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陸盡歡與了念現在並沒有時間回答他,那隻「掉臉怪」的兩隻手是朝著他們兩人過來的。 看來是只十分記仇的妖獸。 「阿彌陀佛。」 了悟雙手合十,平靜念了句佛號,將方才擊出的那顆念珠收回。 下一刻,手串再次飛出六顆念珠,一字排開,金光閃爍,他嘴唇微張,好似在念著什

然而,陸盡歡與了念現在並沒有時間回答他,那隻「掉臉怪」的兩隻手是朝著他們兩人過來的。

看來是只十分記仇的妖獸。

「阿彌陀佛。」

了悟雙手合十,平靜念了句佛號,將方才擊出的那顆念珠收回。

下一刻,手串再次飛出六顆念珠,一字排開,金光閃爍,他嘴唇微張,好似在念著什麼梵語,念珠從一字排開又迅速變成一個圓形,彷彿一朵綻放的金蓮。

金蓮轉瞬便疾如閃電地穿透「掉臉怪」襲擊而來的手,念珠並未染上半分血跡,那隻被穿透的手卻溢出鮮血,泛著腥味。

「掉臉怪」吃痛地收回被念珠擊傷的手,另一隻卻依舊向著陸盡歡襲去。

碎星劍載著他們三人,陸盡歡手中並無劍,只有一把匕首,她面色卻並無慌意,艷烈的眉眼閃過一道冷冽,面色陡然轉為冷厲,手中攥緊匕首,腕上力道加重,刀鋒銀白,鋒利如風,裹挾著能夠劈開一切的寒意,高高揚起,猛地在襲擊而來的那隻手的手掌之處,狠狠斬下。

鮮血四濺,匕首沾血。

陸盡歡手握著鮮血滴淌的匕首,平穩又冰涼的神情令她此刻猶如殺神。

一次又一次的逮獵物不成,反倒是自己每次都被獵物傷到,這讓「掉臉怪」極為憤怒與難受,它低聲嘶吼了聲,只有一張大嘴的白臉死死對著半空中陸盡歡三人的方向。

它微躬著腰,好似蟄伏的野獸,尖利牙齒齜了齜,仰天長嘯了一聲,短促,刺耳。

這時,河流中的水劇烈晃動起來,不斷往外冒著氣泡,隨即好幾道水柱徒然矗立而起,不斷交匯,凝成一條巨大的水蛇,蛇口大張,帶著鋪天蓋地的凶煞湧來,彷彿要將一切獵物悉數給吞噬殆盡。

「靠!要先撤了!」

陸盡歡向後仰去,躲過水蛇的攻擊。

同時也讓了念、寧郃兩人與她一樣,彎下腰身,從一個十分刁鑽的角度御劍遠離河流的位置處。

水蛇攻擊落空,不甘地甩動了幾下,想再度襲擊而去,可獵物卻跑了。

陸盡歡他們倒是沒有跑多遠,只是回到了先前躲避的草叢中。

因為這隻妖獸的原因,他們只能如同鬼打牆一樣在原地打轉。

即便想先溜為上,也沒有辦法。

不過……

方才她與了念攻擊那「掉臉怪」時,發現了它無論如何都沒有離開過水中。

如果這樣的話,要麼是因為它只是逗著他們玩,並沒有準備下死手的意思,因為並不需要離開水中;要麼就是它不能離開水中,若是離開水中實力肯定大打折扣,或者變得虛弱。

從剛剛它一波又一波的攻擊,顯然是想直接讓他們嗝屁,被他們還擊后,更是十分憤怒,這明顯更偏向於第二個原因——

這隻妖獸並不能離開水中!

陸盡歡蹙眉看向在水中探來探去,不斷扭動的水蛇,諸多念頭閃過,那「掉臉怪」可以操控水,在水中是它的主場。

而在水中根本不利於他們,令他們受限頗多,時間短還好,時間越長,他們體力愈差,若是被妖獸給拉進水底,情況就更糟糕了。

那麼,如今的辦法只有兩個——

其一是想辦法將「掉臉怪」給引出水中,不說它會不會實力大減,但在陸地上他們確實更具優勢;其二則是,用最短的時間在水中將它給解決掉。

——

陸盡歡思至此,眉目一斂,將自己的猜測感知了身旁的了念、寧郃。

了念聞言,眉眼低垂,撥動著手中的念珠,心中亦同時在思考著。

寧郃這貨是[動腦的事交給你,躲在背後的事交給我],因而一聽陸盡歡所言,當即小雞啄米似的點頭:「對對對,歡歡說得有道理啊,不愧是你,辦法小天才。」

陸盡歡:「……」

寧郃不靠譜的程度超乎了她的想象,東一榔頭西一棒,凈會瞎幾把扯淡。

冷靜,生氣是給魔鬼讓路。

了念稍作思考後,抬眼問道:「不知陸施主可有什麼辦法將這妖獸引出水中?」

陸盡歡搖了搖頭:「我並無頭緒,了念師兄是否想到了辦法?」

了念雙掌合十:「貧僧只是覺得想要引這妖獸出水不易,若是在水中與之速戰速決的話,或許把握會大上一些。」

聞言,陸盡歡微蹙了蹙眉,水裡是這隻妖獸的主場,而先前與這妖獸……姑且稱得上試探的攻擊,妖獸的修為明顯是要高於他們三個,若是想在水中快穩准地解決掉它,怕是也比較難。

想到這,陸盡歡在心底嘆了口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好喜歡呀!

抬手在他鼻尖上點了一下,陸細辛神色淡然,悠然的語聲中,卻帶著不動聲色的矜傲。

「別擔心,他們傷害不了我的。」

微博粉絲算什麼,再多也不過是依賴平台。

被限定在一個框架中。

陸父陸母想用輿論逼迫,但陸細辛根本就不需要跟他們打輿論戰。

她也不喜歡把自己的身世隱私暴露給大眾,讓別人指指點點。

大眾只需要知道她叫陸細辛,研究了什麼成果,獲得了什麼獎項就夠了。

至於身世這些……

陸細辛勾了勾唇,眸光瀉出一抹冷意,語氣淡薄得彷彿十月的冷風:「誰說我是陸家的女兒了?我跟陸志弘、趙敏儀他們沒有半分關係。」

以前,是她對陸家心有眷戀,渴|望父母親情,所以他們才能拿到她的資料找到她,並利用這些威脅桎梏她。

而現在,她對陸家冷了心,那他們就再也無法轄制她。

陸家那些人根本就沒搞懂一件事,她想認陸家時,他們才是她的親人;她不想認陸家了,那他們就什麼也不是,休想跟她扯上絲毫關係。

以後,無論她的未來如何,她獲得多大的成就,她的資料上,親人只有一個,就是古澤。

至於陸家那些人,任何人都和她無關。

沈嘉曜徹底震在那,半天沒回神。

陸細辛眨眨眼睛,覺得這個樣子的沈嘉曜好可愛。

便抬了抬手指,勾起他稜角分明的下頜,低聲:「有我在,以後也沒人能傷害得到你。」

沈嘉曜:「……」

真是好措不及防啊。

這就是傳說中的霸道總裁嗎?

那他呢,化身小嬌夫了么?要不要嚶嚶嚶?

——

陸母接到陸父被逮捕的消息,整個人彷彿失去了主心骨,驚慌失措。

趙家人不放心她,趙老爺子趙老夫人以及趙敏瑤都跟了過去。

到了陸家,此時一片冷寂。

傭人都屏聲靜氣,恨不得縮成一團。

陸老爺子坐在客廳,彷彿一瞬間,老了幾十歲。

趙老爺子看到后,整個人都驚住了,半天說不出話。

「到底出了什麼事?志弘怎麼會泄漏機密么,是不是誤會?」趙老爺子蹙眉。

這件事太扯了,陸志弘怎麼會泄漏國家|機密,絕對不可能。

「還有雅晴,怎麼會被人舉報呢,爸,你找人問過沒有?」陸母神色著急。

陸老爺子慢慢抬眸,看了陸母一眼,眸光幽深,十分複雜。

陸母怔了一下。

不知為何,她有些懼怕陸老爺子的目光,下意識扯了扯母親袖口。

趙老夫人將女兒護在身後,神情不渝:「親家,志弘出了事,我知道你現在心情不好,但也不能拿我們趙家的人出氣。」

「呵。」陸老爺子冷笑,「你們趙家的人?好一個你們趙家的人,既然是你們趙家的,就趕緊領走吧,我們陸家廟小不敢留!」

這是怎麼了?

趙老夫人原本神色是不渝的,不高興陸老爺子拿陸母撒氣,但聽到這句話,臉上的神情瞬間僵住了。

趙老爺子也跟著抬眸,眼中震驚莫名。

趙陸兩家聯姻多年,關係一直處的不錯,這還是陸老爺子第一次這麼不給面子。

趙老爺子眉心緊鎖。

看來,陸志弘是真的出事了!

而且,事還不小! 第2980章

小九本就因為洪寧寧的行為氣極了,現在又見她還在狡辯。

她當即不滿的罵道:「洪寧寧你夠了沒有?事實如何,現在已經非常明顯了,你還敢狡辯!」

「是不是一定要把你扭送到警察局,讓警察親自審你,你才肯說實話?」

「你給我閉嘴!」洪寧寧瘋狂的喊道,「就是你!是你跟這個賤女人一起聯合起來陷害我的,是你們!你們不得好死!」

「你……」

小九怒極,想再罵回去,但慕安安卻又一次示意她冷靜下來。

慕安安淡定的說道:「既然聽錄音不能讓你看清現實。那不如,來看一段小視頻?」

小視頻?

洪寧寧臉色白了白。

緊接着,就見慕安安打了個響指。

這家店的經理便送上來一個ipad。

當着慕安安和洪寧寧的面,點開了攝像頭畫面。

畫面中顯示的,正是洪寧寧拿了一疊錢,砸在導購面前。

隨後,她們二人一前一後離開。

再進來時,便是換上了導購服裝的洪寧寧。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