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你們想幹什麼,他是我弟弟安排在這裏治療的,你們沒有資格動他。」她只能把弟弟抬了出來。

「弟弟?」 可這女人竟然又是一聲冷笑。 「霍司星,你怕是忘了,我姑姑和姑父兩人,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死的?那就是你的好弟弟啊,霍司星。」 「……」 「噢對了,忘了告訴你,我現在之所以會帶着我爸媽過來,其實完全也是我姑姑在來這裏之前交代過我們了,她說了,如果她在這裏

「弟弟?」

可這女人竟然又是一聲冷笑。

「霍司星,你怕是忘了,我姑姑和姑父兩人,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死的?那就是你的好弟弟啊,霍司星。」

「……」

「噢對了,忘了告訴你,我現在之所以會帶着我爸媽過來,其實完全也是我姑姑在來這裏之前交代過我們了,她說了,如果她在這裏出了事,讓我們陳家務必帶走她兒子!」

陳綺晴說着,揚手就又把自己的手機拿了出來,點開一段錄音播放。

霍司星又是臉色變了變。

她居然還有這一招?

霍司星最後還是沒能攔住這幫人。

而等霍司爵在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已經是兩個小時后的事了。

神宗御也知情了。

「你為什麼不過來告訴我?」得知這件事的第一時間,霍司爵就是責怪這個姐姐。

倒是神宗御見了后,這個彷彿一夜間就蒼老了足足十歲的老頭子,有氣沒力的揮了揮手,示意他不用去責怪。

「讓他去陳家獃獃也好,紅館現在一片亂,他回去了,也是徒增傷感。」

他說得狠平靜。

但實際,沒有半點血色的嘴唇,還有連說話都要停頓好幾次的那口氣,完全可以看出來,他在這件事承受的打擊。

是啊,戎馬一生,都快要行將就木的人了。

可一夜間,獲悉小兒子是大兒子所害,然後大兒子又段時間內夫妻雙亡。

講真,他還能保持着清醒說話,霍司爵都覺得是一種幸運了。

「知道了,那你先休息。」

霍司爵依舊還是冷冷淡淡的,但是,他難得說了一句關心的話。

神宗御馬上抬起頭來,一雙還沒有恢復光彩的老眼盯着他:「白宮那邊怎麼樣了?我聽沈副官說,你內閣長已經承認自己才是主謀了?」

「嗯,他和白政浩都被雙規了,接下來,國會會對他們提起訴訟,不出意外的話,這輩子他們見不到外面的太陽了。」

「那真是太好了!」

這老頭聽到,只看到他渾濁老眼裏有什麼東西陡然亮了一下后,他的表情,終於有了那麼一絲鮮活。

那是給他使了好幾年絆子的死敵啊,終於落馬了,他怎麼會不高興呢?

老頭子心情好了許多。

但是,很快,他又想到了什麼,視線也就猛然又盯了過來。

「我還聽沈副官說,你在扳倒他們的時候,居然還潛入了白宮內部監控系統,你到底是怎麼做的的?你……是不是已經恢復了?」周傑琳感覺每一根神經都已經綳直,此時腦中一片空白,連接下來該做什麼都不知道,只是站在原地愣愣的望着水晶棺中那個紅衣女子。

棺材中的女子,屍身並未腐爛,反而保存的極為完整,仿若是在沉睡一般。

雖然僅僅是看到側面,周傑琳就已經呆立當場了。

女子膚若白玉,鼻若懸膽,面若桃花,唇若朱漆,峨眉微蹙,她靜靜的躺在那,如一朵盛開的睡蓮。

女子身形曼妙,楊柳細腰,臉上掛着淡淡的笑。

整個人看上去平靜無奇卻又帶着絕代風華之貌……

《摸金少帥》第009章紅衣女屍(下) 「青冥。」那站在原地的肥胖將軍笑眯眯的,似乎根本不在意這些兵卒的死活,他張口輕斥,只見劍鞘中一柄長劍疾飛而出,劍成青色,劍氣流轉一圈,彷彿要以一劍頂上一座劍陣,一般狠狠刺向秦墨。

流轉不息的劍氣在此刻消亡,本應該圓滑的曲線,也在空中硬生生折斷,這柄青冥劍在空中,劍氣絞在四周,不叫他動彈,同時赤霄劍一劍劈下,一劍伏鯤,這青冥劍便被壓的跌入土中,再見不到什麼。

那站在原地的赤白袍男子朗聲大笑,仗劍而立,高聲喝道:「西蜀熊將,不過如此,看看能否再接我一招疊雷。」

赤霄劍再度遞出,只見一劍遞一劍,平地起驚雷滾滾,驚雷而上,交錯相通,相互重疊,便是疊雷。

一劍疊雷而出,那劍氣就如同滾滾雷霆般斬向列同,列同眯著眼睛,倒是有點像那在山下緊緊張張的眯眼老頭,只見他再度伸出手,那插在地下的青冥劍,再一次飛出,而同時剩下三柄飛劍也在他的背後飛出,三劍並一劍,便朝那端立在原地的赤白袍男子殺去。

滾滾驚雷劍氣加上他氣玄境的道行氣機流轉不息,而四劍也與這柄赤霄糾纏在了一起,劍氣交錯呼應,赤霄一劍劍連連斬下,四劍連續不停抵擋,打出叮叮噹噹的響聲,只是比起這邊赤霄劍而言,這些劍還是差了幾分,過了許久,竟是出現了許多裂痕。

「呔!」停留在原地的男子怒聲呵斥,做呼嘯的獅子吼狀,同時伸手袍袖一卷,便捲起那已然近乎碎裂的四劍,如同垂下的雲彩般,竟是生生折斷四劍,丟棄在了地上,而再卷幾分,便見那四劍竟是就此化作粉末,隨風飄散。

列同臉上露出一絲苦澀,這些劍伴隨了他許多年,即便是當年申卿兵解都沒能毀去,可此時卻被這個小輩損毀在了這裡,他看向秦墨時心中怨恨更深,叫道:「小子,你今日毀我兵刃,我今日便斷你生機。」

話音落下,這肥胖的將軍忽然一個箭步衝上前去,一副本不該屬於他這般身材的靈巧展露無遺,他一掌蓋頂而下,彷彿立辟華山,狠狠砸向那赤白袍男子的天靈蓋兒,掌心之力,已然讓這地面微微有些顫動,而站在原地的赤白袍男子卻是不緊不慢的收起了赤霄,手掌自下而上,輕輕抬起,氣機流轉。

起手負崑崙。

這一掌上抬,列同落下的手掌便也只能在空中停住,本來運轉順利毫不阻塞的靈氣,卻是被其掌心中的劍氣沖的潰散破亂,手掌顫抖,竟是瞬息間便被割的滿是鮮血。

雖說一品和二品只相差了一品,但其中差距卻是難以言表,當年其二品初時距離起手負崑崙的最高境界還差得遠,但若是論此時,稍微小一些的山峰便已然可以負起,恐怕再過幾年,入了一品天罡境,便可真正做到當年負崑崙的壯舉了。

列同閉著眼睛,心境不被外物所擾,這個看似接觸外物凡俗最多的胖傢伙,實則內心卻是無比的空明澄澈,就在這一刻,這山上忽然出現血腥一幕,只見那周圍的士卒身上忽然出現一道道血線,滾滾鮮血流淌著向著列同那去,彷彿是精氣,亦或者是靈氣,亦或者是血氣,總之卻是全方位的灌入了列同體內。

隨著這血紅色鮮血流淌,烈士碑也隨著倒下,最後就是變成一具具乾屍躺在地上,而列同本來肥胖的身軀儘是變得更加豐滿,血氣沖霄,他體內的靈氣在一度暴漲,先前消耗的所有氣機都在這一刻補充了回來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空中,四劍再度鑄造不過是以鮮血來鑄,四柄血劍躺在四周,平靜佇立。

列同眯著眼睛,放聲大笑,那對面的赤白袍男子微微有些訝然,從腰間抽出那柄粗糙木劍,輕輕問道:「以人為祭,提升道行,可是有傷天和之事,這般行事,來日難得善終。」

列同似是有些不屑,看了那對面的年輕男子一眼,臉上肥肉顫動,陰狠笑道:「我列同活這麼多年了,難道是為了得善終嗎?只要西蜀還在我善終不善終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殺了你!」

在他身上有許多怨氣出現,這些怨氣自然是來自那些平白便遭了橫禍的兵卒,他們縈繞在列同四周,張牙舞爪,而那心境極端強大的胖子卻絲毫不關注這些怨氣的出現,他再度伸手,四劍再飛,而威懾卻是愈發的大了。

可到了此時列同卻依舊沒有收手,並沒有對那赤白袍男子動手,而是繼續保持原來那吸收血氣的古怪姿勢,站在原地,半響半響,只見四周一道道血氣沖霄而起,朝著他湧來,二少山下看去,鏡是來自西楚的幾座村莊,而隱隱看去見到的只有一片血紅。

「列同!」赤白袍男子仗劍而立,雙目間有些憤恨,他看向這汲取血氣的熊將列同,怒喝道:「列同,你該死!」

那名站在血氣中央的西蜀熊將,神情微微,有些古怪,他抬頭望天,雙臂張開,哈哈大笑道:「清先生,你不會到現在才知道我列同該死了吧,這世上覺著我列同該死的人可是多了,這可不差你一個。」

姿勢不變,頃刻間又有幾座村莊的血氣湧入他的體內,不多時,方圓三十里一片血紅,怨氣衝天,僅僅一個片刻功夫,蜀地便有不下二十多座城池被屠了城,只是原因沒有人知道,只能看見那血氣沖霄而上,朝著無人問津的猿啼崖之上飛去。

血氣越聚越多,列同身邊已然不止四柄血劍,甚至於更多,數十柄血色長劍懸浮,上面怨氣蒸騰,這是一條條人命,一條人命鑄一劍,一劍只殺一人,只用一次,何其恐怖,天下不會有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人還會出此手筆,因為天下不會再出一個像列同這樣,只尊國,不惜命,無論自己的命還是他人的命都可棄之敝履的瘋子。 有了一個人頭進賬,葉天的阿卡麗在中路就過得不像之前那麼不舒服了。

即使面對的是rookie的妖姬,他沒六級的阿卡麗都能大膽吃兵,跟rookie五五開對線。

正常和rookie的妖姬對線到五級半,rookie的妖姬因為沒藍沒藥,不得不回家。

抓住這個節點,葉天的阿卡麗一邊快速清線,一邊對sofm道:

「sofm,你先在下半區刷,等會我推完線,我們一起去找趙信玩。」

葉天就是sofm專門請來SN救火的指揮,sofm自然是對葉天的指揮沒任何疑問。

「沒問題。」

清完三狼,原本打算往上刷的sofm提前往藍色方下半野區靠。

葉天也是在清完線後退到視野捕捉不到的位置,開始他這局臨時轉變的戰術。

軍訓IG打野xun!

既然對面打野喜歡軍訓他葉天,那他就在趙信動之前軍訓趙信。

這局,葉天要好好給IG的小將打野xun上一課。

打野也是可以被軍訓的!

按照葉天的計算,這波他如果正常回家補裝備回線,IGxun的趙信一定會配合補給一波上線的妖姬抓他。

而且他提前插在藍色方大鳥處的飾品眼捕捉到大鳥刷新沒多久,基本可以肯定趙信很快會從下半區刷完野來找他。

所以他這波假裝為了不對線rookie的妖姬劣勢回家,實際上他後退換個位置入侵藍色方下半野區。

和sofm的狗熊在藍色方野區匯合,線上小兵的視野也是捕捉到妖姬已經回到線上。

葉天和sofm蹲在藍色方大鳥處的草叢裡,為了確保沒被發現,sofm身上僅有的真眼也丟在了草叢裡。

同時,葉天也是給擁有兵線權的煥峰的賽娜和on的塔姆發信號。

「煥峰、on,這波清完線往這邊靠下。」

他這波之所以叫上下路,那是習慣光速切屏觀察其他路的他之前注意到IG下路組合在藍色方下路三角草插的眼。

算好時間,這個眼也消失了。

IG打野xun一直關照他的阿卡麗,這段時間也不太可能給下路插眼,所以葉天才敢放心指揮煥峰和on過來。

「好的,天哥!」新人輔助on非常有精神地響應葉天的指揮。

煥峰也是哦了一聲,他的賽娜q連兵帶人,配合塔姆快速清線。

清完線,他們兩個後退假裝回城,也是悄悄地往藍色方下半野區鑽。

此時,在上半區刷完野並回城補完裝備的趙信正在往葉天和sofm所在的位置靠。

身為職業打野,對於野怪刷新的時間都會把握得非常精準。

算到下半區的野怪刷了,打算繼續針對葉天阿卡麗的IGxun也是來到下半野區。

路上,他還是信心滿滿地向rookie保證。

「rookie哥,這波卡阿卡麗的閃現,一定能擊殺他!」

殊不知,他毫無防備的趙信已經走入葉天和sofm的視野。

看著一步步靠近的趙信,葉天和sofm皆是露出笑容。

在趙信鑽進草叢前,sofm的狗熊提前在原地召喚雷電。

趙信一進入草叢,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什麼,就被狗熊的雷電劈中。

sofm狗熊也是一發qa眩暈住趙信。

同一時刻,葉天的阿卡麗一套qeaq在空中滑行往趙信身上灌傷害。

在葉天阿卡麗和sofm狗熊一套傷害下,趙信的血量瞬間掉了四分之三。

突然出現的阿卡麗和狗熊,以及自己極速下降的血量,嚇得IGxun渾身一個激靈。

他快速敲鍵盤,試圖在狗熊控制結束后逃生。

他也是向離他最近的rookie求救:「卧槽,rookie哥,阿卡麗和狗熊在我們野區!」

「堅持住,我這就來!」rookie也是第一時間發現xun的趙信在自家野區挨揍。

第二時間,IG的下路組合厄斐琉斯和泰坦也是放棄兵線,快速往野區鑽。

一進入野區,他們就撞見煥峰的賽娜和on的塔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