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面色,冷漠至極。

直接,取出了一封書信,啪的扔到了床上。 「奉先生之命,此封書信,你且看着。」 唰! 病床上的朱元峰,都是一愣 景少承一臉狼狽。 秦可遇站起身來。 然後她說:「坐吧,景曜等了你很久。」 「抱歉,我來晚了。」 秦可遇不理解,自從

直接,取出了一封書信,啪的扔到了床上。

「奉先生之命,此封書信,你且看着。」

唰!

病床上的朱元峰,都是一愣 景少承一臉狼狽。

秦可遇站起身來。

然後她說:「坐吧,景曜等了你很久。」

「抱歉,我來晚了。」

秦可遇不理解,自從兩人見面,這個男人時刻處於一種落魄的狀態。

就比如此刻,雖然他極力掩飾,還是掩蓋不住嘴角的傷痕。

他是被人打了嗎?

景曜眼睛亮閃閃:「大叔,你終於來了。」

景少承這是第二次見他。

聯想到一些事。

他看着景曜,怔了怔。

這小孩的確和自己的臉有幾分相似,但是也像是可遇。

「嗯,我來了,好久不見,小朋友。」

「大叔,新年快樂。」景曜從從背後拿出那張新年賀卡遞給他說:「謝謝你救了我,新年快樂。」

景少承接過來翻開,音樂流淌出來。

上面用稚嫩的文字寫着,景少承叔叔新年快樂。

他心中一陣觸痛。

密密麻麻的痛意蔓延開來。

「快吃飯吧。」

「好。」

秦可遇一開始只是簡單想帶着景曜和他吃個飯,因為景曜一直念叨媽媽那個叔叔救了我,好想當面感謝他啊,她為了滿足自己兒子這個願望,不得不出面去找景少承。

她絕對不是想要來一個痛苦流涕的認親大會。

中途景曜尿急說:「媽媽,我想出去尿尿。」

「好,自己可以去嗎?」

「去不了,大叔可以和我一起去嗎?」

景少承:「好。」

他起身說:「我帶他一塊去吧。」

秦可遇沒有反對。

等到了廁所,景少承問:「自己可以尿的吧!」

這是什麼話?

景曜搖頭說:「大叔,我褲子拉鏈解不開,可以幫我一下嗎?」

「好的。」

景少承打開洗手間的門,彎腰幫他把拉鏈解開給他放水。

景曜忽然說:「大叔,你其實是我爸爸是不是?」

景少承:「……」

他愣了會兒問:「你媽媽說的嗎?」

「我媽媽沒有說。」景曜一本正經地說:「你姓景,我也姓景,你叫景少承,我以前看過我的出生證明,爸爸上面是你的名字的拼音。」

多聰明的孩子啊。

景少承都不知道說什麼了。

「那爸爸,你為什麼不認我,不回來和我一起生活,你不喜歡媽媽了嗎?」

景少承無言以對。

「媽媽一直在等你哎。」景曜說:「有很多叔叔都在追求媽媽,有好幾個我也很喜歡,但是媽媽都拒絕了。她一定是在等你。」

小孩子說話,總是比大人可信些。

「爺爺奶奶都讓媽媽嫁人,但是她沒同意。」

景少承:「?」

景曜繼續道:「你不說話,就是默認,爸爸!」

他忽然喊自己爸爸。

景少承心中一痛。

他很快說:「小朋友,我不是你爸爸,不可以亂喊。」

「你就是的。」景曜委屈:「為什麼不認我還有媽媽呢?」

大人的世界小孩子不懂。

小孩子也沒有話語權。

景少承再次沉默替他拉上拉鏈說:「去洗手,回去吧!」

————

景曜眼紅紅的。

他太懂事了,一句話也不在秦可遇面前提。

景少承也不說話。

過了會兒,秦可遇問:「你臉怎麼回事?」

應該是被人打的。

景少承說:「和人動了手。」

秦可遇驚訝:「你多大歲數了。」

「我不惹事,但是有些人要來惹我。」

秦可遇:「……」她問:「你現在,能保護好自己嗎?」

景少承,竟然落魄至此。

「還好,一個打四個還是沒問題的。」他笑了:「但是不能打,工作會丟。」

秦可遇不知道說什麼好,沉默喝湯。

最後她說,謝謝你赴約。

「答應了事情就要做到。」

秦可遇:「我和景曜先回去了,路上小心。」

「嗯,好。」他和景曜揮手告別。

景曜說:「大叔,再見。」

秦可遇等了會兒,沒等到景少承說話,她也就走了。

在車上的時候,景曜問:「媽媽,大叔,是我爸爸是不是?」

秦可遇一怔。

「他也姓景,和別的叔叔都不一樣,我覺得他就是我爸爸。」

秦可遇摸了摸他的腦袋。

「可是爸爸他,為什麼不認識我們呢。」

「因為……」秦可遇小心措辭:「他忘記了一些事,需要慢慢恢復。」

「這樣嘛!」景曜嘟著嘴:「希望他能早點恢復記憶。」

「你很喜歡他嗎?」

「嗯!」景曜說:「那天,別人都不敢動,只有他跑來救我。」

那天景少承已經距離了景曜有段路程,但是看到馬跑來的時候,還是毫不猶豫衝過來救下了景曜。

秦可遇在內心嘆氣。

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

大年初七的時候,年假結束。

薄書硯一家三口從北海道回來。

用他的話說就是一切順利。

他帶着橙橙小遇來A市,請江總吃飯。

並且表示自己是親自下廚。

江亦琛勉強答應。

最近有無數人邀請他赴宴,他連打個牌的功夫都沒有。

大年三十在牌桌上贏來的錢都上交了,就這樣,顧念還懷疑他藏了私房錢。

江亦琛耍起無賴說:「要不你給我檢查一下,里裏外外都給我搜仔細了。」

顧念追着他打。

兩個人在院子打鬧被江亦琛爺爺看到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