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六原本只是想引誘打折動手,結果沒想到竟然測出了另一個東西。

只見小六直接橫刀架在了美麗的脖子上。 「你趕緊束手就擒,否者我現在就殺了你姐!」 「你、卑鄙!」 看著小六居然拿她姐姐威脅她,打折也是惡狠狠的說道,不過她沒做出其他的舉動,看起來頗有些束手無措的樣子。 看著打折的樣子,小六就知道自己猜的沒錯,他接著出言道:

只見小六直接橫刀架在了美麗的脖子上。

「你趕緊束手就擒,否者我現在就殺了你姐!」

「你、卑鄙!」

看著小六居然拿她姐姐威脅她,打折也是惡狠狠的說道,不過她沒做出其他的舉動,看起來頗有些束手無措的樣子。

看著打折的樣子,小六就知道自己猜的沒錯,他接著出言道:

「你姐已經被我擒了,你們兩人合力尚且拿不下我,現在就剩下你一個,你若不肯投降我現在就先殺了你姐,之後再擒殺你。你們姐妹兩人只能一起共赴黃泉了。」

「可你若是肯投降,我也省得一番功夫,那我將保證不殺你們姐妹,只是將你們關入大牢,而至於後面有沒有人來救你們,那就是看你們身後的門派了。」

小六繼續以言語誘惑到。

聽到小六那先威脅,后勸導的話后,打折不由有些動容。

「你、你說的是真的?」

小六自信的笑道:「你們沒有的選擇,要麼我費一番功夫殺死你們,要麼投降被我抓進大牢,然後等人來救你們,生與死一念之間,不要逼我改主意。」

打折聞言沉默不語。

小六見狀知道對方已經做出了選擇,只是還不好開口,現在他該推最後一把了。

只見小六嘆氣道:「罷了,還是讓我親自動手吧。」

說著小六揮刀欲殺美麗,打折連忙著急的出聲道:「不要!」

小六見狀嘴角露出一絲輕笑,接著他的左手快速點出,直接將打折也一併點住。

而做完這一切之後,小六卻是直接端著在地上,連忙運功回氣。

原來小六此時已經是強弩之末了,他那點微薄的內力在剛剛的對決中早已耗盡,他現在必須要趕緊回勁才行。

打折見狀那還不知道自己上當了! 這個年代,遼東這邊終究還是太貧寒了些,高手不多,修鍊秘籍更少。既然能夠回聯邦了,各路觀想法,當然要收集好了,等回了妖神聯邦,這些東西可都是錢。尤其是皇宮裏面那些頂級的觀想法,馮燁這次打算統統打包帶走。

最頂級的觀想法,自然要自己留着,但是其他的觀想法,那就都可以賣給聯邦。馮燁在聯邦當中,也不過就是個靠聯邦養著的窮學生,如今有機會報效國家,那當然要努力了,嗯……,順路發大財。愛國發財兩不誤,完美雙贏。

想想聯邦當中各種高級營養液,高等基因藥劑,高等隨身智腦,生化戰獸。甚至私人星際穿梭艙。只要他能順利的帶着這些能夠增強精神力的觀想法回到聯邦,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夢想。

想到這些,馮燁頓時感覺動力十足。連忙催促三位王妃,快些收拾行李。三位王妃比他更着急,頭一次離家這麼遠,怎麼可能不想家?

不過馮燁為了防備朝中有人對他下黑手,馮燁乾脆將三千鐵騎全都帶着。可不能在這個即將回家的最後關頭,出了什麼差錯。小心無大錯,如今能夠回家了,馮燁當然不想出現任何意外。

短短三天,一行人就收拾妥當,為了避免別人懷疑,惹來不必要的麻煩,馮燁再沒用空間寶石運送糧草輜重,改用了馬車,雖然路上走的慢了一點,不過穩定壓倒一切。着急不是慌亂,馮燁明白,越着急的時候,就越是要沉住氣。

這次進京,馮燁特地準備了幾匹寶馬,兩千隻羊,作為獻給皇帝的年禮。他手上如今除了一些牛羊馬匹,也沒什麼拿得出手的好東西。他又不想爭儲,心意到了就好。用不着過分的巴結皇帝。給多了容易壞事。

至於其他人,馮燁壓根都沒考慮,那是誰?大家又不熟,也配我堂堂遼東王給你們送禮?最後還是薛寶釵想的周到,又多帶了兩千隻羊。準備到京以後,送禮所用。

畢竟如果別人過來送禮,王府總要準備些回禮。這些禮尚往來的事情,馮燁懶得理會,他跟那些達官貴人又不熟。乾脆統統交給薛寶釵處理。她也擅長這個,作為一個大家閨秀,這些東西都是從小就學的必備技能,說得上得心應手。

馮燁耐著性子,大軍一路走是十幾天。眼看着都快十月末了,才算趕到京城。

眼見着能夠看到高高的城門樓子了,馮燁正陪着三位王妃坐在大馬車裏聊天,大冬天的他也沒興趣騎馬在外面吹冷風。香車美人,抱着老婆坐在車裏多美?

自從馮燁的修為到了瓶頸,每天修鍊的時間大幅度減少后,馮燁就有更多的時間陪伴三位王妃了。幾人正在說笑之間,忽然感覺馬車停了下來。

馮燁對趕車的小德子吩咐道:「去問問怎麼回事兒?」

「殿下,九門提督的人不讓大軍進城,說是讓咱們的軍隊駐紮在城外。」小德子一溜小跑的回來報告說道。

馮燁這個時候正是敏感的時候,快要回家了,怎麼小心都不為過。忽然聽到要讓他和軍隊分開,頓時想的就有點多。「這次讓我回來,是不是一個陷阱啊?一旦我和軍隊分開,自己進了城,會不會被人瓮中捉那啥?」

想到這裏,馮燁的臉色頓時就沉了下來,冷聲說道:「你告訴那些守門的,這些人都是本王的護衛,本王必須要帶城去,城中駐紮着十幾萬大軍,還怕本王這區區三千人馬嗎?」

「夫君是怕有人要害你?是陛下?」薛寶釵臉色凝重的說道。

馮燁緩緩的搖了搖頭說道:「陛下沒有理由害我,畢竟是父子,只要我沒有威脅到他的皇位,陛下就不會對我出手。只不過為夫剛剛三千鐵騎擊破東胡二十萬大軍。正是舉國稱讚,萬人稱頌的時候。

打的東胡從此不敢南下牧馬,在朝廷的宣傳當中,為夫成為了名傳天下的大英雄,也成為了世人眼中,儲位的有利競爭者。

如今只怕已經成為了某些人的眼中釘,肉中刺。欲除之而後快。雖然我沒有爭儲的想法,但是那幾位皇兄和他們的支持者,只怕都不會相信。」

馮燁說到這裏,薛寶釵忽然眼睛一亮。在她原本的認知當中,馮燁不過就是個不受寵的皇子,而且還得罪了太子,剛剛成年,就被打發到了東寧那種苦寒的關外之地。

甚至因為犯錯,連個親王都沒混上,只得了個郡王的封號。完全可以說是一輩子的前途都斷送了。而且還被御史參奏了好幾條大罪,甚至被朝廷的大軍征討過。

薛寶釵從來都沒想過,馮燁還有爭儲的可能。此刻聽到馮燁的分析,她才忽然想到,或許,有可能,她薛寶釵也有入主後宮的那一天。雖說馮燁如今還沒有正妃,但是整個遼東王府的事情,都是她在管理。她還是有很大的希望的。

賈迎春雖然得寵,但是性子淡然,什麼都不會跟她爭,至於秦可卿,身份根本就見不得光,更不用說母儀天下了。可以說,只要夫君馮燁能夠登上儲位,後宮之主的位置,除了她薛寶釵,還有誰?

不大一會兒,小德子回來傳話說道:「殿下,對方很強硬,說最多只能帶500親兵進城。其他士兵必須駐守在城外。」

若不是最近準備安穩一下,按照馮燁的暴脾氣,真的準備直接帶人硬闖進去。反正鬧到最後,吃虧的不會是他。

不過想到自己要辦的事情,馮燁還是壓住了火氣,沉聲說道:「告訴他,要進就三千人馬都進去,若是不讓進,本王就不進去了,這就打道回府,返回遼東了。」

馮燁的威脅,沒有人膽敢無視,畢竟如今他的聲望太大了。九門提督哪敢做主,連忙派人往上級請示。一層層的請示,最後就只能是由皇帝來決定。

「看來這小九,心中還是有疙瘩啊,是不放心朕嗎?也罷,那就讓他進來。」皇帝心想,畢竟城中的二十幾萬大軍都在他的掌控當中。

皇帝自認為別人沒辦法調動。馮燁非要帶兵進城,必然就是防着他。一來他真的沒想要弄死這個兒子,而來也打算通過這件事情,來緩和一下父子關係。 第472章五個情人的照片

林宇認為,背叛妻子和家庭的男人,必須受到嚴厲的懲罰!

他不再猶豫:「好!我接受這個任務!狠狠修理趙天海!」

林雪說:「周阿姨豪爽,送出一套新房子,價值一百五十多萬!不過,你老公趙天海,是本市的首富,難對付啊!」

周玉潔說:「沒錯,趙天海非常精明,十分謹慎,身邊時刻有保鏢!你們必須克服困難,秘密行動,不管成功失敗,絕不能讓趙天海知道我在背後指使!更不能告訴我女兒美琪和兒子君豪!」

林宇拍著胸膛說:「你放心,嚴格為你保密!」

周玉潔說:「你先查出小三的底細,我馬上過來簽協議,等懲罰完趙天海,立刻給你新房鑰匙,並辦理房產證!」

林宇好奇地問:「你準備怎麼處置小三?」

周玉潔抬腳,踩住地面的小雨衣:「很簡單!讓那個賤女人吞下這玩意!」

說完,周玉潔抱起泰迪犬,離開藥店,走向平治豪車。

望着周玉潔的背影,林宇感慨地說:「這個女強人,看似溫柔,其實狠毒!」

林雪說:「對付花心的男人,就應該狠一些!」

貂蟬笑吟吟地說:「三妻四妾,極為常見,至於大發雷霆嗎?」

李時珍說:「在古代,三妻四妾比較常見,但在現代社會,法律不允許,道德也不允許!」

林宇說:「先生厲害哇,這些常識也懂?」

李時珍得意地說:「老夫用平板電腦上網,除了研究醫學,還閱讀了許多社會新聞!」

貂蟬好奇:「宇哥,你如何抓獲趙天海的小妾呢?」

林宇說:「抓小三,並不難!我派雷鋼出馬,二十四小時跟蹤趙天海!」

林雪說:「困難在於,怎麼把趙天海弄成太監……」

林宇點點頭,也覺得棘手。

之前,林宇穿越到唐朝、明朝和清朝,可以任意狂虐趙天海,但在現實世界,他暫且不能為所欲為!

李時珍咳嗽幾聲,清了清嗓門:「你們談事之際,老夫已把藥方開好,請過目!」

林雪驚訝:「什麼藥方?」

李時珍沒回答,指了指桌面。

林雪上前,拿起李時珍開的藥方,大聲念讀。

「蒼莖孔、蕃稻艾、烏藤籃、楠柏杏、菠朵野芥衣、蕭澤麻梨芽,每份各一兩,香菜一斤,搗碎取汁……先生,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我看不懂呀!」

林宇忙捂嘴,憋住笑。

林雪所念的藥方,正是林宇戲耍李時珍的敗火偏方。

其中的各味藥材,則是宅男們熟悉並喜愛的眾多東瀛之花的名字。

李時珍並不了解真相,表情認真地說:「此乃令人徹底敗火的良方,老夫把林宇的偏方加以修改,用香菜汁替代蜂蜜,各種藥材也增足了分量!」

「哈哈哈……」林宇實在忍不住了,放聲大笑。

林雪明白幾分,故意問:「先生,你準備去哪買這些藥材呢?」

李時珍捋著鬍鬚回答:「去倭國!方子中的藥材,都是那裏的特產!對了,倭國乃現在的東瀛之都!」

貂蟬完全聽不懂,滿頭霧水地看着李時珍。

林雪徹底了解真相,責備說:「哥,以後別再亂給先生開偏方,他如果寫進《本草綱目》中,怎麼辦?」

「下不為例!」林宇覺得李時珍無比可愛。

林雪說:「謝謝先生幫忙,對付趙天海,不需要中藥。」

李時珍不爽地問:「老夫開的藥方不好嗎?」

林宇故作嚴肅地說:「不是藥方不好,而是下藥太猛,裏面的藥材威力十足!服用之後,雖然能達到效果,但人也廢了!」

李時珍醒悟:「原來此方的藥效如此厲害,理當慎用……慎用……」

林雪略加思索,對林宇說:「乾脆採取西藥,選擇含雌激素的藥片,掌握好劑量……」

「不行!」林宇果斷地拒絕,「激素葯不能亂吃,萬一鬧出人命怎麼辦?周玉潔只想懲罰趙天海,而不是殺他!」

吸取張文俊腰椎骨折導致下身癱瘓的教訓,林宇不敢再出差錯。

林雪笑着說:「好吧,不用激素葯,以免趙天海變成人妖。」

一聽新名詞,李時珍趕緊問:「何為人妖?」

林宇隨口敷衍:「像妖艷女子般的男人,俗稱人妖!」

李時珍恍然大悟:「那豈不是太監?此葯甚好啊,省去了宮刑的麻煩。」

轟隆隆……外面響起悶雷聲,一場大雨即將來臨。

林宇說:「先找出小三,再考慮怎麼搞定趙天海!」

抓小三、斗趙天海的行動,正式拉開帷幕!

經過兩天的忙碌,雷鋼趕來別墅彙報戰況。

林宇問:「查到小三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