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以姐夫這個身份,而是以陳欣怡弟弟的身份來問你的。」陳凡目光帶著深意的望著韓傑,彷彿是要把他的心思給看穿。

被看的有些不自然,韓傑質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只見陳凡緩緩走到了一旁,目光盯著周邊的花草,漫不經心的說道;「你喜歡我三姐陳欣怡,如果不是你的暗中幫忙,恐怕她在東城大學應該待不下去了。」 老實說當陳凡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心裡也是有些吃驚的,根據洛菲調查的結果,陳欣怡在學校里

被看的有些不自然,韓傑質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只見陳凡緩緩走到了一旁,目光盯著周邊的花草,漫不經心的說道;「你喜歡我三姐陳欣怡,如果不是你的暗中幫忙,恐怕她在東城大學應該待不下去了。」

老實說當陳凡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心裡也是有些吃驚的,根據洛菲調查的結果,陳欣怡在學校里受到了很多次不公平的對待,甚至好幾次都是沒法繼續待在學校的情況。可最後都在不聲不響中被化解了,深入調查后才知道是韓傑在背後幫忙。

韓傑這麼做的唯一解釋,那便是他暗戀陳欣怡。

韓傑瞳孔猛的一縮,有些裝傻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怎麼可能喜歡你三姐陳欣怡,我們韓家之前和你們陳家可是勢如水火。」

「不管你承不承認也好,這份情我記下了,你能不能說說我三姐陳欣怡在東城大學的情況,都有誰在一直欺負她。」陳凡淡淡的問道。

韓傑心裡有些手足無措,臉都有些紅了起來,「我,我不懂你到底在說些什麼,你三姐的情況我不知道,你要想知道自己去問她好了。」

說著,就轉身想要趕緊逃離後花園。

可是韓傑走了沒幾步,就被陳凡給叫住了,「韓傑,如果讓我選三姐的男朋友,我會非常支持你,但有些事情需要自己勇敢的邁出第一步。」

韓傑神情一怔,但也沒有做什麼反應,快速的離開了。 ,

第99章

「謝了勇哥。哦,明天上午,九點,一起去過戶吧!」

「隨便。」

黃長勇砰的一聲,把門關了。

宋三喜淡冷一笑,三把鑰匙在空中拋了幾下,跟雜耍似的。

然後,離開。

沒一陣,黃長勇的確心裡不平衡。

於是又開了門,把兩個大果籃拿了回去。

總不能讓別人家的狗吃了吧?

也不洗,挑了個最大的蘋果,咬一口,真甜。

嚼著,想哭。

「去他么的啊!老子1600萬現金,一台邁巴赫,就換你瑪的兩個果籃?」

提起果籃,往樓底下扔去。

宋三喜正開車出小區大門,內後鏡里看得見。

兩個果籃摔成了渣,他淡然一笑,一轟油門,發動機咆哮,揚長而去。

租來的賓士E,已經在小區門口,通知租車行取回去了。

十分鐘后,趙良友收到了兩千萬入賬。

感慨一聲,三喜這哥們兒,一言九鼎,言出必行啊!

趕緊的,打電話過來。

「三喜兄弟,好兄弟,性情,夠意思,一輩子的兄弟!」

「客氣了友哥!宋三喜吐出去的口水,絕不收回。我開車呢,回聊?」

「行,安全第一!」

到現在,宋三喜身上,股票3790萬,加上贏錢永宏的2241萬7千,黃長勇的現金1600萬,以及本身還有的錢,七千六百多萬!

算一算,父母在世的時候,他還沒敗家的時候,家裡房、車、制衣廠總資產不超七千萬。

現在,一切都回來了,還算有點盈餘。

開著車,宋三喜淡道:「人渣,我說你走運了吧?好了,中午陪有容去買衣服吧!」

12點15分,他的車已經停在三中大門口了。

接學生的家長,學校門口的保安,都熟悉他了。

這下子,又換新車了,更霸氣,更漂亮。

亮瞎了全場的眼。

確實,這車保養得很不錯,跟新的一樣。

有人還認出了,叫道:「天吶,邁巴赫,齊柏林,頂配1200萬啊我的天」

很多人都要震暈了。

這是2010年,1200萬是什麼概念?

巨有錢!

宋三喜,神色淡定,提著飯桶,從容進校門。

送飯去宿舍樓那裡時,蘇有欣已經在樓門口等了。

那些天,她也習慣了等。

不想姐夫上樓進宿舍,爬水管太危險,而且她真不好意思。

她還給宿管孟阿姨講了,那真是她姐夫,改變了,天天送飯。

孟阿姨不太信,一直暗中盯著宋三喜。

今天中午,蘇有欣接過飯桶,把昨天的飯桶交給姐夫,當然是楊雪她們洗的。

她紅著臉,小聲道:「你明天可不可以別給我送飯了?以後,也不要送了,好嗎?」

宋三喜眉頭一皺,看著她紅潤迷人的小臉,不解道:「怎麼了有欣?這不是我應該做的嗎?」 來人是侯夫人身邊伺候的婆子,因著情況緊急,她連禮都未曾行。

葉瓏的心「咯噔」一聲,一個不好的感覺瞬間充斥在心間。

果不其然,只聽婆子道:「夫人昨日同晏七小姐去尋方丈時摔斷了腿,如今還昏迷不醒,寺中大夫也無能無力,小侯爺您快去看看吧。」

侯夫人對易衡覺素來苛責,可到底是自己的母親,消息一出,易衡覺想也不想便邁開腿往寒山寺的方向跑去。

易衡覺本就是習武之人,他這麼一跑,婆子便被丟在了後邊,她一邊抹著眼角的淚水一邊追去。

葉瓏也只是站了一會兒便追上了婆子的腳步。

「葉姑娘……」婆子一開口便能聽見她口中的顫音,「你就不用去了,夫人不喜歡你,見了你怕是不高興。」

葉瓏面色平靜:「我會些醫術,同你去說不一定會有些用。」

為了讓婆子安心,葉瓏特意補了一句:「你放心吧,若是夫人醒了我自行下山,不會讓夫人看到我的。」

如此一來,婆子這才讓放心讓葉瓏一道上了山。

侯夫人所在禪房內,負責看病的大師終是直起身搖了搖頭:「夫人右腿骨折,折斷的腿骨橫在經絡之上,就算是我也不敢輕易正骨。」

「若是正骨會如何?」旁邊人無不哭哭啼啼,唯有適才趕來的易衡覺保持著冷靜。

大師斟酌了一下,給了一個模糊的回答:「運氣好的話,夫人不日便會恢復,若是運氣不好的話,輕則右腿殘廢,重則命隕。」

大師素來負責寺中傷病,可也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的情況,他嘆了一聲,補充道:「若是為了夫人的性命著想,還是……」

「哥……」易凈覺死死忍住淚水,「要不不正骨吧,如果母親因此殞命,你我……」

易衡覺哪裡知道只是摔了一跤,竟然會這麼嚴重,此時十分自責沒有照顧好母親。

「都是我不好。」晏憫緣哭哭啼啼開口,「是我沒有照顧好伯母,小侯爺,凈覺小姐,你們殺了我吧,讓我給伯母償命……」

晏憫緣的雙眼紅腫一片,顯然是哭了不少時間。

易凈覺咬牙,她轉過了頭,性子極好的她難得甩人臉色,方才她進佛堂祭拜,晏憫緣說她會照顧好侯夫人,不然她根本不會離開母親,結果剛從佛堂出來,就聽到母親摔倒的消息。

晏憫緣見此,直接朝著二人跪了下來,淚眼依舊:「是我的錯,真的對不起。」

「阿彌陀佛。」大師雙手合十輕念一聲,神情看起來略顯自責。

一屋子的人都看著易衡覺,等著他做最後的決定。

「易小侯爺……」

「住口。」易衡覺冷眼,「晏七小姐就這麼篤定我娘會出事?這麼急著陪葬?」

「我沒有……」晏憫緣試圖解釋,「我只是自責,是我沒有照看好伯母才讓伯母如此危險,我……我該死……」

縱使晏憫緣哭的再如何凄慘,易衡覺都沒有理會她,只是在詢問大師真的沒有治療的可能嗎?

彼時,葉瓏攙扶著傷心欲絕的婆子走了進來,屋中的凝重氣氛讓她不自覺皺了皺眉。

身為醫者,葉瓏下意識走到床邊。

侯夫人摔斷的那條腿的褲腳已經掀起,腫了許些的腿暴露在空氣中,看起來尤為瘮人。

葉瓏伸手觸去……

「別動。」大師發現了葉瓏的舉動,著急出聲阻止,「夫人的腿傷及經絡,你如此動手恐會傷到夫人。」

易衡覺看到出現的葉瓏,卻眼眸一亮:「葉小姐,你可否有方法救我母親。」

他知道葉瓏的醫術奇高,且救治方法獨特。

「小侯爺你瘋了吧。」其他人還沒有出聲,晏憫緣便開口,「她是有些醫術不錯,可是你不能就這麼把伯母的命交到她的手上,你這是在害伯母你知道嗎?」

可是易衡覺沒有理會她,他的目光始終放在葉瓏的身上。

易凈覺亦想開口阻止,可是看看兄長的目光,再想想自己腹上的傷,她忽而生出一種「或許葉姑娘真的可以」的想法。

這樣一來,兄妹二人統一了戰線,希望全然被寄放在葉瓏身上。

兄妹兩人都如此了,大師還能怎麼樣呢,不過因著怕葉瓏胡來,他還是主動請纓同葉瓏一道。

禪房內的人很快便被清出去,除了葉瓏同那位大師,只留下之前那個婆子幫忙。

「小友打算如何?」大師問道。

「得先看看夫人的傷。」葉瓏神情自若。

大師神色微怔,隨後便沒了話。

葉瓏上前查看侯夫人的傷腿,仔細摸骨期間,她的眉頭緩緩皺起。

「小友可是發現了什麼?」注意到葉瓏神情的大師不由得有些好奇,就連婆子也滿眼擔憂地看向她。

「夫人的傷並不是一次形成。」直接了當的一句話讓大師不由得陷入沉思,他想著自己之前查探的情況,忽而雙眸一亮,其中的一些惑意突然明朗。

他原本在想,這位夫人腿骨的傷處為何有兩個折點,原來可以這樣解釋,不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