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都發動了七心絕命散。

就連剛才給白兔遞水的小孩子,也是口吐鮮血,生機全無。 「小姐姐,對不起!」 「不是我想害你的,是我不這樣做的話,爸爸媽媽全都會沒命。」 「對不起,小姐姐......請你,原諒我們吧,對不起。」 小女孩不停的睜著,話剛說完。 眼睛已經翻過去,只剩下眼白

就連剛才給白兔遞水的小孩子,也是口吐鮮血,生機全無。

「小姐姐,對不起!」

「不是我想害你的,是我不這樣做的話,爸爸媽媽全都會沒命。」

「對不起,小姐姐……請你,原諒我們吧,對不起。」

小女孩不停的睜著,話剛說完。

眼睛已經翻過去,只剩下眼白。

「主人,這……」白兔看到這一幕,觸目驚心。

她很少去戰場,平時都是在指揮室。

這時候,看到這種場面,自然有些受不了。

反觀陳天選,常年在戰場上,看到這些已經習慣了。

不過,那個小女孩的死,對他的內心,也造成不小的衝擊。

這麼小的孩子,和妞妞差不多大。

「你把他們安葬了吧,我先上山。」陳天選對白兔說道。

回頭看到白兔渾身發白的樣子,他這才想起來白兔是個女孩子。

和白兔一起把這些人埋葬后,陳天選才上山。

一路上,陳天選並沒有仔細找山上的人。

而是一邊走,一邊在找藥草。

「主人,你這是……」白兔不解的問道。

陳天選如同神農嘗百草一般,嘗著那些藥草,說道:「在找藥草,剛才已經被擺了一道,看來和長生水相關的人,都是有七心絕命散的。」

「這次,我可能不是在和普通人對抗。」

「就算唐朝也做不到,對方一定是一個,特別了解陳家的人。我要早點,做出來七心絕命散的解藥。」

話雖然這樣說,但陳天選知道。

七心絕命散本就是陳家的禁藥,雖然沒有長生水那樣禁術等級高級,也不是那麼好解毒的。

兩人一邊走,一邊采草藥。

很快已經到了山頂。

「主人,沒找到人啊,怎麼感覺和報道一點都不一樣。如果那群村民,只是想攔着我們的話,山上應該會有其他人才對。至少,那些報道拍出來的圖片,是有的吧。」白兔想起來那些散落在地上的肢體,竟然有些覺得噁心。

陳天選四處觀望,的確是沒看到。

但他可以保證。

信息,絕對可靠。

只是一個屏息之間,他便已經嗅到。

整個山林里,瀰漫着濃厚的血腥味。

果然。

就在陳天選遲疑的片刻,一個黑影從山上衝下來。

那速度極快,如同離弦的箭。

「小心。」

陳天選感覺到這一抹氣息,立馬對白兔說道。

那黑影就在這時候,已經到白兔面前。

他張開雙臂,手如同鋼爪一般。

張牙舞爪,嗜血如命。

陳天選回頭瞬間,對方根本上他的速度。

他從這人身上,嗅到了濃厚長生水的味道。

這,應該比北疆那些戰士,更晚期。

他身上的癥狀,看得陳天選觸目驚心。

竟然,出現了返祖跡象。

身上的毛髮無比茂盛,牙齒如同野獸一般鋒利。更可怕的是,他嘴角的餘味很濃,陳天選看到這裏,終於知道長生水為什麼是陳家的禁術。

這人,身上有人血人肉的味道。 等你到我這個階段你就明白,這一點都不難。吳華不是自吹自擂,而是他覺得他做這些行業,基本都是有人脈和資金支持的,再加上他對後事略知一二,所以能掐准算對也不是難事。

說白了,這個年代,有了錢和人脈,再加上個未卜先知的能力,基本上很少會有辦不成的事。

因為想跟周厚明一起發展收藏行業,所以吳華便把江城金店的事跟他說了,想着看以後能不能聯合起來發展,順便讓周厚明知道有個靠山,讓他能心無旁鷲的去做好收藏行業。

師父你真是太高看我了,我就是到你這個歲數,也達不到你這水平啊。周厚明以為吳華說的是他年齡。

吳華頓時語塞,真是牛頭不對馬嘴,跟周厚明說話,就跟對牛彈琴一樣。

與周厚明在服裝廠忙乎了一下午,吳華終於把服裝廠這半年的訂單和對外加工的單子看了個遍,周厚明一直陪在旁側,令吳華感到詫異的是,周厚明這回並沒有走開,而是站在旁邊侯著,吳華看過一份訂單,他也接着看了一遍,態度認真,全然沒了往日看到賬本訂單就頭疼的模樣,吳華也深覺周厚明像換了個人似的。

看來,果然是興趣使然,從興趣入手,再煩再厭惡的事情,都能從頭學起。周厚明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改觀,估計也是跟做收藏這一塊有着莫大的關係。賺不賺錢另一回事,不管怎麼說,進步還是看的見的。

在衢州呆了天,吳華把新一季度的雙面茄克設計圖交給了周常德,周常德震撼至極,吳華能力和創意,總是源源不絕的湧現出來,吳華的創意,就是寶麗服裝廠的鎮店之寶。

馬上就要開學了,吳華提前買了車票,準備正月十三那天下午,直接坐車回了江城。

臨走之際,吳華送了周厚明一套發展方案,把近年來收藏行業的走向和趨勢都寫在裏面,並規劃好了兩人往後合作的協議,省的到時候電話里溝通不便。

吳華想了想,自己雖然只出來兩年,但是接觸過的行業卻是不少,服裝、餐飲、珠寶、演藝、到現在周厚明這一塊的收藏品,數數也有五六樣了,不管往後哪個行業取得成績,現在都只是嘗試行業,等自己真正有足夠能力的時候,再把這所有的行業牽連起來,同步發展,那才算本事。

宋子默和鐵柱比吳華早了幾天來到江城,吳華給兩人出租房打電話的時候,宋子默和鐵柱正在吃快餐,知道吳華今天要回來,兩人便幫忙把他床鋪收拾了一番,等吳華過來便可以直接住了。

因為趙遠的關係,還空出來一個床位,他們幾個上個學期已經說好了,等今年回來,就讓林睿一起搬進他們的出租房,跟他們一起住。

所以此刻,林睿一下火車,便也來了宋子默他們的出租房。

林睿今年大三了,這個學期后便要開始實習了,吳華希望林睿能留在江城與他們一起奮鬥,倘若真的發展不起來,待將來他們畢業的時候再做打算。

林睿一直欣賞吳華的能力,這會吳華提議他自是求之不得,反正哪裏實習都一樣,倒不如趁此機會跟吳華學點東西,倘若真的發展起來,說不定幾年以後,別的同學還在為找工作犯愁,自己卻跟着吳華闖出了一片天地,何樂而不為?

年輕,就是要去拼,夢想,就要勇敢追。

這才叫青春。

小華什麼時候到?林睿比吳華先到,自是比較關心這個問題。

他可是坐了十幾個鐘的長途,才到的江城。

他從江城出發的,這個點估計差不多到了。宋子默說。

打個電話問問。鐵柱說着就走到電話旁,撥通了電話。

電話很快被接通,鐵柱忙問道老三,到哪了?

接電話的卻不是吳華本人,只聽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陌生的聲音,說道你好,請問你是吳華的家人嗎,他現在在江城派出所,麻煩你們過來一趟。

什麼?鐵柱震驚的問道派出所?有沒有搞錯?

你沒有聽錯,吳華涉嫌打架鬥毆,現在在派出所,請你們趕緊過來一趟。派出所警察重複了一遍。

鐵柱匆忙掛斷電話,一旁的宋子默和林睿均是提心弔膽的。

出什麼事了,怎麼跑派出所去了?林睿焦急的問道。

警察說打架鬥毆,我們一起去看看。

好。

鐵柱起身,率先出了門,宋子默和林睿也跟在後面。

吳華下了火車,在路上遇到徐天和胖子他們,因為上次說過要跟胖子家的健身教練切磋,一直沒比劃上。胖子以為吳華是怕了他們家的教練,今兒個遇上便開口挑釁刁難。

剛開始吳華不準備搭理他們,但是他們越來越過分,最後竟然動手砸他的行李,吳華一怒之下,什麼好脾氣也沒了,天雷勾地火的,直接就跟他們開打了,一時沒控制好力度,把胖子幾個都打趴下了,然後就被逮到派出所來了。

警察同志,我要起訴他。胖子指著吳華,惡狠狠的說道他對我進行人身攻擊,我現在渾身都疼,我要住院。

先做個筆錄。警察並沒有搭理胖子,而是示意胖子和吳華坐下。

這種打架鬥毆的事他們見多了,像這兩隊人馬,雖然挂彩的那幾個看起來傷的挺嚴重的,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他們三個先去找茬的,這會挨揍了,來派出所了,以為傷著容情,可以把罪責安在打人的那個人身上。

法律最不講究容情,按照自己的猜測,旁邊這個安靜沉穩的少年,才是正當的防衛,這三個傢伙,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去年八月份到十二月份這幾個月里,他們一共來過三次派出所,均是以聚眾鬥毆罪給送進來的,後來好像有什麼大人物出面給他們解決了這事,沒想到這一開年又進來了,真是死性不改。

這位警察同志雖然很清楚這些內幕,但是不管怎麼說,流程還是要走的。

當宋子默和林睿等人趕來派出所的時候,吳華剛好錄完口供出來,根據兩方的筆錄,發現完全對不上內容,所以定是有一方在說假話。

警察無奈,凡事講究證據,他們雖然百分之八十肯定吳華是正當防衛,但是也不排除另外百分之二十的可能發生,現場有沒有人證,也不能保證胖子那幾個人說的就是假話,見久不出結論,而雙方又都在派出所里耗著,最後吳華提議私了此事,給他們三人賠償一定的醫藥費,這事才算翻了過去。

但是胖子有個附加條件,就是吳華必須與他們健身房的教練切磋一回,不管誰勝誰負,輸的那方都給對方磕三個響頭。

胖子始終相信教練的水平,吳華只不過是在他們面前威風,遇上教練,也只有他哭的份。

本來不打算就這麼放過吳華的,但是要在派出所里等著,要是被家裏知道了,保不定又一頓臭罵,別到時候扣了零花錢不說,周六日還要被禁足,那就得不償失了。

吳華則是沒考慮這麼多,反正現在做什麼也於事無補,倒不如出了派出所再做打算,老呆在這,傳出去也不好聽,以後事以後算,現在關鍵是離開這裏。

吳華,你給我等著,遲早把你打趴下。臨走,胖子還不忘放狠話。

打不趴就你自己趴下。吳華輕扯唇瓣,就沒把他放眼裏。

老三,怎麼回事?鐵柱上前問道。

說來話長,我們邊走邊說。吳華拉起行李,頭也不回的走出了派出所。

那幾個傢伙,簡直太過分了。聽了吳華說的經過,鐵柱憤憤不平,就差沒直接跳起來了。

上不得枱面的傢伙。宋子默只覺那幫人卑鄙。

他們幾個向來如此,就沒消停過。林睿這個學生會長倒是深有感觸。

以前他是會長的時候,還能說的了他們,現在因為實習在即,他已經辭去了學生會的職務,所以便也管不聽他們了。

沒事,打不死小強,我就捏死小強。吳華把這些人比喻成討人厭的蟑螂小強,走哪哪有。

這幫人,不給他們點顏色瞧瞧,他們就以為自己好欺負。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