦,竟鬧到了府衙門前,還說……說是聽聞中丞大人就在衙署之內,請中丞大人去主持公道。」

「保甲嗎……」阮元略一沉思,問道:「那你可知他們所言,竟是何事?」

「好像是說……是說那總保濫用保甲,鄉民不堪欺凌。」衛兵道。

「好吧,既然如此,我便過去一趟好了。李將軍,這保甲之事,眼下至關重要,我只好先行一步,還請將軍保重。」阮元清楚,保甲設立,必有總保欺凌保丁之弊,若是能在台州一舉解決,正好除了浙江一大隱患,是以聽聞保甲反抗總保,也不再做猶豫,便跟了那親兵向府衙之前走去。李長庚自然清楚其中利害,也不再挽留阮元,便自回歸寧波,做出海準備去了。

阮元到得府衙門前,只見前面人聲嘈雜,左邊是七八個鄉民打扮之人,簇擁著一名儒生。右面有十來個人,幾個居中的卻都打扮得頗為齊整,想來是總甲、總保之屬了。阮元當即走上前去,高聲道:「前面各位聽了,本官便是現下的浙江巡撫阮元,方才聽下屬上報,言及你等有以上欺下之事,特來問過你等,所謂欺凌,竟是何事?你等自可將其中詳情一一道來,本官必居中持正,為你等主持公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