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不罷工,一切都好談。

樊雪也是暗暗鬆了一口氣,看向林晨的眼神,帶着一抹異樣。 還別說,這傢伙挺有兩下子的,剛來就幫她把局面穩住了。 只是…… 樊雪還沒鬆口氣,旁邊就來了一輛公車。 是市場監管部門的。 出了這麼大的事,他們肯定要過來追究事故責任的。 樊雪臉色一變,

樊雪也是暗暗鬆了一口氣,看向林晨的眼神,帶着一抹異樣。

還別說,這傢伙挺有兩下子的,剛來就幫她把局面穩住了。

只是……

樊雪還沒鬆口氣,旁邊就來了一輛公車。

是市場監管部門的。

出了這麼大的事,他們肯定要過來追究事故責任的。

樊雪臉色一變,趕緊過去跟制服人員交涉起來。

幾分鐘之後,她一臉苦澀地走過來。

「怎麼了?」

林晨皺着眉頭問道。

「工期整改。」

樊雪心情有些低落。

林晨忙輕聲安慰道:「沒事,整改也是一件好事,正好查清楚事故原因。」

「事故原因?」

樊雪愣了愣神,問道:「不是已經很明顯了嗎?就是材料質量問題。」

林晨搖了搖頭,「恐怕沒什麼簡單。」

「沒那麼簡單?」

樊雪蹙了蹙黛眉,一時半會沒明白什麼意思。

林晨沒有多解釋什麼,抬頭看去。

「這就是即將竣工的酒店?」

「對。」

「我之前跟你說的入股的事,就是這家酒店。」

樊雪伸出白皙的玉手,朝旁邊指了一下,「旁邊就是魔都人民醫院,那邊是一片寫字樓……」

「地鐵站口離這隻有一站地……」

「這個酒店的地理位置非常好,只要開業,就是吞金神獸。」

「到時候,你躺着也能掙到錢。」

林晨朝周圍看了看,也是不禁有些咂舌。

「這塊地王,得有不少錢吧?」

「也沒多少。」

樊雪淡定異常地道:「也就十來個億。」

林晨瞥了她一眼,「高級凡爾賽?」

「咯咯咯。」

被他這麼一擠兌,樊雪低落的心情,倒也緩解了不少。

林晨嘆了口氣,「走吧,陪我到處走走。」

兩人繞着工地轉了起來,樊雪一邊走,一邊介紹。

林晨皺着眉頭暗暗觀察著。

十幾分鐘后,他忽然臉色一變,盯着一塊水窪泥地。

「怎麼了?」

見他這副架勢,樊雪不由蹙緊了黛眉。

「沒什麼。」

林晨頭也不回地說了一句,彎下腰身,雙指插進了泥地里。

隨後皺着眉頭聞了聞。

「拿把鐵鍬過來。」

雖說不知道林晨要幹什麼,但樊雪還是朝着包工頭喊了一句。

「要鐵鍬幹什麼?樊總,您金枝玉體,可不能下地幹活啊,讓我……」

沒等他把話說完,樊雪就不耐煩地冷叱一聲,「費什麼話,讓你拿你就拿!」

包工頭嚇得臉色一白,哎呦呦的應了一聲,跑着去工具間拿了一把鐵鍬,遞給了林晨。

林晨在那水窪地尋摸半晌,把鐵鍬鏟在泥地里,用腳一踩。

鐵鍬沒入泥地之後,他手臂一發力,猛地揚起一蓬土來。

「林晨,你這是幹什麼呢?」

樊雪有些不明白了。

林晨沒有說話,埋頭幹活,一蓬蓬土被他揚了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等洞已經挖到一米多深,林晨忽然停下了動作,把鐵鍬放在旁邊,隨後跪伏在地上,用手往外捧土。

樊雪也跳了下去,不顧一身昂貴的衣服,幫他清理周邊的泥土。

很快,林晨動作一頓,從地里捧出一個髒兮兮的硬木盒子。

他用袖子把泥土擦乾淨,打眼一看。

「紅木……」

「做工還挺精細的……」

見到這東西,樊雪嚇得臉色慘白,猛地往後退了一步,差點要爬上坑洞。

這,這是什麼情況?

工地里怎麼會挖出來盒子呢?

而且,看這架勢,好像是骨灰盒啊!

她感覺後背一陣發冷,連忙問道:「林晨,這是你剛挖出來的?」

「對,就是這裏。」

林晨垂手指了一下。

「咕嚕……」

樊雪雪白的玉頸滑動一下,聲音有些顫抖地道:「不會吧……這工地下面,難道是墓地?」

「不然的話,怎麼會有骨灰盒呢?」

林晨雙瞳微微縮緊,「這裏面,裝的應該不是骨灰。」

「那,那是什麼?」

樊雪小心翼翼地問道。

包工頭在旁邊看着,也是有些瘮得慌。

這他娘的!

怪不得工地上接二連三出事,趕緊地下有髒東西啊!

「這紅木盒子上面,都有包漿了,看上去年頭不短。」

林晨說完之後,一手拿着盒子,另一隻手微微用力,便從坑洞裏躍了出去。

見狀,包工頭跟樊雪,都下意識躲得遠遠的,生怕沾染到什麼。

「你們離遠點,我把這東西打開看看。」

林晨擺了擺手。

「林晨,我看還是別打開了……」

「萬一再有什麼危險呢?」

樊雪緊蹙著眉頭,有些擔憂地道。

包工頭也跟着勸了兩句,光是看着這紅木盒子,他就感覺脊背發涼。

「沒事。」

「別忘了我還是個鑒定師。」

林晨淡定地笑了笑,朝着樊雪二人擺了擺手,待她們退到幾米外之後,這才放心的收回目光。

當然,他也不會拿自己小命開玩笑。

慎重期間,沒有用手去觸碰,而是用鐵鍬的尖頭,輕輕把那紅木盒子挑開。

看到裏面的東西之後,饒是以林晨的性子,也不禁臉色一變。

其中,竟是一塊完整的手骨!

每一塊都精密的銜接在一起,分毫不缺!

不遠處,樊雪和包工頭見盒子打開了,沒出什麼事,也都好奇地張望過來。

當見到那盒子裏的東西后,不由都嚇得臉色發白,險些叫出聲。 來的這些感情方面的專家,大師,學者……知道蕭何身份不一般,是中鐵商貿集團背後的大老闆,資產上萬億……

所以要是幫蕭何解決感情上的問題,蕭何一定會重金酬謝他們!

所以他們一個個才會爭先恐後跟蕭何說話,生怕蕭何記不住他們的樣子,從而沒法從蕭何這裡獲得豐厚的報酬!

蕭何腦袋都被他們吵大了,不得不大聲嘶吼:「一個一個的來,別在吵了,不然就把你們全部轟出去!」

看到蕭何發火,眾人這才安靜了下來!

隨即蕭何隨手指了一個人:「你叫什麼來著?對了,你叫沙瓊,你是戀愛分析專家,你先說!」

叫沙瓊的這個戀愛分析專家是一個戴眼鏡的斯文男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