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齊心中一驚,急忙向沮授問計。沮授說道:「高夫人深居塞外,朝中無人相識。主公可選人代之,萬不可讓夫人和公子入京冒險。至於喬夫人,她身份已泄,也只能隨將軍入京了。」。

田齊默默點頭,心中對喬環有些愧疚。他此行入京,兇險不下於孤身北上鮮卑復仇。 沮授見天色已暗,起身告退。田齊心緒不佳,起身將沮授送走,便打算入榻休息。卻見曹性行色匆匆,奔至帳外求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唐辰拳頭捏的嘎巴嘎巴響,片刻后,猛然抬頭說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真

田齊默默點頭,心中對喬環有些愧疚。他此行入京,兇險不下於孤身北上鮮卑復仇。

沮授見天色已暗,起身告退。田齊心緒不佳,起身將沮授送走,便打算入榻休息。卻見曹性行色匆匆,奔至帳外求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唐辰拳頭捏的嘎巴嘎巴響,片刻后,猛然抬頭說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真有那麼一天,我一定會讓那幫狗眼看人低的傢伙好好看看,我唐辰絕非他們任意欺凌之輩。」

馬紅俊古怪的看了眼唐辰,心道,「這不是我曾經說過的台詞么,這該死的既視感。」

「怎麼了,為何這樣看我?」唐辰問道。

馬紅俊搖了搖頭,「以德報怨,何以報德?所以我也不說讓你放下仇恨的話。我只告訴你,人不應該只活在仇恨之中,一切福田,不離方寸,從心而覓,感無不通。除了仇恨,還有很多值得你去愛去守護的東西。你糾結著過去的恩怨情仇放不下,就是在跟自己過不去,你現在的面相就是最好的證明。還有,害你父母的是整個武魂殿么?不是,而是某些人。有句話叫做禍不及子孫後代,同樣,你要報父母之仇,也不應該牽連整個武魂殿。」

唐辰冷冷的反駁道,「呵,沒有感同身受是不會相互理解的,你未必能真正感受到我的痛苦,被欺凌侮辱的人又不是你,被害的人也不是你的父母,你懂什麼。」

馬紅俊冷冷的嘲諷道,「你既然這麼想,那你回去可以好好問問子淵兄,看他是怎麼想的。我的父親是被野獸害死的,難道我就要因此滅了所有的野獸?你好好想想,那些沒有害你父母的武魂殿魂師,他們難道就沒有父母和妻兒?他們也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你憑什麼決定他們的生死?」

「就憑我比他們強。」唐辰冷聲道。

馬紅俊呵呵一笑,「你連我一招都接不住,那我現在是不是就可以弄死你?如果有實力就可以無法無天、為所欲為,那你和那些草菅人命、濫殺無辜的邪魂師有何區別?」

「你說的對,你現在就可以弄死我。」唐辰不甘示弱道。

馬紅俊氣結,怎麼會有這樣偏激執拗的人?

「你走吧,我不會殺你的,但我也不會滋長邪惡。最後奉勸你一句,天道無親,常與善人。這個世界不只有仇恨,還有很多美好的東西,如果哪天你能想通我說的這些,就告訴我師叔或者我的老師,說你想通了。好走,不送。」

「呵!」唐辰冷冷一笑,豁然轉身向外屋外走去,只是,就在他將要走出門口時,突然又轉過身來,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隨後便直接離開了。

「身而為人,我很抱歉。」

馬紅俊喃呢著唐辰最後說的那句話,微微一笑,「看來這傢伙還有得救,就是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轉過這個彎了。」

片刻后,一男三女推門而入,赫然是大師、柳二龍、水冰兒和柳青璇。

「小俊,唐辰他?」大師問道。

馬紅俊微微一笑,「不用管他,良言難勸該死鬼,慈悲不度自絕人。他要是能想通,我還可以幫他,要是自甘墮落,那也是他自己的選擇,怪不得旁人。不過我相信自古以來都是邪不勝正,他會想通的。」

「青璇,該你了。」柳二龍說道。

聲如黃鶯鳴翠柳,貌似牡丹勝國色。

這是一位姿色並遜色於水冰兒、小舞、寧榮榮和朱竹清等人的大美女。

柳青璇微微一笑,彷彿百花盛開,「我的身世沒什麼好隱瞞的,我相信兩位老師和學弟學妹也都是可信之人,不過青璇還是希望眾位以後替我保密。」

「中,你說吧。」馬紅俊四人點了點頭。

柳青璇道,「我本是這城中落魄貴族柳氏子弟,自小蒙月軒之主我的老師收養長大。」

「城東柳氏?那你是怎麼流落在外的?」柳二龍問道。

柳青璇自嘲一笑,「這就涉及到一些家族醜聞了,我說了你們別見笑。」

四人點了點頭,「要是不方便就不用說了。」

柳青璇搖了搖頭,「不,我要說。」

「好吧,你請說。」馬紅俊聳了聳肩,這藍霸三傑真是一個比一個有性格。

「為振興家族,父親常年奔波在外,家中一應事物都有大娘掌管。可笑的是,那崔氏和我大哥私通就算了,還想要霸佔我柳家財產。我的母親屬於三房,在生下我和姐姐之後,就將我們倆掉了包,讓姐姐女扮男裝代替我,而我,也被母親自小就送入了月軒。」

柳青璇侃侃而談,言談不俗,舉止優雅,一舉一動盡顯貴族風範,只是這爆料出來的信息,著實有點嚇人。

「等等,你先等等,這信息量有點大,讓我好好消化一下。」

馬紅俊心中驚駭欲絕,更沒想到柳青璇竟然是男的,嘔。

男的還那麼調戲他,不會是看上他了吧?更過糞的是柳青璇的大娘和她兒子竟然,真是簡直了。

馬紅俊震驚了,水冰兒、大師和柳二龍同樣也被震驚了。

對於四人的表現,柳青璇心知肚明,「我本名叫柳青玄,黑而有赤者為玄的那個玄,我姐姐才是柳青璇。其實我大哥柳青鵬並非親生,而是病故的前任主母和外人所生的孽種,二房只出了一個女丁柳青羅,也與我們從來都不對付,所以我是柳家唯一的男丁,而這也是母親為何從小就將我送走的緣故。」

馬紅俊恍然大悟,「怪不得崔氏和柳青鵬想要霸佔你家資產,那如果讓你鹹魚翻了身,有一天成了一名強者,你會怎麼對待這些人?」

柳青玄捋了捋胸前的秀髮,幽幽說道,「崔氏在嫁入我城東柳氏之前,就早已和柳青鵬私定終身,他們求的無非就是在一起和我柳家錢財。若是有一天讓我執掌了家族,我定會將這兩人掃地出門,讓他們遠走高飛,至於錢財,就不用想了。」

馬紅俊一愣,「就這樣?他們讓你家族蒙羞,更讓你父親戴了環保色,你不打算殺了他們么?」

柳青玄奇怪的看了眼馬紅俊,「我殺他們做什麼?這事父親又不知道。再說了,崔氏嫁給父親也是因為家族利益而和我們柳氏聯姻。身在貴族世家的女兒身不由己,她也是迫不得已,實際上她和柳青鵬才是青梅竹馬。」

馬紅俊恍然的點了點頭,手一揮取出柳青玄的那一份,「恭喜你,柳青玄學長,你的答案我很滿意,這是給你用來打破瓶頸的,你且收好。」

柳青玄揮手收起寶葯,對馬紅俊深深鞠了一躬,「大恩不言謝,此情青玄定當銘記於心,學弟以後有用的著我的地方儘管開口,只要青玄能夠做到,定不推辭。」

馬紅俊笑著點了點頭,「我會的。青玄學長,我還有個不情之請,不知當講不當講?

柳青玄微微一笑,柳眉一挑,「既然是不情之請,那還是不要講了。」 為新入手紫煙帝火功法,陸英東細細揣摩和修鍊幾遍基礎功法,積蓄一法力,把一果肉蔬菜拿出來用紫火小心灼燒過,連螞蟻都被拿來做實驗,都是一樣。

紫極帝火威力實在是小得可以忽略不計,用它來烹飪話,確可以讓任何普通飯菜都能蘊含一絲靈力,可重要是功法耗費精力和法力,陸英東好不容易攢起來法力基本一耗空。

要知道,陸英東修鍊毒老給無名基礎功法近兩周,才好不容易攢起來一絲法力,被紫煙帝火一小朵就弄沒。下,陸英東精神幾近萎靡癱倒在灶邊。

煉出來紫火溫度不高,用來當烘烤機不錯,是,想要持續能輸出紫火件麻煩事。

想想,毒老真是恐怖,口吐么多紫火出渾然沒事人一樣。毒老和幽童算起來是大高手。初級反派竊取就得到樣雞肋技能,還不如毒老親自教基礎功法實在。

按陸英東在地球上看過小說想法,起碼是火焰彈、水彈類道法先學習一兩紫色火焰連螞蟻都燒不死。

先打基礎功啊,陸英東再度將無名功法拿出來運行。老老實實將其中幾修鍊姿勢循環往複,不多久有股強大氣息湧上精神疲乏,渾身癱軟勁就一掃空。

人一精神,頭腦就靈光起陸英東忽然想到為什麼要在一棵樹上弔死。毒老和幽童功法不是主要,更重要是反派竊取大魔盜系統啊!!

有大魔盜系統在,陸英東要給誰好處,誰都不能賒賬不是?你敢賴賬,有反派竊取技能結賬不是?

搞不好,要找到合適項目竊取,就可以強制批量『眾籌』。

仔細琢磨,幽魑門,陸英東剛來有兩百多號人,中間不知什麼原因,兩周內陸續走幾十號人,可不是還有一百五十多號人嗎,按反派竊取技能上提示,能和百多號人產生『反派竊取』,隨機得到身上東西……可比出去刷怪升級快多不是?

陸英東一想到新發現,有如發現新大陸,眼睛發亮,興奮不已。

興奮大半晌,想到一擺在眼前難題,反派竊取大魔盜系統要先主動竊取有價值東西給別人才能發動,手上有什麼東西可以竊取給幽魑門弟子?

認開動腦筋盤算下,陸英東想到,紫煙帝火輸出量低,能和食物結合造成靈氣強大殺手鐧啊!!要是和靈氣相關食物,修真中人,哪會不動心?

達成初級反派竊取技能發動前提條件話不就行?要對對方有用處!有價值!想到里,陸英東立刻被天才想法給感動。幽童大爺不願做飯菜給群幽魑門弟子吃,俺來做,老子還給你加餐。

陸英東沒做過多少次飯,做一簡單飯菜不在話下。像蛋炒飯,是拿手。毒老和幽童已有準備一天乾糧,像烙餅,包子類粗食。東西不是剛煮,沒有混入珍貴紫火做法。

擅長做酸菜蛋炒飯,想到里,陸英東立馬行動,把大鍋飯米全數洗好,找出廚房還餘下本是用來做酸菜魚頭湯食材,另外找出一蝦仁和輔料。

先將蝦仁爆炒過,后米飯浸過蛋液下去和蝦油翻炒,炒成顆粒香脆裹蛋飯粒,,陸英東一邊加入酸菜,一邊驅動一絲絲紫煙帝火,將酸菜和飯上水分進一步蒸發掉一,股紫焰殺傷力近乎為無,唯一被燃灼過地方會留下許靈氣。

中間陸英東撒早就準備好新鮮大蔥、木耳須。

收工陸英東累得有虛脫,中午餐飯是搞定。將準備好炒飯一一盛好,陸英東決定先將批食物先行送給幽魑門所有弟子先。

「各位修行辛苦,我給你送午餐來。」

「今天加餐啊,爆炒蝦仁炒飯大餐。快速補充法力上選。」

「各位幽魑門師兄弟,享用,今天我阿東做主,管飽管夠啊。」

陸英東不厭其煩推銷中午親自做伙食,一百五十多人裡面不是所有人都有買賬,會有所回饋,陸英東要白拿好處沒有回饋傢伙。

沒記錯話,初級反派竊取要發動基於有竊取成功后才能產生技能。陸英東將所有飯盒發完一圈后,依舊是得碎靈石打賞。

上次有九顆,次有六顆。

技能成功提示還沒有響動。

陸英東有鬱悶,頓飯確將練出紫火投入,還用毒老調製紫火雞精,算得上附含靈氣美食啊。上次技能成功提示在毒老確認雞精配方成功后才產生。要等都吃完飯才算確認?

按大魔盜系統前提示,有打賞碎靈石六幽魑門弟子是無法讓發動初級反派竊取技能。人家吃東西,是有竊取回報給。除六人外,尚還有一百四十幾人沒有絲毫回饋,都是當作天經地義一般,傢伙理所可以觸發『初級反派竊取』技能。

正當陸英東揣揣苦等回饋音忽地美妙大魔盜系統聲音不辱使命不斷響起:

「任務完成提示:宿主成功製作靈氣蝦仁炒飯給幽魑門弟子王占食用,可對該對象發動初級反派竊取技能一次。」

「任務完成提示:宿主成功製作靈氣蝦仁炒飯給幽魑門弟子越無備食用,可對該對象發動初級反派竊取技能一次。」

「任務完成提示:宿主成功製作靈氣蝦仁炒飯給幽魑門弟子鄭亦沛食用,可對該對象發動初級反派竊取技能一次。」

……

聲音一直響一百多次……

哈哈老子眾籌成功!!

陸英東下是高興壞。

一百多對象啊,一百多次技能供發動,真要感謝群幽魑門弟子大多都沒有任何回饋表示,想佔便宜。下等會收餐碟陸英東就可以收穫上一大筆東西,初級反派竊取效果是隨機。

趕緊把廚房裡用來收納碟盆小型儲物袋多帶一,空間雖不大,萬一隨機竊取到一頭靈獸或者是大筆上品靈石該怎麼辦。

么想,陸英東已經可以看見大把大把飛劍,法寶,符咒,功法……正急速向飛來。一想到美妙修真旅,陸英東已經打定主意要好好學習做飯菜,爭取把整座幽魑門給搬空,用『反派竊取』法好好修道才是件美事啊! 楊帆最近是沒有追劇的。

對於仙劍之前的劇情他並不是太熟悉。

只是偶爾在朋友圈或者微博上,依稀瞄過幾眼關於《仙劍》的內容。

所以此刻的他,單純的只是抱着聽歌的心情打開的《仙劍》最新一集。

拖動着進度條。

差不多拉到中間的時候。

歌曲開頭是一段很簡單的旋律,不過簡不簡單此刻顯得不太重要了。

楊帆首先動起來的,是視覺神經,看着電腦閃過的那些畫面。

那畫面中一位女子的倔強,那一份愛,厚重得雖然他並沒有看過之前的劇情,但內心似乎依舊有些沉甸甸的。

從給《誅仙》大賞白銀盟開始,他都是仙俠類作品的忠實讀者,觀眾。

而顯然,雖然只有一些畫面,但他的興趣已經被勾起來了。

剛開始,他還沒沒明白這些回憶片段是個什麼意思。

他淡淡一笑。

還好,這個前奏,並沒有很震撼。

前奏過去,畫面繼續,一個輕輕的女聲就那麼透過耳機開始慢慢觸動楊帆的聽覺:「空蕩的街景……」

「……」

真心話,拋開那閃過的畫面,還好。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