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意傷害的事件,也讓維埃公司的重新招人充滿了阻力。

雖然現在失業率高,求職的人很多,但大家都多少聽聞了維埃公司僱員被惡意針對的事情,對此都很是忌憚。 再想找工作賺錢,但人們也不想被打成傷殘。 重新招人,讓公司重新運轉起來一事,也被江山擱置了。 「通知下去,讓所有的僱員都暫且帶薪休假一段時間,等事情塵埃落定之後,再回來工作

雖然現在失業率高,求職的人很多,但大家都多少聽聞了維埃公司僱員被惡意針對的事情,對此都很是忌憚。

再想找工作賺錢,但人們也不想被打成傷殘。

重新招人,讓公司重新運轉起來一事,也被江山擱置了。

「通知下去,讓所有的僱員都暫且帶薪休假一段時間,等事情塵埃落定之後,再回來工作。」

江山對彼得羅夫吩咐道。

彼得羅夫點頭應允,便去辦了。

這時,電話響了起來。

江山接聽,電話那頭傳來的,是辛普森的聲音。

「我本不想這麼做的,但之前給過你機會,是你不要,怪不得我。」

江山深深笑了起來。

「你們還真是神通廣大,竟然連萊蒙托夫將軍都能拉下馬,有兩下子。」

辛普森語氣淡然,並沒把功勞往自己身上攬。

「不是我們神通廣大,是很多人都願意站在我們這一邊,而你們不願意,非是要當絆腳石,少數是鬥不過多數的。」

辛普森雖未明說,但意思已經很明了,雖然把萊蒙托夫將軍拉下馬,是他們的意思,但若是沒有大毛內部,那些身居高位的領導們舉手支持,也不可能這麼順利。

「本來這些錢,是打算送給你花的,但你不接受,那我們也就只好把這些錢用來對付你了。」

辛普森說道。

不用想也知道,那些領導們,包括對僱員們進行人身傷害的黑惡份子,辛普森肯定是砸了不少錢的。

「你是鬥不過我們的!」

「大家都是為了賺錢,沒必要搞得那麼難看,我最後再給你一次機會。」

「你要是同意,之前許諾過給你的好處,依舊一樣不少,希望你這次想清楚。」

在辛普森看來,他們已經讓江山吃到了苦頭,江山要是識相點,肯定會乖乖同意合作的。

「為時尚早,鹿死誰手還未可知,別高興的太早了!」

江山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第二天中午,呂信拎着一堆菜來到了雲頂別墅區。

小區里繞繞彎彎的,四處都是別墅樓,每一棟都長得一樣,想要找到蘇香的房子,還真要費點功夫。

這時,一輛粉色的沙馬拉蒂突然從路邊橫衝出來差點撞上呂信。

「吱——」

小車急剎車停在了呂信前面。

一個戴着墨鏡,身材姣好的女人從車上下來,指著呂信一通罵:「臭屌絲,你不長眼睛嗎?沒看到車來了啊?撞壞了我的沙馬拉蒂你賠得起嗎?」

我撞壞你的車?

這司機這麼囂張的嘛?

當我是金剛不壞之軀,刀槍不入啊?

呂信還是頭一次遇見這種差點撞了人還如此蠻不講理的司機。

「大嬸,你能不能有點素質?到底是誰差點撞上誰啊?」

「大嬸?你罵誰是大嬸呢?」女人怒了。

呂信嘴角一扯:「大嬸你說呢?」

說完,呂信皺了皺眉頭,抬起手在鼻子前揮了揮。

「大嬸,你往身上噴了殺蟲劑啊,熏死人了。」

殺蟲劑?

這臭屌絲居然說她的全球限量版香水是殺蟲劑?

女人氣得直咬牙,她摘下墨鏡準備破口大罵。

兩人四目相對,女人看清了呂信的臉。

她張大嘴巴驚叫道:「是……是你?」

「大嬸,我認識你嗎?」

呂信仔細打量著女人的臉,這女人雖然臉上濃妝艷抹,但五官有點眼熟。

幾秒之後,呂信才反應過來,這女人不是原主的前女友葉美珍嗎?!

四個月前,原主剛轉行做主播,葉美珍瞧不起原主的職業,所以就和他分手了。

呂信記得,葉美珍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化妝品銷售員,怎麼開得起沙馬拉蒂這種百來萬的車?

估計她和原主分手后,立馬找了個金主。

看着呂信手上拎着的菜,葉美珍掩面大笑。

「哈哈哈,呂信,你是不是電台混不下去了,改行送外賣了?」

「唉,果然當初和你分手是明智的選擇,跟着你這種窮男人,一輩子都得吃土哦。」

葉美珍用手撩了一把頭髮,故意想讓呂信看到她手腕上的世界名表。

面對葉美珍的嘲諷,呂信嗤之以鼻:「大嬸,裝夠了沒有?勞駕讓讓路。」

葉美珍小臉一皺,怒道:「呂信,就算我是你得不到的女人,你也不能出言侮辱我!」

你是我得不到的女人?

呸!

勞駕有多遠滾多遠吧!

呂信一本正經的對她說:「大嬸,麻煩你有點自知之明,你瞧瞧你這張臉,說話的時候臉上還掉粉,你是化妝還是抹牆呢?大白天的,不要出來嚇人行么?」

葉美珍的妝容過於誇張,臉上的粉底抹了一層又一層,整張臉煞白煞白的,好像在刻意遮住原本的膚色。

葉美珍其實不算丑,皮膚底子也好,呂信搞不懂她大白天的幹嘛化成這個鬼樣。

葉美珍被呂信氣得脖子都紅了,就在這時,一個男人的聲音在呂信身後響起。

「美珍,你們站在路邊做什麼?」

呂信回頭一望,發現站在他身後的男人居然是夏明。

見到呂信,夏明臉色一僵,表情變得極其不自然。

葉美珍急忙走到夏明身邊,整個人都黏在了他身上。

她挽著夏明的手臂,委屈兮兮的說:「夏明,這個死男人看我長得美就騷擾我,我好害怕。」

幾個月沒見,葉美珍的臉皮子是越來越厚了。

她這副矯揉造作的模樣差點把呂信胃裏的隔夜飯都給噁心出來。

「葉美珍,請注意你的措辭,小心我報警告你誹謗!」

呂信警告道。

夏明推開了葉美珍的手,對她說:「別鬧,他是林雨姐姐的朋友,怎麼可能騷擾你。」

葉美珍愣了一下,原來夏明和呂信認識!

她臉上寫滿了尷尬,隨便敷衍了一句,就急匆匆的走進了夏明的別墅里。

夏明尷尬的笑了笑:「呂先生,別介意,美珍就是這種小性子。」

沒想到前兩天還在餐廳里替未婚妻林雨感到惋惜的夏明,這麼快就找了新女友。

看他和葉美珍的相處方式,估計兩個人在一起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呂信笑道:「這件事林雪知道嗎?」

夏明搖搖頭:「還沒跟她說。」

呂信努了努嘴:「夏先生,對於你的私人感情我不過問,但林雨的屍體才剛找到,在林雪面前,你還是收斂點吧。」

你說你找新對象就找唄,大大方方的承認不行么?

何必在人前表現出一副對前任念念不忘樣子,讓別人誤以為你情深義重,背地裏卻又和其他女人打情罵俏。

這種人,用「虛偽」兩個字來形容最適合不過了。

夏明點點頭:「我知道了。」

呂信走後,夏明轉身回到了別墅里。

葉美珍見他走來,急忙起身相迎。

「夏明……」

葉美珍嬌滴滴的叫了他一聲。

夏明臉色陰鷙,目光冷冷的盯着她。

葉美珍被他的臉色嚇得不輕,她嬌嬌柔柔的說道:「你……你怎麼這麼看着我?」

「啪!」

二話不說,夏明一巴掌扇在了葉美珍的左臉上。

「啊!」

葉美珍往後一摔,整個人都撲在了沙發上。

她委屈的捂著自己的臉,質問他:「夏明,你……你為什麼打我?」

「啪!」

夏明又往葉美珍的右臉抽了一巴掌。

葉美珍紅着眼眶,眼淚不停的往下掉。

夏明掐著葉美珍的脖子,將她提了起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