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老大發話了,拿不下來也要拿。

老三面露狠色,伸手一招,金色**迴旋著回到了他的手臂上。 老三一咬舌尖,猛地噴出一口血霧在金色**上。 金色**表面浮現的靈光頓時大作。 剛剛那口血霧赫然是老三的精血。 以精血施展血祭術,是常見得增大法器威能的手段。 而且異常有效。 靈光大

老三面露狠色,伸手一招,金色**迴旋著回到了他的手臂上。

老三一咬舌尖,猛地噴出一口血霧在金色**上。

金色**表面浮現的靈光頓時大作。

剛剛那口血霧赫然是老三的精血。

以精血施展血祭術,是常見得增大法器威能的手段。

而且異常有效。

靈光大作,威力大增的金色**呼嘯著劃破空氣,尖嘯著飛向了季平。

金輪這次飛來的速度奇快無比。

小白龍都難以躲避。

季平感受着飛來金輪磅礴的靈力,也知道這一招不好硬接。

當即靈力一催,碧波鐘的鍾影浮現。

而小白龍猛地一甩腦袋,張嘴就吐出了一口葵水雷。

葵水雷和金輪撞在了一起。

二者蘊含的驚人靈力引發了強烈的衝擊。

像是一陣強風刮拂。

周圍的樹木枝葉都被折斷。

金輪表面覆蓋的靈光被葵水雷轟碎,化作靈力碎片四濺。

一些碎片甚至打在了碧波鐘的鍾影,以及小白龍的覆龍鱗上。

老三見自己以精血祭器都沒有傷及對方分毫,頓時面色大變。

暗中朝老大傳音。

「老大,此人不好對付,如果再交惡恐怕會成為異數,不如任由其離去,先拿下小賤人再說。」

「我已經藉機再其身上灑下了定星蟲,此處距離青雲城不近,只要我們及時拿下賤人,還有機會追上去炮製此人!」

老大那邊還在圍攻黑袍女修,依然毫無進展,收到傳音后,先是面色一皺有些不喜,可略一思量就同意了老三的建議。

此時拿下面前的小賤人才是重中之重,放跑一個無關緊要的人並不是什麼要緊事。

很快,收到了老大迴音的老三收回了金色**。

只道了一句「你走吧」,就沒有再和季平多說什麼,直接轉身走向了老大,準備合圍女修。

季平的表情有些錯愕。

不知道對方是什麼意思。

不過他略一思量就知道對方這是忌憚自己的實力了。

能夠不插手這樁禍事,季平自然很願意。

當即就準備駕馭小白龍離開這是非之地。

原本糾結是否要伸出援手的念頭此時已經煙消雲散。

原有有二。

其一,黑袍女修實力驚人,並非一定要自己相助。

其二,這五個人的實力也都不俗,而且一看法器就知道來歷不簡單,不宜得罪。

至於對方先動手,自己就要大發雷霆將其滅殺乾淨這種事情,任何一個有理智的散修都做不出來。

作為散修出身的季平,自然不會做出這種傻事。

對方儘管動手,但連自己一根毛都沒傷到,就此作罷,並非不可。 「你說的話都奇奇怪怪的,算了,今天就先放過你,江枝,別忘了我們之間的交易。」

計信岩起身,準備離開,江枝卻一把抓住了計信岩的衣服。

「計信岩你先等等!我、我有話要跟你說!」

計信岩皺著眉,往江枝那邊又湊近了些,江枝單手擋著自己的嘴巴,小聲地說著話:「再近一點。」

再進就要貼在一起了,計信岩嫌棄地撇了撇嘴,但還是靠過去些。

江枝「哇」地一聲,一股腦地吐在了計信岩身上,那些污穢的東西讓計信岩一下退後了好幾步,「你有病啊!」

計信岩臉色剎那間變得嫌棄起來,迅速抽出茶几上的紙巾拚命地擦拭。

江枝趁著他無暇顧及自己,立刻沖了出去。

「江枝你給我站住!來人!給我追上去!」

誰會聽你的話站住?傻子才站住呢!

江枝一刻都沒有停下,衝出監禁自己的地方,就往馬路上跑,並試圖攔下計程車。

看她髒兮兮的樣子,路過好幾輛計程車卻沒有司機願意停下來,江枝一邊攔車一邊往後看,她很害怕後面計信岩的人追上來。

要是被追上,她想要再逃出來就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了。

剛剛計信岩想要走的時候,江枝在那一瞬間想到這個餿主意。

雖說不一定能逃脫成功,但是總是要搏一搏。

她被計信岩關起來已經好幾天了,計信岩不肯放她走,每天晚上還各種挑逗她,試圖從她嘴裡問出莫丞州的消息。

那種被噁心的感覺歷歷在目。

江枝又忍不住捂住嘴巴。

「小姑娘,你要去哪裡啊?」

終於有一輛計程車願意停下來,江枝什麼都沒說就趕緊上車,讓司機趕緊開走,等開出一段路的時候,江枝才告訴司機自己要去哪裡。

「小姑娘你這是怎麼了嘛?怎麼一個人大半夜的站在路邊,而且看起來那麼落魄的樣子?」

「我被人關起來了,身上沒錢,等一下到那個別墅區的時候還得麻煩你等一下,我去拿錢給您。」

司機笑呵呵的,讓江枝不要急,但是也沒有繼續搭話,想必是不想惹麻煩。

在回去的路上,江枝一直覺得惶惶不安。

除了被追捕的害怕,還有為什麼自己消失那麼多天,莫丞州都沒有發現,也沒有派人調查,以他的能力,應該很容易就能查到是計信岩做的。

只有不想救,才會這麼冷漠。

江枝苦笑了一聲,「得了吧,你又在自作多情了。你只不過是個身份不明的保姆,他怎麼可能會浪費那個時間精力來救你?」

莫家別墅書房。

莫丞州的眼神暗了下來,「悠悠,有什麼事情嗎?」

「有些工作上的事情想要找莫總說一下。」

剛剛進來的人不是別人,就是早上剛和莫丞州碰過面的屈悠悠,屈悠悠隨手把外套脫下,放在了桌上。

她還微微笑著,對莫丞州眨了眨眼,一個甜美的wink就這麼朝著莫丞州過來。

莫丞州直接轉過身,一本正經地讓屈悠悠這麼晚了先回去,還說:「以後下班時間之後有工作上的事情,直接打電話就行了,不用特地到我家裡來。」

「如果我說,不是工作上的事情呢?」

今天的屈悠悠,和平時很不一樣,平時的她總是會穿著得體端莊的衣服,從來不會這樣輕浮。

她先是從後面靠近莫丞州,她的手,搭在了莫丞州的肩膀上,慢悠悠地划動著,「丞州,你轉過頭來看看我,別這麼冷漠無情。」

「你到底有什麼事情找我?」莫丞州不耐煩地轉過椅子,面對屈悠悠。

沒想都屈悠悠順勢坐在了莫丞州的大腿上,一把鉤住莫丞州的脖子。

而後,把自己的頭髮撩到而後,露出鎖骨。

今天她穿的是一個一字肩的短衫,輕而易舉地露出了自己精緻的鎖骨,雪白的皮膚和烏黑的頭髮相互襯映,顯地格外美麗、媚人。

「悠悠,你在做什麼?」

莫丞州的眼神非常冷漠,但是屈悠悠卻視而不見。

她歪著頭,「我想讓你做你想做的事情。」

莫丞州一動不動。

屈悠悠自己開始動手,解開了自己衣服前胸的扣子,一顆一顆、不緊不慢地解開那些扣子,裡面的衣服也開始顯現出來。

房間里的曖昧氛圍高漲,兩個人四目相對。

「莫丞州!你快點幫我付一下計程車的錢!我好不容易逃出來了!」

江枝一把推開書房的門,臉色狼狽地看著面前相擁而坐的兩個人,臉上的神色從疲憊逐漸地變成尷尬。

這一幕似曾相識……

所有的曖昧的氣氛都被擊敗了,在場的每個人都很尷尬。

江枝往後退也不是,進也不是,她該怎麼辦才好。

「那個……我……」

屈悠悠從莫丞州身上下來,氣沖沖地拿起桌上自己的外套,直接離開。

江枝覺得現在屈悠悠心裡肯定是恨不得把自己千刀萬剮的,畢竟自己剛剛進來的時候剛好看見屈悠悠的衣服都快脫完了。

他們兩個的好事剛進行到一半,自己就這麼闖進來。

她剛逃脫計信岩的魔爪,有要進入另一個深淵了嗎!

江枝現在除了後悔,就是後悔,她甚至都不敢去看莫丞州的表情。

屈悠悠拿著衣服離開,經過江枝時,平靜地看了江枝一眼,江枝深深領會到那看似平靜的眼神里領會到殺意。

於是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會兒。

房間比剛剛更加沉默了,江枝硬著頭皮告訴莫丞州:「是司機送過我回來的,能不能給我點錢還一下車錢……我這個月工資還沒發……」

江枝咽了咽口水,偷偷看了莫丞州一眼。

「我已經跟王媽說了。」莫丞州沒有生氣,語氣也很平和,讓江枝有些摸不到頭腦。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