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力:11524

狀態:正常 大佬等級:4(10200) 被動技能:【觀察·中】 主動技能:【品鑒·靈石】【品鑒·丹藥】 技藝:【煉丹】 神之血脈等級:凡品一(410)(+1%各屬性) 團隊:【風朔傭兵隊】」 劉一守的嘴上雖不說話,但他的腦子在此刻

狀態:正常

大佬等級:4(10200)

被動技能:【觀察·中】

主動技能:【品鑒·靈石】【品鑒·丹藥】

技藝:【煉丹】

神之血脈等級:凡品一(410)(+1%各屬性)

團隊:【風朔傭兵隊】」

劉一守的嘴上雖不說話,但他的腦子在此刻卻轉得快速無比。

「他的……面板,信息竟然也和我一樣!」

要知道,當初就算是在幻境之塔中也沒出現這種情況。

「還有……他剛才叫我什麼?」

他向後接連退了兩步,仔細觀察著周圍,在這裏他使用不了靈力,跟普通人就沒有什麼區別。

「主人?」

但是腦中忽然閃過剛才這人的另一句話,劉一守的腳步卻是停了下來,心中浮現出一個猜測——

「所以你是我身體的一部分。」

慢慢向著對面那人說出這個像是決定性的話語,他的目光中露出些許難以置信,但很快便被平靜和警惕所取代了。

「不錯。」

那人緩緩收回九神劍,目光卻是清澈而又溫順,「準確地說,我是您的內丹……但……又不全是。」

「什麼意思?」

「我……說不上來,您不覺得奇怪嗎……我為什麼會擁有人的形態和交流意識?」

不錯,它現在確實就是活脫脫的一個人。

「內丹化人形,這是元靈境才能有的現象。」

劉一手心裏又驚又疑,「而且擁有如此清晰的意識和思維,這不尋常……」

還沒等他想出個答案,對面那人伸出雙手,亮出掌心。

一團淡白色的靈力在他掌心躥騰。

「看它。」

那人接着說道,「裏面有一種紅色的東西,它……」17

他忽然不說話了,微微側頭,整個人呆在那裏,過了好一會方才繼續道,「它讓我覺得親切。」

「親切?」

劉一守並不明白他的意思,隨即冷冷道,「你這個樣子讓我很難相信你就是我的內丹。」

聽他這樣說,那人將目光重新放在劉一守的身上,只不過,這一次多了一些疑惑和不解。

「我……我是您的內丹。」

此刻,那人只說了這一句話。

「不,你不是。」

劉一守直接地否決道,「我的內丹並不會有靈智。」

「靈智……」那人的眼睛不再動了,接着整個人化為煙塵般的粉末,凝結在他的面前。

「嗯?」

見此情形,劉一守的臉上雖說再沒有出現震驚之色,不過任誰都能看出他此刻的猶豫。

與之相應的,一顆人眼大小的白色球狀物在他的面前慢慢旋轉。

「他像是要醒了。」

此刻一直在劉一守面前懸著的劉瑤瑤看了他一眼,又皺了下眉頭,「不過好像沒什麼收穫。」

忽然睜眼。

隨着劉瑤瑤這句話說完,她只覺得眼前這個人突然回來了。

「呼~」

瞳孔匯聚,劉一守看向她。

「你醒了。」

「嗯。」

劉一守覺得身上有點硌得慌,於是轉了轉頭,發現自己正處於假山凹槽中。

知道自己還處在陳府,他也沒有着急動身,反倒是盡量是自己平靜,然後等着眼睛慢慢適應周圍的黑暗。

「我這樣有多久了?」

「兩刻鐘左右,離你和江逐雲約定的時間過了差不多一刻鐘。」劉瑤瑤繼續道,「還有兩個還要繼續查下去嗎?」

「當然。」

「那江逐雲那裏怎麼辦?」

「我交代過他,」此刻劉一守慢慢用手將身體支了起來,「無論什麼情況都不要進來。」

「嗯。現在要找到剩下兩個恐怕沒那麼容易了。」劉瑤瑤抬起頭,環視一周,「因為有一個馬上就要出去了。」

「出去了?」

「對,而且她的身邊有兩個陳家護衛。」

「還有一個呢?」

「她沒走,就待在最裏面的房子裏,不過她倒是很久沒有移動過了。」

「是醒著的嗎?」

「是。」

聽到這裏,劉一守不再問了,只是經過了一個簡單判斷,然後說道:「出去那個應該沒問題,剩下這個如果能確定,那麼我們就可以走了。」

「好。」

沒有廢話,劉瑤瑤再次化為光點回到了他的胸前。

其實劉一守此刻已經確定了葉真真不在陳府,但是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想最後確認一下。

貼著假山,他小心翼翼地來到了邊緣。

「距離太遠了。我會短暫地干擾他的視線,你的時間大概只有一到兩息。」

「你要在這點時間裏到達對面的房間,」劉瑤瑤不緊不慢地說道,「準備好了嗎?」

劉一守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

「那好,出發!」

「追風十步第二層!」

「敏捷+110%,獲得狀態【靈敏·低】!」

衣襟帶風,他的身體應聲而動,繞過假山徑直就朝着不遠處的房屋去了。 陳寧看也不看身受重傷的阿修羅王,只冷漠的望着麥克斯等人,冷冷的道:「下一位,或者你們一起上,不要浪費我的時間。」

麥克斯深深的吸了口氣,正準備親自跟眼前這位華夏大都督較量較量。

但在他開口之前,旁邊的東瀛督軍青木劍鈍,已經先一步挺身而出。

青木劍鈍按著腰間的武士刀,不緊不慢的走出來,不卑不亢的沉聲道:「早聽說華夏大都督,戰力無雙。」

「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本督軍早想向大都督討教,既然今日有機會,就請大都督賜教兩招吧。」

青木劍鈍出生東瀛名門,母親是東瀛著名的東瀛女忍者,父親則是東瀛著名政客。

他從小就接受貴族教育,精通琴棋書畫,而且喜歡讀華夏的孫子兵法,並且在劍道上更是出群拔萃。

他十歲便已經聞名東瀛。

十六歲已經被寄予厚望,很多人盼望着青木劍鈍能夠改變東瀛的未來,再創東瀛民族的輝煌。

但是,青木劍鈍一直在家安心修鍊。

到了三十歲,他還沒有出仕,依舊在家養望。

東瀛那些日夜盼着他出山,盼着他出仕,盼着他帶領東瀛民族再創輝煌的人們,都等得要絕望了。

甚至還發出「劍鈍不出山,天下奈何」的感慨。

直到青木劍鈍31歲那年,也就是去年,青木劍鈍終於出山。

並且他剛出仕,就被委以重任,接任東瀛督軍一職。

東瀛督軍,地位相當於華夏大都督,乃是全國最高軍事長官。

青木劍鈍剛剛接任督軍,碰巧就遇到東瀛跟羅剎國,因為千鳥群島,爆發領土戰爭。

青木劍鈍率領東瀛部隊,硬生生的打贏了這場局部戰爭,逼得強大的羅剎國同意停戰協議。

也正是經此一戰,青木劍鈍一戰封神,成為東瀛新一代戰神。

陳寧自然聽說過這個青木劍鈍的事迹,他此時饒有興味的看着青木劍鈍,正要答應對方的挑戰。

可沒想到,狼國戰神李龍甲也站了出來。

李龍甲之前戰平趙若龍,今日自然也不會畏懼華夏大都督,他大聲的對青木劍鈍道:「青木督軍,我乃此間主人,華夏大都督在這裏逞威,還是讓我來教訓他吧。」

青木劍鈍微微皺眉,他不太願意把挑戰華夏大都督的機會拱手相讓。

陳寧此時冷冷的開口了:「你們兩個不用爭了,一起上吧,接不下來算我輸。」

青木劍鈍微微有些不悅。

李龍甲更是冷笑起來:「閣下真是狂得沒有邊兒了,竟然膽敢如此瞧不起我們。」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