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曲江這麼問,李老伯嘆了口氣道:「可惜他們村那風景好唄!聽說那崔家的崔禮途徑牛尾村,被那美景所吸引,所以花錢將整個牛尾村給強買了下來。」

「李老伯,可是那崔家錢給的不夠?」 「哼,那崔禮也就是說說,他要是真肯給錢哪會鬧出這麼多人命!那崔禮說白了就是明搶,整整一村的土地才肯出價一貫錢!」 該死! 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曲江覺得光是那血脈詛咒的懲罰,實在是有些輕了。 如有機會,曲江不介意將那崔禮的魂魄拘

「李老伯,可是那崔家錢給的不夠?」

「哼,那崔禮也就是說說,他要是真肯給錢哪會鬧出這麼多人命!那崔禮說白了就是明搶,整整一村的土地才肯出價一貫錢!」

該死!

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曲江覺得光是那血脈詛咒的懲罰,實在是有些輕了。

如有機會,曲江不介意將那崔禮的魂魄拘來,送往那十八層地獄去!

估計是見他久久未語,李老伯勸慰道:「這又不關咱們破落村的事,小先生要是想發善心,明日老頭子我帶人隨小先生去那牛尾村一趟便是。你只要肯為那些壯丁做場法事,想必村中剩餘的那些婦孺會真心感謝小先生你的。」

「哎,他們村剛遭逢大難,哪裡湊得出法事所需的東西啊。」

「呵呵,這個就不勞煩小先生操心了。他們村村正早就為此事奔走許久了,只可惜那些有本事的先生怕得罪崔家,即使出價再高都沒人願意接。」

呵呵!

這崔家這是將事情給做絕了啊!

要是那些往死的冤魂全化作了厲鬼,估計有他們受的!

「對了小先生,那牛尾村的村正,是不是去廟裡找你了?」

見李老伯這麼問,曲江搖了搖頭道:「不是,是你家無忌少爺帶著那崔禮去廟裡上了炷香。」

估計李老伯都沒想到長孫無忌也牽扯進了這件事里。

只見小老頭猛的衝出了屋子,招呼眾人就要往那長安趕去。病房裏咳嗽的動靜太大,直接引起了過路巡房護士的注意,看着護士偏著腦袋從門縫裏往裏面看,指了指正在咳嗽的薄司恆問她,「病人什麼情況?」

「沒事沒事!」方簡寧忙訕笑着對護士擺擺手,又將另一隻手放到背後警告薄司恆不要再咳了。

他的病情一重,醫護人員們都格外緊張,可是查不到具體病理原因,他們就會去找許邵寒過來,這些天方簡寧目睹著許邵寒忙前忙后,整個人都瘦了一圈了,自然不忍心再給他添麻煩。

當然,方簡寧的心思,薄……

《薄夫人總是攜子出逃》第133章車厘子 看著她堅定的眼神,沈亦宸知道,眼前的女孩,將來註定了不會普通。

勸說的話到了嘴邊,終究沒有說出口。

既然註定了不會平凡,那他又何妨陪她一起成長?

只要是她認為對的事情,他都願意去尊重她。

他是男人,他了解男人的想法。

既然穆少帥都願意讓她踏進那個血腥危險的世界,那就意味著,他同樣尊重她的選擇。

大院門口,沈亦宸把車停了下來,轉頭看了眼副駕駛座上的人兒,「我聽說,你媽回來了,你那個鄉下舅媽過來了?」

雲曦點點頭,「對。」

「沒讓你受委屈吧?」

「怎麼會?這裡是我家,我是主人她是客人,她怎麼敢啊!」

雲曦輕笑了聲,「不用擔心我,她現在跟我媽正鬧得歡,我給我媽找了個勢均力敵的對手,她們忙著互相算計,沒空搭理我呢!」

「那就好!你自己小心些,有空來沈家吃飯,奶奶去了趟五台山,現在回來了,說是很想你呢!」

「好,我抽空過去叨擾。」

推開車門,雲曦站在門外指著前頭壓著的藥方,「多喝水,別太辛苦,工作重要,身體更重要。」

「好,聽你的。」

握著方向盤,沈亦宸微微側著身子,突然想到了什麼,傾過身喊了外頭的雲曦一聲。

「嗯?怎麼了?」雲曦止住腳步轉頭。

「春節快到了,想要什麼新年禮物?」

雲曦愣了下,笑眯著眼:「京都的春節需要送禮物的嗎?」

「這是你回來京都的第一個春節,必須的。」

「那就……送最傳統的禮物吧!」

反正春節送禮,大家都需要回禮的,到時候回個禮就行了,她也不用擔心欠人情債了。

「最傳統的禮物?」沈亦宸琢磨了片刻,清俊的眉眼噙著淡淡的笑意,「紅包嗎?」

他想好好寵愛她,她卻拒絕得如此委婉,他知道,她是不想辜負他的好意,又不願意他被他爸利用。

她的懂事體貼,既讓他心疼,又讓他無奈。

「都可以。早點回去休息吧,小心開車。」

送什麼都是心意,回頭她照著他的禮單回禮就行了。

更重要的是,她不想在這種節假日里,被雲元峰當成為他官路鋪路,拉攏關係的犧牲品。

回到雲家,雲曦意外的看到梁秀芹和陳麗雪坐在客廳沙發里。

兩個人互相瞪視著,難得氣氛和諧,卻讓雲曦覺得,很詭異!

雲曦看了眼從廚房出來的二嬸,見她沖自己點了點頭,她便知道她布了那麼久的局,獵物上鉤了。

「媽,舅媽,你們倆今天都堵在這裡,是有話要跟我說?」

梁秀芹轉頭看了她一眼,冷哼了聲,言語間的輕視讓人聽著很不舒服。

「怎麼這麼晚才回來,紫菱他們早就放學了!你又跑哪裡鬼混去了?整天不知道學好,長大了還得了!」

雲曦輕扯了扯嘴角,她媽不痛快的找她茬,可她心裡痛快啊!

「今天長公子今天請我吃飯,我打過電話回家了,小阿姨難道沒說嗎?」

小阿姨被點名,剛忙跑了出來,「大小姐不回來吃飯,我跟二嬸說了。現在二嬸當家,家裡的事情當然第一個跟她說,有問題嗎?」

小阿姨這話是沖梁秀芹說的,有二嬸這個家主當靠山,她才不怕梁秀芹囂張呢!

。 「我知道。」

李川隨他們已經查出來蘇輕沁出事是傅呈東在背後動的手腳,傅艾艾的身份又擺在那裡,那些人今天之後能待見她才奇怪。

「你知道爸是害我男神的兇手?」

雖然已經絕對不認傅呈東這個爸爸,但是都喊了這麼多年,傅艾艾一時急切的求證,沒去注意這個小細節。

「嗯。」

傅宴目光閃了閃,輕輕地點頭。

他也是前不久才查到了,而且,又剛不久查出了誰在背後幫了傅呈東一把,讓他在今天之前順利逃出來國外。

半年的時間,當初蘇輕沁等人合作的項目已經完成,也足夠傅宴把星辰收入名下。

「他為什麼要那麼做?」傅艾艾不可置信地看著傅宴,想從她這裡找到答案。

「今天之前,你會知道所有的答案。」

傅呈東利用星辰犯下的罪證以及對蘇輕沁下手的證據,他都一一送到李川隨等人手中。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之後李川隨就會把這些東西交由警察處理。

傅呈東能夠如此迅速的離開,肯定是知道有人在查這些事情。

傅艾艾還想說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所有她不知道的事情,但是看傅宴這個時候似乎在走神,沒有再搭理她的意思,只好靜靜地離開了。

她離開不久,傅宴回過神來后,也離開了公寓,去見一個人。

半個小時后——

傅老爺子看著出現在他面前的孫子,嘴唇動了動,最後長吁了口氣。

爾後才開口:「你知道是我幫你了爸,讓他出國的吧。」

傅老爺子語氣肯定地說道。

「你不應該幫他。」

傅宴冷冷地看著眼前的老人,全然沒有發現爺爺還活著的喜悅。

「你想讓他餘生都在監獄裡面呆著?」傅老爺子抬眼定定地看著自己最自豪的孫子。

「他死不足惜。」傅宴涼薄地說道。

「你自己看看這些東西。」

沒有給老爺子再拿血緣說話的機會,他把第二份資扔到老爺子身前的桌子上。

傅老爺子看了眼傅宴,最後目光落在那一沓文件上,緩緩伸手拿過來,把所有的東西仔仔細細看了一遍。

看到最後,傅老爺子整個手都在顫抖著,

「家門不幸啊……家門不幸……這個畜生……」

文件裡面的所有材料,大部分是指向傅呈東背地裡謀財害命的證據,還有一小部分是他私吞公款,積累個人財富的證據。

而這些證據,足以讓傅呈東判下死刑。

「這些東西,現在大概差不多已經落入警方手中。」

似乎嫌棄刺激不夠,傅宴無比帶著惡意說道。

如果當年傅老爺子不是為了所謂的門當戶對,與方家合作,硬是讓方瑩嫁給了傅呈東,那麼這一切也許都不會發生。

也不會讓他這個人的存在。

這也是傅宴對待方瑩的態度只是冷漠的原因。

「你……」

傅老爺子慘然地看著他。

他為了傅家付出了大半輩子的汗水,為了維護傅家的利益,放棄了不少東西。

沒想到,最後在一邊腳已經踏進棺材的年紀,會聽到了傅家身敗名裂的消息。

這一切,都是他的錯嗎。

「你恨我是嗎,你早就知道我還活著,卻有意不來見我對不對?」

傅老爺子有些艱難地問他。

。 「等會我從那邊的岔路離開,我感覺對方應該是沖著我來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