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

船長眼睛一亮,笑呵呵的說道。 「都有信息網路了?」 那些船員們都略顯驚訝,因為平常宇宙歷史上,發現的土著星球,大多都很落後。 不過也都沒有在意,畢竟就是有也是屬於初期階段,帶來的作用或許就是可以讓他們更好的了解這顆星球吧? 江亦琛將她一路抱到醫院,做了X光檢查。好

船長眼睛一亮,笑呵呵的說道。

「都有信息網路了?」

那些船員們都略顯驚訝,因為平常宇宙歷史上,發現的土著星球,大多都很落後。

不過也都沒有在意,畢竟就是有也是屬於初期階段,帶來的作用或許就是可以讓他們更好的了解這顆星球吧? 江亦琛將她一路抱到醫院,做了X光檢查。好在只是輕微扭傷而已,並沒有傷到骨頭。

醫生給她上藥的時候,顧念疼得厲害,將臉轉向一邊,緊緊咬著牙。

就在這個時候顧念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拿過來一看,是洛涵打過來的。

顧念接起電話,洛涵的聲音從那邊傳過來:「顧念,有人跟我說你摔倒了,你現在在哪呢?」

「我在醫院呢。」

「啊?你沒事吧,有沒有很嚴重?」

顧念搖搖頭:「沒事,就是腳扭傷了。現在在上藥。」

洛涵看了眼時間說:「酒會還有一會兒要結束,你在哪家醫院啊,我過來送你回家,你扭傷了肯定沒辦法一個人回家。」

顧念握緊了手機,想了想說:「我在師大附屬醫院。」

洛涵說了一句ok,我馬上過來。

在顧念和洛涵通話的時候,江亦琛就站在一旁聽著,洛涵因為在酒會,身邊有點嘈雜,所以他用了很大的聲音通話,江亦琛這邊全部能聽到。

他的眉頭輕微皺了一下,然後便舒展了開來。

這邊,顧念也上完葯了,她的左腳腫著,高跟鞋也不能穿,因為想著洛涵等會兒要來接她,所以就坐在那裡準備等洛涵過來。

江亦琛等醫生走了之後,問道:「要回去嗎?我送你?」

顧念淡淡道:「不用了,有人會來接我。」

江亦琛輕輕笑了:「男朋友嗎?」

顧念轉過臉看他,微微一笑,點頭:「是啊!」

那笑容似乎帶著一抹……甜蜜,落在江亦琛的眼裡面像是一根細小的刺,準確而又快速的扎進了他的心臟裡面,一開始倒是沒有太多的疼痛,等到回味過來的時候,扯起了一陣細細密密難以言喻的痛意。

然後他扯起唇角淡淡笑了:「挺好。」

他還是那樣的喜怒不形於色,還是那樣讓人猜不透心思,但是顧念早已經不是以前的她,所以她犯不著累著自己去猜他的心思,只不過她拿起手機準備看消息的時候,鈴聲又響了起來。

洛涵打來的,他說他那Boss突然有事情要他留下來,可能會到很晚,而且他也喝了酒,恐怕不能來接她了。

顧念只好說:「沒關係,我也不是很嚴重,可以自己打車回去,你喝了酒小心點,記得找代駕,別自己開車。」

她掛了電話,江亦琛目光淡淡望過來說:「現在十一點了,這邊打不到車,地鐵和公交也停了。」

顧念抬眼看著他,唇瓣抿了起來。

兩人僵持了一會兒,最後江亦琛蹲下身子對她說:「顧念,我知道你不想見到我,我也知道你不想和我說話,更知道你願意接受我的幫助,但是怎麼說呢?」他停頓了一會,語氣平和而又淡然:「你受傷了需要別人,而我就在這。你就當是出自一個陌生人的善意,嗯?」

三十二歲的他,愈發的成熟和平和,少了當年些許的戾氣和犀利,說出的每一句話都是極為有道理讓人無法反駁。

歲月真是厚待他啊,沒有在他的臉上留下一絲一毫的痕迹,他還是那樣的英挺俊朗,隨便一個笑容就能迷死一大片小姑娘,顧念想起洛涵說他們公司很多剛入職的小姑娘都是江亦琛的迷妹,她不由得想笑。

…………

在車上的時候,沒等顧念開口,江亦琛就已經準確無誤報出了顧念所住小區的名字。

顧念用餘光望過去,他的神情依舊是平和沒有波瀾的。

江亦琛似乎捕捉到了她的目光,轉過臉來對她說:「這幾天最好不要隨意走動,要按時上藥。」

顧念壓抑住內心翻湧出來的一系列情緒,聲音冰冷:「知道。」

「你以後見到我不用慌張,更不用跑,我又不會對你做什麼?」他難得溫柔一笑,似乎在笑她的慌不擇路。

是啊,顧念心想彼此擦肩而過就當做陌生人一樣其實就可以了,可是那個時候她還是慌了神,腦海中一片空白,所以才讓自己摔下了台階,出盡了洋相。

兩個人一路無話,江亦琛本來不是話多的人,在顧念的冷漠面前倒是顯得有點話多了,而且落在開車的司機耳裡面,他覺得江總純粹就是強撩妹子,和妹子在尬聊,他都想湊到江總面前說:「啊喂,這樣撩是撩不到的呀,註定會單身的。」

比如沉默了很久,江總突然問。

「你現在在培訓中心當美術老師是嗎?」

「嗯。」顧念的態度並不是很熱切,說話也是疏離的。

「和孩子打交道總歸是單純些。」他又說。

孩子兩個字觸及到了顧念有些敏感的神經,她心沒有來地一陣揪緊,手腳開始發涼,然後她說:「麻煩到前面路口停下。」

司機有些為難。

江亦琛淡淡道:「停下吧。」

等到司機停車之後,江亦琛下車,朝她伸手說:「我抱你上去。」

顧念:「……」

他就那樣站在那裡,出口被擋住,顧念根本下不了車,最後她被江亦琛從車內撈出來,抱在懷裡面,他問她:「你住哪一幢?」

顧念輕呵一聲:「你不知道?」

「我沒來過,真不知道。」男人的模樣很是誠懇,看起來似乎是真的不知道。

顧念別過臉:「7幢501!」

她住的小區是老舊的90年代建造的小區,並沒有電梯,但是好在小區內綠化環境都挺好的,江亦琛一路抱著她上了五樓,然後在她家門口,將她放了下來。

顧念並沒有立即拿出鑰匙開門,她在等他走,他不走,她就不會開門,四年吃過的虧,如今不會再吃一次。

江亦琛何等聰明的人,明白她這點心思,知道她防備著自己,而且那防備幾乎是不加掩飾的,以前還會多少給點面子,現如今,真是半分面子也不給,他心裡有點膈應,整理了一下襯衫的褶皺說:「我走了。」

顧念:「嗯。」

轉身的那一剎那,男人似乎有些不甘心,所以停頓了會還是問出口:「你沒話和我說嗎?」

顧念轉動鑰匙的動作停在了那裡。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楊禕被建設大型村莊的花費嚇了一跳。

目前棘齒鎮中賺錢的項目不少,但是花費同樣也不少,不論是購買戰鬥魚人的武器裝備、建築所需的木材、培訓生活職業需要耗費的各種材料等等都需要投入大量的金幣。

棘齒鎮目前只有一百多枚的金幣,這其中一部分還要留著以備不時之需。

楊禕苦惱萬分,此時幾個開拓者走了過來,他們是聖劍騎士團的人。

聖劍騎士團的人發現棘齒鎮的幾百個戰鬥魚人突然離開了鎮子,於是他們隨後跟了過來。

一個青年向楊禕走來,這人走路內八字,稚嫩的臉上還掛在靦腆的微笑,這人是聖劍騎士團的團長。

聖劍騎士團的團長在艾澤拉斯世界的名字很搞怪,叫「一個聖劍騎士」。

一個聖劍騎士身材消瘦,看起來好像發育不良,楊禕一直懷疑這傢伙還未成年。

「魚人鎮長哥哥,你們棘齒魚人這是要在死水綠洲建立新的村子?」聖劍騎士團的團長一臉賤笑地向楊禕問道。

這一聲「魚人鎮長哥哥」,聽地楊禕直哆嗦。

楊禕沒有回答,他疑惑地看向這個給自己取名一個聖劍騎士的青年。

和聖劍騎士團的其他成員一樣,這人看起來還像個中學生,楊禕聽說這個聖劍騎士團的主要成員就是幾個一個班的中學同學。

「是這樣的,如果你們棘齒魚人想要在這裡建設村子,我們聖劍騎士團想要投點錢,到時候村子建好后給我們一間房子。」一個聖劍騎士臉上陪著笑,還扭捏著搓著雙手,小心翼翼地說道。

「給你們一間房子?」楊禕的腦子一時轉不過彎了,他思考了一會兒后才恍然大悟。

開拓者目前的一大難題就是沒有可以保障安全下線的地方。

開拓者是要上下線的,下線後身體可不會消失,在不能保障安全的情況下下線是很危險的一件事情,所以這個聖劍騎士團的團長才想著要向魚人村買一間房子。

這不僅是一間房子而已,更重要的是房子在魚人村中,這就有了足夠的安全保障。

「投錢?開拓者有錢,不如讓開拓者投資,這樣就能迅速把死水綠洲的駐地建起來了。但是開拓者不好管理,需要有強大的實力來維護治安,這可怎麼辦?」

楊禕受到一個聖劍騎士啟發剛想到從開拓者那裡集資建造死水綠洲的駐地,但是一想到開拓者不受魚人管理的情形他就又想放棄。

楊禕正想要拒絕一個聖劍騎士,這時他他的目光觸及了遠處湖泊邊的兩個牛頭人。

牛頭人算得上艾澤拉斯世界中愛好和平的種族,但是面對兩個健壯的牛頭人,附近的開拓者還是和他們保持著距離,不敢打擾了兩個牛頭人的談話。

「對了,可以想辦法把牛頭人也拉進來一起合作,到時候讓牛頭人來鎮壓搗亂的開拓者就行了。」

楊禕頓覺豁然開朗,棘齒鎮有各種生活職業的魚人,開拓者出錢投資,然後讓牛頭人派一些實力強大的戰士來維護治安,這似乎是不錯的主意。

「死水綠洲對於棘齒鎮來說最重要的是不能落入對棘齒鎮魚人有敵意的勢力手中,部落的獸人雖然注重榮耀,信守承諾,但是他們極具擴張慾望,攻擊性太強。牛頭人善良又崇尚和平,而且牛頭人酋長的兒子貝恩·血蹄和棘齒鎮的魚人關係也很不錯。」

「再說,這死水綠洲不是棘齒鎮的魚人偷來搶來的,只要棘齒鎮的魚人和牛頭人一起合作在死水綠洲建駐地,那麼同屬於部落陣營的獸人人怎麼說也不好意思來硬搶。科卡爾半人馬更是牛頭人的死敵,牛頭人可以幫忙對抗半人馬。」

楊禕越分析越覺得這個主意很不錯,到時候棘齒鎮通往內陸的通道受到保護,獸人不能來向牛頭人要死水綠洲,而且還有牛頭人一起抵抗科卡爾半人馬。還有開拓者,他們要是有利益在此的話也會來保護的。

「死水綠洲建設駐地的事情大家都出點人力物力,各自都有好處,有錢大家一起賺,這真是三全其美啊。」

楊禕做了決定,他回過神來后才發現聖劍騎士團團長一個聖劍騎士還在撲閃撲閃著小眼睛巴巴地等著他的回答。

「嗯,你們聖劍騎士團打算投多少錢?」楊禕問道。

「不知道這個村子打算建成什麼規模?」

「大概打算直接建一座大型村莊吧。」楊禕回答道。

「直接建大型村莊!?」一個聖劍騎士驚得下巴差點垮掉,這可是大手筆啊。「我們沒有那麼多錢,投多少錢的問題,我們還需要考慮一下。」

「嗯,你現在都已經在我們棘齒魚人的尊敬名單里了,而且又是第一個提出來投資的,投錢肯定有你們聖劍騎士團的位置。」楊禕保證道。

「魚人鎮長哥哥,那就太感謝了。」

一個聖劍騎士感激涕零,作勢要撲過來抱魚人鎮長的大腿,楊禕趕緊揮手把人趕走。

不管以後死水綠洲的魚人村要如何建設,首先得完成這死水綠洲的佔領任務。

還好楊禕之前問過老瞎眼關於佔領據點的問題,並且在出發前就做好了準備。

楊禕找來棘齒鎮的魚人伏擊者小隊長斯哇特,讓他把準備好的東西搬了出來。

這是十幾面旗幟,旗幟的主材是用染料染成天藍色的絲綢,上面畫著一個白色的蚌殼盾牌,盾牌後面是兩把交叉的魚叉。

這是代表著棘齒魚人的旗幟。

楊禕需要用棘齒魚人的旗幟在死水綠洲各處插上,而這跑腿的任務就交個了魚人伏擊者。

果然老瞎眼說的沒錯,當死水綠洲各地插上棘齒魚人旗幟,過了一段時間后楊禕就聽到了佔領死水綠洲的任務完成的聲音。

完成死水綠洲的佔領任務后,楊禕選擇【產卵之地建設圖紙:小鎮1級】作為獎勵,然後他進行的抽獎。

Newer Post
Older Post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