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騎士,包括黑騎士和更令人聞風喪膽的恐怖騎士,它們的坐騎中最強大的那批也都是用獨角獸的屍體經過褻瀆腐化后得來的……

更別說還有恐怖的亡靈巨龍了! 為此,亡靈一派沒少想著去精靈墓地甚至是龍眠墓地逛逛,歷史上兩族間的齷齪也大多因此而起,甚至爆發過數次大規模的戰爭…… 這一次迪亞王國想要北侵的初衷也沒什麼稀奇的,依舊是奔著人家祖墳去的——不過這一次迪雅的骨頭棒子們好歹挑了個不錯的時間,另外也在全局上

更別說還有恐怖的亡靈巨龍了!

為此,亡靈一派沒少想著去精靈墓地甚至是龍眠墓地逛逛,歷史上兩族間的齷齪也大多因此而起,甚至爆發過數次大規模的戰爭……

這一次迪亞王國想要北侵的初衷也沒什麼稀奇的,依舊是奔著人家祖墳去的——不過這一次迪雅的骨頭棒子們好歹挑了個不錯的時間,另外也在全局上有了更細緻的安排~

首先偏居大陸東南一偶的紅皮們最近不知吃錯了什麼葯,前線探子回報反正是挺跳的,頻頻往哈蒙代爾城發起試探性攻擊。

然後就是埃里的傳統盟友埃拉西亞——人類王國其實在迪雅的上層亡靈眼中並算不得什麼大不了的~

無論是在族群數量、軍隊的規模、精銳武力乃至術法力量上,可以說迪雅王國都全面碾壓埃拉西亞!

如果不是埃拉西亞背靠南部的布拉卡達,且每當迪雅試圖向埃拉西亞發起全面攻擊的時候,精靈們都會立刻抽出冷刀子給亡靈們致命背擊,只怕小小的人類王國早就被無邊無際的亡靈大軍淹沒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反正從人類王國那邊頂多也就掠奪來一些填充底層炮灰的破爛而已,想要得到一些死靈啊、亡靈武士什麼的要不然材料稀少,要不然就得花費大力氣提煉融合……總之就是雞肋!

還不如繼續盤算著去北邊鄰居那搗鼓點祖墳出來,隨便撿一點邊角料搞不好就能弄出個大新聞來……尤其是龍頭骨!!

對於迪雅而言,眼下招魂七階骨龍最難的一點便在於龍頭骨缺失!

只要有原裝的龍頭骨,甚至強大的亡靈巫師們能夠自己「製造」出合適的骸骨身軀!

雖說這般整合出來的亡靈巨龍初始會比較弱,但只需要大量的亡靈死氣滋養,不久之後這些亡靈巨龍依舊會高站亡靈生物之巔,成為迪雅王國的支柱戰力!

只要能撈到足夠多的龍頭骨……

所以呢,埃拉西亞固然是雞肋,食之無味~

不過完全無視那些螻蟻般的人類也不行。

這些傢伙固然無力攻伐迪雅內陸,但也有可能糾集大軍在迪雅邊境上進行一些煩人的騷擾。

尤其萬一再得到埃里精靈的支援的話,那搞不好還真會鬧出大問題來~

所以趁著紅皮們在邊境上給埃拉西亞找麻煩的時候,迪雅也決定摻和一腳,從北向南對埃拉西亞的邊境發動佯攻,沒機會的話就在埃拉西亞北境吸引人類的注意,讓他們別亂來。而如果有機會的話……

為此,迪雅王國不但在國內糾集重兵向北挺進,甚至這次還特意從國內調派出來兩大「名將」應對南部的人類軍團,力求將人類的注意力限制在國內邊境——「活屍將軍·斯強克」、「屍膚鐵壁·希斯」這一對老搭檔便是亡靈們推出來的「合適人選」。

恩~這一對老搭檔其實放到後世玩家群體中還有一個很可愛的雅號,叫「不『斯』小『強』」……恩,就是俗稱的打不死踩不爛,黏上你就再也甩不脫的賤人組合……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堂堂「活屍將軍」手下有一批強的可怕的巨力殭屍!

且斯強克本人雖然是一位力大無窮的黑武士,但它也有著一定程度的術法能力……且這位耿直的活屍將軍非常的「專精」!掌握的術法力量核心便是如何能夠進一步強化死屍類生物的力量、肉體強度等~

說白了,斯強克這位迪雅「名將」就是屍中之屍、屍王一般的存在!!便是尋常的普通死屍落到斯強克手中都能平添三分戰力,更遑論其他精銳死屍部隊了……

而「屍膚鐵壁·希斯」是一位精深、強大的亡靈巫師,且這位強大之處便在於會通過多種術法效果極大強化目標的物理防禦力,甚至於在目標體表以術法之力凝聚出真實的石質、金屬質肌膚,讓原本普普通通的「士兵」化作刀槍不入的非凡士兵!

這二人相加,斯強克極大加強死屍的力量,完了希斯再給死屍們附上一層物理肌膚……

反正死屍部隊基本都沒啥機動性可言了,乾脆就徹底把腿砸瘸,反過來極大強化物理防禦力和順帶著的力量效果,那滋味……

反正「嘗試」過的玩家領主就沒有不跳腳罵娘的((╬▔皿▔)凸)~

恨不能將以上二位的祖墳刨個乾淨的那種((ㄒoㄒ))……

眼下的玩家大軍尚未體會到「不斯小強」組合的滋味,甚至連站到它們面前的資格都沒有,但很顯然,這一大塊狗皮膏藥眼見著就要湊到止水騎士他們眼門前了~

光這樣還不算,關鍵是在這種緊要時刻,最後兩個據守泥塘村的亡靈巫師還嚴重誤判了對手的實力,以為這一群是能夠頃刻間覆滅它們的恐怖人類,因而第一時間便給後方已經距離不遠的希斯大佬那邊發了「求援信」……

「斯強克~咱們在人類國度內最後的據點似乎遇到麻煩了。從它們傳回來的消息看,我恐怕要立刻過去……」

希斯如果從生前的性別算,其實還是個女性精靈,轉化亡靈形態后成了一名【屍巫】,所以它說話時那種枯乾暗啞的音色便是無法掩藏的,甚至這位剛直的女屍巫都不願運用法術力量掩蓋自己的「缺陷」,導致迪雅王國中很多巫師都不願聽她多話。

對自家這個老搭檔,斯強克早已是習慣了數百年了,倒不覺得對方的聲音難聽,只是基於一位「將軍」的本能問道:「距離還有點遠吧?你是準備一個人過去還是……」

「那些廢物說的不清不楚的,之前又有奇怪的傢伙窺探我們的行蹤……還是我先過去偵查一下吧,萬一麻煩的話,我一個人也能及時退走。」

「要不然帶上幾位黑武士?畢竟你一個人還是有些危險的,萬一人類方面有意埋伏的話,或許會出現十分危險的情況……」

「呵~難道你想說,那些羸弱的螻蟻有可能留下我么?

幾百年了,老殭屍,你還是這麼愛開玩笑。

如果人類里的邊軍都有這份能力的話,他們還會被我們壓制這麼久么……」

「恩……也有些道理……那麼,就祝你能挫敗那些狂妄人類的銳氣吧!讓他們瞧瞧鐵壁希斯的手段!」

希斯聽到后露出一個僵硬卻略顯猙獰的笑,而後便飄飛到大軍一旁開始獨自施法。

像到了希斯這種程度的施法者,一舉一動都蘊含無邊法力,甚至他們念動之間都有可能瞬發三級法術。

眼下的希斯開始持咒施法,引動的必然是相當強大的法術,而那些絲絲縷縷如同煙霧一般匯聚過去的肉眼可見的術法力量更是讓希斯周圍暫時成了可怕的術法能量亂流區!

這時候如果有什麼阿貓阿狗隨便靠近希斯的話,恐怕瞬間就會被壓縮過後的可怕術法力量攪碎,要不然就是被術法力量侵蝕扭曲,變成一團不可名狀的噁心事物什麼的……

隨著術法的持續,幽光忽而自希斯身周顯現,莫名閃耀的術法輝光勾連成線,逐漸的,一個三米方圓的巨大法陣在希斯腳下顯現,陡然間,希斯身前彷彿出現一道可怕的空間裂口般炸出混沌的光!

而就在法術成型的瞬間,希斯毫不遲疑的抬腳邁入,並在下一瞬徹底失去了蹤影……

術法力量失控后化作猛烈炸散的風暴亂流~好在周圍沒什麼人,但那聲勢確實也挺唬人的……至少斯強克本人這些年間看到過遠不止一次,然而每次看到這般可怕的術法力量顯現威能時依舊覺得震撼莫名~

畢竟對於它這種掌握了一部分術法力量的高階黑武士而言,對於這種頂級術法的威能越能體會其恐怖和艱難……

希斯的離去對於亡靈大軍而言除了進一步催發它們加速向前外,也唯有斯強克會小小的擔心一下……當然了,不是擔心自己老搭檔希斯的安危。

畢竟斯強克也不信眼下的埃拉西亞邊境有能夠將其徹底擊殺的人……

它只是在擔心希斯能否完整保下最後的己方據點而已~

雖說眼下這支正宗的亡靈大軍肯定不可能縮瑟在一個小小的邊境村落中,但依託一點現有據點也能更快地建造出後續更大的防禦工事不是?

另外那幾個廢物一般的巫師學徒最好也能保下來……無論如何,多幾個活口詢問一下敵人的虛實也是好的……

這邊斯強克在期待著自家老搭檔能帶回來些好消息,另一頭,原本在戰場上默默划水的珍妮卻是陡然遭受到了巨大驚嚇!!

其實施法者在實戰過程中非必要時是享有充分的自主權的~

畢竟一般將領難有充沛的術法知識,在面對敵人的突然術法打擊時很難做出及時、正確的反應,更多時候只能依靠自家施法者的臨場機變。

所以眼下珍妮的行為在一般戰鬥中也是默認接受的……畢竟眼下大家也就勉強稱上一句友軍……且止水騎士大人的「土辦法」也確實有些效果不是?

雖說前進分隊遭受了重大打擊,但卻也有效的引出了敵人的伏軍,甚至還讓己方完成了一次順利的狙殺和衝鋒,三十多名「勇士」的折損……是完全值得眼下的戰力交換的!!

這是止水騎士的判斷,而珍妮也確實不認為眼下是她不得不出手的時機……

只是上一刻的悠然和自信在下一刻卻是陡然遭受到了重大衝擊!

原本空無一物的天空中,冥冥中某一個「標點」突然迸射出可怕的能量波動!

就彷彿虛空中有一道無形的破口撕裂,而肉眼可見的能量和劇烈空間波動正從中洶湧而出~

「這是!!!」

珍妮下意識便做出了判斷——這是有人在運用空間門類別的術法,想跨越漫長距離降臨此地!!

這種時候,來者又是敵是友呢?!

珍妮對眼下的戰局情形其實並沒有一個宏觀上的認知,對於突然蹦出來一個這種級別的存在她甚至無從判斷對方的立場……只是眼下己方在戰場上略佔優勢,且止水騎士和傑拉特大人在先前都未對她有過任何囑咐……

因而下意識的,珍妮便出手了~

這時候再想完全反制對方的法術已經有些晚了。

而且有一說一,但凡能夠使用空間門類別的施法者,幾乎都可以冠以一個「大」字,就好比珍妮她的導師「大巫」阿曼達大人……

這種級別的術者施展的高級法術,提前提示了讓珍妮去破解她都未必能夠成功,更何況是眼下的倉促接手?

珍妮這時候唯一能做的便是儘可能的「干擾」對方了……

各種諸如「驅散」、「感知擾亂」、「混亂術」等等一系列的法術被珍妮猶如不要錢一般向著「標點」迸射,甚至她不惜燃燒一部分自身法力給自己添加了一些「狂野施法」BUFF,為的就是能夠更快、更多的釋放出大量小法術干擾對方的空間定位!

珍妮不惜燃魔爆發的果斷終於是小小的干擾到了希斯——原本定位在村落據點裡褻瀆屍坑正上方位置的傳送點被莫名平移出去上千米~

等到空間門在這一側再度張開的時候,希斯孤身一人出現在了距離己方黑暗天幕邊界都還有著幾百米距離的荒原上。

「騎士大人!快退!!敵人方面似乎來了不得了的大人物!」

這是開戰後,珍妮主動對止水騎士說出的第一句話……。 月半,夜正濃。

四個年輕人還有林重一路向東南,順着青芒山脈脈尾,穿過叢叢樹林,前往抱澤。

一處官道上,小隊四人急行,卻不見林重的身影。

出了青陽城林脈之後,林重悄然隱去,說是在暗中為他們護航。

背後沉碩的包袱讓黎揚累的有些氣喘吁吁,一邊跟着三人的腳步,一邊說道:

「安南,青子,這包裹可真不輕啊!」

陳安南背着一個小包裹,心中吐槽:那可不是,青子和林叔往包裹裏面偷偷放了幾塊石頭,只是沒讓你看見。

身背長弓箭匣,腰別長刀的於青也疾行在最前頭,撇了撇嘴,並未答話。

金禮禮有些瞭然,和林重共事這麼久。

坊司街中,她對於這個年長的「不正經」長輩的做事風格,還是有些了解的。

林重雖然有些為長不尊的惡趣味,但是在正經任務中,做事還是有原則的。

三天的對練中,黎揚在四人當中實力算是相對較低的。

雖然黎揚屬於小隊中醫師類的存在,但是木桶中最短的那塊板,也決定了整體的實力水平。

當然他的底子不算太薄,畢竟是山南黎家子弟,對於武道根基的重視還是有的,只是奈何黎揚本身的性子有些懶散,之前在勤奮上並未真正下功夫。

林重和於青也在那個包裹中偷放石頭的時候,她看到后便也明白了林重的用心。

鍛煉是其次,主要是磨一磨他的性子。

不經磨苦,真正經歷刀兵生死之時,便是閉眼之時。

這一路行來,相信以黎揚的腦子,也已經明白了林重的用意。

這一點上,她倒是對於青也有些刮目相看,林叔對於這個自家養大的孩子,竟然還是挺放心的。

官道上,於青也悶頭向前疾行,心思有些異樣。

他並不覺得林重對於黎揚的安排不妥,在武道修習這方面,林重的安排都不會做一些無用功。

只是,前往抱澤城的時間點,偏偏選擇在了夜晚。

如果說是趕時間,那麼白天中午的時間,是不是可以錯出來進行趕路。

於青也對於林重的鑄兵還是有一些了解,畢竟從小到大看了不少林重給一些山南軍中將領進行兵器打造或者重鍛。

他不認為四個人的兵器能耗費林重三天全部時間和那麼多的精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