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身衣服和你前兩天穿回來的是同一個品牌

紐約北部,格林尼治市郊外的莊園內。 時間是1月7日。 就在前天,時代華納集團通過零售股東大會,正式確認了全新的管理層,傑拉爾德·列文繼史蒂夫·羅斯之後擔任時代華納集團新一任董事長,史蒂夫·羅斯的兩位嫡系,羅伯特·戴利和特里·塞梅爾,共同出任時代華納公司聯合ceo。

紐約北部,格林尼治市郊外的莊園內。

時間是1月7日。

就在前天,時代華納集團通過零售股東大會,正式確認了全新的管理層,傑拉爾德·列文繼史蒂夫·羅斯之後擔任時代華納集團新一任董事長,史蒂夫·羅斯的兩位嫡系,羅伯特·戴利和特里·塞梅爾,共同出任時代華納公司聯合ceo。

名義上是一把手,傑拉爾司體系的業務兩位聯合ceo,依舊牢牢掌控華納兄弟方面的資產。 出了青萍縣衙門,王子文就在一個衙役的帶領下前往巡防營報道了。

路上王子文拿出一錠銀子塞到那個衙役手裏,「來,這位小哥真是辛苦你了,拿着去喝杯酒吧。」

「公子,這這怎麼好意思呢!」

雖然嘴上說着不好意思,但那個衙役還是很熟練的將銀子揣進了懷裏。

給完銀子后王子文就打聽了起來,「這位小哥我初來乍到對青萍縣的環境不是很了解,所以有些事想向小哥打聽一二。」

「公子您說,小的一定知無不言。」收了錢之後,這個衙役的態度是還相當的不錯。

「是這樣的,不知這巡防營的官長可有何喜好,性情如何?本人初來乍到可不能失了禮數啊!」

王子文說完那個衙役就回答道:「公子不必擔心,劉營正還是很好說話的,只不過為人有些耿直罷了。平素也只喜好一些弓馬刀槍之物,其他的倒是非常隨意。」

接着王子文又詢問了一些其他事,而那個衙役也都竹筒倒豆子,把自己知道的事都說了。反正這些事都是人人皆知的,即便他不說只要過一段時間,王子文也會全都知道的。所以他沒有任何隱瞞,順便也和這位縣令大人的侄子套套近乎。

其實王子文明面上是打聽那些官員的喜好,實則是在了解青萍縣官場的人物關係。雖然有貓眼提供的情報,但是王子文還是想自行確定一番。

就這樣兩人一邊聊著一邊來到了巡防營的駐地,而巡防營的營房在城南緊挨着城牆佔地並不小,不過看起來裏面卻有些冷清。

「站住!幹什麼的!」

王子文剛一靠近,站崗的士卒就立刻攔住兩人問道。

只見那名衙役立刻上前一步,掏出一塊令牌說道:「我是縣衙的,這位是新上任的第五隊隊正,薛大人特命我帶他來拜見一下劉大人。」

守門的士卒檢查了一下令牌就放行了,而在進了巡防營的駐地后,王子文就暗中觀察起來。

從外表看來青萍縣巡防營倒是中規中矩,無論是營房佈置還是士兵的精神面貌行為舉止,都在及格線之上,雖然合格但也沒有什麼出彩的地方。

在乾元帝國巡防營是地方官府,緝私捕盜維護地方治安的武裝力量,類似於天朝的武裝警察部隊。因此巡防營都是歸地方官府直接統轄的,其兵員佂募及武器裝備皆由地方官府自行負責。

所以根據地方官府的財政狀況,以及地理位置,不同的地區的巡防營實力差距也是極大的。比如一些偏遠地區的巡防營,人數可能只有數百,但一些繁華州府的巡防營人數就可能上萬,並且戰力裝備絲毫不弱於帝國八大主戰軍團。

而青萍縣是一個中等縣,整體的經濟狀況還算可以,再加上有一個小鐵礦要守衛,所以其巡防營兵力過千還是有一定戰鬥力的。不過上次被長風浪拉去圍剿朱雀軍損失過半,然薛光舉又一直忙於摟錢填坑,對於這個虧空根本填不上,所以青萍縣巡防營的元氣一直沒有恢復。

隨後在那名衙役的帶領下,王子文徑直來到了巡防營營正劉建功的營房。兩人剛一靠近,就看到一個中年武官正在舞槍,只見那柄精鐵長槍被耍的虎虎生風極具威勢。

但是沒過多久劉建功就收功了,王子文隨即打量了一番,只見其額頭出汗呼吸緊促,一副氣力不接的樣子。

劉建功出身於豪門旁系,但到他這一代家境就敗落的差不多了。最後靠着祖先的餘蔭,在青萍縣巡防營某了一個營正的職位。

本來他還有一腔的豪情壯志,打算拼一把重現先祖的榮光,不過最終還是被殘酷的現實磨滅了。從原先一個武藝高強的英偉少年,變成了現在這個舞一會槍都喘氣的中年油膩男。

見劉建功舞完槍,那名衙役就立刻上前一步介紹道:「見過營正大人,這位便是薛大人委任的第五隊隊正葉公子。」

王子文聞言隨即上前拜見道:「屬下葉立信拜見大人,還望大人以後多多提點。」

但劉建功只是撇了王子文一眼,臉色有些平淡,「嗯,既然是薛大人安排的,那你以後就在巡防營好好效力吧。」

「諾!屬下定不負大人厚愛!」王子文擺出一副榮幸有加的樣子。

但劉建功根本不多看他一眼,只是揮揮手示意一名親兵過來,隨後便吩咐道:「你馬上帶葉隊正去第五隊報道,並把營里的規矩和葉隊正講一下。」

「諾!」

吩咐完親兵后劉建功就走了,直接把王子文涼在了原地。

「葉隊正請跟我來吧。」

接着那名親兵就領着王子文,向著第五隊的駐地走去。

路上王子文又用銀子開道,稍微打聽了一下,「這位兄弟劉大人對我好像有些冷淡,可是我初來乍到好像也沒得罪過他呀!」

能擔任劉建功的親兵,此人自然是劉建功心腹了,本來是不會隨意多嘴的,奈何王子文出手極為大方,所以那名親兵也就簡單的說了一句:「葉隊正是薛大人安排進來的,可是劉大人卻與陳大人是至交。」

說完他就將銀子揣進了懷裏,然後又一言不發了。

「多謝兄弟了。」王子文隨後謝了一句,也沒有追在問什麼。

根據貓眼的情報,在青萍縣縣令薛光舉與與縣丞陳明素來不和,薛光舉是外調的主官,可陳明卻是青萍縣土生土長的地頭蛇。二人因為政見不同屢有摩擦,現在看來這個劉建功應該是陳明一派的人。

而王子文是薛光舉安排進來的,那自然就被打上了薛光舉的標籤,所以劉建功當然不會給他好臉色了。

實際上青萍縣兩派斗的一直很厲害,陳明與劉建功勾結在一起,利用職權與薛光舉暗自抗衡。薛光舉也處心積慮的想搬掉二人,可一直拿這二人沒什麼辦法。

尤其是巡防營,讓劉建功經營的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而薛光舉一直想把手伸進巡防營,可都被劉建功暗中給擋了出去。 衛瀾衣拉過秦佩佩的手在沙發上坐下了。

秦佩佩坐下后火氣也消了不少:「衣衣我不是想管你,我只是不太放心俞揚,不過無論怎樣我都支持你。昨晚的事你如果想和人說你可以找我,不想說也不用勉強,不過話說回來你這身衣服和你前兩天穿回來的風格一樣啊,面料超級好,我看看,嗯?」

衛瀾衣聽到秦佩佩的疑惑問道:「怎麼了?」

隨即發現秦佩佩正用如獵人般的眼神鎖定了自己還面色不善:「你這身衣服和你前兩天穿回來的是同一個品牌,都是GC,關鍵在於都是高定。你別告訴我你昨晚和那個人在一起!」

衛瀾衣之所以兩人稱為女漢子就是因為心不夠細,女人的身體里住著一個糙老爺們兒的靈魂,一看秦佩佩那麼快就分析出了問題所在,不善表達的自己一下就慌了神,眼福躲閃。這樣的衛瀾衣怎麼逃得過人精似的秦佩佩。

秦佩佩:「你們真的在一起。今早又是他送你回來的?哇塞!衛瀾衣你是走了什麼狗屎運啊,居然能被大獎砸中兩次。哇哈哈。」

衛瀾衣:「你覺得這是好事嗎?我只是覺得自我和秦穆認識起我就倒霉透頂了。我想我應該去廟裡燒根高香,拜拜神,驅一下惡鬼。」

秦佩佩:「哎,丫頭你別一根筋好吧,你就應該好好抓住像秦穆這樣優質的男人,帥氣又多金。」

衛瀾衣:「你怎麼知道他多金?」

秦佩佩:「你忘記那天在警局啦,連原野這樣的人在他的面前都要惟命是從,可見這人的身份不低,只是南雲上流圈子裡沒聽說有這麼號人物,也許就是個隱形富豪。」

衛瀾衣任由秦佩佩在那裡揣摩猜測,而自己卻是回了房間換了一身輕便的家居服。還是感覺自己這衣服穿著自由舒服。秦佩佩看她換了衣服一臉可惜的表情:「嘖嘖,果然這換了身衣服啊,那就是神仙與凡人的區別啊,放人堆兒里都不一定找得出你來。」

衛瀾衣但笑不語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問道:「要喝水嗎?」

秦佩佩:「不用,你快過來,雖然呢姐尊重你的隱私,但你能滿足一下姐的一點小好奇嗎?」

衛瀾衣:「你想知道什麼?」

秦佩佩:「從頭到尾開始吧。」衛瀾衣把大概經過說了,至於自己怎麼到了秦穆的公寓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秦佩佩問她:「就你這比男人還能喝的酒量都醉了,你昨晚是喝了多少啊。?」

衛瀾衣並不回答秦佩佩的問題,而是自己彷彿察覺到什麼了,昨晚自己就喝了兩杯,而那酒度數也不高,不可能會醉得不省人事吧。等等,今早那男人說給了我解藥?讓我欲為焚身而死?解藥?慾火焚身?難道自己被下藥了?又是誰下的葯,昨晚自己和俞揚吃完飯後就學得頭暈暈的,後來的事就不記得了,當時還以為自己喝醉了,難道真的是俞揚給我下了葯,可是為什麼啊。

衛瀾衣坐在那裡也不說話一會兒點頭一會兒又搖頭,連秦佩佩說的什麼都沒注意聽。不得已秦佩佩只得拉了她一把:「你怎麼了?搖頭晃腦的。」

衛瀾衣越想越怕,可怎麼也想不明白。最後她把她分析的情況說給了秦佩佩聽。

衛瀾衣:「佩佩,你說俞揚為什麼要這麼做啊?」

秦佩佩一聽衛瀾衣說的過程就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如果真是俞揚給你下藥,說白了就是他不想珍惜你了,甚至有一個公然傷害你的借口了。因為他不相信你還是乾淨的。」

看衛瀾衣還一副懵圈的樣子,又接著說:「如果我是俞揚我會這樣想,反正你都跟別人做過了,他是你男朋友,跟你發生關係理所當然,並且他一直守護的東西被別人捷足先登,心裡更不平衡了。但是要正兒八經的跟你說,你肯定不同意,不然啊,你早就是女人一個而不是女孩了。所以他用下藥這招,讓你在不得已之下成為了他的人。不過最後讓你給跑了。看來是秦穆救了你啊,英雄救美啊!」

衛瀾衣還處在這樣的震驚中久久不能回神,想不明白那麼溫文儒雅的一個人內心是那麼的黑暗,不論怎樣自己都要當面問清楚。

衛瀾衣不知道的是自己的這個請假在公司引起了軒然大波。早上秦穆讓原野幫衛瀾衣請假,所以電話是從遠洋集團打到了盛天貿易老總的手上,老總親自給人事部打去電話,幫衛瀾衣請假。這下可好,整個公司都知道衛組長請假了,還是老總請的,難道衛瀾衣真和老總有不可告人的關係?

杜啟宣一放學回來就看到秦穆坐在沙發上看報紙,「爸爸,爸爸。」

宣宣叫的甜蜜,可秦穆卻嚴肅的說:「嗯,你是男子漢,別咋咋呼呼的。」

杜啟宣:「知道了,爸爸。」宣宣立馬耷拉著腦袋。傭人接過他背著的書包,並帶他去洗了手準備吃飯。宣宣雖然從小備受寵愛,但秦穆卻相當重視他的獨立性培養,自已能做的事傭人是禁止幫忙的。

杜啟宣出來的時候,秦穆已經坐在飯桌前等著了。如往常一樣,兩父子坐在偌大的桌上邊,整個吃飯過程做到了食不言寢不語,除了餐具偶爾相碰的聲音,聽不到其它的聲音。可今天秦穆吃著吃著卻問道:「宣宣,想不想太爺爺?」

「想,我想太爺爺重生之魔教教主。」

秦穆:「那我把你送到太爺爺那裡住一段時間,你能習慣嗎?」

宣宣忙點頭:「嗯,我喜歡住太爺爺那裡,爸爸你什麼時候送我過去啊?」

秦穆:「我們吃完飯就過去。」。 半斤白酒下肚,面如桃花的張梅脫掉了練功服,薄薄的粉色內衣裹著高聳若隱若現,每次碰杯時張梅又裝作不經意的樣子,探出小拇指去碰對方的手,這些看似不經意的小動作,撩得三個男人心猿意馬。張梅揚起纖纖粉頸,頻頻舉杯勸酒,喝慢酒的宋大新被嗆了一下,連連乾咳,看到宋大新的狼狽相,李貴故意端起酒杯在宋大新面前平端著,然後一飲而盡還咂出聲來,宋大新不服,仰脖喝乾杯里的酒,又給三個人倒上,他沒給張梅倒酒是拉開架勢跟李貴拼酒,趙猛不明就裡,只覺得今天的張梅好像阿慶嫂一樣好看俏皮。

舉杯喝乾杯中酒,趙猛站起來給每個人的酒杯填滿,張梅瞪他一眼,原來給張梅的酒倒得太滿,趙猛不好意思地拍拍後腦勺,罰了自己一杯,又小心翼翼地給張梅倒酒,這次少了幾滴,宋大新和李貴看到了,也沒在意。張梅轉身給宋大新敬酒,跟給李貴敬酒不一樣,這次張梅是趴在宋大新的耳邊悄悄地說話,聲音小得沒人能聽見,宋大新覺得臉一熱,幸好喝過酒的紅臉掩蓋住了他的窘態,為了掩飾,他假裝生氣的說道,這傻孩子,跟大哥也不說正經話,舉杯跟李貴碰了一下,四個人又是一飲而盡。張梅今天的目的是把幾個男人喝醉,另外她還有一個出其不意的計劃,假如單獨跟他們喝酒,她會把自己搭進去,三個男人在一起,正好她可以以矛攻盾,各個擊破,她為自己這招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手段暗暗佩服自己。見三個男人開始斗酒,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一半,伸手又打開一瓶西風交給李貴,自己下地穿鞋出來方便。

住平房的人家沒有廁所,都是室外的廁所,有時候在家裡,都是一個泔水桶解決。張梅剛到廚房,正酣暢淋漓地大珠小珠落玉盤的時候,趙猛一步闖了進來,被趙猛看得一清二楚,正在源源不斷的時候,張梅索性兩隻手蒙著眼不看趙猛,站起時假裝喝醉地往旁邊倒,看呆了的趙猛驚醒過來,伸出雙手去接張梅,張梅一隻手捏住趙猛的鼻子,趴在他的耳邊嬉笑著說道:「你這個壞蛋,占我便宜。」說完另一隻手看似不經意地掃了一下趙猛,趙猛驚得向後跳了一步,張梅卻扭著身子,假裝不知道地走了。呆若木雞的趙猛好半天才緩過神,想起自己也是出來方便的,側耳聽聽屋裡的動靜,轉過身子匆忙解決。

當趙猛磨磨蹭蹭回到酒桌上時,三個人正喝到高潮,張梅佯裝惱怒盯著趙猛,不依不饒地逼著趙猛罰酒,趙猛自知剛才理虧,自己連續倒了三杯酒喝下去,張梅才飛個媚眼一笑,趙猛覺得有些頭暈,忙吃了一口菜壓壓酒。

宋大新跟李貴的斗酒還在進行,張梅拍拍手,三個人都看著他,張梅站起來,伸手一拉趙猛,趙猛不明白,也跟著站了起來,張梅眨著眼睛,雙手合十舉大聲說道:「借著今天的大喜日子,我向兩個哥哥宣布一個大喜事,這個趙猛是我們團的武生,也是我新處的對象。」說完伸手抓住趙猛的一隻手。

宋大新和李貴愣住了,這個消息意味著將來的張梅有了新的陪伴,他們的小身板絕不是這個小夥子的對手,無論是明裡還是暗裡;趙猛也愣住了,沒想到幸福來的太突然,這個夢裡想的事馬上就實現了,張梅沒有跟他說過,他還沒來得及跟張梅表白。他想把抽拿出來,張梅死死抓著不放。結拜之交加上對象出現,老道的李貴提議集體喝一杯慶祝酒,一杯喝完,張梅又給大家滿上,,再次舉杯時,張梅把自己的酒杯舉到趙猛的嘴邊,趙猛托著張梅的小手,一口喝了進去。四個人,三瓶酒喝個精光,酒瓶子見底了。

宋大新喝完杯里的酒,有些不是滋味,張梅認了他這個大哥,又認了個二哥,今後張梅這裡怕是不好再來了,幸好手裡還有一個指標,是同學老孟的親屬,托他給找個工作,他叫七小學的校長給安排當代課老師,那個姑娘他只見過一面,很文靜的樣子,沒有張梅外向,換換口味也不錯,宋大新打定主意,張梅這裡以後不來了。

李貴的酒有些到量,場面上他沒輸給宋大新,但胃裡開始翻江倒海,雖然張梅主動靠近他,但是家裡的李鳳跟這個新結拜的大哥,都不是省油的燈。他這個精明人明白,張梅是在給他唱戲,他不敢對張梅施加壓力,看著這個蜜桃一樣的女人,將來要被那個高大的小子娶走,也只能認命,他就是個養不住女人的命,他猛地喝下杯里的酒,借口喝多了,下炕穿鞋走了。

宋大新見李貴走了,也不再留戀這個地方,剛才的計劃叫他有點兒小興奮,原來想搞個老三老四,怕張梅嫉妒鬧事,這樣正好甩開這個難纏的主兒,見趙猛倒在炕上已經睡去,自己留下來也沒意思,端起茶缸子喝了半下子水,轉身背著手走了。

男追女如隔山,女追男如隔紗,善於心機的張梅把兩個男人徹底打發掉,她還得應付剩下的趙猛,對這個不經世事的男人,她不能主動,她懂得欲擒故縱的手段,她要貓玩耗子一樣細細把玩。剛才她臨時把趙猛抓來當擋箭牌,她知道趙猛不會場面戳穿她,她對自己還是有信心,平日在單位,她能看出來這個小夥子對她傾慕的目光。

男人們都喝的差不多,張梅喝的少,在加上她的酒量本來就比宋大新和李貴大,只是不知道趙猛的底細。所以她借著剛才的事罰趙猛喝酒,趙猛連著喝了幾杯,估計也就差不多了。收拾清理完畢,她又擰了一個毛巾把子,看著躺在炕上稜角鮮明的趙猛,心裡有些竊喜,趙猛壯實的胸脯,叫她這個女人也羨慕不已,這個男人可比那兩個強多了,只是不知道是表面的還是內里的。她輕輕給趙猛擦臉,看到趙猛張著嘴,張梅對著他的嘴吹了一口氣,趙猛醒過來,看到張梅的笑臉正對著他,他想起來,張梅伸手輕輕地點了一下他的肩,柔聲說道:「睡一會兒吧,他們都走了。」

張梅說話時露出細密的小牙,讓趙猛又是一陣心旌搖動,近在咫尺,張梅能聽得見趙猛的心臟激烈跳動的聲音。趙猛的心一陣激動,多好的姑娘,他心裡發誓會對這個女孩好一輩子,這個看著有些外向的姑娘骨子裡還是這麼溫柔保守,剛才看到她跟兩個男人結拜,他還認為這個女人有些匪氣,這會見到張梅嫵媚嬌滴滴的樣子,加上平時在團里有意無意地照顧他,他覺得自己是天大的幸運。 林桐先給團長請了個假,告訴了團長自己要去參加節目。

張曉璇皺了皺眉頭,雖然不清楚林桐怎麼會去參加節目,但是正好現在也沒有什麼演出任務,也就答應了他的請求。

下午三點,林桐準時的來到了央視的演播大廳。

看著前面御姐范十足的王玉蘭,林桐有些拘謹的說道,「王導您好,我是林桐。」

王玉蘭上下打量著林桐,不由的暗暗點頭,小夥子的外形不錯,很具備爆紅的潛質,就是不知道唱的怎麼樣。

「行,先試試吧!」

王玉蘭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林桐看了一眼樂隊,有些遲疑的說道,「王導,不知道咱們這裡有沒有國樂啊?」

王導皺了皺眉頭,說道,「哦,怎麼,你的這首歌是國風的歌曲嗎?都需要什麼樂器?」

林桐沉吟了一下,說道,「二胡和笛子。」

王導微微一笑,說道,「這支樂隊是我們從京城音樂學院請來的,不光有西洋樂隊,國樂自然也有,你稍等一下!」

林桐先把自己的伴奏樂譜交給了樂隊,讓他們先熟悉一下。

《赤伶》的曲子並不難,難點就在於,是否能將其中的那股情感給表達出來。

二胡和笛子是國樂中最容易表達出悲憤的樂器,用在這裡非常的恰當。

二十分鐘的時間,樂隊就已經將林桐的樂譜給吃透了。

林桐走上了舞台,沖著樂隊點了點頭,前奏聲響起。

幽幽的笛聲,伴隨著嗚咽的二胡聲,將整個演播廳渲染的悲傷了起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