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薛薴有些冰涼的手就貼上了他的額頭,他有些奇怪的看著薛薴。

「做什麼?」 「你沒發燒吧?」兩個人同時開的口,微微對視,聽清對方說的話之後又笑出了聲。 還是容瑄先開口解釋:「之前就說過了要學,正好有機會,薛薴老師在這裡,自然不能放過。」 「行行行,要是太笨了我可不教啊。」薛薴拿了個圍裙給他帶上,又親手替他繫上了後面的帶子。

「做什麼?」

「你沒發燒吧?」兩個人同時開的口,微微對視,聽清對方說的話之後又笑出了聲。

還是容瑄先開口解釋:「之前就說過了要學,正好有機會,薛薴老師在這裡,自然不能放過。」

「行行行,要是太笨了我可不教啊。」薛薴拿了個圍裙給他帶上,又親手替他繫上了後面的帶子。

這樣的歡聲笑語,也讓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有所緩和。

容瑄正有些笨手笨腳的切著菜,看著薛薴忙碌的背影,埋在心頭已久的話也終於說出了口。

「薛薴,我會一直在你身邊陪著你。」

聲音有些輕,見薛薴沒什麼反應,容瑄以為她沒有聽見,有些失落的時候,卻看見薛薴默默的點了點頭,一抹紅暈也爬上耳尖。

容瑄也是這個時候才放心的笑了笑,繼續切著手上的菜。

江才動作不算太慢,在他們等待菜燜熟的時候就打了過來。

「容瑄,那個霍玉棠,背景有點危險,和下面那邊沾了點關係,你讓薛薴小心點,別單獨行動。」

「好,那現在她在哪?」容瑄聽著江才不同於往日的嚴肅,也沒了調侃。

「還在查,有消息了我告訴你。」

「好。」

「在說什麼?」薛薴端著菜從廚房走了出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沈岩看她認真的小表情,不禁失笑,搖搖頭。

「下一道題。」洛兮算完,指著另一道題。

沈岩十分有耐心地給她講完,又換了一種思路拓展題型。

李如琦轉校一事在學校鬧得沸沸揚揚,熱度不亞於洛兮的流言,至於她轉去哪裡,沒人知道。

洛兮又聽說李如琦的父親對沈岩很是不滿,要對他家公司撤資,放話要讓沈岩一家活不下去。

她覺得不太可能。

她又又聽說秦老闆的咖啡店要被收購了,是誰要收購沒透露出來,不過,咖啡店秦老闆是不可能賣的,她又不缺錢。

哦,還有,因為洛兮對流言持完全不理會的態度,以至於大家對於流言的真假開始懷疑,甚至將最初傳言的人給扒了出來。

是汪曉蕾。

李如琦的跟班之一,去年之前就針對洛兮,何況暑假還讓她倆丟了面子,趁李如琦轉學,話題熱度還在,順水推了一把。

到後來,汪曉蕾見到洛兮就躲,後者一句清者自清讓她無地自容,礙於某人的淫.威,最後不得不出面澄清。

「都是假的,豬油蒙了心,說多了都是淚。」

「唉,大家別信就是了,不能當真的,當真你就輸了。」

「我對不起洛兮啊,是我的錯嗚嗚嗚――」

自此,關於洛兮的一切流言蜚語才最終得以完結。

李如琦沒想到,自己的小計謀竟然沒有得逞,她以為至少會讓洛兮落得一個聲名狼藉的下場。

只是,沒想到她這麼能沉得住氣。

時間從指縫溜走,太陽角越來越小,夜晚來臨得快了,候鳥都飛回了南方,秋夜雨寒。

沈茂良一直說讓洛兮來家裡吃飯,前段時間忙,也不在俞陽市,趁著沈岩生日,就讓沈岩邀請她來家裡坐坐。

「下午就放假了,明天是我的生日,你來嗎?沒其他人,只有家裡人。」生怕她不答應,沈岩又補充了一句,「我爸想見見你。」

既然如此,洛兮就爽快的答應了。

時隔十餘年,她都沒有和沈茂良再見過面,和爸爸一輩的人,只是她再也見不到爸爸了。

下午放學,揮別了沈岩和韓曉怡,洛兮依舊在長木椅上等洛臨。

小朋友有沒有長高,有沒有好好吃飯,身體好起來沒。她都想迫不及待地見到他了。

只是等了好久,華燈初上,夜色闌珊,洛臨都還沒來。

洛兮有些失落地上了公交車,望著窗外閃過的街道,不禁想:洛臨是不是忘記她了?

次日清晨,沈岩穿了件灰色針織衫,套著風衣,站在小區門口張望。

洛兮拿著禮物按照沈岩講的路過來,便看見那人。

「生日快樂哦!」洛兮將手裡包著彩紙的禮物交給他。

沈岩接著,沉甸甸的:「什麼東西,這麼大一個?」

洛兮笑笑:「嘿嘿,晚上你拆開就知道啦。」全世界僅此一份,不可能找得到一樣的。

她笑得是那樣燦爛,眼裡好像有星星。

沈岩一想到她曾經受過的委屈,便想著好好疼她,她這麼好的一個女孩,怎麼捨得再委屈了她? 說司馬朗從董承府中而出,沒行多久就遇上了一個自稱是郭府僕役的漢子,且身後備了車馬,像似專門在此蹲守他一樣。

司馬朗見人對其分外恭敬,便試探道:「尊主人既然姓郭,難道是曹司空帳下重要謀士郭祭酒,郭先生?」

「呵呵,既然先生已經猜到了,不如上車,我主想見見司馬先生。」

「哦,也好,但不知郭祭酒尋我何事?」

「呵呵,那小人豈會知曉,不過先生見了我家主子之後,自會明了,先生快請!」魁梧漢子一撩車簾,態度和善。

「好。」

司馬朗上車行了一路,隨後便至郭嘉府邸,入得郭府,自有婢女領路,將其直引府內書房。

此時月色朦朧,書房之門大開,門外的司馬朗只見郭嘉伏案吐哺,甚是忙碌。

「在下司馬朗,拜見郭祭酒。」見郭嘉擱筆,司馬朗才敢出聲。

「呵呵,來了,坐!」郭嘉放下袖子,抬手一指書房內的桌椅笑道。

「多謝郭祭酒。」

「請!」

「請!」

司馬朗隨着郭嘉指點,才發現書房之中還有一套四方桌椅,司馬朗未曾見識過,自然頓覺新奇,見郭嘉大大方方落座,這才有樣學樣的安坐了下來。

別說,比跪坐舒服多了,不禁多看了兩眼。

「怎麼,稀奇?」郭嘉見他盯着桌椅不放,不覺好笑。

「呵呵,稀奇的緊,郭祭酒之書房果然與凡夫俗子不同,真是別具一格。」

「哈哈,該說郭某會享受才是,跪着多累,如此談話豈不輕鬆,來,喝茶!」郭嘉隨手捏其茶碗替司馬防倒了一杯茶水。

「多謝祭酒。」司馬朗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請!」郭嘉示意吃茶。

「多謝。」司馬朗這才勉強抿了一口,茶水入口頓覺苦澀,卻久有回甘之象,說不出是種什麼滋味,總之與外頭的茶味也是大相徑庭。

「此茶乃是清茶,獨有茶味,別無雜質,其味如何?」郭嘉眯着眼睛道。

「呵,甚好,苦中有甜,百般滋味。」司馬朗心中納悶郭嘉之用意,臉上卻不敢表露一絲痕迹。

「哈哈,若司馬兄喜歡,不妨稍上一些回府,也好請司馬大人品嘗一番。」

「那,就多謝郭祭酒賞賜了。」司馬朗趕緊作揖感謝。

喝過茶水,郭嘉也不啞謎,開門見山道:「聽聞今夜董承在府設宴,宴請之人皆是朝堂重臣,司馬兄也是去了?」

「嗯,家父抱恙,又不好拂了國舅盛情,便由在下替父出席。」

「如何?」

「呃,不知祭酒何意?」

「呵,此宴會之中多有誹謗司空之人,獨仁兄說了句公道,覺得宴會之人其心如何?」郭嘉把玩著茶杯,忽然失笑道。

這句話,嚇得司馬朗大驚失色,險些握不住茶杯,慌忙放下連退了三步納頭即拜:「請郭祭酒明察,我司馬家絕無二心,僅是應邀赴宴,與旁人……」

郭嘉趕忙攙扶起司馬朗,笑道:「呵呵,司馬兄莫要多想,說來司馬防大人與曹司空頗有淵源,當年我主舉孝廉,還是令尊薦的洛陽北部尉,又豈會懷疑司馬家別有用心?來,快快請起!」

司馬朗擦著冷汗,聞言才敢起來,連道:「郭祭酒慧眼如炬,司馬朗感激不盡,感激不盡。」

「近日,袁術稱帝,曹司空對此分外憂心,試問,天子尚在,竟有諸侯膽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此舉,何其無法無天。」

「是,祭酒所言甚是,簡直目無天子。」

「畢竟天無二日,值此之際,朝廷內部更應該一致對外,若有人想渾水摸魚趁火打劫,想來司空得聞,定然決不姑息。」

「是,祭酒言之有理。」

「今日請司馬兄過府,一則,是多謝司馬兄在宴上替我主正義直言,二則,也是出於郭某私心,想要與司馬家多多親近親近。」

「得蒙郭祭酒折節下交,司馬朗真是受寵若驚。」

「哎,見外了不是,喚某一聲奉孝即可,我便喚你伯達兄,如何?」

「呃,奉孝兄抬舉。」

「呵呵呵,好,天色不早,奉孝就不多留伯達兄了。」

「好,在下告辭。」

「慢。」

司馬朗一個激靈。

「茶,別了帶。」

「呵呵,多謝奉孝兄,不會,告辭,告辭!」

「來人,送貴客!」

……

提着兩斤茶葉,司馬朗迅速回到了府上。

一進門,就吩咐下人把家裏人都給喚了起來,一陣雞飛狗跳之後,一大家子聚在了正廳。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