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綰這通俗易懂的解釋,陸謹川沒什麼可反駁的,畢竟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陸詩如說:「難怪你那時候再三遊說我們,讓我們一定要娶江寶珠過門。」 「對啊!我幫不上忙,也希望你們好。」 江綰說完,尷尬地笑了笑。 陸謹安快人快語,「我看你是看到我們的下場不好,才想快點脫身吧!如果我們是最後的贏家,你肯定不會這麼做。」 陸謹安直接,但不傻。

陸詩如說:「難怪你那時候再三遊說我們,讓我們一定要娶江寶珠過門。」

「對啊!我幫不上忙,也希望你們好。」

江綰說完,尷尬地笑了笑。

陸謹安快人快語,「我看你是看到我們的下場不好,才想快點脫身吧!如果我們是最後的贏家,你肯定不會這麼做。」

陸謹安直接,但不傻。

他說話間,瞥了一眼陸謹安的臉。

雖說陸家出事的時候,他年歲小,但已經有了記憶,自然知道陸謹川當年多受上京女子的喜愛。

說得誇張一點,他家每天都有媒婆上門。

江綰接受到了陸謹安的暗示,下意識的也看向陸謹川的臉,對上他一雙沉靜如水的漆黑眼眸,不自在的瞥開目光。

「我承認你大哥的皮相好,但再好也沒我命重要,反正在夢裡,你們兄妹都覺得我故意搶了江寶珠的婚事,對我惡意滿滿,陸謹川又覺得是我害得他娶不到喜歡的人……」

「喜歡的人?」

陸謹川一下打斷了江綰的話,「你的意思是說在那夢裡,我喜歡江寶珠。」

「嗯啦!」

江綰一應,陸謹川突然放鬆下來。

不止他,陸詩如和陸謹安的臉色都好了不少。

剛才三兄妹初聞他們未來的下場,雖然極力剋制,但每個人的臉色都不好,情緒明顯外漏。

「怎、怎麼了嗎?」江綰不解。

陸謹川沒解釋,陸謹安倒是嘴快,「就說你的夢不對,我們早先就查了你們家的底細,你們家的想法,江寶珠的想法,我們都瞭若指掌,我大哥又怎麼可能會喜歡這樣一個女人。」

陸謹安說著,揚起下巴,桀驁地說:「你也太看不起我大哥了,像這種心有所屬的女人,我大哥才不屑呢!」

陸謹川站在這兒,一個字沒說,一個多餘的表情也沒有,但江綰卻明明白白的感受到了他的那份驕傲。

「這……感情的事情也說不定吧?」江綰心裡古怪的想法又升起來了。

陸謹川眼皮子微抬,輕描淡寫地問:「你為什麼會覺得我在背負一百零六口人命在身的時候,會有心情談情說愛?甚至無腦到去喜歡一個明知道她有意中人的女人。」

「……」

好有道理。

陸謹川一席話,直接讓江綰不太清醒的大腦一下就醒了過來。

她猛的反應過來。

或許,在她不知道的事情,這個小說世界里的人全部都覺醒了,有了自己的思想。

在書中的世界里,作者為了襯托主角,讓反派在背負血海深仇時,直接變成戀愛腦也沒什麼不妥。

全都是為了襯托女主角的魅力。

可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在這種情況下,便是會愛慕人,那也一定是碰到了可以陪他,與他患難與共,承擔重責的戰友,不可能去追一個不切實際的人。

「你在想什麼?」陸謹川突然湊近。

江綰即使看慣了陸謹川這張醜臉,但不注意間仍然會被嚇,心跳快了一倍。

「你走開。」

江綰膽大的戳著陸謹川的額頭,將他人往後推了一點,「下次湊這麼近的時候,先把你臉上的疤去掉,有本事就用你那張英俊的臉來誘惑我,休想用這張醜臉來嚇唬我。」

江綰的動作和言語,使得陸謹川一愣。

陸詩如傻眼一瞬,突然笑了起來。

「你如果真的夢到了我們的未來,應該見過我大哥的臉,是不是很好看。」

「好看,就是整天陰陰沉沉,像一個沒有感情的殺手一樣,在他面前,誰都不敢大氣出聲。」

江綰說得坦率,陸詩如心思細膩,心疼的看著兄長。

「在夢裡他對誰都一副棺材臉,除了江寶珠。」

江綰忍不住又吐槽。

陸家兄妹都不信,江綰便說了幾件事情。

陸詩如越聽越奇怪,沉默了一下說:「你確定你看到的夢裡,那是喜歡?我怎麼覺得夢裡的大哥更像故意的,你不是說我大哥的仇敵都知道他珍視江寶珠,幾次對江寶珠出手嗎?」

「……」江綰張嘴閉上又張嘴又閉上。

掃了眼三兄妹的表情,陸謹川深沉,看不出心思,但沒反對陸詩如的話,陸謹安一副恍然大悟。

江綰揉了揉腦袋,有點懵了。

「以我對大哥的了解,真到了那一步,他越喜愛誰越會藏起來,不可能讓心上人暴露在危險的陽光下。」

陸詩如的話,陸謹川沒有反駁,下巴微揚,一副認可的表情。

江綰以這些天對陸謹川的了解,知道陸詩如說的才是對的,訕訕的說:「……反正事情就是這樣的,為了小命,你們就放過我吧!我把該說的都跟你們說了。」

不管這個小說里的人,一個個為什麼都跟原本設定的不同了,江綰都不想趟這個渾水。

「你不害我們,我們也不會要你的命。」陸謹安快人快語,本來他是最希望解決江綰的,但聽了這麼多后,覺得江綰好像真的不是壞人。

江綰無語,「我都說了,我肯定不會供你們出去的,你們就放了我吧!我現在也坦白說了,盤纏和過路文書什麼時候給我?」

江綰緊盯陸謹川,就希望他給一個準話。

陸謹川抬眸,兩人視線相對,江綰心中一跳,瞥開目光。

見鬼了,為什麼每次與陸謹川對視,都會心跳加速,是這個人現在又凶又丑的原因吧!

「你原本擔心的問題,現在並不會再發生,你一個人姑娘家出行能走到哪裡去,不如留在這裡。」

陸謹川語速不快,說話的調子,讓江綰急切。

「你想反悔嗎?」

「不,我只是提議。」

陸謹川抿抿唇,他心裡隱約有個聲音讓他出口留人。

摸清了江綰對他們的喜惡,又見識到了江綰的身手,以及她說的那玄之又玄的未來。

陸謹川面上不顯,心裡權衡后明白,這樣一個人留在身邊,以後說不定能幫上大忙。

江綰急了,「你怎麼能說話不算數呢!」

「我沒有,我只是建議。」陸謹川淡然應對。

但江綰就是從他面無表情的樣子中,看到了一絲絲的無賴,陸詩如眼眸一掃,便打起了溫情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在其他幾人的戰鬥中,馬紅俊和小舞都是在壓着對方的魂宗在打,完全不用乾珏擔心。而泰隆、京靈和黃遠三人這邊,由於絳珠是屬於治療系的輔助魂師,並不能給三人增添什麼實力,而對方的的輔助魂師,卻是偏向於進攻的類型,可以不停地給對方的三名魂尊添加各種狀態。

所以這三人都是在被對方的壓着打,看上去岌岌可危的樣子。但其實他們也有絳珠一直治療著,所以雖然看上去危險,但實際上仍有不少迴轉的餘地,這從他們那興奮的表情就可以看出。顯然,他們是不太擔心自己的安危的。

所以乾珏稍微想了下后,便收回了千珏之弓,站到了還一直還愣愣地站在台上,看着掉落在地上的青靈劍的太甲戰隊隊長身邊。

「嘿,你叫什麼名字?」

「阿?我?我姓葉,叫葉辰,你不去幫他們嗎?」

太甲戰隊隊長被乾珏這麼一搭話,反而是回過了神。他手一招,地上的青靈劍便回到了他的手中,在他挽一個劍花后,消失不見。

而收回了武魂有些疑惑的看着秦珏問道。

「你不去幫他們嗎?」

「不幫,有什麼好幫的。這是他們自己的戰鬥,哪怕是輸了,也沒關係,反正只要我還在場上,這局比賽我們就輸不了。」

葉辰聽着乾珏這看似無所謂,實則自信無比的話語,有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搖搖頭苦笑着說道:

「也是,你有這個實力。」

說完,他看了看四周,看到裁判見到他和乾珏和平地站在一起,並沒要趕他下去的樣子,他也就樂得在台上等待着那必輸的結果了。

「葉隊長,我能問你一些事嗎。」

乾珏像是忽然想起什麼似的開口。

「什麼事?」

葉辰轉過頭,有些警惕地看着乾珏。

「放心,不會涉及到什麼隱秘的。我就是想問一問,星羅帝國那邊的生活怎麼樣?有沒有什麼好玩的,或者是值得一去的地方?我想着以後有機會,或許會去星羅帝國轉轉,看看能不能感受一下和天斗這邊不一樣的風土人情。」

「這個阿,這個倒是能回答你。嗯…,怎麼說呢。我是見過你們天斗帝國的城市的。我們星羅那邊和你們比起來…嗯…,可能會更加嚴肅一些。不會這麼悠閑,生活節奏也會更加快一些。

那邊的城市管理很嚴格,有些城市甚至還會有宵禁。所以要想遊玩,我想星羅帝國並不適合。不過我們星羅帝國是一個權力十分集中的國家,好的東西掌握在那些大家族的手中,所以你如果能受到那些帝國大家族的款待,就可能會得到很好的享受。

除此之外的話,好像就沒什麼了。當然,這可能這也和我並不是很喜歡享受有關係吧。我現在心中想的,就是將我的劍術練好。我本來以為我的劍術已經很強了,但和你比起來,似乎還是差了很多。看來以後我要更加的努力才行。」

「劍術技巧嗎?其實我覺得…,你還是少花一些時間在練劍上比較好。畢竟…這個世界的本質,終究還是武魂。只有魂力等級提上去了,我們才會擁有更強的實力。否則,哪怕你的劍術練得再好,碰上魂力比你強的人,你依舊還是打不過。

就像你剛才和我交手時,其實只要我願意,我可以將我的魂力全面爆發出來,那樣的話,即使你的劍術再強,也根本擋不住我的,明白嗎?」

乾珏見這葉辰的性格似乎還不錯,所以也是忍不住說了兩句。

如果是在金庸那種武俠的世界裏,技巧倒的確可以當做一條大道去探索,這樣最後可能就會達到獨孤九劍那種無論什麼招式皆可破的境界,也可以獨步天下了。

但在這斗羅大陸的世界中,實力的根本,還是修鍊武魂,提升魂力等級。只要你的魂力等級提升上去了,那你的實力自然就提上去了。就像劍斗羅塵心,乾珏沒有看到過他出手,但乾珏想來,塵心和其他封號斗羅戰鬥的時候,估計也不可能去和對方近戰比拼劍術吧?

他所使用的技巧,估計還是乾珏、葉辰現在使用的這些刺挑劈削之類的最基礎的招式。但他所使用出來的一招一式,估計都會蘊含着莫大的威力,甚至可能相隔幾百米的距離,他都能攻擊到敵人。而能做到這些,究其根本,還是塵心對魂力的應用。所以在乾珏看來,招式,不是不用練習,而是不需要練得太過,只要足夠對敵就好,像葉辰這種完全將實力寄托在劍術上的行為,乾珏覺得是真的不可取。

「嗯…」

葉辰低聲應着,也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乾珏的話。

但乾珏也不在意,他聽不聽得進去都和自己沒有關係,他只是有感而發而已。

而就在這時,馬紅俊和小舞兩線,也終於是紛紛戰勝了對手。只不過,他們的對手,就沒有葉辰這麼好運了。

小舞和馬紅俊可沒有乾珏這麼強的實力和條件,能夠和對手點到即止。所以他們兩人的對手一個渾身火薰火燎,儼然變成了一個黑人。而另一個則是不知道被小舞摔了多少下,現在正躺在地上哀嚎不已,怎麼爬也爬不起來。

咕咚…

葉辰咽了一口口水,他忽然有一些慶幸,慶幸自己的對手是乾珏了。雖然會輸得很慘,但至少他沒有受到什麼痛苦。

「哥!」

「珏哥!我們搞定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