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刻甩出刀刃沖向夢魘,既然你是遠程那麼乾脆就遠程對遠程,就看誰的準頭更好了。

何況....夢魘從始至終都沒有挪動過位置,說明是固定的。 因此秦昊的優勢巨大。 完全不是區區一個夢魘能比較。 鐺! 夢魘雖然射出一根箭矢抵擋住了刀刃,可是...令他絕對沒有是,這一把刀刃的後面居然藏着另外一把刀刃。 唰! -100!

何況….夢魘從始至終都沒有挪動過位置,說明是固定的。

因此秦昊的優勢巨大。

完全不是區區一個夢魘能比較。

鐺!

夢魘雖然射出一根箭矢抵擋住了刀刃,可是…令他絕對沒有是,這一把刀刃的後面居然藏着另外一把刀刃。

唰!

-100!

這把刀刃進入黑霧內,瞬間冒出傷害數字。

「強制傷害?」

秦昊瞪着眼珠子,可沒想到傷害居然那麼低,這才一百而已。

就算如今刀刃的強度已經逐漸跟不上步伐,但這傷害未免也太離譜了一些,不對勁…絕對的不對勁。

「啊啊啊啊啊啊!」

夢魘被擊中之後嘶吼狂叫:「我要殺了你!」

來了!

這次的箭矢不再是一根兩根三根的朝着秦昊衝來,而是….十幾根。

「有毒吧。」

秦昊暗自吐槽一句。

這夢魘居然從始至終都在藏,難道是在賭他衝上去輸出嘛。

幸好的是。

秦昊不算是完全沒有遠程攻擊手段,要是讓戰神1v1這個BOSS的話,恐怕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遍。

鐺!

鐺!

二者你射出箭矢,我丟出刀刃。

形勢頓時有種互相比拼火力的既視感。

….

「卧槽,這是什麼鬼。」

這時,在樓梯口出突然冒出了兩個個頭望着三樓的戰況,正是狂劍和戰王兩個人。

這一路上他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走過來的。

因為沒有幻的提示,所以他們並沒有從那個窗口爬階梯上來,而是攀爬完了整個夢魘魔堡的軀體才上來的。

結果上來一看,就望着秦昊和最中央的那團黑霧互相丟著箭矢刀刃。

「兄弟,你不給我們說說情況么?」

戰王望着身旁的精英怪。

「…..」

精英怪並沒有回答,視線依舊死死的在秦昊與夢魘之間。

得。

不回答就不回答嘛。

「咦,我哥呢?」

看了那麼久,戰王終於想起戰神應該是跟着秦昊一起的才對,可如今只看見了秦昊一個人,那麼意味着….戰神在中途死亡了,或者是被著團黑霧給弄死了。

「兄弟…節哀。」

狂劍在一旁滿臉惋惜的拍了拍戰王的肩膀。

「哀nm,又不是真死了。」

戰王一巴掌拍開狂劍的手,不怒反笑道:「那原本的分成豈不是要到我手上了?」

???

這一句話把狂劍雷到了。

「你們兄弟還真是團結啊,這就已經開始黑你老哥的裝備了嘛。」

「這你就不懂了吧。」

戰王一副笑呵呵解釋道:「我老哥那人你可別看他嚴肅的樣子,平日裏天天搶我東西。」

「四歲的時候…我心心念念已久買到的玩具,還沒半天就被他給搶走了,搶走就算了,結果等玩膩的時候居然直接拆掉了。」

「上小學那會,更別說了,我本來暗戀隔壁班的一個妹子,結果你猜怎麼着?」

「呃…被NTR了?」

「呸,我都沒泡到呢,怎麼能算NTR,是TM的他把這件事直接用廣播念出來了!」

說着說着戰王開始哽咽起來。

小學那幾年就是因為這件事情,導致他從來就沒有參加過什麼集體活動,這件事還一直在他的班級里流傳。

整個人都快自閉了。

「兄弟…這就是傳說中的坑弟么。」

狂劍嘆了口氣,居然開始同情起了他。

「後面…我問過我哥為什麼這樣做,結果他說『東西是要靠自己來爭取的,而不是別人施捨。』」

聽聞,狂劍先是一愣,然後越琢磨越不對。

這話聽的跟之前說的故事好像是兩碼事吧,這其中有半毛錢的關係嘛?

「你也覺的是吧,真TM的是個畜生,所以…這一次的機會終於到我手上了,啊哈哈哈哈!」

戰王大笑起來。

笑的聲音讓正在戰鬥的秦昊都聽見了。

戰鬥任在繼續,這期間秦昊為了保證攻擊的命中率,基本每次攻擊都是甩出三把刀刃,這樣最少有一次能夠攻擊中目標。

但夢魘也不差,每一次射出的箭矢都能讓秦昊被迫移動。

甚至好幾次封閉住路線,險些讓秦昊殞命於此。

秦昊目前共攻擊命中了夢魘7次,就是700的輸出傷害,按照原本的估算,夢魘生命值不會太高。

也就是說….他最多只有1000點生命值。

還差三次攻擊命中。

唰!

唰!

一次抓住間隙,秦昊甩出三把刀刃,竟然命中了兩把,這種意外驚喜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居然那麼容易。

「夠了!」

夢魘痛哭的嘶吼著。

瞬間,原本的黑霧瞬間開始凝固,變成無數根箭矢,朝着四面八方爆射出去。

無死角範圍攻擊!?

秦昊瞪着眼珠子,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沖向距離差不多三米的樓梯口。

咻!

咻!

咻!

咻!

….

箭矢猶如雨水一般在整個三樓內爆射,箭矢砸在牆壁之上,直接淹沒半根的部位,這其中的力量讓人驚嘆。

「卧槽,這貨那麼猛?」

望着大口大口喘氣的秦昊,狂劍不由感嘆道。

還是第一次看見大神那麼狼狽,居然都被逼着大喘氣了,那傢伙看來可不簡單。

這種攻擊力加上無死角範圍的攻擊。

也就是有個斜角度的樓梯口能夠躲避,不然就算秦昊的反應在快,也得將這條命交代在這裏。

但是…

這一次的瘋狂雖然無法讓秦昊抵擋,可這也意味着是夢魘最後的瘋狂。

。而在張文身旁的袁一峰,看著張文那彷彿被震撼得有些神遊的神情。

心中對於自己的判斷,卻也是再次加深。

對於張文是姦細的疑慮,再次消減一分。

大部分姦細,可都是經過精心訓練。

不單止見多識廣,知識儲備量驚人。

更是意志堅定,時刻保持著冷靜。

而且

《我的細胞好像要造反》第122章南劍九樓。 看著三個人還在蟲堆里,沈一本想在背包里找找出幾個火摺子,可沒想到找了半天一個沒有了,陳憐就更不用看了,她現在整個人都神情都有些恍惚,而且她的包里都是一些食用物品。

「沒辦法了。」說著沈一脫下衣服點燃,然後扔到了蟲堆里,頓時發出了一陣噼里啪啦的爆炸聲,而這時蟲堆也被火焰吞噬出了一個缺口,沈一本想進去將幾人拉出來,但是無奈那些蟲子速度太快,沒等他反應的就再次沖了過來,而這時被蟲堆包圍住的三個也都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沈一看著這個情況心裡也是焦急萬分,於是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衝進蟲堆,一腳將幾個沖在最前面的蟲子踩死,然後順勢一把將小七拉飛出來,那些蟲子見狀,攻擊也更加猛烈,沈一一低頭就發現身上有將近十多個蟲子在撕咬著身體,一股刺痛並且灼燒的感覺瞬間傳遍全身,但是沈一來不及顧得上自己,眼前的余量已經快被蟲子團團圍住,身上密密麻麻的有幾十個蟲子在不斷的撕咬著,只聽余量的聲音越來越小,沈一的心裡頓時慌了起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