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細辛指尖敲了敲桌子,輕嘆口氣:「白芷姐,你有沒有想過一件事。」

「什麼?」白芷偏頭。 陸細辛:「你說過,那些大人物是來求醫的,那老人為何要帶小孫女呢?過去dao亂的么?難道醫生進手術室可以帶孩子?」 白芷被問得愣住了。 「你也說過,老人是神醫,不會做沒意義的事,那他為何要帶小孫女呢?」說到這,陸細辛伸出一根手指,「只有一種理由說得通

「什麼?」白芷偏頭。

陸細辛:「你說過,那些大人物是來求醫的,那老人為何要帶小孫女呢?過去dao亂的么?難道醫生進手術室可以帶孩子?」

白芷被問得愣住了。

「你也說過,老人是神醫,不會做沒意義的事,那他為何要帶小孫女呢?」說到這,陸細辛伸出一根手指,「只有一種理由說得通,小孫女是作為他的助手出現。」

「不可能!」白芷驚呼,「小孫女年紀很小,才十幾歲,怎麼做助手?」

陸細辛語氣淡淡,反問回去:「那神醫治病,為何會帶個孩子?白芷姐,你是成年人,應該知道,誰會在別人生病的時候去結交人脈,瘋了么?

比如你,生了病疼痛難忍,然後有人帶了個小孩子過來,跟你誇這個小孩子多麼可愛,多麼機靈,這種時刻,你會喜歡這個孩子么?」

白芷渾身劇烈顫,抖,彷彿遭受了巨大打擊,一直搖頭,喃喃自語:「不可能,不可能的。」

「還有個疑點。」陸細辛繼續,「你說過,那些都是大人物,是業界精英。這類人智商都很高,不可能只憑個人喜好就胡亂行事,他們拒絕大孫女,而喜歡小孫女,定然是有原因的。」

說到這,陸細辛頓了頓,說出自己的想法:「其實我覺得,大孫女不要把心思都放到小孫女身上,這樣心態很容易失衡的。

她應該關注自己,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為什麼要糾結那些大人物呢?如果她醫術高,成為神醫,自己就會變成大人物。

何必去結交別人,讓別人都來結交她不好么?」

陸細辛其實不太能理解大孫女這類人,爺爺是神醫,多好的資源啊。

如果她是大孫女,肯定努力學醫術,讓自己變成神醫。

這樣,那些大人物就會主動來結交她。

多好啊!

與其上趕着去結交別人,祈求別人的喜歡,為何不努力提升自己,讓別人來祈求自己的喜歡?

最後,陸細辛誠實的說出自己的想法:「我不喜歡結交大人物,我喜歡自己變成大人物。」

白芷已經說不出話,呆呆傻傻,失魂落魄。

直接逃也似的離開,一句話都沒說。

——

陸家一家人晚上回來的時候,臉蛋都紅紅的,興奮得不得了。

雖然他們這趟出去見大官是假的,但是白芷也給了他們切實好處。

有一個繪畫協會舉辦的小型比賽。 真的只是個夢嗎?

我心中十分疑惑,卻沒有說出來。

「好了,別想那麼多,下去吃點東西吧。」

孫潔輕輕碰了碰我的雙手,之後站起來走到了一邊。

我看了一眼時間,現在已經中午十二點了。

今天太陽燦爛,但是一點都不熱,反而風很大,有點冷。

我去洗了把臉,看着鏡子裏面色蒼白掛着兩個大大的黑眼圈的自己,無奈地嘆了口氣。

短短几天都把我折磨成什麼樣子了?

洗漱完之後我們兩個一起下了一樓,老闆娘正在看電視嗑瓜子,看到我們來了微微一笑。

「怎麼樣,昨晚睡的好嗎?」

我搖了搖頭,誠實地說。

「不怎麼好,一直有人在敲門。」

老闆娘嗑瓜子的動作一頓,從表情上倒看不出來什麼。

「……這樣啊,你們只要不開門就好了,沒事的。」

這話說的讓人生氣卻又無可奈何。

「還不能給我們換房嗎?」

我問老闆娘,其實我並不是真的要換房,現在我還不想換房,因為只有那個房間可以看到邪上村。

這麼一說我只是想確定,老闆娘是故意讓我們住進那間房間的。

昨天我還聽到有個女人來住房,那說明還有其他房間可以用。

按照老闆娘這麼怕有人得知了她的秘密的態度,實際上再怎麼樣也不應該讓那間房子住人才對。

老闆娘露出了一個歉意的笑來。

「不好意思,還是調轉不開,麻煩你們再忍耐一下。」

我抱怨了一聲。

「好吧,我們都快要退房走人了還沒安排住進新的房間。」

老闆娘對我微微低了低腦袋。

「十分不好意思。」

我也沒有多說什麼,和孫潔一塊兒出去吃飯了。

在外面吃了點東西我才算活了過來,孫潔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我。

「今天晚上我們怎麼辦?」

是啊,今天晚上怎麼辦?我扯了張紙巾擦了擦嘴,表情逐漸變的微妙起來。

「實在不行,在門上多貼幾張符紙試試?」

孫潔嚴肅地搖了搖腦袋。

「不行,那些符紙很有可能對她不起作用,只是浪費而已。」

好像也是這麼一回事,我嘆了口氣。

「那該怎麼辦?」

孫潔突然握住了我的手,十分認真地說道。

「不如我們打開對面的房間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我一愣,一時間也沒有說話。

孫潔定定地看着我,繼續說道。

「如果不從根源上解決問題的話,我們以後每天晚上都要提心弔膽,生怕那個邪魅又來敲門。」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我還是有點猶豫。

本來發生這種事情我們只要換個旅館就行了,可是現在只有那個房間可以看到邪上村,而且也離邪上村最近,一下子就不太好走了。

我現在只想走保守路線,盡量避免和法器無關的事情,但是現在看來這個想法有些天真了。

做不到啊,我嘆了口氣,撐著下頜想着這件事沉默了一會兒。

孫潔也沒有催促我,只是安安靜靜地看着。

最後我嘆了聲氣,對她點點頭。

「沒辦法,這是她逼着我們去打開對面房間的。」

孫潔對我笑了笑,喜悅地眨了眨撲閃撲閃的長睫毛,大眼睛圓溜溜帶着笑意地看着我。

「那我們什麼時候打開門?」

我付了錢,和孫潔在縣城裏漫無目的地走着,這個地方的確不大,走幾天也就熟悉了。

「既然決定要打開,那就沒必要拖了,越拖越麻煩,就今天晚上,我們九點左右把門打開。」

「那個不太正常的老闆娘很可能是從對面房間里出來的,所以我們進去有一定的危險性,把能帶的都先帶上。」

孫潔遲疑了一下想說點什麼,最後還是點了點頭。

我知道她的意思,說道。

「該用就用,去了福天山肯定還有別的辦法,要是因為捨不得用法器結果在一個小小的旅館里折了,那就不值當了。」

孫潔重重點點頭,對我淡淡一笑。

「我知道了。」

既然決定好了,我們溜達了一會兒消消食,很快就回了旅館去。

也不用額外準備什麼,該準備的早就都準備好了。

到了旅館內老闆娘不在,而熊之林正在往下走。

他也是一臉沒睡好的樣子,看到我們之後愣了一下。

「你……」

我看了他一眼,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

熊之林十分糾結,撓了撓頭,最後還是問道。

「你紙上寫的到底是什麼意思?我研究了一晚上都沒看懂,邪上村是什麼?」

孫潔先開了口。

「我們可以告訴你,但是今天晚上需要你幫我們一個小忙。」

熊之林警惕地看着她,不情願地問。

「什麼忙?太危險我可干不來。」

孫潔笑了笑,眼眸一彎。

「放心,也不是很危險。」

「你知道走廊盡頭的角落裏有一個房間是禁止打開的嗎?」

他一愣,老實地搖了搖頭。

「不知道,我不太關注旅館里的事情。」

我們兩個對視一眼,孫潔繼續說。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