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原著里的唐昊回憶,這一幕在兩三年前就應該發生了……」

林羿手拿菜刀加持魂力,剁著魂獸獠牙豬的排骨,內心回想着前世的記憶,對眼下的道聽途說進行歸納整理 「在唐昊的說辭里,他是在84級的時候,帶着阿銀回【昊天宗】,希望得到宗門與父親的認可,然後成親的......」 「結果在半路上,被早在『昊天雙星』闖蕩大陸時,就盯上他們的武魂殿找上門,

林羿手拿菜刀加持魂力,剁著魂獸獠牙豬的排骨,內心回想着前世的記憶,對眼下的道聽途說進行歸納整理

「在唐昊的說辭里,他是在84級的時候,帶着阿銀回【昊天宗】,希望得到宗門與父親的認可,然後成親的……」

「結果在半路上,被早在『昊天雙星』闖蕩大陸時,就盯上他們的武魂殿找上門,阿銀的魂獸身份應該暴露的比較早,不過為什麼之前沒有動手呢?」

將剁好的排骨煮去血沫,然後燉上,林羿洗洗手,來到門口的躺椅上躺好,曬著這初春的朝陽

看着已經老早就起來的老張正帶着小張,迎著朝陽修鍊魂力

「千家是不缺魂環、魂骨的,不提『天使神考』可能有的神賜魂環,以及魂環年限提升。還有『天使神裝』這一整套魂骨外,另外至少不下於七八塊萬年以上的魂骨!武魂殿這麼多年的傳承不是說笑的。」

林羿將心神融入身邊地上的藍銀草上,將整個【明軒】內的藍銀草都連成一個大型領域

藉助領域,既可以緩緩提升自身魂力,又能提升領域內所有藍銀草的年限品質,雖然很微弱,但積少成多嘛!

這大型『藍銀領域』雖然沒有之前在藍銀山脈那邊的大,但在這天斗城附近,已經是目前能達到的最高限度了

除非向著隔壁的藍霸學院擴散,不然這城市裏沒有那麼多的藍銀草生存場地

而向藍霸學院蔓延的話,在搞定那頭失戀母暴龍前,還是不要節外生枝了

更何況

通過『藍銀領域』,與隔壁藍霸學院後方森林裏的藍銀草溝通,林羿感受到了五道氣息

一道魂斗羅,一道魂帝,兩道魂宗,一道魂尊

沒在管隔壁那魂斗羅與魂帝之間,一觸即發的魂力波動,人父女之間的矛盾,現在不是摻和的時候~

回到眼下關於『頭條新聞』的分析

「現如今,唐昊帶着阿銀隱遁。那麼,接下來,武魂殿當代教皇,也就是那位鼎鼎大名的『密室斗羅』千尋疾,就會下達詔令,聲討【昊天宗】。讓【昊天宗】將唐昊和阿銀交出去。」

「而那位本該前兩年就病逝的【昊天宗】老宗主,唐昊的老爹,在遍尋不到唐昊的情況下,一氣之下就掛了。」

「然後,前兩年晉陞封號斗羅的『嘯天斗羅』唐嘯,就會繼任【昊天宗】宗主之位……」

「卧槽!」林羿從躺椅上坐了起來,與不遠處停下修鍊的老張,一起轉頭看向隔壁的方位,

「打起來了……」

小張不知道羿哥兒與太師傅在看什麼,也好奇的看向那邊的圍牆與樹木

老張來到林羿身邊,看看隔壁的方向,對林羿道:「羿哥兒,咱們這位鄰居可能是碰上麻煩了……」

老張感受着隔壁屬於魂斗羅級的魂力波動,面色有些凝重

林羿翻翻白眼,有些無語,不過還是給老張說了一聲,免得他過於緊張

「沒事兒,人家只是『友好』切磋一下而已。」

「切磋?」老張表情有些懵逼。

在如今時刻保持『天人合一』境界,靈覺超過絕大部分精神系魂帝的老張感應中,隔壁傳來的殺氣、煞氣可是真實不虛的

「呃,怎麼說呢……」林羿看着老張疑惑的表情,只好簡略的介紹了一下隔壁的大致狀況

「隔壁動手的那兩個,實力強的,就是這方世界常說的魂斗羅級別實力,殺氣四溢的那個,在魂帝級里也是個強者了……」

「嗯,這不是關鍵,關鍵是這倆人…是父女!」

「父女?」老張聽到林羿的話,更加懵逼了

「emmm,這裏面的事情,一時半會、三兩句話說不清,反正那個當老子的,實力夠強,能把他那暴走的女兒鎮壓,而且也不會下什麼重手就是了~」

隔壁,藍霸學院後方,主校園區外圍的森林之中

一片樹林稀疏處,刻有「學院重地,非請勿入」字樣的牌子,掛在一顆格外粗壯、如同門衛的樹木上

一條寬約三米的小溪,從樹林的另一面將水悄然注入一個直徑不過五十米的水潭,再迴流而去,令水潭始終保持着活水。

此時,水潭旁的地上一片狼藉,

一間用木板和茅草搭建而成的簡陋茅屋,已經半塌。茅屋周圍,有一圈籬笆,籬笆內原本爭相開放,五彩斑斕的花卉,盡數化作花泥

滿是破碎花瓣的地上,一位身形魁梧的老者正一手壓着一個狀若瘋狂的身影

這道身影全身覆蓋火紅色鱗甲,手腳上的利爪帶着烈焰,將地上泥土花草燒的焦黑。

不遠處,林羿之前接觸過的音書,正與一位中年、兩位青年一起焦急的看着這邊

那位看上去三十八九歲的中年,正是之前與歷飛羽斗魂的魂王,『紫電恐爪龍』玉羅丘

此時的玉羅丘正無奈的看着眼前一幕,道:「你說我參加個斗魂,你們來看就來看吧,怎麼突然想起來到這裏,看望二龍侄女的?」

年紀較小的青年滿頭大汗的道:「這不是正好來看小七叔你斗魂么,我就想着讓父親與二龍姐見個面,緩和一下關係……」

「緩和?」玉羅丘看着不遠處,同父異母的大哥,玉羅冕,以及剛剛被鎮壓住的侄女柳二龍,嘴角有些抽搐

不提隔壁接下來的【藍電霸王龍家族】家庭倫理劇

給老張說了兩句,打消他的顧慮后,就讓他帶着小張繼續修鍊去了

然後,躺回躺椅上,繼續琢磨著『唐昊事件』對自己接下來的發展有什麼影響,以及該怎麼調整

「首先,雖然被唐昊給搶了『頭條新聞』的位置,但也算是件好事兒!」

「原本,分身那邊準備了七八個後手與退路,無論是大開殺戒,還是挑動眾多勢力開戰,都在備選之中……」

「如今倒是省了我不少心力,可以平穩過度。」

「三大分身接下來各自回返『出生點』附近,可以進行下一步的發展了……」

「分身·歷飛羽和分身·李青蓮還好一點,畢竟,無論是天水城,還是瀚海城,都在天斗帝國境內,而且分別有着浩特與謝將、夏檳的幫助,搭起一個小班底應該不難!」

「分身·陸勝那邊就要麻煩一點了!不但遠在星羅帝國,而且接下來【武魂殿】針對【昊天宗】的行動,大多都會在星羅帝國發生。」

「畢竟,在這尚未歸隱的時期,【昊天宗】可是在星羅帝國境內的。」

這些年,林羿也不是吃乾飯的,對於斗羅大陸上的眾多勢力分佈與傾向,都做過切實了解。

七大宗門裏,上三宗的【七寶琉璃宗】雖然沒有明確表示支持天斗帝國皇室,但雙方關係一直不錯。而【藍電霸王龍家族】則保持中立,雖然在原著里是背景板一樣的龍套,但實力絕對不弱。

至於目前所謂的大陸第一宗門【昊天宗】,眼下是隱隱支持星羅帝國皇室的。

而下四宗多年來則與武魂殿關係密切,雖然不是附屬,但也絕對是同氣連枝。

「甭管『密室斗羅』要活捉阿銀的目的是什麼,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

「接下來的幾年,絕對是斗羅大陸各方勢力最無暇他顧的時期!」

「這也是我能潛心發展,進行厚實斗羅這邊根基,以及對天斗帝國軍方中下層滲透的絕佳機會~」

「千尋疾到底是按照原著軌跡,在唐三出生時找到唐昊、阿銀,然後被老婆獻祭后爆種的唐大鎚打成狗,還是能夠續一波到未來的原主角團時代,都與我關係不大。」

「畢竟我如今身處天斗帝國的皇城,天斗城裏。而老爹他們是在諾丁城那種鄉下地方,幾乎不會有大勢力去那裏。原著里,唐大鎚能安安生生的隱居六七年時間,除去千道流已經在【昊天宗】發泄過怒火,以及忌憚可能回歸的唐晨外,真正殺死千尋疾的比比東,也沒怎麼上心去滿大陸搜尋他的身影~」

「而大陸上各大勢力,因為最強的【武魂殿】與大陸第一宗門【昊天宗】碰撞,結果一個掛了教皇,一個最強天才退出宗門,並且全宗避世隱退,直接搞得所有人心慌慌的,直接都沉靜了下來。」

「套用原著寧風致的話來說,直接安靜了二十年!」

「可惜,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

武魂城,教皇殿

依舊一副『龍傲天』姿態的千尋疾,高高的坐在教皇寶座上,用鼻孔看着台階下的眾人

此時的教皇殿內,除去教皇御用龍套打手,菊斗羅·月關與鬼斗羅·鬼魅外,尚有超過五十名的教皇專屬護殿騎士:聖皇武士

對於這些人均魂帝以上的聖皇武士,千尋疾就當沒看見一樣

「月關、鬼魅,獅鷲行動失敗了,傳令下去,對【昊天宗】施壓,責令他們交出唐昊與那隻魂獸。另外,給我繼續搜索那頭魂獸的下落!十萬年魂獸,即使毀了,也絕對不允許落在【昊天宗】手裏!」

「【昊天宗】也不允許再出一個唐晨!」

「唐晨!?」聽到這個名字,即使是菊、鬼兩位斗羅,也不禁全身一震

顯然是回想到那個,被其與自家裁決長老,一同威壓整片大陸的時代~ 陳天龍追出山莊之後,始終遠遠地墜在黑衣人的身後。

黑衣人的速度很快,但他畢竟帶著上官雷霆,再加上陳天龍使用天地大同強化了雙腿,速度有了不小的提升,此消彼長,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

「呼。」

忽然,黑衣人在前方不遠處停下了。

陳天龍也停下了身子,並緩緩向黑衣人走去。

等來到近前,陳天龍這才看清這黑衣人的樣貌。

他披著一件黑色的大袍子,本來帶著兜帽,但在急速飛奔之下,兜帽早就被狂風吹落了下去,露出了那張蒼老至極的面容。

稀疏的白髮、白眉、白須,臉上的皺紋,深如溝壑,一雙老眼,渾濁無比。

他將上官雷霆放下后,佝僂著身子看向陳天龍,渾濁老眼中掠過一抹濃濃的殺氣。

「你是龍魂首領,身上有大福報,我本不想殺你,免得損了陰德,但你卻窮追不捨,死纏著不放,真是找死!」

面對老人的威脅,陳天龍眯了眯眼,道:「你就是上官家族那位大長老?」

老人沒有理會陳天龍。

他掃了一眼身旁的上官雷霆,然後看向陳天龍,討價還價道:「我把這傢伙交給你,你放我離開,怎麼樣?」

如果陳天龍只是一個普通人,就算身後有一個龐大的古武勢力,老人殺他,也不會有任何心理負擔。

但陳天龍的背後,偏偏是龍魂軍團,偏偏是整個華國!

如果殺了陳天龍,但凡消息傳了出去,龍組能放過他?

而且因為陳天龍的身份特殊,說不定龍組那三位副組長,會親自出來追殺他!

他的實力雖然不弱,但絕不是龍組副組長的對手。

他不想死,也不能殺了陳天龍,那就只能討價還價了。

陳天龍掃了上官雷霆一眼,道:「既然你這麼輕鬆就放棄他了,一開始為什麼要救他?」

老人咂了咂嘴,道:「上官家族雖然廢了,但他手中還掌握著大筆財富。古武者雖然不缺錢,但如果手中多個幾十億資金流,我的餘生可以過得更好。我這個年齡,突破已經沒有希望了,只希望能多享受一些世俗的快樂。但既然你非要殺他,我也只能將他讓給你了。」

聽到這話,上官雷霆眼中湧現出恐懼之色。

他了解這位老人。

這位老人無論語氣還是表情,都不像在撒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