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那些植物之類的,就被那強烈高溫灼干,使得桃花源從上空看下去滿目瘡痍!

柴龍他們原以為索祭的奔雷佛炎就已經夠恐怖的了! 結果沒想到還有比這個更恐怖的。 說破,就破了? 這也太突然,太不可思議了吧? 他們不在現場,當然感受不到其中的能量波動,所以並不清楚紅葉是怎麼做到的。 但是這一刻,他們改變了之前的看法,居然開始重新審視

柴龍他們原以為索祭的奔雷佛炎就已經夠恐怖的了!

結果沒想到還有比這個更恐怖的。

說破,就破了?

這也太突然,太不可思議了吧?

他們不在現場,當然感受不到其中的能量波動,所以並不清楚紅葉是怎麼做到的。

但是這一刻,他們改變了之前的看法,居然開始重新審視紅葉!

這女娃子,太牛逼了!

更加震憾的就是索祭和他的徒弟了!

自己這麼強大的招式,說沒就沒了?

她是言出法隨嗎?

這當然不是什麼言出法隨,對紅葉而言,只不過是除戰神領域外,又一個簡單的招式罷了,可以隨意剋制敵人狂暴的攻擊,切斷能量的輸送!

就這麼簡單!

是他們的老大李竹林修練萬年研製出來的功法。

「這……」索祭再次一驚!

哪怕是三十年前對戰柴龍他們時候,被眾人齊齊圍攻,被打成輕傷,索祭都沒有這麼驚恐過!

他從來沒有見過有人竟然能夠這麼輕鬆寫意地就壓制住自己的奔雷佛炎。

這也太妖孽了!

先是內力被鎖,然後是引以為傲的奔雷佛炎被隨手化解。

堂堂大宗師都有點懈怠了!

自己拼盡了全力,而對方好像只是撓痒痒一般輕鬆!

若是她也出盡全力,結果會怎麼樣?

索祭不敢想了!

可他知道,這一次哪怕是跳到鐵板,也要繼續下去,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就如師弟查圖那樣!

而且,索祭也接受不了自己沒有拼盡全力!

「那麼,嘗嘗更厲害的吧!」索祭說道!

他閉上眼睛,雙手一合十!

瞬間狂暴的能量湧出!

同樣的,也是在竹林隱居100米外的地方,地面突然出現了裂痕。

並且傳來劇烈的震動,明顯是地震的跡象!

通過境頭,網友們可以看到許多大樹竟然都跟着顫斗,特別是那些電線桿特別明顯!

安照慣例,一般這個時候網友們應該瘋狂地發出彈幕才對!

然而並沒有!

所有人都死死地盯着屏幕,不想錯過精彩的畫面,從剛才突然生起的大片火海來看,接下來應該還有更厲害的!

而現在,他們真的看到了。

一個人的力量,居然能夠讓地震產生!

這多麼可怕?

自己存在的世界,真的很安全嗎?

或者說,地球,真的很安全嗎?

核彈!

真的是世界上最厲害的武器嗎?

無數的問號在網友們驚駭的情緒中生成!

有些地面開裂得太猛,暴出一些地下韻藏的氣體,衝上半空之後,竟突然冒火起來!

震動持續地往更遠的地方漫延過去。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心中驚濤駭浪!

這不僅僅是地震這麼簡單!

無數的火焰從地下噴湧出來,一道道火舌形成了茂密的火焰森林。

火焰的威力沒有剛才的強烈,但配合著地震,在打鬥的時候可以使對手沒有落腳點,只能被火焰燒死!

算是奔雷佛炎的一個變種!

只是!

紅葉冷哼一聲:「別再掙扎了!」

然後,她蹲下來手掌往地面一拍!

又是一道恐怖的能量往四周涌去!

由索祭造成的地面震動,竟然停止了下來,只有剛才形成的那些十幾公分寬的裂痕,證明剛才存在過! 「楚玄辰,你!你說前面半句就行了,幹嘛要加後面半句?我想過了,我的身體是我自己的,你不讓我吃我就不吃?你不讓我吃,我偏要吃,我還要吃很多!老闆,給我來十碗!」雲若月衝上去,財大氣粗的說。

「老闆,我媳婦懷孕了,不能吃臭豆腐,一碗都不要!」楚玄辰一把抱住雲若月,將她扛到了肩膀上,朝那小販說。

那小販上上上下的打量了雲若月一眼,說,「這位公子,我家的臭豆腐很乾凈,即使懷孕了也可以吃,我媳婦懷孕的時候經常吃,還生了一個健康的大胖小子呢!」

「就是,連人家老闆娘都吃了,人家都沒事,我為什麼不能吃。」雲若月被楚玄辰扛得高高的,便生氣的拿小拳頭捶他。

「我說你不能吃就是不能吃,我不喜歡聞這味道,我們的孩子肯定也不喜歡吃的,乖,我們先回家。」

楚玄辰說完,扛起雲若月就往馬車的方向走。

雲若月看著遠去的臭豆腐,頓時氣得「哇」的一聲哭了起來,她不停的捶打著楚玄辰的肩膀,生氣的說,「臭男人,壞男人,你不讓我吃臭豆腐,我要和你和離,我要離開你,我不要你了!」

天殺的,他也太獨裁了!

居然連臭豆腐都不讓她吃。

她沒想到,她們的愛情,敗給了一碗臭豆腐!

「我讓你吃我的豆腐。」楚玄辰說完,迅速的把雲若月抱到了馬車上,並且一個箭步坐上去,把她抱在懷裡,不讓她跳車。

然後,他掀開帘子,朝外面的陌離使了個眼色。

陌離趕緊點頭,迅速的朝那豆腐攤子走去。

楚玄辰則吩咐道:「所有人,回王府。」

他一聲令下,馬車就被車夫趕走了。

雲若月看到馬車啟程,頓時趕緊掀開帘子,傷心欲絕的盯著那豆腐攤子,兩隻手死死的去摳楚玄辰的手,是一臉的不甘心,「我的臭豆腐,我的臭豆腐啊!」

可惜,楚玄辰已經一把將帘子掀了下來,並且一把將她抱在懷中,他見她要伸手打他,還要反抗,突然捧起她的小臉,朝她的紅唇強吻了下去。

沒辦法制伏小妻子的時候,他就只有用這一招了。

「唔……」雲若月還沒反應過來,唇又被他霸道的含住了。

他吻得十分霸道、強勢、深情,她的渾身都戰慄了。

可是一想到他竟然連臭豆腐都不讓她吃,她頓時生氣了,她突然一把咬住他的唇,狠狠的一咬,再一把將他推開,怒吼道:「混蛋,大魔頭,你放開我,不准你再吻我!」

楚玄辰伸手往唇上一抹,就抹到些鹹鹹的液體,他再一看手,發現手上沾了些血。

她居然咬破了他的嘴巴。

「娘子,你又咬為夫?」楚玄辰佯裝生氣的瞪著雲若月,臉上騰起一股怒意。

「我,我咬你怎麼了,誰叫你又對我動手動腳的。」雲若月有些底氣不足的說。

「好啊,是不是本王最近太縱容你了,把你寵得無法無天,你居然開始咬本王了。你居然敢襲擊皇親,本王現在就要懲罰你!」楚玄辰說著,一把將雲若月拉過來,讓她趴到他的膝蓋上,他挑了挑眉毛,朝她露出一個邪惡的壞笑。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張若塵向身後看了一眼,見到三株樹人王追了上來,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樹人的智慧還是太低等,遠遠比不上真正的人類。」

他立即調動空間力量,施展出空間挪移,消失在原地。

剎那之後,張若塵的身形,悄聲無息的出現在三株樹人王身後的數十丈之外。

緊接著,張若塵繼續施展空間挪移,反著方向,向先前樹人大軍駐紮的那一片原野衝去。身形快速閃動,很快就到達數十里之外。

「人呢?怎麼突然消失不見了?」

三株樹人王停了下來,向四周望去,哪還有張若塵的影子?

其中一株樹人王,向身後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到一個人影,閃了一下,就消失不見。頓時,它大驚失色,道:「不好,我們中了域外死神的調虎離山之計,他正向樹人大軍的方向趕去。」

「快,追上他,不能讓他繼續屠殺我族的族人。」

三株樹人王全部都非常憤怒,嘴裡發出長嘯聲,向回趕去。

樹人一族,雖然有很多強者,但是,它們畢竟並不是善戰的種族,而且,也很少經歷死亡。

先前,張若塵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手段,將一株千年樹人殺死,給樹人大軍造成極大的恐慌。

整個大軍,已經混亂不堪。

兩株樹人王極力整頓,才讓樹人大軍漸漸穩定下來,將樹人的情緒安撫下去。

卻不料,就在這時,也不知是那一株樹人,尖叫了一聲:「不好了,域外死神又回來了!」

「什麼?又來了!」

頓時,那些受了驚嚇的樹人,再次慌亂,就像是無頭蒼蠅一般,向四面八方逃去。

「嘭嘭!」

很多樹人,相互撞在一起,亂成一鍋粥。

大軍中,兩位樹人王看到這樣局面,連連嘆氣。它們根本沒有料到,浩浩蕩蕩的樹人大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