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想法,這還用問,當然是不想讓你立族成功啊!你都這麼強了,立族成功,還不更強。

眾強對視一眼,皆無言。 「吾白黎代表虎族恭祝獸皇立族成功!」突然,白黎雙手一供,大聲說道! 「轟!」 與此同時,一道雷鳴響起。 原來如此! 祖龍拜道:「本皇代表龍族恭祝獸皇立族成功!」 「鳳凰……」 「玄武……」 「血海

眾強對視一眼,皆無言。

「吾白黎代表虎族恭祝獸皇立族成功!」突然,白黎雙手一供,大聲說道!

「轟!」

與此同時,一道雷鳴響起。

原來如此!

祖龍拜道:「本皇代表龍族恭祝獸皇立族成功!」

「鳳凰……」

「玄武……」

「血海……」

代表大族,大勢力的眾強全部說完后,轟的一道雷聲!

眾生劫,過了!

至此,獸族立族之七大道劫,全部安然度過!

神逆早已顯露獸皇本體,雄峙不周之巔。

「七大道劫全過!大道鑒之!

獸族,立!」

「轟隆隆!」一陣大道之雷,宣告著大道的同意。

神逆氣吐珠玉,口出芬芳:「凡飛禽走獸,鱗甲毛蟲,濕生卵化,皆可入獸族!」

「獸族!洪荒之獸族!混沌之獸族!大道之下第一族!」 顧明珠對著陸瑾之說道:「對了、剛才我看他們抬了一個袋子,而且他們好像很害怕被人看見的樣子,我覺得那個袋子里肯定是有貓膩!」

其實她覺得他們兩人像是在拋屍。

希望不是她想的那樣!

陸瑾之看著她的側顏問道:「要不要打開看看?」

他覺得和顧明珠在一塊很舒服,好像她身上總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把他給吸過去!

「嗯!讓我想想…」

顧明珠又有點猶豫了,要是打開之後麻煩就來了

就是不知道袋子里的人死透了沒?要是沒死透,他們現在扭頭就走,多少有點見死不救的感覺!

顧明珠撓了撓腦袋,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真是太難抉擇了!

小六正在一旁啃樹葉子,沒事還捉捉蝴蝶,玩得不亦樂乎,它這樣子根本就不像一頭狼,而是一隻可愛的小狗!

顧明珠看著小六正在啃樹葉子,突然就來靈感了,要不數葉子吧!

生死由命富貴在天,讓老天決定吧!

小六感覺到了一個熱烈的目光,扭過頭去,看見顧明珠眼睛發光的盯著它,心裡有點奇怪,這個蠢女人這麼盯著它幹什麼?

不會是想吃她的肉吧?想著她又朝著露出了尖利的牙齒。

顧明珠沒有搭理它,而是隨手摘了一個樹枝開始數起了葉子!

「看、不看、看、不看…」顧明珠看著手上的最後一片葉子說道「看!」

小六一臉奇怪的看著顧明珠,又看了看地上的葉子,好像找到了新玩法!

於是小六開始用嘴一張一張的扯下樹葉,它心想雖然這個蠢女人有點蠢,但是還挺會玩!

顧明珠看向陸瑾之說道:「要不咱們打開看看?」

要是人死了,他們就做個好事,直接挖個坑埋了算了!

要是沒死?嗯…感覺不太可能!

陸瑾之點了點頭說道:「好、聽你的!」

要是他自己的話,絕對不會多管閑事,就算別人在他面前殺人,只要被殺的那個人跟他毫無關係,他都不會眨一下眼睛,他連他自己都救不了,還枉想救別人?

陸瑾之和顧明珠來到麻袋旁,發現麻袋打的是死結,於是他拿出一把刀,直接就把麻袋給劃破了!

裡面還真是一個人,渾身是血,臉色發青,因為麻袋裡面還套著一個塑料袋,所以鮮血才沒有露出來!

因為袋子都被劃破了,袋子里的血流了出來,小六聞到了血腥味只是停下來看了一眼,然後繼續扯葉子!

對於它來說這都是小場面,比這還濃厚的血腥味他見多了,而且陸瑾之交代過他,沒有他的吩咐不能隨便咬人,不能雖然亂叫,因為那樣會被村民趕走的,再也不能跟他在一塊了!

它是個乖寶寶,它可不會亂叫,亂咬人!

「還真是個人!」顧明珠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發現指甲出磨的地方不是冰涼,而是傳來了一絲絲溫度。

這人還沒死透?不然怎麼還有溫度!

顧明珠用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又摸了摸他的脈搏,最後確認這個人真的沒有死透!

顧明珠驚訝的說道:「陸瑾之這個人還沒死透!」 墨然曾想著齊頭並進,迅速找到藍蝶艦隊所在的地方,用自己優勢的兵力對藍蝶進行毀滅性的打擊。不過很快他就嘗到了莽撞的後果。自己的艦隊在殲滅幾個小型艦隊之後,就被藍蝶的艦隊伏擊,最後被圍殲在一片引力異常區域。最初的時候,墨然對於這種棋還是很不在意的,但是兩次之後,他不得不放棄了這種想法。這種棋局自然有著它自己的魅力,其中就連所有艦隊遷躍的時間都會精確計算在其中。墨然在一分鐘內能夠思考的東西是有限的,能在三秒鐘內的布置也是有限的。而藍蝶卻能在很短的時間安排好眾多的事情,兩相比較之下,墨然的失敗幾乎沒有任何的疑慮。

在墨然這邊依然在想著如何面對這個棋局的時候,另一邊的菲爾瑞德卻是已經在暗中行動了起來。神族母星內的能源供應是星湖交錯的,一個區域至少有三處的能源供應點,在漫長的時間中,總是會有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小能源供應中斷,但基本上是不會影響神樹上的生活區。至於母星上其它地方,這種問題就很常見了。

格萊伯特被安排在小皇子經常出現的地方,隨著小皇子的習慣,這附近倒是有不少神族人員巴結著小皇子,讓他體會著自己身份帶來的特權。而格萊伯特也是順利混到了其中,這並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格萊伯特手中只要帶著一個新奇玩意,兩三次之後,小皇子自然就注意到格萊伯特這個有些「特殊」的商人。而格萊伯特也是非常的上道,對於小皇子喜歡的東西,他總是會直接送上來,兩三次之後,小黃子就非常喜歡這個胖胖的神族人,雖然他都不知道對方的名字。

這一天,小皇子很快就是找到了在路邊不遠處的格萊伯特,便是向著他走來,幾名仿生人護衛緊隨在小皇子的身邊,盯著周圍。他們當然已經對格萊伯特進行過簡單的掃描,首先確定對方並不是危險人物,其次並沒有在對方的身上發現任何的武器,就沒有再管了。

「小殿下。」格萊伯特見到小皇子,立刻笑著躬身迎了上去。周圍的幾名仿生人護衛也只是簡單看了一眼,便是沒有多管了。不過,格萊伯特走過去的時候,整個街道的能源系統突然中斷了片刻。小皇子周圍的仿生人護衛,立刻上前幾步,將小皇子保護在了其中。能源系統中斷的時間只有兩個呼吸的時間,當周圍陷入一片黑暗的時候,所有的神族人員都是停了下來,只有仿生人護衛迅速趕到周圍的控制點。只是兩個呼吸的時間,足夠那些仿生人建立一個完備的防守。不過這次的能源斷檔似乎只是設備的問題。

神族人員也沒有多少在意的地方,當能源供應恢復之後,這些神族人員就是繼續忙著自己的事情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小皇子有些不滿,詢問著一旁的護衛。「我們已經派人去調查了。」這種事情幾乎沒有發生過,有著三個能源供應點,除了在逃亡另一個宇宙的時候才有可能發生這種事外,平時基本上沒有任何的可能。」護衛低聲回答著。

並沒有多久,報告就傳來了,能源供應的線路出現了一點問題,現在已經沒問題了。

小皇子蹙眉看著面前將他保護起來的仿生人護衛,隨後注意力就被格萊伯特手中的一個精緻的工藝品吸引了。「這是什麼東西?」他指著格萊伯特手中的那個工藝品詢問道。

「這是一個奎羅種族中的小東西,聽說是他們的聖物,據說只要離開了他們星球兩天之後,這個東西就會消失。我也不知道這是真是假,便是帶來了。」格萊伯特舉著手中的那個非常精緻的工藝品說。

這是一個金色的樹林,中間有著一些金色的小人飛舞中,整個工藝品並不大,但勝在精緻。「這明顯是假的嘛!你光是帶到這裡就已經不只兩天了吧!」小皇子笑著說。他已經不是一次和格萊伯特說著那些工藝品的問題了,格萊伯特手中的確是有一些非常精美的東西,不過大多數都是一些華而不實的東西。但就是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卻深深地吸引著小皇子。

「這個東西多少錢?」小皇子看著那精緻的工藝品,金色的森林中有著淡淡的氤氳之氣流淌出來,最主要的是,大多數工藝品都有著自己內在的程序對行為進行一定的規範,可是他看了好一會,也是沒有發現眼前這個工藝品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實不相瞞,這個工藝品已經在我手中兩天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消失。不敢說價格。」格萊伯特立刻說著。「我也不佔你便宜,這東西就放在我這裡吧。」小皇子這般說著,隨後就是讓旁邊的仿生人將那個工藝品接過來。「我就給你一百神原,若是這個東西消失的話,我會再給你一百。若是沒有消失,也算是對得起這個價格了。」

「多謝小殿下。」格萊伯特立刻感謝說到。看著小皇子帶著東西離去,格萊伯特不由嗤笑起來。

小皇子本身就是兩分鐘的熱度,東西沒得到前,總是朝思暮想,但得到之後,卻又棄之如敝屐。當回到房間之後,護衛就是將這個工藝品直接扔到了不遠處一堆差不多的東西中。這些都是小皇子最近獲得的東西,雖然然有些欺占之嫌,但也沒有人會說什麼。

東西是菲爾瑞德小姐交給格萊伯特的,至於那些故事,格萊伯特倒是隨手而來,幾乎不用任何思考。當看到小皇子將東西帶回去之後,格萊伯特不由笑了起來。

小皇子則是將這件事完全忘在腦後,自顧自地忙自己的事情了。雖然自己的父皇總是告誡自己要小心一些,但神族母星上,絕大多數的地方都是被監控著,他想不出來整個宇宙有什麼地方是比這裡還安全的了。

這種小事原本是不會出現在皇子面前的,可是在對整個母星監控的時候,這件事卻是讓皇子不由蹙起眉頭。「派人去詳細調查一下。」皇子對自己的副官說到。同時,他也是將目光放到了自己的兒子身上。這些天,自己兒子的那些事情,他都知道,但他感覺,自己不能奪走屬於他的生活,便沒有多管。「再讓人查查那個商賈的信息。」

幾個呼吸之後,那些信息都出現在皇子的手中。這似乎只是一個巧合,那個區域曾經是格萊伯特家族管理的,但現在格萊伯特家族已經消失,那些設備的維護人員自然沒有人安排,雖然皇子已經儘力讓一些家族填上格萊伯特家族崩潰之後留下的空餘位置,但這需要時間。

至於格萊伯特的信息,皇子手中也很快就得到一份,不過上面顯示的並不是格萊伯特的信息,而是另一個人的信息。「派人將這個傢伙抓起來,然後審問一下。」皇子深吸一口氣,他必須要慎重一些,能幫小皇子處理掉的事情,皇子是不會拖延的。

當時的情況就是,這個人非常接近小皇子,為了防止他擔心的事情發生,皇子會選擇一切手段對所有能威脅他們的人進行狙殺。

副官什麼也沒說,按照皇子的命令執行去了。而這個時候,小皇子還在回瑞萊雅住宅的路上。

幾名仿生人向正在逛街的格萊伯特走去,而格萊伯特也是很敏銳地觀察到這些靠近的仿生人。他沒有選擇逃跑和抵抗,而是非常安靜地被那些仿生人帶走。在神族內部,即使格萊伯特想逃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至於神族內部會採用的手段,格萊伯特都知道,會有各種各樣的方式讓那些被懷疑的人透露所有的事情。比如利用相對刺激麻醉,讓嫌疑人陷入一種瀕死狀態,然後直接通過一些話術,讓被審問的人在恍惚之中回答所有的問題。

而且這種做法是不會有任何人知道,畢竟神族人員之間本身沒有多少的關聯,即使是一些人失蹤也不會有很多人在意。格萊伯特這樣做也是冒著極大的風險,若是沒有菲爾瑞德小姐的承諾,他自己也是要猶豫很久的。

格萊伯特安靜地和那幾名仿生人護衛離去,而在更遠處,幾名仿生人警衛則是圍住了菲爾瑞德所在的房間。不過當他們解開門鎖進去的時候,房間中已經沒有任何人了。

「還有一個叫隆琦斯的人抓住了嗎?」這是一個牽一髮而動全身的事情。對於曾經出現在那個街道上的神族人員全部被抓,至於那些履歷中曾出現過斷層的神族人員,更是直接抓捕。

其中波及煩幾,不知多少。而皇子也是在這麼天後,第一次聯繫葉華。這件事似乎也只有交給葉華才是最好的辦法。至於墨然,皇子似乎一時間沒有想到他。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武藏國,龍骨精之谷。

「這就是龍骨精嗎?厲害!」

盯着面前的上千米山峰,眼瞅著鑲嵌在山壁上的巨大龍形妖怪,饒是繼承了奈落記憶、自詡見過好些世面的楊小偉,都忍不住一聲驚嘆。

長達四五百米的龐大軀體,氣勢非凡,給人撲面而來的壓迫感。

龍首額頭正中央位置、兩根尖長的龍角之間,還印刻着一張閉着雙眼的人臉,顯得詭異而危險。

渾身青灰色的龍皮,一看就知道刀劍難入、水火不侵。

胸口心臟部位,則有一根深深插入其中的狗爪子,分外的扎眼。

「若能吞噬掉這傢伙,我的妖力必定能夠暴漲!」

這可是重創了犬大將的龍骨精啊。

而犬大將,已經屬於島國戰國時代、最強大的大妖怪序列了。

「怎麼樣,灰刃坊,與我合作不虧吧?」哪怕龍骨精與斗牙王之間的那一戰,其中參雜了不少水分,但也不能否定了龍骨精的實力。

「先別高興的太早,你也看到了,這個大傢伙相當的了不得,即便被人用爪子封印了兩百年,卻依舊沒有死去,只是陷入了深層次的沉睡罷了。」灰刃坊的眼光還是非常毒辣的,早先的震撼過後,幾個眨眼便弄清了龍骨精如今的狀態。

確實,龍骨精一旦解封,再想讓其這般的老實安靜,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更別說讓對方放棄抵抗,放任他隨意吞噬了。

「接下來你打算如何做,直接將之釋放嗎?」

灰刃坊滿臉凝重的尋問道。

「放心,我還沒那麼不智。」妖風一卷,身影已經到了插進龍骨精胸膛心臟的那根利爪上,隨即眉頭一皺:

「咦?這封印,這個龍骨精…」

龍骨精這麼龐大的身軀,渾身上下又都是堅如鋼鐵的龍皮,正常的侵蝕必定困難重重、極為耗時。

可若從唯一的傷口出發,也就是犬大將那根狗爪子插入的胸前傷口下手,則很可能損壞爪子破壞封印。

而這根爪子作為封印的重要物件,有它在,龍骨精的心臟才無法跳動,體內妖血與妖力才不會流動,身體也才不能動彈分毫,只能被動陷入沉睡。

一旦沒了這根利爪,面前的這頭大妖怪勢必會蘇醒,到時,鐵定不能善了。

沉睡的龍骨精跟蘇醒的龍骨精,完全就是兩個概念。吞噬有意識反抗的龍骨精,與吞噬無意識反抗的龍骨精,同樣是兩碼子事。

「還真有點難辦呀!」想要完美繼承這個大傢伙的一切,自然是在對方毫無防備與無甚反抗的情況下最好。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