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五神龍】應該沒有足夠的祭品才對!」海馬的臉上也露出嚴肅的表情。即便是他最強的三體【青眼白龍】的融合所召喚出的【青眼究極龍】,攻擊力也僅是4500而已,【五神龍】的攻擊力居然是恐怖的5000點。

這時,【五神龍】的風屬性龍頭在幾人詫異的目光之下,居然開口說話了:「不不不,海馬小子,是誰告訴了你,【五神龍】沒有祭品的?」 「這個聲音,是你!大瀧修三?!」海馬聽出來了,這個倚老賣老的聲音,絕對是海馬集團的人事部長——大瀧修三的聲音! 「把你作為【五神龍】的祭品是計劃的一部分,

這時,【五神龍】的風屬性龍頭在幾人詫異的目光之下,居然開口說話了:「不不不,海馬小子,是誰告訴了你,【五神龍】沒有祭品的?」

「這個聲音,是你!大瀧修三?!」海馬聽出來了,這個倚老賣老的聲音,絕對是海馬集團的人事部長——大瀧修三的聲音!

「把你作為【五神龍】的祭品是計劃的一部分,但是,在計劃實施前我們早就準備了備用的計劃。」地屬性的龍頭中傳來海馬集團的律師——大岡筑前的聲音。

其餘幾個龍頭,也一一開口說話了:

「以我們幾人為祭品,不會被戰鬥破壞的最強怪獸——【五神龍】復生了!」

「無法擊敗他,你就無法離開這個世界,海馬瀨人!」

「海馬集團是我們的了!」

遊戲輕蔑地一笑:「雖然很強大,但是【五神龍】可算不上是無敵的決鬥怪獸。」

「出來吧,【黑魔導】,然後是【千把刀】!」

遊戲面前出現了【黑魔導】的身影,他手中的法杖向前一揮,憑空就有無數柄小刀浮現,向著【五神龍】急襲而去。但是讓遊戲意外的是,【千把刀】撞在【五神龍】身上之時,居然突然憑空碎裂了!?

甚至連遊戲召喚出的【黑魔導】,也突然痛苦地跪倒在地動彈不得。

「這是怎麼回事?!」城之內有些驚訝。明明【五神龍】沒有任何動作,怎麼【黑魔導】自己就倒下了?

「你們看地面!地上畫著【龍之支配者】!」隼人提醒道,「這裡也有結界存在!」

「不愧是決鬥王,觀察力還真是敏銳呢。」【五神龍】開口道,「在這個絕對無法離場、無法無效的結界之中,龍族怪獸不會受到其他卡片效果的影響,同時能出場的也只能是龍族怪獸!」

「換而言之,最強的龍族——【五神龍】就是這個世界里絕對的神!是無法被擊敗的!」

遊戲收回了【黑魔導】,目光堅定地看向【五神龍】:「決鬥怪獸之中,絕對不存在無法擊敗的怪獸!就算是神,我們也會打倒給你看!」

遊戲、隼人、海馬、孔雀舞、城之內異口同聲道:「決鬥!」

【青眼白龍】

【真紅眼黑龍】

【鷹身女妖的寵物龍】

【武裝龍lv10】

【詛咒之龍】

五體龍族,站立於場,與對面的【五神龍】對峙!

7017k 一頓飯結束,沈翌總結下來就一句話。

嘴是真的毒,人是真好看。

趙小刀同學似乎一點不害怕得罪人,有什麼說什麼,直腸子,完全不知道掩飾。

這種女人放在宮中,第一集就要被杖斃。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心裏還有點喜歡。

沈翌發誓,自己真的沒有受虐傾向。

雖然整頓飯下來,時不時被捅刀子,但是他就是怎麼也生氣不起來。

就算生氣了,看到對方那張臉。

也馬上煙消雲散了!

「先別走,來,我們合個影。」

說着,趙儷穎拿出手機,一邊向沈翌招手,一邊道:「讓我蹭一下你的熱度。」

「說不定,還能上熱搜。」見沈翌老實的回來,趙儷穎拉着他的手,示意他蹲著點。

沈翌沒辦法,只好彎著腰把臉湊過去。

趙儷穎剪刀手提醒道:「茄子,笑一笑!」

沈翌拒絕道:「高冷帥一點。」

趙儷穎嘟了嘟嘴,擺出一副生氣的表情包。

『咔嚓』擺拍完成,趙儷穎看了一下拍好的照片,滿意的點了點頭。

然後,揮了揮手,直接卸磨殺驢道:「好了,沒你什麼事,趕緊回去吧!」

沈翌眼皮跳了跳,故作不忿道:「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趙儷穎聞言,抬起頭來:「你說什麼?」

「我說你過河拆橋,卸磨殺驢。」

一頓飯時間,他也差不多了解趙小刀的為人,有什麼話直接說,不要憋在心裏,這樣打交道會輕鬆很多。

趙儷穎補刀道:「你說錯了,我是在殺豬。」

沈翌:「……」

「對了,你一會兒是要回橫店嗎?」

「不回去,我今晚睡哪啊?」

「大街上啊!」

「凍死我,對你有什麼好處。」

「好處可多了,起碼林導會第一時間把你的角色換了,這樣我就不用帶你這個沒演技的弟弟了。」

「儷穎姐,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

「你是想說,莫欺少年窮嗎?」

「不是,咱們老祖宗有句話,叫做『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你不要小看我。」

趙儷穎一臉糾結的說道:「還要等三十年,我要是提前退休了怎麼辦?」

沈翌:「……」

『我說的是比喻,比喻,大姐!』

沈翌有點不想跟這位姐繼續聊下去了,動不動讓你無話可說,讓他心肌梗塞突發率節節攀升。

見沈翌不說話,趙儷穎拿着手機玩自己的。

等到了門口,沈翌看到遠處有記者在偷拍,也不知道是他招惹來的,還是趙儷穎這位人氣小花,反正明天兩人上熱搜是跑不了了。

「儷穎姐,微博你發了嗎?」

「幹嘛?」趙儷穎抬頭問道。

沈翌手指向狗仔所在的位置,道:「要是沒發,就別發了,明天保證有人送我們上熱搜。」

趙儷穎順着沈翌所指的方向,瞅了一眼,淡定的回道:「我已經發了,一會兒記得回復我。」

「手機沒電了!」沈翌故意道。

「沒電是吧!」趙儷穎把手機放進兜里,雙手插兜道:「那咱們等著瞧,等花千骨開拍了,到時候」

沈翌自打耳光道:「馬上回復,一會兒我上車充好電就回復,保證讓你老人家滿意。」

「行了,趕緊走吧!」趙儷穎白了其一眼道。

「那我走了,儷穎姐!」

「路上小心,讓司機開車慢點。」

沈翌揮了揮手,朝着自己的保姆車走去。

大晚上趕路確實不安全,但是明星工作就是這樣,至於意外什麼的,注意一些就好了。

……

回到車上

手機震動了一下,沈翌一看是迪力熱吧發來的短訊,內容是詢問他現在是不是在魔都。

沈翌看完短訊,沒有馬上回復。

轉頭向坐在後面的趙偌堯,詢問道:「趙姐,熱吧她人現在是不是在魔都?」

「你沒事問她做什麼?」趙偌堯疑惑道。

沈翌晃了晃手機,說道:「熱吧給我發短訊,問我人現在是不是在魔都。」

趙偌堯搖頭道:「不清楚,之前聽她說,她在克拉戀人里的戲份已經殺青了,這會兒人應該還在首都,不可能這時候來魔都。」

「克拉戀人?」沈翌聽完一愣。

他記得這部劇,應該是由糖嫣和羅縉主演的一部都市劇,好像還是兩人的定情之作,迪力熱吧似乎也是因為這部劇,開始在娛樂圈嶄露頭角。

前世克拉戀人上映之後,他還看過幾集。

總的來說,劇情勉強還可以。

糖大美女主演的都市劇,大家都清楚她是走什麼路線的,只能說受夏家三千金影響太深了,靠着傻白甜,硬生生擺脫了仙劍的影響。

前世這部劇播出之後,好像還鬧出了迪力熱吧踩糖大美女上位的輿論風波。

因為人設的原因,迪力熱吧在劇中的角色明顯要比糖嫣的角色討觀眾喜歡,加上迪力熱吧性格又正好與角色符合,算得上是本色出演。

所以,迪力熱吧在劇中的表現十分的搶眼,糖嫣作為娛樂圈當紅花旦,又是入行多年的前輩,她沒有壓制住新人,在大眾眼中那就是失敗。

新人壓舊人,這可是娛樂圈的大忌。

一般來說,只要是出現這種情況,雙方基本上就沒有了緩解的餘地,除非嘉興傳媒能夠及時把迪力熱吧壓下去。

可惜,前世嘉興傳媒並沒有那樣做。

作為第三方吃瓜群眾,沈翌覺得嘉興傳媒的做法,並沒有任何問題,也不存在對與錯。

只能說時間上不對,克拉戀人上映時,嘉興傳媒剛成立沒多久,而迪力熱吧作為公司旗下藝人,好不容易有了一部值得拿出來談資的作品。

就這樣白白放棄,着實有些可惜了。

而且,娛樂圈本來就流行踩人上位。

有糖大美女這個當紅花旦當背景牆,這條捷徑簡直不要太誘人,換了誰都會忍不住。

事實也證明了,後來楊蜜和糖嫣鬧掰了。

至於到底是不是因為這件事,這個不好說,反正換位思考,他如果是糖大美女,被一個新人壓在頭上,心裏肯定會不舒服。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