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決定了?」

黃少雄回答的很堅定:「當然!」 劉黎明高興的點點頭,說:「「既然你已經決定,我也就不客氣,我今天來就是找你說地皮和醫院建設的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看了看地上擺放得整整齊齊的四個人,周雲天一時無言,俯下身子,雙手抱起了余溪。,隨即又在其他人身前留下了一枚印記。有了它,就算

黃少雄回答的很堅定:「當然!」

劉黎明高興的點點頭,說:「「既然你已經決定,我也就不客氣,我今天來就是找你說地皮和醫院建設的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看了看地上擺放得整整齊齊的四個人,周雲天一時無言,俯下身子,雙手抱起了余溪。,隨即又在其他人身前留下了一枚印記。有了它,就算他不去主動控制,光明神域中的能量也會不斷滋潤眾人,幫助他們加速恢復。

腳下一踏,周雲天騰空飛向了黃祁等人的所在地,對於這件事情,他有必要解釋給他們聽,不然的話,要是傳出去可是一件超級大事!說不定他的那些朋友們都會因此遭受牽連。這個結果可不是他所想要見到的。

另一邊,黃祁見到周雲天飛來,頓時如臨大敵,但是他也不愧是南域的最高將領,哪怕是面對這種情況也依舊沒有選擇撤退。

不過,他的額頭上仍然布滿了大大小小無數的汗珠。這也是沒辦法的,誰叫自己最後弄的這一出實在太過於駭人聽聞了。對此,周雲天在表示理解的同時也十分無奈,畢竟想要對付赤血,他除此之外真的想不到其他辦法了。

走至對方身前,周雲天看著面前強行保持鎮定的黃祁,安慰道:「黃長官,您放心,我不是來殺人滅口的。」

抬眼望向黃祁身後的數百戰士,可以說是一片狼藉,其中昏的昏,跑得跑,還有少數幾人精神似乎有點失常,獃獃的站在那裡傻笑。

只見周雲天在虛空中一抓,一個小巧的玻璃盒子便落入他的手中,他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將其遞給了對方。

他解釋道:「對於這次的事情,我是來向您道歉的,若非我一意孤行,恐怕也不會造成如此損失,這裡面的東西,就當是我對你們的補償。」

他做出這個決定等時機恰到好處。且不論政府是否會接受這種東西,但就憑剛剛自己的那一番作為,至少會引起上層的重視,將這些進化基因交給見證了這一切的黃祁,可以得到的影響力絕對不小。

黃祁疑惑的接過盒子,透過玻璃可以看到,裡面大大小小裝了幾十塊玻片,這些東西看似不起眼,但是就連造成剛剛如此動靜的周雲天都有些捨不得,他道:「這是什麼?」

周雲天耐心道:「這是我自己研究出來的進化基因,可以植入人體,使得普通人在短時間內突破成為進化者,並且不同於政府當前使用的基因剪切手段,它不存在任何的副作用。」

黃祁聞言,退後兩步,一臉震驚的看著後者,怔怔道:「不是我們不相信您,但是憑藉如此成績,你完全可以交到上面,獲得的好處遠不是賠償給我們可以比的。」

周雲天淡淡道:「由於一些特殊原因,研究院我恐怕已經回不去了,我剛剛說的沒有半分虛假,要是想要申請專利什麼的你完全可以自己去做,因為,從今往後我恐怕就不會再和政府有什麼瓜葛了。」

點點頭,黃祁默默收下了玻璃盒子,先不管對方究竟為何要這樣做,但是憑藉他自己曾經對周雲天的了解來看,這應該是一個講誠信的人。

再說,以他先前展現出來的那般手段,想要對付自己這百餘名毫無戰鬥慾望的戰士,可以說是不費吹灰之力。

因此,他就算再不想相信他,也必須要選擇相信!

周雲天見他收下了盒子,緩緩鬆了一口氣,一抹笑容浮現在他臉上,對於一名痴迷與研究的人來說,最怕的就是自己辛苦得來的研究成果得不到認同,而如今這黃祁的到來卻是給了他這樣一次機會。

「黃長官,雖然我也知道想讓您放下一切顧慮來相信我不太可能,但這裡面裝的也是我最新的研究成果,如果您能夠幫我令它發揮應有的作用,那麼我也滿足了。」

一瞬間,黃祁似乎明白了什麼,他之前太過於在意周雲天的戰鬥力,反而忽視了他的身份,他不僅是一個優秀的戰士,一個實力強大的進化者,他還是一名科學家。

自己收下的,不僅僅是對方的歉意,還有對方對自己的信任。

一念至此,黃祁頓時心神領會,只見他向周雲天鄭重的鞠了一躬,隨後被後者趕忙扶起,他誠懇道:「我為自己先前的無禮向您道歉,您是一個了不起的人!放心吧,今天事情我會向上面保密的。」

周雲天哈哈一笑,心中的一塊石頭終於在此刻落下,「那就麻煩您了,就等你這句話!」

黃祁明顯一愣,突然才發現自己上當了,但是很快,他也也哈哈大笑起來。雖然被套路並不讓人爽快,但是現在看來,這神一般的青年似乎也沒有那麼可怕嘛!

隨即,周雲天面露笑意,對著黃祁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轉身便要離開,但卻被後者拉住了。

「怎麼了?」,他疑惑出聲。

黃祁略帶歉意的笑笑,「是這樣的,我們現在內部其實也有一些矛盾,因此在前線的戰力薄弱了許多。可能我這樣說可能有些過分,但是,還懇請您能夠幫個忙……」

周雲天無所謂的揮揮手,「黃長官但說無妨,只要不是什麼太過於為難的事情,就當是為了我們南域幫您便是。」

黃祁備受感激的看了一眼後者,沉聲道:「您也知道,自從半年前的那一批戰士從前線回來之後,我們便發現血塔似乎再也沒有發動過大型進攻,現在我懷疑他們有著更大的謀划,並且也確實掌握了一些具體的動向,所以……」

說到此處,他停了下來,很顯然,下面的事情他就不用再說了。

周雲天意味深長的看著黃祁,「您要我幫的這個忙可不小啊,可以給我說說幫您的理由嗎?」

黃祁趕忙道:「那是當然,我們由於需要維持內部警戒,所以只能派少數特工前去調查,不過,其中一名任務回來的特工正好帶來了這個,還請您看一下。

周雲天隨手接過對方遞來的一張紙條,本來打算隨便看一眼,結果當他將目光挪到紙條上時,不禁目光一凝。

紙條上寫滿了許許多多的點和短橫線,其中很多部分已經因為磨損而變得不再清晰,但是周雲天卻十分清楚這是什麼。

這是在幾萬年前便開始流行的摩斯密碼,但是以他目前的進化程度一眼便破譯了其中的意思,那上面是斷斷續續的一小段文字——「周雲…來…天雨…陵…別…人。」

他的父親曾經在情報局工作過,會使用這種古老的密碼,所以周雲天看得出來,這確實是父親的字樣。

收下紙條,他再次抬頭,鄭重道:「黃長官,這個忙,我幫了!」

黃祁本想提醒他小心一點,但看到上空這經久不散的領域,又不禁收回了說出這句話的想法。

周雲天雖然知道這個情報對於黃祁他們而言不過是小事,但是對於自己來說卻是不可多得的提示,既然對方已經給出了誠意,自己也理應給予回報。

抬起頭,黃祁又遞給他了一個小巧的鐵片,這是一個微型的數據儲存器,別看它不過拇指大小,其中的容量卻足以儲存世界上已知的任何一座圖書館的所有信息。

不用問周雲天也知道,這便是關於這次行動的全部資料了。

黃祁鄭重道:「東西我已經交給你了,另外,這是一次絕密的任務,指派人僅我一人,也因此,希望你能夠盡量保密。」

周雲天點點頭,接過儲存器,低聲道:「我明白了,長官……」

也就在他拿過東西的一瞬間,他似乎感受到了什麼,立刻催動起了宇宙能量,包裹住不遠處的三人,迅速遁去。

黃祁本想再交待幾句注意事項,而當他低頭時,後者則早已失去了蹤影。

不多時,兩名面露疑惑的普通人從前方走了過來,其中一人一邊走一邊還在碎碎念道:「不對啊,這裡剛剛我明明看到有人的。」

當黃祁看清楚來者身上的勳章時,不禁渾身一顫,還好剛才周雲天走得及時,不然的話,恐怕自己今天就算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首長,別來無恙!」

…………

另一邊,周雲天懷抱著余溪,身側幾團宇宙能量凝聚而成的光團則托起了其餘三人,向著遠處飛去。

他們沒在意的是,在數里之外,兩人一男一女正坐在地上大口喘氣,心有餘悸的看著天邊。

兩人的身邊,堆著幾百名進化者的屍體。

其中的青年開口道:「什麼嘛,伍林大人居然讓我們來保護那個怪物,我們怕是連他一巴掌都接不下來吧。」

少女則不屑的看了一眼青年,嘟嘴道:「就你,還想人家一巴掌?我看人家恐怕一口氣就把你給吹飛了!」

兩人正是受命趕往這裡的陽炎和柔靜,他們抵達時確實發現這外圍有一些血塔的進化者靠近。

雖然很難以置信,但是這種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就是出現了,核心研究庫遭遇了進化者的包圍。

他們當時也沒有猶豫,立刻就想起了自己的任務,於是一連斬殺了上百名襲來的血塔進化者。

但是,誰知天邊不知何時突然升起一個巨大的領域,只是一瞬間便吞沒了目力所及的一切事物,那時候他們壓根兒就沒反應過來。

當視覺再次回復正常的時候,便是眼前這副光景了,屍橫遍野,觸目驚心!

他們坐了很久,直到某一刻,柔靜才回過神來,踉蹌的站起身來,一席藍裙無風自動,喃喃道:「其實,他也挺帥的……」

陽炎抬頭,「你打算怎麼做?」

默默思考了一會兒,只見柔靜微笑道:「回去報告伍林大人,就說我們要去找他!」

………

周雲天則從一開始便選擇了離開,他所要去的地方是余溪先前告訴他的,那個地方雖然仍然在赤峰星上,但卻是人煙最少的地方。

天華大森林,被稱為赤峰之肺,乃是全赤峰星最大最原始的熱帶雨林,其中還有傳說中的原始人的存在,據說那些原始人,只會使用一些簡單的工具,比如幾萬年前的一種叫做手機的產品………

這個地方,可以說是對於周雲天最安全的地方了,想要躲避政府的掌控,他們只能選擇來到這裡。而此處,也將成為他們日後很長一段時間的生活地點。

森林的位置在中域,中域有三分之二的地盤都屬於天華大森林,所以要說綜合實力,中域甚至沒有算在四大域中,乃是赤峰星上名副其實的第五域。

南域核心研究庫距離中域不算遙遠,在加上周雲天的全力趕路,只花了半個時辰便抵達了天華大森林的邊緣區域。

遠遠望去,茂密的樹林一望不見底,樹木異常高大,甚至還有不少別處已經滅絕的動物都可以在其中看到。

清澈的溪流,縱橫交織的藤蔓,連綿起伏的地勢,共同繪製了這一副美妙的畫卷。

只是,在這超出自然的力量作用下,天上的光明神域依然隱隱可見,雖然並不會遮擋陽光,但是它確確實實存在著。

不過,周雲天現在可沒有心情去享受這一份美好,余溪看樣子傷得很重,要不是還能感受到那一絲微弱的呼吸,甚至沒有人會相信她居然還活著。

找了一處比較隱蔽的山洞,他毫不猶豫的帶上四人進到了裡面,這裡雖然什麼也沒有,但是至少可以給他一點心裡安慰。

玄靈境強者完全可以獨自開闢一個裝下五人的小空間,但是或許是幾萬年的進化結果,人類總會有一種想要找到歸宿的願望。

周雲天隨手一揮,五張完全由宇宙能量降緯形成的木床騰空出世,穩穩的落在了不大的山洞之中,有序的並排擺放著,成為了眾人現在僅有的傢具。

他先將余溪小心翼翼的放在其中一張木床上,隨後又輕輕抬手,三團光團上的蒼赫,張小龍,薛韓天三人紛紛被托起,放置在了其餘的木床上。

周雲天嘆了口氣,此刻外面的天色也不早了,夕陽的餘暉逐漸布滿大地,給這片陌生的星球再度蒙上了一層神秘。

這裡,便是他們新的去處…… 張昊看着眼前的這個男人,冷笑道:「看來,是我太好說話了,沒殺人是吧?」

周圍沒人吭聲。

蠻族這裏摸點錢財珠寶的或許不算啥,最多砍掉一隻手或者兩隻手而已,可要是偷秘籍?呵呵,二號空間這裏任何國家都只有一個下場,死!

張昊卻話鋒一轉:「嗯,殺人確實不太好,這樣吧,那個誰嘯天,你家裏有礦場吧?」

獅嘯天莫名其妙點頭:「有一點。」他家裏好多礦場,可他怕說出來張昊又到他家去賺什麼「血汗錢」就遭了。

張昊點頭:「那這人交給你了,讓他去礦場里勞教……三年吧,三年後沒死再放他出來。」

獅嘯天:……你還不如直接殺了他呢。

蠻族礦場那簡直就是地獄,別說三年,象這種犯了大錯的蠻族進去,能活個半年都算運氣好,這擺明是想人死都死的不痛快。

張昊卻沒想那麼多,他覺得礦場比較辛苦,而且還有塌方啥的,去挖個三年礦,要是這人沒命,就算他自己倒霉。

他並不知道,這人進去用不了一年就會被活活累死,三年必死。

獅嘯天叫人把這個倒霉蛋給押下去,還拉過一個貓族頭領,告訴他一定要約束手下,別把某位大宗師的「血汗錢」遺失進自己兜里。誰敢這樣做,那就和被抓的那人作伴,去礦場里流血流汗地補償大宗師的「血汗錢」。

貓族頭領立刻吩咐下去,眾手下都噤若寒蟬。

當礦工?還是那種戴罪發配去的礦工?那可比當奴隸還慘。

獅嘯天這才滿手發癢地拿着那本秘籍扔回了大堂的桌子上。

張昊隨手一晃,借用身體掩飾,用空間塔把秘籍收了起來。

獅嘯天蛋疼:你剛才就收起來不行么?為啥非要我一直拿着?

蛋疼中他下意識把那隻手伸得遠遠的,不想讓它挨到衣服上,等下他一定要洗十次,啊不起碼二十次手才行。

被這事兒一打岔,獅嘯天也沒敢再問之前那事兒,張昊也沒在意。

反正小貓娘是他的,誰來都別想搶。

不過,獅嘯天還是有其它事需要確認的,當下他又開口道:「孫……大聖,您準備在這裏常住么?」

張昊搖頭:「不會,兩三天吧,把我的血汗錢搬完就走。」

獅嘯天:「……哦,那之後呢?您會去王城拜祭蠻祖么?」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