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靖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他自己的私事,與孟寒州無關。 那傲嬌的樣子讓孟寒州一下子就火大了,「你以為我想管你和喻色的爛事嗎?還不是楊安安一分鐘一條信息的讓我幫她問問你和喻色是怎麼回事,不然,我理都不理你。」 墨靖堯又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轉身走了。 「嘭」的一聲,孟寒州一腳踢在銀行的桌子上。

他自己的私事,與孟寒州無關。

那傲嬌的樣子讓孟寒州一下子就火大了,「你以為我想管你和喻色的爛事嗎?還不是楊安安一分鐘一條信息的讓我幫她問問你和喻色是怎麼回事,不然,我理都不理你。」

墨靖堯又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轉身走了。

「嘭」的一聲,孟寒州一腳踢在銀行的桌子上。

銀行很有錢,擺的桌子居然是鐵制的,他疼的臉都白了,恨恨的瞪著墨靖堯的背影,就希望墨靖堯一出門就撞到樹上,他心裡才能平衡。

下課了。

喻色的教室外很熱鬧。

楊安安在,林若顏也在,兩個人並肩站在一起,已經等了很久了。

是的,請了一節課的假,就為了能提早等在這裡,提早堵到喻色。

教室外不止是林若顏和楊安安,還有不遠處的凌澈和墨靖堯。

兩個男人全都各捧了一杯奶茶,安安靜靜的等著喻色。

沒有打架,也沒有交流。

仿似互不相識,卻分明是誰都認識誰,認識到對方化成灰都能認出來的地步。

喻色一出來,就被楊安安攔住了,朝著凌澈的方向努了努嘴,再朝著墨靖堯的方向也努了努嘴,「小色,誰都別理了,你跟我和顏顏走吧。」

她們兩個要開批判大會,把喻色從頭到腳的審一遍,然後再替喻色拿個主意。

不然,喻色現在又成了南大的頭版頭條,又是大火了的。

博喻診所開業的時候,她還站在墨靖堯的身邊,一轉眼,只不過是一個晚上之後,她身邊的男人就換成了校草凌澈。

兩個男人都是女生心中的神,都恨不得要霸為已有,可是喻色卻可以在兩個男人間挑來挑去遊刃有餘。

最讓人嫉妒的是,她明明甩了墨靖堯,可是墨靖堯居然還可以不離不棄不死心的親自跑到南大來守著她。

甚至於,還親自帶了喻色最愛喝的奶茶。

番薯奶茶中最貴的一款,每個路過的女生都恨不得搶下來變成自己的,好好喝。

墨少送的更好喝。

喻色看了一眼楊安安,再看了一眼林若顏,「有什麼事就在這裡說吧,我還有約會。」說著,風情萬種的就掃了凌澈一眼。

凌澈一個激欞,心神一盪,雖然身體這一刻很受用,但是他真受不了幾步開外的墨靖堯的死亡凝視,就覺得自己秒秒鐘都有可能被墨靖堯給撕碎了。

不過,想到喻色曾經救過自己的命,他立刻站的身形筆挺,穩如泰山,一個被喻色拋棄的男人而已,他不能慫。

楊安安急了,「你和凌澈玩真的?」

「男未婚女未嫁,他喜歡我,我現在也喜歡他了,當然就是真的。」喻色微笑的說到。

「我不信。」楊安安最了解喻色了,喻色說過什麼,她全都記得,喻色明明說過她不喜歡凌澈的,所以就算是校草示愛一百一千次也改變不了她的心,她的心裡只裝了一個墨靖堯。

那是先入為主的一場愛,已經深入到了她的骨髓里,再也無可更改。

喻色當時跟她說這句的時候,她還笑話喻色來著,但是現在,她一點也笑不出來了。

她不知道喻色為什麼變了,但是她知道一定是有原因的。

所以,她要拉走喻色問問清楚。

這樣自己多多少少還可以給喻色一些建議,讓喻色不後悔。

喻色拍了拍楊安安的手背,「我是你閨蜜,你信我是必須的,我現在真的只喜歡凌澈,對了,不要為了我擔心,不然你肚子里的小寶寶會抗議會抑鬱的。」

「喻色,你讓我生下他,我就決定生了,我聽你的話,那你能不能也聽我一句勸,不要與墨靖堯分手,我還是看好你和墨靖堯。」她都聽喻色的話了,為什麼喻色不肯聽她的話呢?楊安安也心裡不平衡了。

喻色掙開了楊安安的手,「我餓了,晚上陪你和顏顏一起用晚餐。」

當著墨靖堯的面,她今天中午一定要跟著凌澈離開,她要讓墨靖堯徹底的死心。

沖向了凌澈,她親昵的接過了他手裡的奶茶,輕吸了一口奶茶,暖暖的熱熱的,然後挽上他的手臂,「我中午要吃干鍋,你陪我。」

「好。」凌澈拖著喻色就走,不然他怕他要被墨靖堯給看化了。

逃也似的離開,明明他什麼也沒有做錯,卻就象是個做錯事的孩子。

還有,明明已經跑離了很遠,還是能感覺到身後的那兩道死亡凝視。

讓他特方。

干鍋好了,很豐盛。

還很辣。

喻色仿似心無雜念的吃的很過癮。

奶茶其實她就喝了一口,就放下了。

不是那人送的,她喝不下。

其實幹鍋也吃不下。

只是,遠遠的那人一直在看著她這個方向,她不得不吃。

她要全部吃光,她要告訴遠遠偷看的那個男人,她離了他可以吃的香睡的香,可以一切都好。

樹下的身影,靜靜的站著。

成為雕像成了他這幾天的代身份。

很貼切,很自然。

他看到喻色吃光了一份干鍋,又點了一份。

她胃口很好,那麼辣還吃了那麼多。

他不知道看了多久,他只知道再看下去,他會受不住。

忽而,墨靖堯轉身,他走了,走離了有喻色的世界,越來越遠。

。。 許久沒聽見連枝說話,丫鬟小紅忍不住抬頭看去,見身旁沒了連枝的動靜,她一邊分類,一邊抱怨道:「你看她那模樣,小人得志。」

「可不是嘛!」小蓮也搭腔說著,眼裡儘是對連枝的不滿和厭惡。

「唉,別說了,一會兒被她聽見,又要生氣了。」

小平扯了扯身旁的小蓮,低聲說道:「她一生氣,誰還能好過呀!」

她一邊說,一邊偷偷向屋子裡看去,生怕被連枝發現她在這裡嚼舌根。

「小平,也就你脾氣好,還能受得了和她同住一屋。」

小紅開口道,眼裡帶著些許同情。

「是呀是呀。」聽小紅說著,小蓮也忍不住開口道。

「不過就是陪著殿下出府一次,還這把自己當成大丫鬟了呢。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德行。若不是殿下可憐她,她能做隨行丫鬟嗎?而且,再說了,她就出去那一次,殿下後來再也沒叫過她,她倒好,整天耀武揚威的,不知道得意什麼。還是白卉姑娘好,心地善良,平易近人,還總是幫我們做活。」

小紅越說越起勁兒,突然,她發現小平和小蓮正朝著自己眨眼睛。

她不由笑道:「眨眼睛做什麼呀,我說的都是真話。連枝就是比不上白卉姑娘。」

見小紅沒明白,小平只好小聲嘀咕了一聲。

「她在你身後。」

此話一出,小紅也是臉色大變。

「白卉這麼好!你去找她唄!」連枝沒好氣地說道。

真是的,不過回房間試試衣服的功夫,這群臭丫頭居然背地裡議論我!

「你以為我想在你這裡呆著呀,要不是大家都掙著搶著去白卉姑娘那裡,那邊人夠了,我才不會來你這邊。」

小紅的碎碎念,一字不差地傳到了連枝耳朵里,讓她瞬間暴躁起來。

她一把奪過她手裡的衣服,用力扯了一下。

一件上好的綢緞羅裙就這樣破損了。

「你這是做什麼!」小紅瞪著連枝,質問道。

「我做什麼?」

連枝冷笑一聲,將羅裙丟在小紅臉上,惡狠狠地說道:「你記著,這衣服是在你這裡出的差錯,要是再讓我聽著你在背後說我壞話,我就把這事兒告訴殿下,讓殿下懲罰你!」

「明明是你扯破的,你要不要點臉!」小紅指著連枝,眼裡儘是怒氣。

「你覺得殿下會相信我還是相信你?」連枝突然笑道:「再說了,誰看到是我扯破的?」

連枝大聲質問著小院里的丫鬟,她隨意指著一個綠衣丫頭,用帶著威脅的語氣問道:「你看到了嗎?」

「沒有沒有……」丫頭嚇得直搖頭。

身旁的小平和小蓮都低著頭,一句話也不敢說,生怕連枝將火轉移到自己頭上來。

一時間,看著連枝那副醜惡又得意的嘴臉,小紅氣得說不出話來。

「你……你……」

「你什麼你!還不快乾活!」

連枝一巴掌打掉小紅指著自己的手,兇狠地說道。

她的聲音一出,小院里瞬間安靜下來。

大家都低著頭,不敢言語。

看著大家又安安靜靜地忙碌起來,連枝臉上才露出一抹笑容。

權利的滋味,可真是讓人喜歡呀。

她想著,眼底的慾望更深了。

那顆在她心裡中下的種子,此刻已經開出了花。

。 當元力凝縮到極致,溫度也到了極高點。一串串火苗也迸發而出,藍心坐到一棵大樹下,點燃起枯樹枝來。

「吃完兔子,一會兒爬樹上睡一會兒。看看晚上有月亮星星照路,就多趕路。沒有的話,就睡大覺吧!」

藍心烤著處理好的兔子,自己都覺得自己心大的很,但眼下她也得適應一下。

白天她已經適應了,這地方的夜裏是個什麼狀態,她也得觀察觀察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