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 她微微一頓。 下意識的將掃了一下自己的裝扮,男子裝扮,衣著正常,並無半分不妥之處,他的意思應當是的放生池不是香客應該來的地方吧? 「我只是偶然路過,並不清楚這不是香客該來的地方,這就離開。」 沈明珠轉身欲走。 但。 腳步才

「……」

她微微一頓。

下意識的將掃了一下自己的裝扮,男子裝扮,衣著正常,並無半分不妥之處,他的意思應當是的放生池不是香客應該來的地方吧?

「我只是偶然路過,並不清楚這不是香客該來的地方,這就離開。」

沈明珠轉身欲走。

但。

腳步才抬起,又聽到身後老者幽幽的聲音傳來,似透著幾分深沉,

「這裡並不是你該來的地方,不屬於這裡的人,早晚都是要回到來時的地方,你該認清自己的。」

「……」

她臉色驟變。

猛地回頭,卻只見那老者眸子深邃的看著她,眼底更是透著幾分通透瞭然,看的沈明珠幾乎是瞬間頭皮發麻,

「你什麼意思?」

「諸事皆有定數,你的出現已經改了不少人的命數,你可知,這一切最後都是要償還的。你既不屬於這裡,便不該和他們過多牽扯,更不該讓一切皆因你而橫生波瀾。到最後,只會讓他們深陷其中,既造了因,那果也要你承擔。」

老者語氣淡淡。

但每一句話卻都像一個巨石砸在沈明珠的心上,讓她止不住的後背一涼,像是被人看透了一切一般。

「我只想安身立命,既來之,則安之。」

「你不該來這裡。」

「……」 李惜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到的楊群的房間。

其實楊群也不知道。

不過楊群比她起得早,她起來的時候,老楊夫婦已經幹活去了。

楊志也不知道幹什麼去了。

她只看到楊群在忙裡忙外收拾這、收拾那。

楊群見她起來了,問她睡得還好不好。

李惜心想,那豈止是好?簡直是太好了!自己昨晚上怎麼從板車去到楊群的房間的,都不知道。

啊,她不好意思細想,而且又怕楊群再就這個話題說下去,於是趕緊岔開話題,問道:「群,你爸媽呢?你二哥呢?怎麼一個人都沒見到?」

楊群一邊摘菜一邊說:「惜姐,我也不知道啊,我爸估計去地里幹活了吧。我媽應該是去拜神了。」

「那你二哥呢?」

「嘿,別提他了,我起床的時候,就沒見到他人影。」

「哦。」

過了一會,百無聊賴的李惜又好奇地問道:「嘿,怎麼你爸爸不趁過年的時候去賣豆腐呢?過年家家戶戶都要吃宴席,走親戚,應該很多人買才對啊?」

「那你就猜錯了。西鄉的人啊,最是講究。過年的時候絕不吃雞蛋,豆腐。雞蛋,那是代表窮光蛋。豆腐,那是一年到頭都吃怕了,過年還吃,怕不是年年有餘,年年吃豆腐?」

李惜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覺得有趣極了。

她接著又問:「那,你媽媽去拜神,那又是為什麼呢?」

「噢!對了!對了!你看我,都沒想起來!你看,你不在,我覺得一切都很平常,你一來,我就覺得這平常日子也……我不知道怎麼說,反正就是不一樣。」

李惜接過她的話,笑著問道:「你是不是想說,平時的日子是暗淡的?我一來,就變得光彩奪目了?我一來,就一切都鮮活了?」

「對,對,對,惜姐,你怎麼這麼會說話?你好像我哥口中說的詩人啊!」

「哪有,我是胡說的!不過,我確實可以給你的生活增添一點色彩。」

「真的?」楊群兩眼發亮,期待地看著李惜,希望能馬上聽到李惜接下來說怎樣讓她有顏色。

李惜賣了個關子,只說:「我昨晚帶回來行李呢?」

「哦,都堆在我哥屋裡呢。」

「那怎麼行?由,咱們趕緊把重要的東西搬回你的房間,省得他看到了問東問西。」

楊群一聽,就馬上把手上的菜扔下,連蹦帶跳地領著李惜去了楊志的房間。

果然,好幾袋行李都堆在牆角,堆得整整齊齊。

可是,這整齊,卻讓李惜犯了難。

這可怎麼找啊?

楊群看她的樣子,就說道:「惜姐,你要哪一件,你說,我給你翻出來。」

她說完,就三下五除二地爬上了行李堆。

李惜連喊都喊不住。

不過,這個辦法倒是好,她指一件,楊群就拽一件出來,她摸摸,又搖搖頭,楊群才放回去。

接連摸了三四袋,李惜才終於翻出了兩個袋子,一大一小。

兩人又是滿頭大汗地把這兩袋東西拖到楊群的房間,李惜放下東西后,又十分提防地把門掩上,最後才坐到了床邊,把兩袋子打開,緊接著就是一股腦地全倒在床上。

楊群一開始不明所以,不知道為什麼拆個行李還要這麼神神秘秘,及至她看見李惜倒袋子的動作,而隨著她把東西都倒到床上,她的眼睛和嘴巴都睜大了!

她掩不住地笑,一邊笑一邊叫:「這些東西都是給我的嗎?都是給我的嗎?」

李惜看到她這麼高興,也點著頭說道:「怎麼樣?你惜姐沒騙你吧?是不是給你的生活增添了一點點色彩?」

楊群猛點頭說好:「那哪是一點點!我簡直快要被這些色彩淹沒了!」

「是不是很高興?是不是很開心?」李惜也是很興奮地問道。

楊群一直笑得合不攏嘴,只好「嗯嗯嗯」地回答。

兩人過了一會,才冷靜下來,開始撿起床上的東西一件件評論。

「惜姐,」楊群問道:「這些衣服真的都是給我的嗎?你是說真的嗎?」

「那肯定了,難不成我這麼辛苦帶過來,你還要我帶回去?」

「別,別,別,我都要,我都要!」

「嗯,放心吧,這些衣服都是給你的,你隨便挑,不,你不用挑,你全拿去好啦。」

「那怎麼能行?我都拿走了,你穿什麼?」

「哈,別擔心,我都有呢。這些衣服我都不合身了,你拿去穿,拿去穿,千萬別客氣。」

「惜姐,你真好!」

「嘿,反正放在家裡,也沒用,我又穿不上了。這都是我讀中學時候的衣服,有幾件還是校服,你要是不喜歡,可以扔掉。」李惜邊說,邊翻出幾件衣服給楊群看。

只見那衣服藍白相間,雖然白還是那個白,藍也是土藍色,可是怎麼城裡人的衣服這麼好看呢!

她一把奪過來,生怕下一步李惜就會撕爛扔到垃圾桶。

她牢牢抱在胸前,斬釘截鐵地說道:「怎麼不要,我肯定要,這衣服多好看啊!」

李惜笑彎了腰,以前讀書的時候,大家都千方百計不想穿校服,都覺得校服丑。現在看到楊群這麼愛惜,她連忙說道:「好好好,這肯定是你的了。」

然後她又拿起幾件裙子,是無袖子的,漏肩連衣裙,說道:「這是我哥的同事出差,去國外,順便帶回來給我的,可是我那時候正練長跑,天天都是運動服,等我練完了,個子也長高了,這裙子也不合身了。所以,這條裙子我可從來沒穿過。你要是……」

還沒等李惜把話說完,楊群就一把奪過來,說道:「我一定要,我肯定要!」

李惜笑道:「別急啊,反正又沒人跟你搶。你再看看這幾件,再看看那幾件,看看是不是都合適?」

楊群看著這些衣服,簡直是愛不釋手,哪一件都不想放下。拿起了這件,又放下那件,李惜看她這麼喜愛,就一次又一次地說都是送給她的,讓她好好收拾好。

楊群一個勁地點頭微笑。她現在除了這兩樣,別的都做不了了,簡直好像撿到寶一樣。 渾厚的土元氣覆蓋全身,林天齊已經有點天下無敵的感覺了,剛才他就不小心被幾隻變異蚊子叮了幾口。

但是憑藉着這一層土黃色能量,他居然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而且還憑藉着一身的蠻力擊殺了不少變異蚊子。

所以他給自己這層能量護罩起了個響亮的名字「絕對防禦」。

現在的他也是這麼認為的,他絲毫不懼攻來的變異蚊子,灰色,黑色都不懼,還會怕你綠色?

「閃開啊林大哥,這些蚊子不一樣!小不點剛才大意之下死了!」

後方一名頗有姿色的女生大喊道,她叫天晴,從學校就一直暗戀着林天齊。

不少人聽到小不點已死都大為震驚,小不點可是昨天覺醒的覺醒者啊,居然這麼容易就死了。

天晴揮舞着手中的長劍,刺落面前襲來的蚊子,她現在已經渾身都是汗水,臉部表情猙獰,看情況應該是快脫力了。

但是她還是往林天齊這裏狂奔,從她的眼神中能看出,她非常擔心林天齊出事。

林天齊不以為然,這女生一直在倒追他,但是他喜歡的是凌凝夢啊,他今天必須要展示出自己的強大,所以他連頭都沒回一下。

「劍法,第二式:守護之陣!」

眼看前方那些變異蚊子即將攻上林天齊,天晴心裏面頓時就死志萌發。

天晴把全身所有的能量全部都灌入右手中的長劍中,隨後她向著前方拋出了長劍。

被灌入淡金色能量的長劍頓時就像活了過來一樣,長劍居然一化二,二化三,三化九,最後變成了十三把。

不過這十三把長劍長度縮短了很多,此時只有菜刀長短的十三把長劍帶着凌厲的攻勢直接刺向那十幾隻變異蚊子。

「噗呲…轟!」

十三把長劍直接刺穿了這些變異蚊子,長劍帶着蚊子擊穿了地面,不過這些蚊子的生命力是真的強大,它們依舊在不斷掙扎。

看到林天齊沒有受到絲毫傷害,天晴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她現在已經渾身沒有任何能量了,就跟一個普通人一樣。

沒有武器加上沒有能量的她很快就被空中虎視眈眈的變異蚊子給圍住了,她無力的倒在了地上。

「天晴!你好傻啊,那個王八蛋根本就不喜歡你,你為什麼這麼傻!」

人群後面另外一位女生正揮舞着手中的鐵槍,她是天晴的閨蜜何小仙。

那沉重的鐵槍在她手中就好像揮舞著輕飄飄的木棍一樣,能看到淡藍色的光芒在鐵槍上面閃爍,凡是被這鐵槍掃到的變異蚊子全部被擊落在地。

她想去救出她的好閨蜜,傻閨蜜,但是奈何變異蚊子圍住了她,令她不得脫身,她滿臉都是淚水,只能仰天咆哮!

「林天齊,你還不去救下天晴,你站在那裏幹嘛?」有人憤怒質問。

「林大哥,快點使用你的力量,去救小晴!」凌凝夢想去救人,但是離開她太遠太遠了,她只能拜託林天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