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她只是個弱小可憐的建築啊!

如果那個鬼願意和她和諧共處的話,她也不介意分給對方一個房間。 想到這裡,她忙問:「那這塊地是多少錢呢?」 「這塊地是……大人?您該不會要買這一片吧!」女孩驚訝地提高了聲音,「您可是亞加力伯爵特意叮囑過要好好照顧的大人,沒必要去這樣的地方住啊,就算您現在還買不起,我想伯爵也會比較樂

如果那個鬼願意和她和諧共處的話,她也不介意分給對方一個房間。

想到這裡,她忙問:「那這塊地是多少錢呢?」

「這塊地是……大人?您該不會要買這一片吧!」女孩驚訝地提高了聲音,「您可是亞加力伯爵特意叮囑過要好好照顧的大人,沒必要去這樣的地方住啊,就算您現在還買不起,我想伯爵也會比較樂意借給你錢。」

「我對鬧鬼之類的東西比較感興趣。」阿黛爾說,「我的夢想是當一名作家,所以這樣的地方比較有利於我取材。」

時下非常流行作家的這個職業,不止是平民,就連很多貴族也都在寫作,所以她的這個理由也還算能說服人。

雖然鬧鬼題材的小說還比較少見就是了。

「大人,我還是勸您一句。如果想去那裡取材,完全沒必要把地都買下來啊!就去看看就行了!」

「實不相瞞,我以前也在老家寫過很多的作品,但是都不是很理想。我反思了很久,覺得是我自己的生活經歷太匱乏了,我想這一次一定要親自住上個十天半個月的,就算我真的因為意外去世了,我的小說如果能夠流傳開來,也是我這一生最大的價值了。」

女孩現在看著阿黛爾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瘋子。

她知道自己估計是勸不了這個瘋子了,只好說道,「這塊土地還真的不貴,也許能夠有利於您的創作呢……這一塊土地也就是300磅,土地面積非常大,附近一千畝地都幾乎是荒無人煙。」

300磅……

對於有了200先令就已經覺得跨域了里程碑的阿黛爾來說,這300磅簡直就是個天文數字。

如果她老老實實地賣【體力藥劑】和【錫鐵徽章】,那可能要一到兩個月才能買下來。

不過這個價格確實已經是夠便宜的人。

她點點頭,「感謝解答。這一塊土地可以為我留好么?」

「十分抱歉,土地是沒辦法預留的。」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釋,「不過我覺得您大可放心,這片土地已經能有一兩年都沒有易手過了——畢竟有那樣的傳聞。以前還有人不信邪,現在大家都已經自動自覺地繞著那個地方走了。」

「那就好。」阿黛爾心下稍安,「對了,我還想和你打聽個事情。」

「您請說。」

「我想知道,如果我想快一點掙到錢,我可以去做什麼呢?」

女孩露出瞭然的神情,一副「我都懂」的樣子,「現在作家也確實不太掙錢啊……」

「如果說來錢快……做懸賞啊!」女孩不假思索地回答。

「懸賞?」

「是啊!懸賞分成兩種,一種是我們警署發布的懸賞任務,帶隊的隊長是由我們警署里比較具有天賦的警員擔任。這樣的懸賞雖然說拿到的錢不是特別的多,但是勝在安全。而且一旦你在任務中表現的很出色,隊長還有權利把你推薦到警署工作,要知道,警署的福利可是相當多的。」

「都有什麼福利呢?方便說說么?」

今天的工作確實是清閑,阿黛爾和女孩聊了這麼久都沒見下一個推門進來的人,女孩便不知道從哪裡拿了些零食出來,還給阿黛爾分了一份,「您看,這些零食對於我們警署的工作人員來說也是不限量的。我每天在這裡多吃一點,就能夠剩下一日三餐的飯錢呢!這樣也是給家裡節省了負擔啊……而且您快嘗嘗這個,是我最喜歡的,可不好搶呢!每天一送過來就被我們都先拿走了!」

阿黛爾低頭看向女孩遞給她的零食,是一些用紅色醬汁腌制的海鮮干。

她拿起來一片嘗了一口,確實,味道相當不錯。

她對美食沒什麼追求,只要不是過分的難吃,一般難吃和比較好吃的食物轉化出來的都是差不多的能量。

但是這個海鮮干確實是味道不錯,她又拿了一塊。

看到自己的愛好得到了認可,女孩的心情也相當好,她笑起來的時候露出兩顆尖尖的虎牙,非常可愛。

「我還沒問你叫什麼名字呢?」阿黛爾突然間想起來。

「叫我薩拉就好。」女孩也拿起了零食。

「那你也不要叫我什麼大人小姐之類的了,就叫我阿黛爾吧,畢竟我這男爵財產可能還沒有你多……」

有了共同的食物,又交換了名字,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一下子拉近了許多。

「其他的福利還有很多,比如說一些基礎的醫療保障,如果你成為了我們警署的正式員工,那麼你家人出現健康問題的時候,警署也會看情況給予你一些資助,雖然不會特別多,但是也能解一解燃眉之急呢!」

「哦!對!當正式員工你就可以有基礎工資了,而且正式員工參與懸賞還能拿到額外的獎勵!」

「確實是很好。」阿黛爾點頭。

只是如果警署里沒有艾利克斯就更好了,畢竟那個男人總是怪怪的,給她一種說不出來,但又莫名不安的感覺。

「而且,我聽說,如果願意定時參與懸賞任務,警署這邊還會提供培訓呢!」

「培訓?」

「是的,如果是天賦者的話,會幫助你更好的掌握自己的天賦能力;如果只是普通人的話,也會教你一些基礎的防身術之類的,或者是格鬥術之類的,如果你有劍術天分,也會培養劍術。」

簡直就是瞌睡的時候有人送來了枕頭,阿黛爾感覺就算這警署裡面有刀山火海,她也要去闖一闖了。

看到阿黛爾對於自己最後介紹的福利頗為動心,薩拉笑出聲來,「阿黛爾,你真的很像個男孩子呢!要知道,我哥哥當時也是為了這最後一條福利來的!」

「你還有哥哥啊!」

「是啊。」提起哥哥,薩拉的臉上不無擔憂,「他去年被調到海上服役去了,我聽說那邊的墮落生物很多,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你哥哥肯定是因為能力很強才會被調到那麼危險的地方的。」阿黛爾安慰道。

女孩的擔憂來得快也去得快,沒一會兒她就只剩下對哥哥的敬佩和崇拜了,「我哥哥當時是警署里武力值最高的人呢!他甚至能獨立去完成四星懸賞!」

「所以,他肯定會沒事的。」

「嗯嗯!」女孩狠狠點頭。 這…神靈元!這是萬年一遇的神靈元!憑什麼!憑什麼一個九州來的下等凡人會喚醒神靈元!我可是仙島後代!仙島後代!——楊西來

金陵都城,盈江,「來嗎陛下,快來啊,討厭,陛下總扯壞奴家的裙子~」

「陛下您看他嬌氣的樣子,奴家的裙子陛下隨便扯~」

「陛下來嘛……」皇宮內傳來陣陣淫浪的呻吟,金碧輝煌的宮殿內,一群嬪妃宮女衣衫不整的在大殿嬉笑玩鬧,身後追逐的男人只披了一件黃色的紗衣,眼蒙紅布,髮絲凌亂淫笑的追逐這些嬪妃宮女,這個男人便是當今金陵皇室的皇帝,金太宗蘇俊。

「報——!陛下,張相求見!」宮外的太監小跑進來對蘇俊說。

「嗯~陛下,奴家還沒玩夠呢陛下。」一聽到要叫蘇俊走,一眾嬪妃宮女開始朝蘇俊撒起嬌來,一旁的太監也是見怪不怪。

「咳,好了美人兒,等朕處理完事情,就讓美人兒渾身酥麻,神清氣爽一番!」蘇俊輕咳一聲安撫著嬪妃。

「討厭~陛下,奴家不理你了~」妃子聽完臉一紅,跑到宮殿深處。

「好了,你們先退下吧!」蘇俊一揮手,宮殿瞬間就變得冷清起來,不一會兒,張起仲就來到了大殿內。

「臣張起仲參見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張起仲見到蘇俊立刻行禮跪拜。

「愛卿快快請起,是不是把孽障剷除了?」蘇俊揮揮手,他自然知道這個時候張起仲來找他意味著什麼。

「回稟陛下,此次梁將軍攜手平西王剷除龍家餘孽,蕭紅玉被當即斬殺,陸章也被平西王處死,可是……」張起仲似乎有難言之隱。

「愛卿不必害怕,朕免你的錯誤。」蘇俊嘴上這麼說,眼神卻閃過一絲殺意。

「謝陛下恕罪,可是,龍振武的兒子以及陸章的兒子……失蹤了。」張起仲的回答有些哆嗦,可以看出他內心對蘇俊的懼怕。

「失蹤?哼,梁猛是幹什麼吃的?陸章、蕭紅玉都死了連兩個小孩兒都抓不到!」蘇俊提高了自己的音量,怒目圓睜的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瑟瑟發抖的張起仲。

「陛…陛下…陛下息怒……」張起仲此時趴在地上全身顫抖的縮著頭,不敢去看蘇俊的臉。

「告訴梁猛,朕在給他一次機會,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如果在失敗,不僅他的大將軍不用做了,連你也可以去天牢住住了!」蘇俊起身走到張起仲身邊。

「啊!陛下…陛下息怒,臣…臣這就去辦!」說完,張起仲哆哆嗦嗦的起身就要走。

「等會兒!」蘇俊摁住要起來的張起仲說:「別忘了賞賜平西王捉賊有功,還有,通知李炳德,給朕盯緊點,清楚了么?」

「臣清楚了,臣這就去辦!」說完,張起仲連滾帶爬的出了宮殿,蘇俊看著逃走的張起仲,暗暗罵道:「廢物!」轉身就變了個臉喊道:「美人兒~讓朕好好享受享受吧,哈哈哈!」宮殿內又傳出陣陣淫笑。

宮殿外,張起仲一路小跑,此時,迎面而來一個男人,此人看到張起仲便打招呼道:「這不是張相么?這麼急是要去哪啊?」

張起仲抬頭一看,此人身形高大,器宇軒昂,透著一股威嚴霸氣,犀利深邃的目光,俊美白皙的臉龐與蘇俊有幾分相似,這人便是蘇俊的一母親弟蘇傑,張起仲連忙行禮:「臣參見襄王千歲,陛下有急事交代臣。」

蘇傑聽完饒有興趣的問:「皇兄這是有什麼緊急事情讓張相如此焦急啊?」

「這…這個……」張起仲支支吾吾,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心想自己也是倒霉,被這兩兄弟連番逼問。

正當張起仲不知該如何是好時,蘇傑笑著說:「既然張相不方便告訴本王,那本王還是自己去問皇兄吧,告辭。」說完,蘇傑便朝宮殿走去,張起仲見蘇傑走遠,連忙跑了出去。

蓬萊,長老殿,殿內的香爐冉冉升起了紫煙,大長老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一旁的七長老則背著雙手焦急地來回踱步,時而看看大長老,時而看看外面,不停地嘆氣,一大早,大長老和七長老兩個人就來到了長老殿,不知兩人在這裡謀划著什麼,一陣清風從窗外吹進來,正在閉目養神的大長老緩緩睜開雙眼問道:「打探的怎麼樣了?」

「打探過了,那小子現在在白眉的房間里,白炎城正在給那小子療傷。」屋內傳來沙啞的嗓音,一個黑影出現在虛掩的門后,看不清他的樣貌。

「哎呀,沒問那小子怎麼樣,是讓你打探那小子現在是什麼等級啊?有沒有喚靈啊?」一旁的七長老焦急地問道。

「那小子叫龍千應,七歲,雲端境一階靈根,沒有喚過靈。」黑影淡淡的回復道,全然不顧七長老的焦急。

「什麼?七歲就已經是靈根了?這…這小子要是神靈元,該如何是好啊,快出出主意啊大哥。」七長老聽完一愣,感覺自己上的火更大了,連忙問大長老怎麼辦。

「七歲?不愧是掌門選中的人。」大長老聽完也是一驚,心裡開始打起了盤算。

「要不要我去把那小子殺掉?」黑影問大長老。

「殺掉?我看你腦子壞掉了吧,你今天能去打探,也就是我知道今天掌門不在,不然,你能活著出來?」七長老沖著黑影吼道,就像在看一個傻子。

「殺掉是不可能的,怎麼說也是我們蓬萊的弟子,老七,聽說西來的修為已經達到雲端境五階靈根了?」大長老打了個圓場,問七長老。

「對啊,我家西來啊,天賦很高的,八歲就突破雲端境一階,今年十歲就已經是雲端境五階了,而且我家西來一定是聖靈元。」七長老聽到大長老提到自己的孫子,得意洋洋的誇讚著。

「不錯,西來是個有天賦的孩子,現在看來以西來的天賦就算龍千應那小子是神靈元,也不足為懼,不過…還得下點猛料。」說著,大長老的眼神閃過一絲寒意。

「大哥儘管說,老七絕對支持大哥,成為蓬萊的新主人。」七長老打包票對大長老說,講出了大長老的野心。

「這個當然,我們可是好兄弟,等我坐上蓬萊掌門之位是,你就是大長老,現在距離天賦測試還有三天,除了測試靈力等級之外,還有就是喚靈,我會在喚靈上做手腳,只要這小子喚出神靈元,我就有把握讓他灰飛煙滅!」說著,大長老臉上浮現出的淡淡微笑,透著陣陣殺意。

白眉仙人房間,天罡古玉散發著陣陣熒光,白炎城此時正盤坐在龍千應身後用天罡古玉替龍千應處理剩下的比較嚴重的傷,古玉溫和的光芒在房間內散發,讓人心生暖意,可此時的龍千應卻是神情痛苦,讓他痛苦的並不是身上的傷痛,而是夢中衝進他丹田內的那陣金光,此時正在他的泥丸宮內來回亂竄,衝擊著他的靈丹,白炎城發現此時的龍千應額頭冒出許多汗珠,剛剛被他平息的靈氣,又開始在他全身翻騰,白炎城焦急的問:「小千,你感覺怎麼樣?小千?」

「二師兄,我…感覺靈丹要炸開了,呃,啊——!」龍千應突然一聲爆喝,耀眼的金光從他的全身上下迸出散發,「轟!」爆炸聲響起,龍千應身上的衣服全部爆開,金光中迸發的巨大能量將白炎城彈開,整間屋子金光四溢,突然,金光全部回到了龍千應的丹田,周圍的靈氣源源不斷的湧進龍千應的泥丸宮,被他貪婪的吸收著,不一會兒,龍千應感覺自己的靈丹大了一圈,顏色也從原來的翡翠色變成了金色,就在龍千應感受自己靈丹的一瞬間,靈丹中的能量突然迸發而出,「啊——!」金色的光芒從龍千應的身體湧出,衝破了房間的天花板。

「這…他居然突破了!」白炎城看著眼前的一切目瞪口呆,他從來沒見過,也沒聽過誰會在療傷的過程中突破的。

很快,屋內的光芒消散,龍千應看著自己的雙手,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突破了,白炎城走到龍千應面前關切的問:「感覺怎麼樣,有沒有不舒服?」

龍千應搖搖頭,他看看自己的雙手,轉過頭看著白炎城說:「二師兄,我,我突破了……」

白炎城一邊給龍千應檢查傷勢,一邊點頭說:「嗯,不錯,現在雲端境二階了吧。」

龍千應看著白炎城搖頭說:「不是,是雲端境五階……」

「什麼?!」白炎城猛地抬起頭,他掐了自己一把,嘶……疼:「你說,你現在是雲端境五階靈根!」白炎城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龍千應,七歲突破一階,現在又突破到五階,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聖。

就在白炎城被龍千應的天賦驚呆時,白炎雪推開了房門說:「二哥,爹爹說讓你和他…啊!你…你怎麼不穿衣服!」

龍千應被突然闖進來的白炎雪嚇了一跳,看著自己光溜溜的身體,慌忙鑽進被子里,支支吾吾的說:「我…我不是故意的,對…對不起……」

白炎雪用手捂著眼睛,羞紅了臉,氣憤的說:「你…耍流氓,哼!」說完便甩門跑了出去,邊跑邊喊:「爹爹叫你們過去,快點!」

聲音漸行漸遠,白炎城捂著嘴偷笑,轉頭看龍千應,正在被子里躲著,此時想必也是小臉發燙,羞愧無比,白炎城拍了拍被子里的龍千應說:「好了,出來吧,她走了,一會二師兄帶你去換件衣服,洗漱一番,去見你師父,我父親。」

龍千應聽見白炎雪走了,這才探出一個小腦袋,怯怯地說:「二師兄,剛…剛才那個女孩子是誰啊…我…得跟她道歉,解釋一下我沒耍流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