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目光橫掃一圈,突然停留在一名弟子身上。

這個弟子竟然在閉着眼睛打盹?! 「金蟬子!」 「啊?弟子在,弟子在...」 金蟬子打了一個激靈,站了起來。 「取經之事非同小可,你怎麼如此不上心?」 金蟬子想了想,從容地回答: 「弟子以為,與其等南部瞻洲的凡人萬里迢迢來西天取經,不如直接送

這個弟子竟然在閉着眼睛打盹?!

「金蟬子!」

「啊?弟子在,弟子在…」

金蟬子打了一個激靈,站了起來。

「取經之事非同小可,你怎麼如此不上心?」

金蟬子想了想,從容地回答:

「弟子以為,與其等南部瞻洲的凡人萬里迢迢來西天取經,不如直接送給他們好了,又省事又省力,可謂是皆大歡喜。」

「真是荒謬!」如來大怒,「我大乘佛法哪是隨便與人的?唯有經歷苦難一心向佛,方可見其誠心,有資格取得真經。」

「佛祖,您難道不想佛法普照南部瞻洲?」

「當然想。」

「那就對了…」金蟬子笑道,「當下南部瞻洲的大秦朝即將崩潰,戰事頻起,百姓流離失所。此時卻是我西方教傳揚的大好時機,弟子竊以為與其關注未來之功德,不如走在當下,去關注天下蒼生…」

金蟬子絲毫覺不出如來發青的臉色,接着說:

「以我大乘佛法教化安撫生者,指引超度亡者,難道不是大功德?所以弟子認為,佛祖執意於虛名,卻忘記佛法之真諦,似乎是本末倒置了。」

這一番話可謂是驚天動地,讓不少人為之側目。

其中就有未來佛彌勒。

他暗暗點頭,不禁為金蟬子非同一般的見解讚賞不已,同時又為他擦了一把冷汗。

當着如來的面,說出如此的「大實話」,不是找死么?

觀音菩薩卻搖搖頭,心裏想:

「看來,合適的人選已經找到了。」

如來冷哼一聲:

「金蟬子,你目光短淺,真是不知孰輕孰重!師父我為的是西方教之未來,不是讓我教淪為一個便宜的工具!」

金蟬子的倔脾氣上來,面不改色地理論道:

「縱使我教淪為天下蒼生的工具又能如何?待到人人用我佛法,會我佛經,我等失去金身也無遺憾!」

「好個失去金身也無遺憾…」

如來已經忍受金蟬子很久了,現在終於找到一個絕佳的理由趕他走,豈能放過?

只見佛祖抬起綻放着萬道金光的佛掌,向金蟬子印了過去。

「師父!!…」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李峰想通了這些,有點理解任俊豪對自己的敵意了,自然也就看開了。

見任俊豪眼神掃到自己,便沖他笑了笑。

「笑什麼笑?鄉巴佬!」任豪說的話旁邊的兩個女孩子都愣了一愣,很明顯都反感這種強調。

小佳給自己男朋友打圓場道:「馮藝、李峰,我和俊豪還有點事,咱們就先不聊了,回頭電話聯繫!」

「好吧!拜拜!」馮藝說道。

「再見」李峰也跟著說了一句,卻不想這句話就讓任豪給炸毛了。

「再你媽個頭啊?你小子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打什麼鬼主意!是不是見我女朋友漂亮想要勾搭我女朋友?你省省吧,看你全身上下加起來也不值200塊,還學人家泡妞!還有,馮美女,眼睛擦亮點,不要被鄉下土豬給拱了!」

馮藝見閨蜜的男朋友竟然這樣羞辱李峰,心中火氣翻滾,但是礙著小佳的面子,不好發脾氣。

李峰可沒必要給剛認識的小佳面子,直接道:「我可能沒你有錢,但是我曾經停過聽過一個哲人講過:女人不怕被土豬供,但是千萬不能被閹雞騎!你覺得這句話對不對?任先生?」

李峰故意把先生兩個字拖長音,看任俊豪的臉色就知道他真的聽懂了自己說的話。

「你個鄉巴佬有種再說一次?」

「不好吧!你女朋友在這裡呢!如果我是你,肯定是立馬帶著漂亮可愛的女朋友回家展示男人的一面,而不是沖著別的男人裝硬漢!」

「我尼瑪!」任俊豪直接想要揮拳揍李峰,但是他這種細皮嫩肉的角色,如何是李峰的對手。

在兩個女人的尖叫中,李峰一把抓住任俊豪向自己揮過來的拳頭。在李峰眼中,這一記直拳跟幼兒園小朋友的慢動作差不多。

「年輕人,要學會調節自己的心態!動不動就揮拳頭的人,一般都不懂打架!你還嫩著呢!」

「李峰,你別傷害俊豪,他不是真心想要打你的!」小佳生怕李峰會因為自己男朋友先動手而反過來打任俊豪,求情道。

「放心!這種弱雞我還沒放在眼裡!」

李峰鬆開了手,任豪頓時覺得那把大鉗夾住的手臂突然輕鬆了,又趁李峰不注意,一個撩陰腿直接往李峰下身踢去。

馮藝嚇得都不敢看,生怕見到生雞蛋爆裂的場景。

卻不想李峰只是簡單的一個腿型變化,雙膝內頂,一把夾住了任俊豪的小腿骨,稍稍一用力,任俊豪便感覺自己的小腿骨像是要炸裂一樣,瞬間疼的摔倒在地。

「果然是廢物點心,自己不行,總想著讓更多人也不行!可惜你太不行了!我都還沒發力,你就倒下了!」李峰搖了搖頭道。

「俊豪!你沒事吧俊豪!馮藝,你朋友怎麼這麼野蠻粗俗?當街打傷我男朋友!」

馮藝左右為難道:「小佳,是你男朋友先動手挑釁的!」

「馮藝,你說錯了!」李峰更正道:「這個人最多算是你閨蜜小佳的朋友,你可以把男去掉,因為他不是男人!」

「卧槽尼瑪,你個鄉下土包子,竟然敢在我面前如此囂張,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誰?你信不信我一個電話分分鐘弄死你!」

「別叫囂了,你爸知道你是個廢人,估計也沒興趣為了去強出頭了!」

李峰的話,徹底讓任俊豪失了底氣;

任俊豪又不是獨生子,而且父親有三任老婆,4個兒子3個女兒。如果父親知道自己是天生閹人的話,恐怕會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其他兄弟那裡,自己無法傳宗接代,以後說不定家產都沒有自己的份,

按照自己那幾個兄弟的德行,如果自己沒有老爹庇護的話,恐怕自己應得的遺產都搶不到一分,到時恐怕要孤獨終老!

「不不,求你,別把這個事情傳出去,我可以給你封口費!」任俊豪突然爬了過來,抱住李峰的腿,求喊道。

「俊豪,你怎麼了?你別這樣,我害怕!」小佳已經花容失色了。

「去你的,給老子滾!」任俊豪已經失去了理智,只想保留自己的少爺身份和財產,如何顧得上寵愛小佳。

馮藝見小佳被俊豪推翻在地,立馬過去扶起並安撫小佳情緒。

「哎!你這又是何必呢?我答應你今天的話不會傳出去一個字。」

「好!太好了!謝謝謝謝!」任俊豪一瘸一拐的站了以來。

惡狠狠的眼神瞪了一眼馮藝后,又沖小佳道:「今天這件事,你一個字都不能往外說,如果走漏了風聲,我不會放過你!」

小佳早已哭的梨花帶雨,抽泣道:「俊豪,你別這樣。你變回來好不好?我真的害怕!」

「害怕就給我滾,以後別纏著我了!還有以前我們之間的事,也不能跟外人提起,我可是知道你家住址的!」

雖然李峰就在邊上,也聽到了任俊豪的威脅,但是李峰不是一個爛好人,而且自己跟小佳也沒什麼關係。自己又不是神,什麼事都要大包大攬。

小佳從來沒見過任俊豪這樣對自己,早已哭的不成樣,只是一個勁的拽著男朋友。

此時任俊豪已經被李峰戳穿,而且圍觀的人也開始多起來,生怕有熟人發現自己,心情越發的急躁起來。

眼尖的任俊豪發現遠處有個熟悉的面孔往這邊走來,還沒看到自己,一把甩開小佳的手臂,怒道:「說了滾就趕緊滾!」

任俊豪一瘸一拐的攔住了一輛的士,上車之後,一溜煙的跑了。

馮藝見小佳一直在哭,傷心的不行,只好讓李峰幫忙,把小佳給帶回了家。

馮藝帶著小佳進了自己的閨房,小心安撫。李峰閑著無事,就參觀了一下馮藝家。

馮藝家典型的小富之家,三室兩廳的格局,家裡的裝修簡單但是收拾的很利落。

轉了一圈的李峰,見馮藝還沒有出來,也沒安排自己的房間,便躺在沙發上準備睡覺。

沒想到自己剛要睡著,馮藝帶著剛剛哭乾眼淚的小佳出來客廳。

見李峰睡的正想,一個抱枕砸了過去,李峰竟然毫無反應。

馮藝只好拿著一個抱枕,雨點般砸了下去,一邊砸一邊還為小佳出氣道:「死李峰,臭李峰!你把我閨蜜弄哭了,還把她男朋友打了,還心安理得的睡大覺!」 於此同時,黑手幫的阿奮也看到了新聞上的烏龜愛索,留意到了烏龜殼上的符咒。

趕緊向瓦龍等人報告。

「老大,電視上有報道有隻烏龜上有個兔子符咒。」阿奮殷勤的給瓦龍報告道。

「很好,你做的很好。」

「我們要儘快拿到這個符咒。」瓦龍表揚了一句阿奮,振振有詞道。

瓦龍身後的聖主龍形雕像緩緩開口,

「瓦龍,那是兔符咒,我會讓我的忍者來協助你。」

說罷,周圍的陰影處浮現出一個個的紅色雙眼,正是聖主的鬼影軍團的忍者的眼睛。

「阿奮,你們三個跟隨特魯,一起去。我安排你們坐飛機去。」

為了儘快拿到兔符咒,瓦龍直接安排特魯幾人坐飛機前去。

但以他們的速度,註定跟不上林凡的速度。

另一邊,

林凡在成龍這個活導航地圖的指引下,帶着成龍和小玉來到了港灣區的碼頭內。

三人緩緩落下。

「COOL。」小玉十分享受在空中的飛行,認為十分酷,雖然林凡的武功她時間太長,學不會。

但是,還有雞符咒呢。

哪天悄悄偷出來玩一下。

小玉已經計劃好哪天將雞符咒偷出來玩了,不過要是自己沒事偷符咒的話一定會連累龍叔的,小玉不得不暫時先打消掉這個念頭。

此時這裏停靠着一個巨大的輪船,三人相互對視一眼,很明顯這個輪船就是那個富商的輪船。

輪船內,

一個男子正囑咐著廚師做好餐前準備。

男子一身西裝打扮,

正是購買了烏龜愛索的富商卡爾尼洛。

也是卡爾尼洛博士,他的財富都是自己發明的一些產品獲得的專利權,進行授權或者轉賣所積累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