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雲瞥向他,目光中帶著一絲冷冽。

忽然冷笑道:「你乾的那點破事,朕沒殺你,你就算是積了八輩子陰德。」 「現在還敢跟朕討價還價?」 藏花頭皮一麻,但還是咬著牙道:「可……可您這麼一直關著我,還不如把我殺了呢。」 「我都幫了您這麼多……」 秦雲一拍桌子,勃然大怒。 砰! 一腳踢

忽然冷笑道:「你乾的那點破事,朕沒殺你,你就算是積了八輩子陰德。」

「現在還敢跟朕討價還價?」

藏花頭皮一麻,但還是咬著牙道:「可……可您這麼一直關著我,還不如把我殺了呢。」

「我都幫了您這麼多……」

秦雲一拍桌子,勃然大怒。

砰!

一腳踢在他的胸膛上,踢的藏花滑行了三米之遠,疼的臉都變成豬肝色!

「是么?不如把你殺了?」

「很好,朕成全你!」

「來人,將他剁了喂狗!」

「是!」

禁軍立刻上前。

那剎那,藏花的臉鐵青,險些嚇得屎尿齊出。

欲哭無淚道:「不要啊,陛下!」

「別殺我,我還是有用的啊!」

「我不出去了,我不出去了!」他瘋狂磕頭,一點脾氣沒有。

秦雲相當不爽,冷哼道:「狗東西,以為朕好欺騙么?你報信是真,但想趁機溜出宮去也是真!」

「以前怎麼不說這事?現在才說,算的夠精的啊你!」

說著,他眼中逐漸有了怒火。

都是邪僧,這藏花不比慧生可恨,當初可是犯下了滔天大罪!

藏花瘋狂磕頭:「陛下,陛下,我錯了!」

「我的出發點是好的啊,我是真的想要將功補過,為朝廷效忠啊!」

「求求你,明察!」

他跪著上前,抱住秦雲的腳。

秦雲目光不爽。

輕哼道:「朕可看不出來你改過自新了,剛才不還跟朕玩小心機么?」

藏花臉色難看,他就是藏著掖著了點,沒想到後果這麼嚴重。

瑟瑟發抖道:「我不敢了。」

而後他想到什麼,抬頭嚴肅道。

「陛下,我可以給你立下軍令狀!」

「一定查到朝天廟的一些隱情和消息。」

「如果查不到……」他面色掙扎,最後狠心咬牙:「查不到,我就自裁!」

秦雲眯眼;「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如果全是些沒用的消息,朕一定不會饒了你!」

藏花身體莫名一顫,這個看似年輕的皇帝,實則就是一土匪,狠辣無比!

說翻臉就翻臉,自己還曾經幫助過他!

但他不敢表現出來,如小雞啄米似的點頭。

「是是是!陛下,我說的!」

「很好!」

「朕派一名錦衣衛跟著你行動,如果你不老實,就等死吧。」

「只給你五天時間!」

「自己把握。」

秦雲輕飄飄的說道,便有一種殺伐氣。

隨後雷厲風行,直接離開。

等人走遠后。

砰!

藏花轟然癱坐於地,衣服全部被冷汗打濕。

回千福宮的路上。

秦雲再度下令,封死朝天廟!

隨後臉色不太好,來到千福宮的寢宮。

竇姬上前給他脫龍袍,美眸敏銳的察覺到了他的心情不好。

輕輕問道:「陛下,怎麼了嗎?看您臉色不好,是不是鼠疫更加嚴重了。」

秦雲皺眉,揉了揉太陽穴。

「那倒也不是,只是朕聽說了一些不好的事。」

「那個狗屁朝天廟,背著朕,似乎在玩花樣。」

竇姬風韻的臉蛋微微一詫異,朝天廟無理到這種地步了嗎?

跟陛下玩花樣,他們那裡來的膽子?

她沒有繼續問下去,轉移話題,很貼心道:「陛下,彆氣。」

「您那麼多大風大浪都過來了,身邊權臣大多也落網,還怕一個小小的寺廟嗎?」

說著,她開始給秦雲按摩。

那雙如玉的手,冰冰涼涼,彷彿有魔力,讓秦雲剎那就平復很多。

秦雲眯著眼,順勢靠在她的嬌軀上。

道:「你說的也是,朕彈指間,即可滅了它。」

「只不過朕不想造成太多麻煩。」

竇姬朱唇微微上揚:「臣妾相信您。」

短短五字,比什麼話都好使,秦雲一下子就變得鬥志昂揚了。

這女人,是真懂自己啊!

沉默一會。

秦雲鼻尖輕嗅:「你沐浴了?」

「陛下每次來,臣妾都會沐浴。」

「除非……陛下不通知。」竇姬隨口回道。

「竇妃,介不介意再洗一次?」秦雲忽然道。

竇姬玉臉一僵,快速嗅了嗅自己身上,尷尬道:「陛下,是臣妾沒有洗乾淨,有異味嗎?」

秦雲咧嘴一笑:「那倒不是。」

「只是朕還沒洗,一個人洗又太無聊。」他轉頭,擠眉弄眼。

見狀,竇姬鬆了一口氣,還以為是自己出糗了。

臉蛋浮現一抹笑容,點點頭:「臣妾聽陛下的,陛下說什麼就是什麼。」

「這麼好?」秦雲有些意外。

「當然。」竇姬一笑,讓人不禁感嘆,歲月從不敗美人!

她轉頭吩咐下去:「去準備熱水,陛下要沐浴。」

不得不說,她給自己找到的定位,表現出來的方式,很受秦雲的喜歡。

不一會。

屏風后,就擺下了一個很大的浴桶,裡面熱氣升騰,漂浮花瓣和中藥。

秦雲一坐進去,舒服到靈魂都要出竅。

真是,帝王般的享受!

這時候,竇姬輕解宮裝,遣散了宮女,沒有避諱秦雲,十分大方。

宮裝脫落,隨後是褻衣,直至毫無遮擋。

整個過程,秦雲都看在眼中,先是痴迷,而後是躁動,眼皮連眨都不眨。

就算竇姬,被看的都是雙腿發軟。

「你真是肥瘦均勻,一絲不多,一絲不少,處於纖細和豐腴的交織點,腰間盈盈一握,肌膚吹彈可破。」

「朕都不知道如何形容了,總之很好看。」

竇姬抬起玉腿,跨入水桶。

那動作,看的秦雲險些噴血。

「陛下,多謝誇獎。」她含羞一笑,心中有些緊張,但同時又很高興。

能感覺出來,秦雲對自己很著迷,沒有那個女人不想另一半能痴迷自己,她也一樣。

嘩啦啦!

秦雲一把將她抓過,在水桶中死死抱住。

並且吻去。

「唔……」

竇姬的臉上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含糊不清道:「陛下,別鬧,臣妾給您沐浴。」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