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什麼東西?」

葉瀟忍不住問道:「這裡能有什麼東西會吸引到他們?」 雲衣看了看四周,說道:「你們猜這白犀村落是如何消失的?」 「嗯?」 葉瀟一滯,隨即想到了什麼,臉色微微有些變化。 「難不成……「 「不錯。」 雲衣道,「就是異族所為。」 「據說在

葉瀟忍不住問道:「這裡能有什麼東西會吸引到他們?」

雲衣看了看四周,說道:「你們猜這白犀村落是如何消失的?」

「嗯?」

葉瀟一滯,隨即想到了什麼,臉色微微有些變化。

「難不成……「

「不錯。」

雲衣道,「就是異族所為。」

「據說在幾十年前,風蝕澗中出現了一股異族,當時的白犀村落很不幸地遭遇到了,在經過一番激烈的慘戰後,白犀村落就這麼地消失了……」

雲衣話語風輕雲淡,可葉瀟還是感受到了當初的一絲慘烈氣息。

這四周隨處可見的廢墟,便是當初那戰鬥留下的最好證明。

「當年那些異族真是如此殘忍強大么?從這白犀村落遺址的規模來看,當年白犀村落應該也並不算弱小吧?」

駱小敏忍不住說道。

雲衣點了點頭,道:「白犀村落當初也算頗為強大,整個村落也是有著近千人口的,以風蝕澗為中心的數百里地都是他們平時的活動範圍。白犀村落之人也是勇猛好戰,開穴境的強者也是有不少的,除此之外,他們還養著一群白色的犀牛異獸作為戰寵,而這也是白犀村落名稱的由來……「

「銀髯巨犀!」

一旁沉默的屺武忽然沉聲說道。

雲衣詫異地看了屺武一眼,道:「就是銀鬃巨犀,有了此種巨獸的幫助,白犀村落之人的戰鬥力可以說是極為驚人。」

「可到頭來不還是被異族所滅么?一個都沒有留下……」

駱小敏忿忿道。

「據說當時異族不知用了什麼手段,控制了那些銀鬃巨犀,使得不少白犀村落之人慘死在巨犀的腳下……」

雲衣凝重說道:「其實當初異族為何會出現在風蝕澗中至今還不曾清楚,白犀村落似乎遠不止看上去的那麼簡單,可能是他們擁有的什麼東西引起了異族的注意也說不定……」

「這已經不是風蝕澗第一次發現異族的痕迹了,這麼些年的追查下來,異族應當極有可能就是在尋找著某樣東西,這也是為何宗門會派人在此駐紮的原因,無論如何也不能讓異族得逞!」

葉瀟皺著眉想了想道:「按你所言,莫非這群異族人也是為了當初白犀村落所擁有的東西而來?」

「這誰也說不清楚。」

雲衣無奈道,「白犀村落已然成了一個謎,至於能夠發現些什麼,那就看你們這幾天來的搜查了。祝你們好運嘍。」

「可惜了雲衣你不能和我們一起去,否則我們一定能夠查到有用的線索。」

駱小敏有些惋惜地道。

「我可不能跟你們一起去,這畢竟還是宗門交給你們的任務呢。你們會與夜火山,邪月嶺的那些傢伙們之間碰撞出怎樣的火花也是長老們想要看到的呢,這可是你們好好表現的一次機會。」

雲衣拍了拍駱小敏的肩膀道:「這可是獨屬於你們的一次歷練哦。」

「對了,我帶你們去白犀戰台看看吧,那裡是曾經白犀村落之人相互切磋比武的地方,在那裡你們應該就可以看到夜火山,邪月嶺的一些傢伙們了。」

雲衣忽然提議道,拉著駱小敏朝前走去。

葉瀟與屺武也跟了上去。

這白犀戰台也就是一塊寬闊的空地,地面是堅硬的黑岩,上面還刻畫著簡陋模糊的花紋。

「他們這些傢伙果然來了。」

雲衣望去,向葉瀟他們解釋道:「這裡是由我們三方勢力共同管理的,所以彼此的一些弟子們都會到這裡來進行切磋,這也算是宗門之間的較量。」

葉瀟看去,果真見到了那群之前與他們同行而來的血棘衛的成員。

「這裡倒是挺熱鬧的。」

葉瀟等人走了過去,同時也見到了曲偉葛燕兩人,甚至連林野都在那裡。

這個令駱小敏生厭的傢伙果真不知和誰組隊,一樣來到了這裡。

「怎麼辦啊,瀟木頭,我的好心情又被破壞了!」

駱小敏悶悶不樂地蹙起了眉。

「小敏,你也來了,我還以為遇不見你呢。」

林野臉上笑容滿面,和煦地說道,不過在看到駱小敏身邊的葉瀟時,面色有了些不自然,眼底劃過一抹陰鷙。

駱小敏罔若未聞,往葉瀟身邊靠了靠,目光看向遠處。

葉瀟見狀,不由苦笑一聲,微微走上前一步,淡淡地道:「葉某也沒想到會在這裡碰見林兄你,一月未見,林兄別來無恙啊?」

「呵呵,不勞葉兄挂念了,林某好得很。」

林野回以假笑。

簡單地說了兩句后,兩人同時將目光從彼此身上移開,心中卻是寒意涌動。

「雲衣姑娘,你也來了?」

這時從對面走過來一位身穿黑袍,長袍上有著紅色紋綉圖案的男子走了過來。

「尤揚,你們也來得夠早嘛,今天難不得又想和我們比試比試了?」

雲衣笑著問道。

「這人是誰啊?」

駱小敏小聲問道。

葉瀟搖搖頭:「這我怎麼知道……」

「此人應當是夜火山的一位師兄。」

林野淡淡瞥了葉瀟一眼,對駱小敏輕聲笑道,「而在那邊的,應該就是邪月嶺的人了。」

葉瀟看去,果然又有著一隊人馬朝這邊走了過來。

「比試,自然是要比試比試了。」

尤揚掃視了一番,看到葉瀟等人陌生的面孔后,笑著對雲衣道:「此次恰逢宗門任務,不少弟子都聚集於此,我看不如讓他們之間比試一場吧,你看如何?」

「我答應了,就看邪月嶺的那群傢伙了。」

雲衣點了點頭,沒有拒絕:「長老們應該也很期待這一幕。」

說著她轉過頭來看了葉瀟一行人,道:「看你們的嘍。」

「這是把我們賣出去了嗎?」

葉瀟聳肩無奈。

在來自於邪月嶺的人馬同意過後,白犀戰台被讓了出來。

三方人馬圍繞在白犀戰台的邊上。

「嘻嘻,你可也別怪我,這全都是長老們的意思,讓你們這些新來的傢伙們彼此都有個初步的認識。」

雲衣笑嘻嘻地道,隨後,那與葉瀟他們同行的弟子也一同被人帶了過來。

「和我們一樣,他們一會上場的也都是初來的弟子,所以我也不認識,不能給你們提醒些什麼。總之,加油打敗他們就好了,上一次類似於這樣的比試,我們可是沒有輸呢。」

「因此,你們就算輸也不能輸得太難看哦……」 而海公主一直以來,也維護著這處海魂獸的精神修鍊聖地—血煞路,不光是她,這也是所有的海魂獸凶獸的共識。

此刻並未看到海公主出手,兩者自然也明白,並沒有爭鬥發生,但依舊好奇這股能量波動從何而來。

而同樣處於核心圈的深海魔章王,也感受到了那股波動,那是一股熟悉的魂力氣息,不由一愣:「主上遇到危險了?」

「嘩!」

原本散亂放在紅色岩石上的八根觸手猛地抬起,深海魔章王速度全面爆發,雖然不知道如今蘇青宇的狀況,可那股魂力波動,的的確確就是來自於蘇青宇。

「嗯?」

原本蘇青宇周圍的十萬年魂獸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而忽地,一陣漣漪自血煞路前方而來,一股十六萬年的魂力氣息爆發而來,幾乎片刻就抵達這核心圈的邊界處,讓周圍一些魂獸不由轉頭看去。

「這好像是深海魔章王!」

「修為達到十六萬年!好磅礴的魂力氣息。」

「奇怪啊……他怎麼會來這?」

周圍一隻只十萬年魂獸,不過大多都只是剛凝聚第一顆魂核,突破到了十萬年,如今看到修為達到十六萬年的深海魔章王,自然也是有些吃驚。

「主上!」深海魔章王幾乎幾個呼吸間,便來到蘇青宇身旁,看著蘇青宇的手中的魂力螺旋丸,更是疑惑。

「哈哈,我不過是試驗我的魂力螺旋丸,想不到卻把你給引來了。」蘇青宇無奈,只能將掌心的魂力螺旋丸散去。

「我還以為主上遇到危險了!」深海魔章王顯然也鬆了一口氣。

「放心,這血煞路的確很是安全,不必擔心。」蘇青宇也點點頭,對深海魔章王的表現也極為滿意。

雖然深海魔章王一副不太聰明的樣子,但對蘇青宇來說,可謂是極度忠誠。

「修鍊魂力螺旋丸?」聽著蘇青宇的解釋魂力螺旋丸的成長,這讓深海魔章王一愣:「自創魂技?還能不斷成長!」

「居然還有這種魂技!不愧是主上!」深海魔章王有些驚喜,更是說道:「主上,我也要學!」

「嗯?」

蘇青宇忽地眼睛一亮:「我怎麼沒有想到,如果讓深海魔章王、紫火、玉角他們也修鍊魂力螺旋丸,一旦成功凝聚超過三萬年的魂力螺旋丸,乃至更高年份的魂力螺旋丸,他們的個體實力也會大幅提升!」

「好好好!不過,還是先磨礪精神意志,待得出了血煞路,我再一併教你們!」蘇青宇也極為興奮,修鍊魂力螺旋丸,這對於整個勢力的提升,在長遠的時間裡可是極為恐怖的。

「但是,這魂力螺旋丸只能教給追隨者,絕不能對外泄露。」蘇青宇也極為謹慎,一旦讓敵方魂獸或者魂師也學會了這魂力螺旋丸,那將會是一場災難。

「好在有靈魂協議,紫火她們也會百分百聽從我,不過面對探查記憶……還得施加一些手段!」

而此時,周圍的那些十萬年魂獸看到深海魔章王一副急匆匆,更是還在蘇青宇面前表現得唯唯諾諾的樣子,不由一個個瞪壞了眼珠。

更是爆發了熱烈的討論,無數意念波動更是迅速劃過海水。

「我的天吶!這可是十六萬年的深海魔章王,成為十萬年也都數萬年了,戰鬥經驗也極為老道,而且精神力也並不弱,防禦力更是驚人,他怎麼好像對那魂獸極為尊敬。」

「那魂獸修為不過八萬年,看樣子應該也擁有龍族血脈,或許更是頂尖魂獸,屬於先天擁有靈智的一類。」

「與紫火一樣的頂尖魂獸?」

「我猜測……」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