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見樹上的兩個小孩,仔細端詳了一會。伸手拿下了頭盔,露出了一張年輕的臉,看上去大概二十七八歲。

她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問道:「你就是蘭心嗎?」 蘭心一見她就心生好感,見她不像壞人,就大聲說:「我就是蘭心。」 「來,下來。」 蘭心就直接一下子跳了下去,被藍雅琪接在了懷裡:「你是誰啊?」 「我是你三姨。」藍雅琪宣布。 「是我娘讓你來接我的么?」蘭心

她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問道:「你就是蘭心嗎?」

蘭心一見她就心生好感,見她不像壞人,就大聲說:「我就是蘭心。」

「來,下來。」

蘭心就直接一下子跳了下去,被藍雅琪接在了懷裡:「你是誰啊?」

「我是你三姨。」藍雅琪宣布。

「是我娘讓你來接我的么?」蘭心馬上就想到了自己那個素未謀面的娘親。

「是的,姐姐讓我來接你,我們回家了。」藍雅琪很喜歡這個可愛的小侄女。

「他叫魏陵,是我的朋友。」蘭心突然掙脫了藍雅琪的懷抱,要把魏陵接下來。

魏陵見是蘭心的親人,也很開心地下來了。見兩個孩子親密的樣子,藍雅琪也沒有說什麼。

「三姨,你過來的時候有沒有見到有人在打架?」蘭心看到三姨騎著大老虎,一副威風凜凜的樣子,心裡也有了底氣。

「看到了,打架的是你們什麼人?」藍雅琪也注意到這個男孩子是鬼修,眼裡的陰霾一閃而過。 幾人來到酒館。

「小二,上酒。」酒館之中,不斷地有人在吆喝小二;尋一處位置坐下。

「幾位需要什麼?」

「上酒」焱無悔道

「好咧!各位客官稍等!」店小二大聲地吆喝道,

「老白,王級巔峰了!不錯啊。木兄弟也突破王級了!」焱無悔高興地說道,

「老焱,我王級巔峰竟然看不出你地修為了。你老實交代,是不是突破聖級了?」焱無悔沒有說話,將刀放在桌面,輕輕拔出一小節;只見刀身之中帶著一些閃電。隱隱於約發生「啪嚓」地響聲。

幾人湊過來看,心裡有了答案。

「特殊領域!」白燕低聲說道!「領域?」這時一言不發地王祥之疑問的看向白燕。

「白兄弟,與我解釋解釋什麼是領域吧!」

「我也想知道」木劍平也附和,

「領域就是戰火大陸的修鍊者,進入聖級之後覺醒的一種…..」白燕頓時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摸了摸下巴「應該算是一種天賦吧!」

「我沒還進入聖級,但是從一個修鍊者有沒有領域就可以判斷他有沒有進入聖級。」白燕繼續說:「領域大約分為四種!大致為攻擊型,防禦型,速度型,平衡型,可以說絕大部修鍊者都是這四種常規類型,還有特殊型領域,不屬於這四種的都被我們稱為特殊領域。」

「大陸上聖級雖然稀少,但是放眼整個歷史,聖級還是非常多的,所以到底有多少種特殊領域,我們也沒辦法統計;就北燕的記載特殊型領域就有不下20多種;其中有強有弱。」白燕搖搖頭哦;

「戰火大陸的修鍊者都有什麼等級」王祥之不斷地提問,木劍平與白燕不斷地回答著他的疑問;

…..

…..

隨後三人各自交流起來,說著他們這些日子,經歷過的事情;焱無悔在迷失森林一行之火,受到了巨龍的攻擊萬幸保住了性命,來到西魏了解西魏建立的的緣由;幾人知道魏后與魏皇的事情之後不禁一陣噓唏

「皇級巔峰強者,可惜了。」白燕道,

「我與他交手,全力以赴始終是被壓制,即使是受傷無法使用修為,我都無法在他身上佔到便宜。」焱無悔搖搖頭又繼續說道「若非發生了這種事情,恐怕天下又要誕生一位帝級強者了。」

「北燕已經許久沒有出現帝級了!」白燕道,

「別說北燕,整個大陸怕是都一樣。」焱無悔道,之後又談到白燕與木劍平的這段時間的經歷的事情……

焱無悔一邊聽著二人述說,王祥之也靜靜的聽聞,想要儘力的了解這個他不熟悉的世界;安雅與姬思瑤不斷地交流著。

「木兄弟,最近可有空。」焱無悔似乎想到什麼突然說道,

「有的,焱大哥可有什麼事情?」

「思瑤你過來」焱無悔叫到不遠處的思瑤,她正在與安雅交談,兩人也是交談甚歡。

「焱哥哥,叫思瑤什麼事情?」思瑤乖巧的看向焱無悔,

「思瑤,這位就是我之前說給你找的劍術老師。」焱無悔笑道「這位就是魏后的女兒了,按照北燕的規定,咱們幾人還得叫一聲’郡主’」焱無悔打趣道,

「討厭,焱哥哥。」姬思瑤有些臉紅不好意思,隨後又向木劍平行禮「學生陳思瑤,見過木老師。」

木劍平則說道:「踏上修鍊者這條道路,思瑤想必是考慮很久了吧,雖然思瑤沒有修為,但是既然選擇了這條道路,木老師可不會給放水!」

「請木老師放心!思瑤一定能吃苦。」思瑤非常堅定地說道;

木劍平笑道:「哪就去拜見拜見你的師姐吧」

「安雅!」木劍平喊道,「木老師找安雅什麼事情呀。」安雅似乎也喝了少許地酒,有些醉醺醺的說。

木劍平見此則問道「你喝酒了?」

「安雅只…..只喝了一點點,」

木劍平搖了搖頭:「下次注意,不允許喝酒,等你長大了可以獨當一面了,自然是可以喝酒!」木劍有些嚴厲的說道。

安雅似乎有些委屈「安雅知道了..」

「這位是你的師妹,你們應該認識了吧,行了玩去吧,記住哦,不許喝酒,明日一早你們還得練劍。」木劍平道。

「我此次前來南方,也是為了思瑤無法修鍊之事前來。」幾人又繼續交流著…..

天香城外,不斷地有漢人修士,與南方宗門之地地散修聚集起來,漢人武者們紛紛奇怪地看向這一出突然冒出的城池,但是見到城中修士全是漢人,就放下了戒心,聚集起來,共度難關。

「思瑤是某種特殊體質,西魏沒有這種體質的記載,所有我這次帶著思瑤南方就是找尋能夠讓思瑤修鍊的方法,思瑤雖然說是可以成長,但是成長速度慢了許多。」焱無悔搖了搖頭;

「我現在可是未來西魏君主的劍術老師」木劍平打趣道,

「可不是嘛。」幾人又開起玩笑,

「王兄的時代可有這種體質?」王祥之低頭若有所思;「也許異人有答案。」抬起后說道。「若是異人有答案我去拜訪拜訪也不是不可。」焱無悔笑道,

「可惜按照現在漢人與異人的矛盾,這時不可能的。」木劍平道;雙方的矛盾早不能輕易化解,也並非幾個頂尖強者能夠阻止;若能夠輕易化解,又怎會爆發出如此大的戰爭;其慘烈程度比西魏與北燕的戰爭還要激烈。

「若是不能在魏皇駕崩之前,把思瑤的修鍊問題解決,思瑤就算登上西魏的王座,怕是也無法安穩,只會淪為別人的傀儡。」焱無悔淡淡到,

「對了,木兄弟,白燕,我家裡得情況如何了?」

白燕笑道「老焱啊,你那個姐姐,向木兄弟表達情感,木兄弟雖然接收了,但還沒有說出口」

「哈哈哈,哪太正常了,我那個姐姐,擱誰誰也受不了。」焱無悔則是放聲笑道,

「焱大哥,好像是知道。」木劍平淡定得喝了一口酒說道,

「那天我回家之後,我姐就與我說了,只是沒想到,這廝下手這麼快。」敢情是早就盯上。木劍平與焱無淚,都清楚對方得心思,之時二人都沒有搓破窗戶紙。

「等回京吧,回京我就與她說。」木劍平道,

「別說我了,白大哥自己的事情,怕是也沒有下文。」白燕並不在乎的說道「我跟姬萱郡主說道了,可惜被她拒絕了。」隨後還是一聲苦笑傳來;

「哎,不說這些了,來咱們喝酒」

王祥之看著眼前四人,似乎回想起什麼;若是沒有戰爭,自己也許也會和眼前幾人一樣,在自己的時代,慢慢生活吧。

「王兄,來!」

「好!」

端起碗一飲而盡。

作為修鍊者,有許多事情,自己無法決定,而自己能夠決定的,往往是那麼的渺小與輕薄;城外,依舊有著漢人與異人的廝殺。

有人異人來到城牆之下:「這裡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坐城鎮?」剛剛想躍上城牆,誰知被一道陣法擋住!

「又是這些奇怪的陣法!之前從沒遇見過!」那名異人說道,「沒辦法進入城中,暫時撤退。」隨後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大人,這些漢人有些撤退道了北方,還有一些聚集在了這片大地的七個城鎮之中,這似乎就算這片大陸的七個大勢力;」

「嗯,先不要動手,先給陛下報道,」

這些突然出現的不同時代的修士,與漢人頗為不同,若是能夠分散他們,即可各個擊破。

但是以他們的特徵他們就漢人!

將信封準備好「去吧,將情況報道給陛下!」

天香宗山門

「宗主!周邊開始出現了異人活動的跡象。」

「從現在開始,實行宵禁!!加強戒備!」。 眾人隨即一愣,尉遲恭黑臉上露出笑容。

「是!」

答應一聲,直接離開了東宮。

長孫無忌看了李世民一眼沒有說什麼,把想法深深埋進心底。

其他人也只是覺得李二想要鍛煉李翰,並沒有多餘的想法。

「這件事就先到這裏,派人盯緊突厥人住的酒樓。」

「有什麼異動就立刻來報!」

房玄齡領命稱是,眾人相繼離開東宮。

只有長孫無忌走的很慢,濃眉蹙起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輔機為何走的如此慢,在想什麼?」

身後傳來杜如晦的聲音,讓長孫無忌一愣,隨後緩緩開口。

「你說陛下如何看待李翰?」

李翰?

杜如晦深深的看了一眼長孫無忌,大家都是聰明人。

能讓長孫無忌記掛的人整個大唐還沒有幾個。

看來是李翰的能力讓他感受到了緊張。

「這個得問陛下,不過我想這皇位和李翰無緣了。」

聞言,長孫無忌眼神一亮,追問道:「為何?」

果然如此。

杜如晦摸了摸自己的八字鬍,像是看透了長孫無忌一般。

察覺到有些失態的長孫無忌搖頭苦笑。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